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這樣,他還是敗在了秦毅手下。

0

黑袍說著,不死心想要吞噬秦毅,於是秦毅無奈的當著他的面兒,打了一個響指,血氣就像剛才那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回所有人都看到了,韓瀟瀟和小花兩人幾乎已經淪陷了,而那為皮衣少女眼中也是充滿了金星,俗話說自古美人愛英雄,這話一點不假。

雖然現在秦毅並不是大家所知道得什麼英雄,但他現在在這皮衣少女眼中就是宛如英雄一般。

接著秦毅也沒有興趣和他糾纏下去了,他知道像這種巫城中得修真者,因為所修鍊的功法不同,就像剛剛他用出的吞噬,這時任何一個正經宗教都不會讓弟子學習的功法,但在這裡非常多。

雖然這功法強勁,即使碰到了與自己相同實力的人也有一戰之力,但是一旦修真者自己失卻了心智,產生了心魔,倒時候就會引發很多事端,所以當他們遇上真正的強者時,強者們都是將他直接抹殺,讓他吞噬的那些靈魂得到釋放。

「斬之!」隨著秦毅爆喝一聲,手中出現了落塵扇,直接將黑袍砍碎,灰飛煙滅,而他帶來的那些人見到老大都死了,所有人慌亂而逃。

而秦毅也沒有去追,畢竟時這個黑袍出言不遜的,其他人挺多時沖沖牌面,自始至終也沒有說過什麼話,想來還是有活下去的機會的。

「屠夫,這就麻煩你了,沒忍住,不好意思啊。」秦毅看著地上黑袍的屍體,有些不好意思的和屠夫說道。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屠夫嘴角一扯,心中暗道這也就是你在我這裡可以殺人,不然今天老子非要把他大卸八塊不可。

「公子,我叫陳鳳雲,多謝救命之恩。」那個皮衣少女走向了秦毅,頗有一番大家閨秀的模樣道謝著。

「無妨,舉手之勞。」秦毅也客氣的回應了一聲,便看向餓了韓瀟瀟和小花兩人。

「你們兩個沒什麼事吧。」看到秦毅關心自己,二女心中心花怒放,不過還是韓瀟瀟細心,心中高興了一會後,就關心的問道:「你剛剛在廚房裡面怎麼了?」

秦毅一愣,其實剛剛他在廚房裡面怎麼了具體的他也不知道,只感覺自己看到了菜譜之後腦子忽然特別的疼,之後腦海中似乎跨過了一年四季,接著就是海嘯什麼的,總之很亂,很想在秦毅腦子演了一部災難片。

之後自己就醒了。

「沒什麼,就是看到了菜譜受到了刺激,之後睡了一覺就好了。」

秦毅隨意的解釋了一下,結果就把小花那邊弄不高興了:「哼,你自己倒是睡了一覺,害得我和姐姐面對剛剛那個恐怖的傢伙,你還這能睡得著啊!」

小花嘟著小嘴,向秦毅表達了自己極其不滿的心情。

秦毅的無奈的苦笑道,主要時自己也不想啊,可是那完全時不受控制的,沒辦法啊。

就在四人要離開的時候,見那陳鳳雲還站在不遠處笑著看向自己,似乎還有什麼事情要和自己說一樣。

「陳小姐,還有什麼事情嗎?」秦毅的好奇的問道。

被點名的陳鳳雲威威一愣,隨機婉轉的說道:「你們一行人時剛來道巫城,想來肯定沒有住的地方吧,去我們陳家可好。」

聽到陳鳳雲時邀請自己去他們家做客的秦毅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妹子對自己防備心這麼小,就是因為自己救了她一命?

