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她與貝里的相處比她想象中的要和諧許多,對方絲毫沒有嫌棄她失明,對她的關懷無微不至,雖然他不能說話,但是經常他會在她的手心寫字,讓她明白他心中所想。

0

久而久之,簡在看向貝里的時候目光會愈發柔和,儘管她已經看不見,但是從她的眼睛里,觀眾們還是能夠察覺到裡面的愛意。

只是兩人的關係卻一直維持著這樣不慍不火的狀態,直到有一次簡過生日,她不小心多喝了幾杯酒有些犯迷糊,洗澡的時候更是腳下一個打滑跌倒在了地上。

貝里聽到動靜立即趕過來,試探著敲了敲浴室的房門卻得不到裡面的半點回應,頓時也顧不得許多,直接開了門走了進去。

誰知道門剛打開,就有一股溫熱的氣息朝他逼近,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簡已經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貝里的所有動作都僵住了,似乎是不想趁人之危,亦或者是怕簡這時候的神志並不清醒,酒醒之後會後悔。

可是這也只是短短一瞬,最後的理智在懷中的人更加盛情的邀請中土崩瓦解。

自這一晚過後,簡非但沒對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覺得後悔,反而愈發依賴起了貝里。

「貝里,我想要曬太陽。」貝里會把她抱起來放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並且會在院中摘下一朵花遞到她的手中。

「貝里,我有點餓了。」貝里會去買她最喜歡吃的菜親手做給她吃,並且因為她不方便會在她吃完一口菜之後及時地為她夾菜。

「貝里,我困了。」貝里會替她鋪好床,擁她在懷裡陪著她一起入睡。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儘管簡一直在按時吃藥,保持良好的作息,但是病魔並沒有放過她。

最後的日子裡,簡的臉色越來越差,力氣也漸漸薄弱,一切生活上的事情基本上只能依靠貝里。

可儘管如此,簡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減少分毫。

她早在許多年前就預料到有這一天,因此當生命終於到得盡頭的時候,她其實並不害怕。

簡離開的那天,她讓貝里將她抱到了花園裡,此時的她已經聞不到花香,也感受不到日照的溫暖,但是她的笑容卻依舊明媚。

她朝著眼前的黑暗伸出手,低低的呢喃出了一個字,卻又猛地驚醒,輕喚道:「貝里。」

隨即一隻手便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拉著她的手貼近了他的臉。

「貝里,這些年,謝謝你。」

因著這句話,貝里的身子又是一僵,觀眾的心也跟著一緊,因為無論是什麼劇,最怕的大約都是怕一方付出所有隻換來另一方輕描淡寫的感謝了吧?

好在簡的下一句話在一瞬間又打消了他們的顧慮。

「來生,我想早點遇見你。」

簡淡淡的笑著,伸手主動撫過眼前人的眉眼,眼皮卻越來越沉重。

最後的時刻,她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總算是對貝里說出了那三個字。

「我愛你。」

看著屏幕上與世長眠的簡,觀眾們的心也跟著抽痛了起來,一來是因為君九演的代入感太強,短短的一個多小時里就抓住了他們的心,和他們建立起了情感,二來則是有許多人都想起了君九的現狀,心情不禁有些沉重。

好在比起君九先前演的那些電影,這一部已經算是好的了,雖然女主病逝,但至少在愛情上最後還有了一個完美的歸宿不是?

老婆,入婚隨俗 只是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他們心裡又另一個疑惑,這部劇的劇情會不會太過簡單了?畢竟是國外名導衝擊奧卡的片子,從頭到尾只講述了一個愛情故事,且這個故事還因為「病重」這一條落了俗套,固然演員製作班底方面無可挑剔,但是劇情上卻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然而就在觀眾們這個念頭還沒轉彎的時候,大熒幕上,那個一直默默守在簡身邊的,這些年來都沒說過話的「貝里」突然開了口,聲音沙啞帶著濃重的悲傷道:「我也愛你。」

觀眾們:?!!!

什麼玩意兒?!

鏡頭一轉,那個幾年來以簡的視覺為拍攝點,在熒幕上一直以模糊的黑影或者是背影存在的人的面孔終於逐漸清晰,這哪裡是什麼貝里?這明明就是當初早就因為簡的話而離去的維森特!

所以說,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在簡身邊照顧她的,難道是他嗎?

