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下一秒,神色凝重了起來。

0

因為此時,又一道身影,出現在擂台之上。

此身影,是一個臉長,雙眉如劍的青年。

身上的氣息,比剛才那眼長青年,還要的強大不少。

手握青色長劍,對視羅無生。

「羅無生你實力不錯,就讓我青陽,來挫挫你的傲氣!」

「你的結局,跟前面的,沒有兩樣!」

羅無生神色凌厲下,淡淡的看了青陽一眼道。

「羅無生,你可以選擇休息半柱香的時間,再戰!」而在這時,旁邊的灰袍老者,開口道。

「長老,不用!」

羅無生聽此,直接說不用道。

「既然這樣,比斗開始!」

灰袍老者見羅無生說不用,開口道。

「劍花紛飛!」

隨之一聲暴喝下,青陽手中的青色長劍,對著羅無生隔空一刺。

剛一刺,整個擂台的虛空,籠罩在一股強大的青色劍氣之下。

但這還沒有完,這些青色劍氣,一個變化下,化為一朵朵青色蓮花,懸浮在虛空之中。

砰砰!

緊隨著的一聲聲爆裂,所有的青色蓮花,飛濺出一道道劍氣花瓣,吞噬整個虛空。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聲勢之大,讓周圍的弟子,臉色為之一變。

古琰更是雙拳緊握,擔心不已。

但羅無生對此,臉色平靜之極,接著神色一厲,手掌五指緊握,對著身前的虛空一拳。

龍吟響,虛空顫。

漣漪所過之處,所有的劍氣花瓣,崩碎開來。

同時,一道烈焰火龍,撕裂擺尾而出。

雖然抵擋劍氣花瓣的攻擊,但也被撕裂了不少。

接著跟之前一樣,打出一個開口,全力催動七星點水,直奔那青陽而去。

對於自己的攻擊,沒有將羅無生擊敗,青陽臉色一沉,但其實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劍光影!」

喝聲落,整個擂台,隨著青陽手中青色長劍的揮斬,綻放出刺眼的光芒。

然後一道道劍光,沒有絲毫影子的,向著羅無生斬殺而去。

速度之快,瞬息而至。

「武技不錯,但可惜的是,這一次,你還是要給我敗!」

說話的期間,摻雜著一聲聲爆裂的聲音。

然而還沒有等四周其他的內門弟子反應過來,一道身影,再次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擂台之上,倒飛了出去。

待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神色震驚不已,剛才由於光芒下,連羅無生怎麼擊敗青陽都沒有看到。

同時,對於羅無生的實力強大,再次一驚。

當然,除了有實力爭奪前十的內門弟子除外。

那一瞬間,還是隱約的看到一道身影,一拳又一拳的,將所有斬殺而來的劍光,全部轟碎。

最後身形一個極速的掠動,將那青陽,給一拳轟飛了出去。

至於旁邊的灰袍老者,還有孟何三人,自然也看到了。

灰袍老者見羅無生,又一拳,將人轟飛,搖搖頭。

「秦師兄,這羅無生的天賦實力,還真的著實恐怖!如果再讓他修鍊幾個月,此次的大比第一,非他莫屬了。」這時,擂台下,一個手持畫扇的青年,對著風雅青年秦空說道。

「他現在的實力,也不止如此!」

秦空看了羅無生,淡淡一聲。 李廣延掙扎嘶吼,卻依舊被壓制在了體內,直至失去了知覺。

「唔!」

司徒釗眼前晃動不止,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腦海之中咆哮一般,整個人猛的驚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手中拿著筆,而筆下的白紙上空空如也。

他頭疼的厲害,手中微抖,那墨汁便落在了紙上。

司徒釗扔了筆后,滿是茫然的看著那紙張片刻,腦海里什麼都不記得。

他剛才不是在院子裡面,和雲卿對峙。

剛剛師父不是跟他決裂,跳牆而走……

對了,雲卿!!

司徒釗猛的想起剛才雲卿對他的決絕,想起她喂進他嘴裡的藥丸,想起雲卿那句「從此往後,我不再是你師父」的話。

他腦海之中的混亂瞬間清醒過來,臉色難看至極,猛的站起身來怒聲道:

「朱劼!!」

外頭安靜一片,司徒釗厲聲道:「來人!!」

有人匆匆進來,見到司徒釗連忙低聲道:「殿下。」

「朱劼呢?叫他來見我!」

那人聽到司徒釗的吩咐后,滿臉驚色的看了眼司徒釗,張大了嘴。

司徒釗眼神陰沉下來:「耳朵聾了,沒聽到我的話?!」

那人嚇得臉色蒼白,低聲顫抖道:「殿,殿下,朱劼已經死了……」

司徒釗豁然抬頭:「死了?誰殺的?!」

那人聞言心中更為害怕,緊緊垂著腦袋不敢出聲。

司徒釗厲聲道:「說話!」

那人顫聲道:「是,是殿下……」

「胡說八道!」

司徒釗猛的轉身,抓著桌上的東西就砸了過去,嚇得那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我什麼時候殺了朱劼,你是瞎了眼睛了還是當我是傻子?」

那人嚇得簌簌發抖,跪在地上死死垂著腦袋驚恐道:「真的,真的是殿下。」

「方才在院子里,朱劼命令我等下令誅殺雲先生,殿下動了怒氣,便……便殺了他……」

「朱劼的屍體還在院子里,殿下還吩咐我等,讓我們不得追殺雲先生,凡傷她性命者斬,您……您還說……」

那人感覺到司徒釗渾身散發的殺意,結結巴巴道:

「還說讓人將徐管家帶回來,明天一早送往九里亭。」

不可能!