「不了,陳小姐,我們還是找客棧吧。」沒等秦毅說話,身後的小花搶先說道。

然而陳鳳雲並沒有為此而生氣,而是繼續笑著說道:「哈哈,幾位找客棧還要花錢,吃東西也要花錢,不如來我們陳家,吃住都不要錢的。」

「那還不錯,我們要不去吧。」這回是傻子說的話,眾人無奈的只好答應了,其實秦毅心裡想的和傻子一樣,既然又美女看,又可以免費的吃住,幹嘛不去呢?只不過怕那兩個大小姐不高興。

就這樣,在陳鳳雲的帶領下,四個人走了五分鐘,也算是穿過了大半個巫城,終於來到了陳家門口。

巫城,十二城之一,而這巫城之中,一共有五個大大小小的家族,其中只有兩個是普通修真者組建的家族,而其他的三個則是使用邪惡功法的黑袍人的家族。

一個城裡的家族,表面看上去都是一致對外,但實際上都是暗鬥,暗黑的不得了,就連兩個普通人的家族都經常是明爭暗鬥。

畢竟在巫城,能留給普通修鍊者的資源不多,所以這就造成了兩個家族的明爭暗鬥。

但是擁有前世記憶的秦毅,其實早就知道了他們這群黑袍人的想法,那些所謂的有限資源,其實都是黑袍人們早就通過爭鬥佔好的,目的就是為了不給普通修鍊者資源。

「這就是我們陳家了,請進。」來到陳家門口,陳鳳雲招呼這各位進屋。

陳家,在巫城五個家族之中墊底,整個家族建築的面積話不如秦毅在地球的建立的長生宗大,雖然長生宗在地球是最大的宗派了,但在這裡,一個這樣的家族實在是太憋屈了。

在他前世的記憶中,這陳家還是有點印象的,他們陳家老祖已經活了萬年,因為為人不好勝,並且領悟了長生之道,所以可以算作是這個世界活得最久得人之一。

但這件事,就連他們陳家人都不知道,包括陳家老爺子和陳家家主在內都以為他們的祖先已經仙逝。

「你們稍等,我去叫家主過來給你們安排房間。」陳鳳雲將四人帶到了大堂中,安撫好了四個人,去叫家主。

片刻,一個挺拔滿臉威嚴的男人走了過來,淡淡的說道:「你們就是鳳雲說的那四個救她的人吧。」

秦毅點了點頭,家主淡淡一笑,說道:「哈哈哈,謝謝幾位小友,聽聞那黑袍人非常厲害,殺掉了我們陳家的四個護衛,而為了表達感謝,我們陳家願意為你們暫時提供庇護,可一旦那黑袍人的家族找上門來,我們也…….」

說道一半,秦毅打斷了陳家主,笑道:「陳家主客氣了,我們救下陳小姐也只是舉手之勞,您願意留我們住下我們也非常感謝,若是遇到了麻煩,您放心,我們不會連累您的。」

秦毅頗有風度的說道,不禁讓陳家眼前一亮。 隨後,秦毅四人在陳家家主的安排下住在了距離大堂不遠處的房間中,並且附近還有暗道,方便到時候秦毅他們逃走,之後還發出了秦毅他們晚上一起共進晚餐邀請。

秦毅安排好了幾個人,傻子提出要在陳家裡面逛一逛,秦毅覺得不太好,但陳家家主在旁白直說沒關係,於是傻子就出去逛了逛。

其實陳家,人丁還算興旺,但是每個人都不努力修鍊,常常把資源不夠掛在嘴邊,所以現在陳家修為最高的除了陳家老爺子和陳家家主就是陳鳳雲,以及已經死掉的四個護衛。

這幾個人可以說是陳家的主力了,但就在剛剛,陳家四護衛就死在了黑袍人的手中,所以說他們陳家僅僅靠這點實力想抗衡外面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說對抗其他家族了。

不過,如果他們陳家的老祖宗願意出關幫他們一把還是說有機會的。

到了夜晚,巫城的天空和地球的很像,漫天閃耀的星光,秦毅不禁沉浸在這星海,希望可以找到其中再沖著眨眼睛一樣。

「這是你想要的嗎?」忽然,秦毅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但轉身看去並沒有一個人。

「你是誰?」秦毅警惕的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換句話說我就是你。」

聽聞,秦毅皺了皺眉頭,我就是你?難道是那個人找來了?

「你不用緊張,我不是你的前世,我就是你,換句話說我是你的心魔。」 婚不逢時 那道聲音,淡淡的說道。

心魔,秦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直以來自己的修鍊順風順水,並沒有太大的打擊,怎麼會出現心魔?