隨著維森特的這句話,熒幕上時空倒流回溯到了那一天,簡以貝里為由提出分手之後,維森特表面上看著是妥協了,實際上卻是在簡離開之後直接找到了貝里,雖然對方不能言語,但因為他的幾句質問,維森特僅憑眼神也能看出這其中有問題。

很快維森特就查出了簡這段時間發生的全部事情,自然也知道了簡的病,換做他人必然會馬上去勸簡接受治療,可同樣的,因為維森特了解她,尊重她,所以即便是內心再焦灼,他也不會強迫她。

他不想讓她為難,但是卻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別的男人陪伴在她的身邊,所以在當他得知簡再也看不清任何東西的時候,他毅然決然的做出了一個決定,他要留在簡的身邊,以「貝里」的名義。

而貝里經過一段時間與簡的相處,也深知簡的心裡其實是放不下他的,故而也主動退出成全了他們。

於是從重新回到簡身邊的這一天開始,維森特選擇了沉默。

他不希望自己的存在成為簡的負擔,也不希望她有太大的心理壓力,他選擇留在她的身邊,僅僅是因為他想要陪著她,哪怕只是每天靜靜地看著她也足矣讓他滿足。

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這樣的陪伴對他來說會成為一把雙刃劍。

她越是親近他,就越提醒他簡是真正開始忘卻他,現在的他在她眼裡只是貝里,而那個維森特,就在這樣一天一天相處的時光中被她拋卻了。

所以,當簡吻上他的那一刻,他本該是高興的,可是那時那刻他作為「貝里」,一顆心卻又是那樣的鮮血淋漓。

因為在她主動吻他的那一刻,維森特心裡很清楚,她真的已經完全放下過去的那個自己了,現在她愛的人,只是他扮演的這個「貝里」。

他難堪又掙扎,可但凡懷中的人是簡,是他最愛的那個人,他又如何能推拒她?

新白蛇問仙 於是他妥協了,哪怕對方喜歡的是貝里,只要她能夠無憂無慮的過完這一生,那他願意放下所有,哪怕是自己的身份,陪她做一場美夢。

於是在無數個日日夜夜裡,維森特聽著那一聲聲清脆而嬌俏的貝里,那樣的疼不亞於為王子跳舞的美人魚,可是因為對方的笑容喜悅,卻又甘之如飴。

可最終簡還是走了,在最後的彌留之際留下的那句「我愛你」,對於貝里來說或許是一生之幸,可對於維森特來說,卻像是一顆釘子狠狠的釘入他的心臟,自此萬劫不復。

到得這一刻,鏡頭又重新回到了簡離開的這一刻,維森特低頭深情而又哀痛的看著她,眼睛里沒有一滴淚,可全身上下散發出的悲傷氣息卻感染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眼淚止不住的開始跑出眼眶。

到得現在他們想收回之前的想法,他們寧願剛剛那個才是結局,現在這樣的結果對維森特太不公平了!這是什麼要命的反轉!

鏡頭一轉,一束雛菊被人放在了墓碑前,照片中的人笑靨如花,鮮活的彷彿從未離去。

有人背對著鏡頭伸手溫柔的撫過簡的照片,隨後拉了拉身邊的行李箱,齒輪的聲音嘩啦作響,漸行漸遠。

隨後人們再次看到這道身影是在學校的林蔭道上,依舊會有人騎著腳踏車自道路間穿梭而過,也依舊會有人旁若無人的嬉笑打鬧,只是這些人里卻再也不可能看到某個人的身影。

似是想通了什麼,他拉著行李箱的手微微握緊,隨後步伐堅定地走出了學校。

邪王醜妃 電影院里的觀眾們都鬆了一口氣,想著維森特這次應該是徹底想通了,想要從簡離開的陰影中走出來開始新的生活了吧?這樣也好。

可是就在他們唇邊的笑還沒來得及上揚的時候,林蔭道上有個舉著攝像機正在拍攝的女生突然看見了他,想要追上去打個招呼,誰知道跑到半路卻被人攔了去,再次談演示,卻再也看不到維森特。

「抱歉,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撞到她的那個人接二連三的道歉,女孩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檢查了一下設備沒問題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一邊調到一個視頻一邊暗自嘀咕著:「本來還想採訪一下呢!」

隨著女孩的身影漸漸漸遠,熒幕上的畫面又開始變得模糊,觀眾們都以為這是電影快要結束的表現,一個個都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結果鏡頭再次清晰時,是一個女孩溫和柔軟的笑顏。

