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不知情的人就想要做嗎?

0

“其實還有一種解決方法。”這個時候有一個紅衣少年緩緩開口,當然現在他們都變成了紅衣。

“什麼方案?”

煙塵眼前突然一亮,只要有解決方案就好。

“你裝一個人,然後騙一羣人。”

紅衣少年緩緩開口。

“什麼意思?”

源塵一頭霧水,什麼叫裝一根人騙一羣人。

“還有一個方案。”另一個紅衣少年開口,他似乎很瞧不起先前那個紅衣少年的話。

“你又是什麼方案?”

源塵現在覺得應該集思廣益,這種時候,就是應該人多力量大。

在不知不覺中,源塵已經做出了選擇。

“打敗製造着一切的混亂者。”這個紅衣少年非常的霸氣,說出的話都透漏出一絲霸氣。

源塵眼前又是一亮,這更是一種好辦法,也很合他的胃口。

但是隨即源塵又重新皺起了眉頭:“可是那種混亂者究竟是誰?他們又在哪裏?”

這些問題還不等解決,又一個紅衣少年開口笑道:“山人還有妙計。”

源塵問道:“你有什麼妙計呢。”

紅衣少年似乎擼了擼鬍鬚,道:“那當然是讓你掌控這隻翅膀,有了它,你根本不用和混亂者打,他們保準跪了。” “怎麼掌控?”源塵現在根本沒有去想爲什麼掌控了血色翅膀,那血色蒼穹的締造者就會跪。

他想的是,如何掌控這隻翅膀。

其實源塵覺得血色翅膀既然長在他身上,那就一定要掌控,否則他心難安。

更何況,聽這位紅衣少年話的意思,他應該有辦法幫他解決。


“想要掌控這雙翅膀,你需要去聖地聖泉浸泡,那裏的寶貝也很多,例如鳳神花、血雨草、天真果……”

越說源塵雙眼越亮,這麼多的寶貝,他不去簡直天地不容啊。

紅衣少年講了整整三個時辰,這三個小時中,其他的紅衣少年低聲嘀咕,交頭接耳,都想知道源塵的雙眼還能多麼亮。

三個時辰後,源塵的三隻眼都已經射出了綠光。

紅衣少年說的口乾舌燥,最後說的嘴都冒煙了。

也在這時,源塵的三隻眼都燃燒了起來,然後猛然熄滅。

這時候另一個紅衣少年接口道:“對了,你從現在開始一定要撐住,不要被這雙翅膀控制。”

“啊?”源塵雙眼剛剛恢復,他便發現自己的靈魂世界被什麼東西牢牢抓住。

咔擦!

血色蒼穹破碎,一條條血色觸手向下伸展,準確的朝着源塵這邊纏來。

源塵臉色一變,他急忙躲閃,身體騰挪間,他發現所有血色人影都幫他擋住了一條觸手。

此刻, 源塵也沒有時間感動,因爲五臟六腑的神也就十一個。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源塵猛然反應過來,不敢置信道:“這難道就是那血色翅膀?!”

血色蒼穹下,天空破碎,無數血色觸手自天陷中衝出,密密麻麻遍佈整個世界。



這簡直就是滅世危機,這裏可不是別的地方,這裏是他的靈魂世界。

曾經也有無數怨靈鑽入他的靈魂世界,但是卻全部被消滅,其實源塵也明白,那應該是仙緣幻神鏡中投影出來的真實幻想。

仙緣幻神鏡非常奇妙與神奇,它作爲神器,卻沒有殺傷力,而是可以製造出一個新的世界,並用這個假的世界以假亂真,隱藏真實的世界。

同樣真實與虛幻還是有很大的區別,至少在表面上看性格迥異。

更讓源塵驚奇的是,真實幻想出的生靈並非是沒有靈魂的,而似乎能夠真正活着。

不久,源塵便逃到了世界盡頭,他只是神靈境一品,靈魂空間還不是很大,況且他還沒有經歷天劫,升級還不算完整。

就在血色觸手即將觸及源塵的時候,忽有雷雲飄來,正巧不巧將源塵籠罩。

雷雲中有藍紫色雷霆翻滾,其中隱約有光芒閃爍。

儘管現在血色觸手已經纏了過來,但是由於雷霆保護,源塵也沒有再多的困難。

想到先前的交流,源塵果斷坐下,掌控了身體。

重新睜開雙眼,源塵吃驚的發現小屋此刻已經不見了。

而他背後的血色翅膀已經長大了好幾倍,不過隨着源塵意識的清醒,血色翅膀逐漸縮小。

這倒讓源塵鬆了一口氣,這個血色翅膀應該害怕什麼東西,但是害怕的肯定不是他。

“你們……沒事吧。”源塵轉過身來,正好看到遠處瑟瑟發抖的小曹和驚疑不定的曹寧。

“聖主,你的身體……出問題了?”