「你一定很奇怪我怎麼出現的對吧。」聞聲,秦毅點了點頭。

「其實,當你來到這個大陸我就出現了,因為那個食物鏈頂尖的男人就是你永遠的心魔。」

那個人就是自己的心魔嗎?為什麼自己沒有發現?

「你不用再想其他的,只要一直按著自己心中的目標去走就好,千萬不要將我培養起來,否則我會吞噬你的,嘿嘿嘿。」那個自稱心魔的聲音,留下笑聲,便慢慢消失了。

秦毅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心魔會找到自己,並且通過對話聽上去還不願意讓我入魔?這是為什麼。

「秦毅,陳家晚宴開始了。」想著,身後走來了韓瀟瀟叫自己參加陳家晚宴,他只好收起了思緒,跟著韓瀟瀟走向陳家宴會廳。

陳家老爺子一共有四個孩子,四個男丁,而他們還有孩子,正好是一家一個,兩男兩女,陳鳳雲的父親排行老四。

一進宴會廳,秦毅就感覺有無數道不善的目光看向了自己,仔細看去,就是那與他們年齡相仿的三個人。

「哈哈哈,秦先生來了,快請坐。」

秦毅威威點了點頭,坐在了陳家家主的對面,這時陳家老爺子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說道:「秦先生,謝謝你救了我家小女鳳雲。」說著陳老爺子端起了酒杯。

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出現了:「切,誰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救了鳳雲姐姐,看看他們一個個的傻的傻,瘦的瘦,反正我是不信。」

「彩虹!怎麼對客人說話呢!」

陳家家主急忙制止,韓瀟瀟和小花則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傻子哥和秦毅是他們的朋友,現在被一個女人侮辱了,他們心裡不好受。

陳彩虹,第三代成員四人中年齡最小的,在陳家受到了眾星捧月般的待遇,從來不知道家中的真實情況,並且覺得自己有了一點實力就無敵了。

畢竟家中就這麼一個妹妹,所以在他跟大傢伙比試的時候,所有人都有意識的讓著她,包括陳鳳雲也是。

「哈哈,秦先生讓你見笑了,我這幾個孫子孫女平時嬌寵慣了,他們一定是沒有看到您的本事,不服而已。」

聞言,秦毅微微一挑眉,這話只要不是傻子就聽的出來其中的意思,合著現在整個陳家除了親眼見到的陳鳳雲以外都不相信啊。

秦毅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許是陳家太久沒有出現了高手了,所以對於傳言的一個高手,大家都想好好考驗考驗。

「那好吧,老爺子,我也不為難你,明天上午你來安排人組織一次比武,到時候我會去的。」

既然別人不相信自己的實力,要是憑秦毅以前的脾氣肯定就會放下餐具離開,但是現在經歷了這麼多,他更加的知道該如何的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就像現在的傻子、韓瀟瀟和小花一樣,雖然陳家實力不怎麼樣,但是得罪了必然還會有其他的麻煩,這麻煩沖自己來的,他根本不怕,大不了剷平就是。

可如果因為這個讓他身邊的人遭到了傷害,這樣的情況秦毅在地球就有,他可不想再重演一遍。

陳家眾人聽聞秦毅所說,都頻頻點頭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秦毅一眼看去,陳家的每一個人都心機重重啊,總感覺今天晚上不會太平了。

飯後,陳家老爺子簡單的和秦毅聊了聊便回去休息了,而秦毅四人則是分別回到房間里。

房間中,傻子突然說道:「秦毅,你知道我今天去轉悠的時候看到了什麼嗎?」

聞言,秦毅有些好奇,搖了搖頭說道:「你要是快說,別賣關子。」

然而,傻子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陳家不宜久留。」

嗯?不宜久留這是什麼意思?