所有人在看到這個畫面時都是一愣,隨即奇怪的停下了動作。

因為鏡頭那邊的人是簡,還是已經徹底看不見的簡。

「你好學姐,我曾經在學校風雲榜人物的照片你看過你呢,聽說你的鋼琴彈得特別棒!」

攝像機另一邊傳來少女的採訪聲,簡聽到這些也很有耐心的做著解釋。

「那也是曾經了,自從我生病了之後,就再也彈不了鋼琴了。」就算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簡依舊是笑著的。

「那學姐方便告訴我您畢業之後在做些什麼嗎?」

「我嫁給了我最愛的人。」簡的回答依舊簡單直接,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現在覺得很幸福。」

「那您有什麼話想要對您的先生說嗎?」

不同於前面的幾次問答,這一次簡顯然思考了很久,半響才抬起頭來向著眼前的一片黑暗,四處尋找著光亮,最後在攝像機主人的提醒下才找好了位置,緩緩地揚起了一抹笑容,一如初見時一回頭般那樣的明媚,就仿如時間在她身上定格。

「我想把這個秘密交予上帝。」她笑著,眸光清亮道:「自始至終,我只愛他。」 當晚,有很多人都是從電影院捂著心出來的,臉上完全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V博上出現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我心梗了。」

「我還是太年輕太天真,怎麼就覺得君九大大演的戲會那麼簡單呢?」

「最可怕的是之前君九大大演的戲讓我哭一頓也就結束了,但是這一次是內傷啊內傷!想哭都哭不出來,難過的情緒全都悶在心裡了。」

「最最最可怕的是我還得去看第二遍,這奪命連環反轉讓我覺得自己的智商都不夠用了,貝里是維森特這一點我能理解,可是簡是從什麼時候知道貝里就是維森特的呢?我竟然完全沒有在意。」

不管一開始是因為什麼原因走進電影院的人,從電影院出來后都恨不得重新買張票再看一遍,然而第一天的票早就全部售罄,他們只能懷著一顆憋屈的心和眾多網友討論劇情。

「我一開始以為虐的是簡,後來覺得虐的是維森特,再後來我覺得這明明是在虐我!!!」

「所以維森特一直以為簡說的『我愛你』的對象是貝里,但實際上簡從頭到尾都知道在自己身邊的是維森特卻假裝不知道,何必呢?」

「簡自己在最後也說了,她大抵是自私的,她想要讓維森特陪伴在她身邊,裝作不知道只是為了讓維森特在她離開之後能夠更快的恢復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劇情討論到最後,網友們的意難平總算是淡了一些,卻是有人在這時候說了一句話,又把所有的人都拉回了現實當中。

「電影中,簡最後離世的時間就是二十八歲的秋天,而君九大大今年……」

更有粉絲想到君九在以前的採訪中曾經說的那句話,「我只會做你們的男神,到二十九歲。」

就好像,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經預料到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一樣……

想到剛剛在大銀幕上那個嬌俏靈動的身影,是與他們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模樣,可是卻依舊讓他們的心變得更柔軟了。

因為就在剛才,他們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君九無論是男是女,都不能影響他們對她的喜愛,因為她是那樣的美好,恨不得讓人將世間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

「先生……」

就在眾人都在因為這部電影百般感慨的時候,一處私人電影院里卻是異常的安靜。

賀廷看著將畫面定格在電影最後一幕就再也不發一言的謝其琛,有些擔憂的喚了一聲。

聽到聲音謝其琛總算是有了動靜,將視線從屏幕上看著鏡頭微笑的君九身上收了回來,閉上了眼,仰頭躺在了身後的座椅上。

對於旁人來說,這只是一場電影,但是對於謝其琛來說,這電影里的故事卻是他與君九之間真切發生過的故事。

只不過在細節上電影做了一些改動,就例如他其實並沒有一個位高權重的父親,他伯爵的身份只是因為追隨輪迴的君九用利益與E國王室做的交換。

還有君九其實也並沒有一開始就病重,只是因為和他在一起之後,她的記憶漸漸開始復甦,隨之而來的便是詛咒的生效,讓她失去了視物的能力。

後來的劇情和電影上的一樣,只是君九知道他不會信她喜歡別人,所以當時說的也很直白,只要不是他陪在她的身邊,是誰都好。

只是他就像電影中的那個維森特一樣,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君九喜歡的是他假扮的那個人,因為無論經歷了多少世,她但凡想起之前的一切,對他永遠是憎惡的,會聲嘶力竭的對他說:你碰我一下我都覺得噁心!只想要逃離他,疏遠他。