聞言,源塵也沒有隱藏的意思,他點了點頭。

“我需要去一個地方治療。”源塵看着曹寧,他有些不確定的道:“那個地方你應該知道的。”

曹寧急忙帶着小曹向前,然後恭敬問道:“聖主請講。”

“聖地聖泉。”

源塵根本不知道聖地在哪,他又怎麼會知道聖泉在何地呢。

“聖地?聖泉!”

曹寧蒼老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他有些不敢置信,顫抖着聲音道:“聖主,那個地方現在對你來說實在是危險。”

源塵苦笑一聲,他怎麼會不知道那種地方危險呢,但是他必須去。

不僅僅是因爲他自己,更因爲無慾沙漠的衆生。

那個聖地一聽就是入侵者的大本營,而聖泉又很像是禁地中的神泉,怎麼說他那條路都不會很輕鬆。

事實也是如此。

“聖主,現在那裏被你兒子掌控。”

源塵眼珠子一突,差點蹦出眼眶,他兒子?

他纔多大,哪來的兒子。

其實源塵知道,他說的兒子應該是那個聖主的,但是這就奇怪了,爲什麼他兒子當家做主,曹寧卻說聖主去會很危險。

這其中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我一定要去。”源塵眼中閃爍着決絕,他不去,就死定了。

但是暗中他還是溝通了塔靈,問塔靈仙靈空間的活泉能否幫助他,但是結果顯而易見,活泉只能增強他的生命之力,卻無法幫他解決困難。

【別忘了,我交代給你的任務,你雖然只完成了一條,但是如果不盡快完成,也許會發生不可名狀的事情。】

源塵心頭一緊,他最害怕塔靈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每當他這麼說的時候,就意味着源塵可能會死。

“聖主,你真的糊塗啊。”

現在這麼好的暗中發展機會,曹寧實在不知道爲什麼聖主重生後會會變傻,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難道都不懂嗎?

韜光養晦,不正是說着這樣的時機嗎?

源塵又何嘗不想,但是時間不等人,他無論肉體還是靈魂,都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中。

可以說現在的源塵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那我們即刻啓程。”


看到已經化作虛無的房子,曹寧莫名有些心痛,但是他也無法怪罪聖主,因爲這就是聖主爲他建造的,聖主收回去他能說啥。

但是他還是被聖主走到哪兒毀到哪兒的特性鎮住了。

沉默了片刻,曹寧再次露出了微笑,即便是輪迴轉世,即使是失憶忘情,聖主的本性從不改變。

“爺爺,你在想什麼呢。”曹幽有些詫異開口,剛纔他怎麼看到爺爺突然溫和的笑了起來。

“臭小子,我想什麼還用告訴你嗎?”

曹幽連連搖頭道:“不需要,不需要。”

這個爺爺脾氣也是古怪,剛纔還在笑,現在直接變了個臉色。

“有人帶路嗎?”源塵走出幾米,突然回頭問道。

曹幽抱胸撇着臉,顯然是不想上去幫助,但是突然屁股傳來一股巨力,他直接飛了出去。

然後頭直接插進了源塵面前的土地中,曹幽感覺自己都沒臉見人了。

逆青春 ,只能自己露出頭來。

“對了,那個小女孩呢。”源塵突然開口,剛纔只想着找聖泉,卻忘記救那個小女孩。

“聖女?我們也不清楚,應該是自己走了吧。”曹寧不確定的說道。

其實源塵心裏明白的很,他知道那個小女孩根本沒可能自己離開。

先前女孩傷的很重,她一定是被偷襲了,不然不應該會這麼慘。

也就說,對方一直在支撐着,直到看到了源塵後,她才完全放鬆了下來。

“難道你是真的把我當成了你心中最信任的人了嗎?” 豪門小祕也瘋狂

當然這只是源塵的猜測,究竟是否如此,還需要驗證。

※※※

紅光從天邊緩慢蔓延,黃色沙漠上三人前行。

灼熱的太陽光照射而下, 常年生活在地下的曹幽頓時感覺不適,他渾身冒起了輕煙。

但是他卻咬牙堅持,因爲他爺爺說過,想要從黑暗中走出來,所付出的代價將是進入黑暗的萬倍億倍。

“前面的人聽着,此樹是我開,此山是我栽,要想打此過,留下買路財。”

一個獨眼瘦子持着大刀出現在源塵面前,就擋在了源塵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