「你具體說說到底看到什麼了?」秦毅追問道,但傻子確實搖了搖頭,堅決不告訴秦毅,這就讓秦毅為難了,心中暗道你告訴我這地方不宜久留,結果又不說為什麼,什麼邏輯,真是的。

既然想不到結果,秦毅乾脆懶得去想,反而是把目光再次看向了傻子,片刻緩緩說道:「喂,傻子,你告訴我你是誰啊!」

然而傻子再次搖了搖頭,讓秦毅陷入了低谷:「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誰,現在有很多的東西我都不記得,只感覺在你身邊才是對的,另外我只知道我似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因為我對這裡一點都沒印象。」

這是傻子說的最多的一次,不過聽到覺得跟在自己身邊才是對的宗感覺有誰變扭,這要是個美女還差不多,結果卻是一個大老爺們。

「那你到底傻不傻,為什麼在酒館的時候模仿我的招數。」忽然秦毅想起來今天在酒館的事情,那個時候他就想問傻子了,但一直沒機會。

傻子再次搖了搖頭,秦毅看了直揪心,真想把傻子的頭和他的脖子固定主,不再要搖頭了,怎麼什麼問題都要搖頭!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你的招數后,我覺得我好像也會,就隨便試了試。」

隨便試了試?

「完了,就成功了?」秦毅不可思議的說道。

終於,這回傻子點了點頭。

不過秦毅這可不淡定了,覺得招數熟悉隨便試了試,萬一他對自己所有的招數都熟悉,一試都成功了咋辦?那自己還打不過他了?

「你別想的太多,你本來就打不過我!」

呀呵!秦毅這暴脾氣一下子就拱上來了。

「喂,傻子你有本事接住我一招!」傻子沒有說話,而是嘴角微微一笑,這一舉動讓秦毅一愣,宗覺得有點什麼某個人,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了,於是直接發動攻擊。

秦毅緩緩伸出一掌,這一掌看似速度極慢,力量不大,但卻融合了秦毅自身力量和紅塵給的力量,兩種強勁的力量融合在一起,足以把一座小型城池轟碎。

噗!

只見傻子身體忽然變成了透明,直接吸收了所有的傷害! 我去!見狀秦毅差點爆粗口,這傻子深藏不漏,竟然還有這招,太變態了吧。

「喂你告訴我,你到底還有什麼招數是我不知道的。」秦毅乾脆收回了氣息懶得再去嘗試了,反正都是一個結果,傻子透明化吸收了所有的傷害。

這時,傻子又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招數。」看著傻子的樣子秦毅是真忍不住想要打死他,可是他知道無論自己怎麼打,就算把火域鬧翻天只為了對付他的話,那恐怕也無濟於事。

正當秦毅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傻子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輕聲說道:「趕緊裝睡,外面有動靜。」

秦毅錯愕的點了點頭,閉上眼睛躺在床上,耳朵聽著外面的聲音,直到聽見了細微的腳步聲,秦毅心中無比震撼,對傻子又多了一絲懷疑。

他到底傻不傻?不傻為什麼比自己的洞察力還要強,可既然不傻為啥要做出一副傻呵呵的模樣?難道是在逃避什麼嗎?

此時,外面那群人。

「二哥,你說今天晚上那小子真的有老四家女兒說的這麼厲害?」

「切,你聽他的呢,我跟你說現在大哥當了家主,他心裡就想著怎麼把咱們都踢走呢,於是就聯合老四欺負,不知道從哪找出來了一個小子,冒充大師。」

「咱倆今天就去探探虛實。」

聽聞外面的對話,秦毅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陳家就這麼個小破地方勾心鬥角的還挺多?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可不會成為他們任何人的槍,誰要是拿自己當槍使,可別怪他秦毅翻臉不認人。

過了沒多久,就聽到房間的門被輕輕打開了,兩人進來之後繼續肆無忌憚的說話:「老三,你看見了吧,咱們開門這兩個人都沒動靜,這就證明他們實力很低,甚至都可能不是修真者。」

「啊?真的啊二哥。」

「你等看啊,我這有一個東西可以檢測他們是不是修真者,就要吸收他們呼出來的氣息就可以,咱們測一下,立馬就有結果!」

「好。」

接著秦毅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自己鼻子前面,但是通過剛才的對話他知道這是陳家老二和老三想要測自己和傻子到底是不是修真者。

於是他就將計就計,他現在可是非常想知道,如果陳家老二和老三發現自己不是修真者的話,會怎麼樣呢?