可是現在,君九卻以這樣的方式告訴了他真相,從始至終,她愛的那個人都是他,那些相處的時光里,她對他的依賴、對他的溫柔,對他說的少女的情話,也只是因為那人是他。

她愛他,一直以來都是。

所以這一世,她在想起一切的時候早就做好了抉擇,所以在他面前裝作若無其事,是因為她知道這很有可能,也是她的最後一世了。

她與他一樣做了同樣的決定,寧願恣意的過完一生,也不願再陷入漫長的輪迴去經歷那永世的痛苦。

她與他相約來世,可卻也知他們可能再無來世了。

「阿九……」

過了許久,謝其琛才終於低喚出這個名字,不知道是不是賀廷的錯覺,他隱約看到先生的眼角有淚意閃過。

**

《來世》上映一周后,便成了全球電影票房上二刷率最高的電影,許多人在看完第一遍之後為了看懂更多的細節,都毫不猶豫的花錢再看了一遍兩遍甚至是三遍。

而事實證明這部電影本身夜對得起這個票房,因為每次多看一遍,他們總能發現一些之前被忽略的東西,到得最後已經不是去研究簡什麼時候發現維森特的身份了,更甚至連兩人什麼時候對彼此心動,簡在被維森特表白錢的暗暗竊喜,以及維森特看似胸有成竹其實卻緊張的這些情緒,都埋藏在了電影的細節里。

一些看似老套的內容情節到得現在也成了值得百般品味的演技大賞,令得這部電影的評分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更有些人並沒有太多的文藝細胞,捕捉不到這麼細節的事情,卻也因為男女主頗高的顏值以及演技也看了幾遍。

除此之外,更多的去重看的觀眾其實還是君九的粉絲。

她們已經太久沒有看到君九了,他們不知道君九生了什麼病,也不知道她的近況如何,因此他們所能做的,只有通過看電影一遍一遍看著那個陌生而熟悉的身影,同時在心裡替她祈禱:一切都會好的,一定會好的。

在此期間無數的粉絲還有善意的路人自發的組織了為君九祈福的活動,他們先是將自己的祝福錄下來,然後會拉上自己的家人繼續錄製祝福語,做完這些還會走到街上錄製許多路人給予君九的祝願。

於是翊文的郵箱每一天都會收到來自不同的人的祝福語音,一開始只是國內的一些粉絲,但是到得後面,郵箱里便開始出現了多種不同國家的文字與語音。

他們有的是君九的海外粉絲,有的是君九曾經治療幫助過的病患,而更多的,是君九向那些慈善機構捐款而得到過幫助的人。

更是有許許多多和君九合作過甚至沒有合作過的藝人導演、商界的名人、醫學界的學者甚至體壇等各行各業的人都在v博上集體為君九發聲,希望她能夠度過難關。

宋景:因大魔王而認識你,因君九而了解你,我相信你不是那麼容易認輸的人,我們都在等著你。

柯宇:一直沒有說出口的是,你是我永遠追逐的那束光,所以你一定要好起來,我想親口告訴你我一直很崇拜你。

程浩:即便我站上了世界的舞台贏了許多人,可我依舊難以忘記輸在你手上的不甘,你還欠我一場球賽,所以你必須醒過來還債。

陸杳:你是我年少時的心動,更是我迄今難以忘懷的白月光,所以在我沒有嫁人之前,你不能有事。

厲坤:醒來,就算要拒絕我,我也要你親口告訴我。

麗娜:我願意以神賜予我的所有榮光,換你再看我一眼。

孟老:醫者仁心卻難醫己,孩子,如果可以,我願用我剩下為數不多的時間,換你健康順遂。

……

太多太多的人都在為君九祈願,v博每天都會有幾千萬條關於君九早日歸來的內容,導致這條熱搜已經常駐在v博的前三,不仔細看還真以為是v博的熱搜置頂。

久而久之,v博官方乾脆就將「願君九早日歸來」這個詞條真的就做成了一條置頂v博,等君九什麼時候好起來什麼時候撤銷。

而在君九所在的醫院,病房裡一天二十四小時從來沒有缺少過人的照顧。

江建華夫婦和君啟夫婦一開始就差點沒在醫院裡住下來,最後在謝其琛的勸說下才分開來一邊一天的照顧。

江錦南更是成了護姐狂魔,這段時間幾乎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情,一有空就往醫院跑,這些年來在商場上磨礪出的雷厲風行,到得君九面前全部都一秒瓦解,每次從病房出來眼睛都紅成了兔子,偏偏還死攔著除了謝其琛以外的秦之揚等人不讓進。