司徒釗下意識的就想要厲斥出聲。

重生之寡人爲後 他怎麼可能殺了朱劼,又怎麼可能放走了雲卿,不許人追她不說,還將徐鶴送去九里亭?!

可是他看著跪在地上簌簌發抖的人,抬頭便看到門前同樣滿是驚恐不解的看著他的侍衛,卻隱隱覺得這人恐怕沒有說謊。

這院子里都是他的人,如果不是他下令,雲卿怎麼可能逃得出去。

如果不是他親自動手,誰敢斬殺朱劼,甚至還說出將徐鶴送往九里亭的話來?

這些人都是他身邊死士,斷然不可能矇騙於他。

司徒釗想及此處,快步出了書房。

等到了前面的院子里,看著瞪大了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朱劼屍首時,望著那滿院子看著他疑惑的侍衛。

司徒釗眼底才生出抹恐懼來。

怎麼會這樣?

他為什麼完全不記得剛才的事情…… 第八十二章任飛挑戰羅無生

「秦師兄,你說那羅無生還隱藏著實力!」

畫扇青年聽此,雙眼一轉,開口道。

「是不是,明天就知道了!」

對於羅無生,他不是很確定,但給他的感覺,沒有這麼簡單。

至於前一百,沒有任何的問題。

這樣的實力,足夠進入前一百了。

「這小子的脾氣,看來有些大!」

孟何對此,一臉笑笑的說道。

既然挑釁他人,自然要做好被打的準備,這也是一個教訓。

傅雲聽此,看了羅無生一眼,同樣笑笑。

洪松等人,見青陽都不是羅無生的對手,整個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沒想到還真的,如羅無生所說的那樣,今天的他,有些笑不出來。

這羅無生手段,還是那些手段,但比之前,威力強大了許多。

羅無生見沒有人上來,就身形一動,出現在古琰的身旁。

「羅兄,他們還有挑戰你的一次機會,小心一點。」古琰臉色凝重下,對著羅無生說道。

「沒事!」

羅無生聽此,淡淡一聲。

他們不想結束,何嘗他想結束。他心中的怒火,還沒有完全平息,還需要一個人,來幫他平息一下。

至於後面,又有人上去發出挑戰。

然而臉色陰沉的,不止洪松他們,還有那封武。

因為這麼一來,羅無生的名額,排在前八十,他跟古琰的打賭,也就是他輸了。

想到這,雙眼厲寒之極。

對於羅無生,除了憤怒,還有嫉妒。

他不要羅無生的天賦,只要有個一半,就可以在宗門打出自己的名聲。

但這,僅僅只是他想想而已。

「任師兄,這一次還請你出手!」

而在這時,洪松臉色一凝,對著瘦臉青年任飛說道。

「那羅無生的天賦實力,可不一般,你這是要我去得罪他!」任飛看了一眼洪松,淡淡的說道。

「那羅無生的天賦,雖然強大,但跟陳哥比,還差得遠!」洪松一聽,神色一厲,開口道。

「洪松,你這是在威脅我咯!」

任飛聽此,嘴角一笑,神色帶著一絲壓迫道。

「任師兄,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就算羅無生再強大,有陳哥在,也翻不了浪!」洪松感受到任飛的壓迫,心中一怒,如果不是他這邊能對付羅無生的人,比羅無生號碼要靠前,也不會找這任飛,緊隨著一臉笑笑誤會的說道。

「還有,任師兄,這一次不會讓你白幫忙的,只要你重創那羅無生,有五千靈值的報酬!」

「七千靈值!」

任飛一聽,嘴角一笑,看了一眼洪松道。

「好,只要任師兄,重創那羅無生,七千靈值,我洪松立刻奉上!」洪松見任飛說七千,臉色一沉下,沒有絲毫猶豫道。

其實,就算任飛不出手,羅無生也進不了前十,但那樣的話,想要對付羅無生就難了。

除非羅無生贏一場,然後再派人去挑戰。

但如果一開始,十個擂台,都被強大的內門弟子,所佔領,想要對付羅無生就很難了。

所以,就算花七千靈值,也在所不惜,反正到最後那羅無生要給他一萬靈值。

雖然只剩下三千靈值,但還是能修鍊一段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