「嘿!你這小子什麼意思?你是君九的親人,那我們還是君九的朋友呢!你憑什麼不讓進?」被攔在門外的秦之揚頓時就炸毛了,多年來好不容易鍛鍊出來的沉穩心性,分分鐘就在江錦南面前破了功。

「以前是,現在可不一定了。」江錦南寸步不讓,看樣子真的沒有打算讓他進門,到頭來還不忘補上一句,「上學的時候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對我……我姐是什麼心思!」

這一句話準確的戳中了秦之揚的死穴,想到以前那些年犯的蠢,一陣啞口無言,最後只是訕訕道:「你也說了那是上學的時候!」誰還沒有個少年懷春呢?

「那也不行!」江錦南的立場要多堅決就有多堅決。

一行人直到陸蔓帶著兩個孩子來醫院探望時才消停,甚至將江錦南也給一起趕了出去。

「快,給你們的乾媽打招呼!」

陸蔓一進門就讓兩個孩子開始叫人,以前私底下她都會讓他們叫君九乾媽,小的時候還好,等大一點懂事了卻是因為性別的問題不肯再叫。

而現在一切都已公之於眾,陸蔓便在家和兩個孩子認認真真解釋了一遍,故而現在看到君九,他們都很自然的叫出了口。

星期五有鬼 「可是媽媽,我們都來了這麼多次了,為什麼乾媽一直在睡覺啊?」

之前只要君九有空,總是會去陸蔓家呆一會兒看看她和這兩個孩子,所以孩子們和她的感情也很好,總是想要君九還像以前那樣把他們抱在懷裡陪著她們玩。

雙胞胎弟弟比較早熟,眼看陸蔓的臉色變了,連忙在哥哥耳邊悄聲道:「因為乾媽生病了。」

「那她什麼時候才能好起來呢?」

聽著兩個孩子「悄悄話」,陸蔓閉了閉眼,才壓下眼中湧起的酸澀感。

離君九病床不遠靠窗的地方放著一張書桌,桌子上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她打開電腦,熟練的打開了一個文件夾,那裡面裝著上萬條音頻文件,全部都是來自於全球各國各地的人們發來的對君九的感謝與祝福,全部被翊文編了編碼整理整齊的放在了裡面,每天只要她一來就會根據上次播放的編碼順次點開下一條,由著它按序播放下去。

這一次一點開便是一門她聽不懂的外語,但即便如此,陸蔓也能從聲音中感受到對方的善意以及想要傳遞的溫暖。

一分鐘后語音自動播放到了下一條,這一次對方用的是中文,說起來卻有些磕絆,顯然還沒能熟悉運用。

「君九你好,我叫奧拉,今年十七歲剛剛考上了帝都大學,你知道嗎,就在十年前我還是一個連一頓飽飯都吃不起的人,這在非洲是非常常見的事情,但是因為偶然得到了一筆資金的資助,才讓我接觸到了學校,從而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棄女復仇:總裁的桃花債 「也在前一段時間我才知道,原來改變我生命的那筆饋贈來自於你,我欣喜於自己竟然和你上的是同一個大學,可同時也聽聞你的噩耗……我不知道上帝怎會如此失責,將苦難降於你,亦或者是你幫我們背負了苦難,但是我會在內心最深處為你祈禱,向上帝傳達我的誠心,願你安好,也一定安好。」

這條語音結束后,頓了兩秒又繼續開始下一條的播放,這次的聲音來自於一個小女孩,非常短暫,卻洋溢著滿滿的童真氣息。

「君九姐姐加油!我愛你!」

隔了一會兒,又是下一條。

幾萬條語音在君九昏睡的時間裡幾乎在不停的播放著,即便是這樣這些天也才聽了不到十分之一的量,且翊文的郵箱一直沒有停歇過,來自於全世界的善意就像是接力棒一般,從未有人斷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