傻子和秦毅也心有靈犀的一起裝下去,秦毅的氣息需要自己掩蓋,而傻子的氣息則不用,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在外人看來,傻子就是沒有任何氣息的凡人。

「老三,看到了沒有!他們兩個就是個凡人!這回好了咱們兩個明天拿著這個結果去和家住以及老爺子對峙,到時候再將老四女兒這幾天闖下的禍都往外一說,老爺子肯定大發雷霆,這樣咱們先把老四扳倒,將他們女兒送給那位大人,做個順水人情。」

「二哥,妙計啊!我支持你。」說完,兩人笑著就走了出去,等兩人離開之後,秦毅緩緩睜開了眼睛,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唉,真沒想到,勾心鬥角是沒個家族都有的事情啊,不過也是可憐了這些女娃,一生下來就要想著被送到其他的大家族聯姻,就算不是自己的父親做的決定,家族的老人也會逼你去,如果你就是不從,就像現在這樣,被人家綁過去。

可他秦毅可知道這黑袍人家族都是什麼東西,簡單來說他們都不是人啊。

憑藉著記憶,秦毅知道在幾千萬年以前,天底下有三種人,第一個就是普通的正常人,第二個就是魔族中人,第三個就是異型人。

普通的正常人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好好修鍊,才可以一步步提升,而魔族眾人天生就有功法,但因為修鍊的嚴苛程度,每突破一個大關,就需要吸食人的血液,他們魔族之間雖然也可以互相吸食,但這就好比讓你吃人肉你吃不吃一個道理,隨意最終,他們還是突破不了最後一道屏障。

而第三種的異型人是最邪惡和冷血的,因為他們雖然擁有了人形,也擁有了人的思想,但終歸由各種異型組成,在他們眼中沒有同類,所以數年下來,異型人急劇減少,但異型人的實力卻是最強的。

後來爆發了三族之戰,至於其中是如何戰鬥的秦毅腦海中的記憶也沒有,總之最後天下被人類佔領,無論哪個空間,哪個大陸都是人類稱霸。

一些魔族人只好被在偏遠的地方修鍊,而異型人則是被衝散,沒了蹤跡,但現在好歹是過了千萬年之後,異型人慢慢再次壯大,但他們的脾氣秉性也得到了緩解,他們和魔族人達成了協議,他們一起共用功法。

所以這樣一來才有了巫城,也就是說巫城內的所有的黑袍人都是異型人,他們修鍊了魔族的功法,雖然表面上並沒有這麼暴躁了,但本性難移。

「越來越有意思了,我很期待明天。」秦毅淡淡說了一句,便和傻子一同休息了。

轉天一早,秦毅早早的醒來,一出門正好碰到了一樣醒來的韓瀟瀟,韓瀟瀟練習的武技,所以需要每天早期練功,而秦毅則是沒事透透風。

兩人碰巧趕上,秦毅也只好當起了韓瀟瀟的武技老師。

練了一會,傻子和小花也醒了,正好有陳家弟子過來叫他們說是吃早飯了,四人前去,但秦毅心中知道,這恐怕是一桌鴻門宴啊,一桌由陳家老二和老三擺下的鴻門宴。。

「各位早上好。」秦毅一來到宴會廳,頗有禮貌的跟這家打著招呼,同時也假裝不經意的朝老二和老三笑了一下,看著秦毅這個笑容兩人一愣,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其實秦毅是想通過一個笑容告訴他們千萬不要與自己為敵,但卻不巧被兄弟倆當成了巴結他們,他們心中還冷笑,真是什麼人都想巴結自己,真的是搞笑。

「秦毅,昨天晚上睡得還習慣嗎?」陳家家主問道。

秦毅喝著粥,淡淡的說道:「陳家主,昨天我睡得很舒服,不過就是好像感覺中途有人一進了我的房間,不過早上醒來卻發現房門完好無損,也許是我出現幻覺了吧。」

看到秦毅也沒在意這件事,陳家主也就略微點了點頭,沒再提這事,反倒是老二和老三聞言看著秦毅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一驚,交頭接耳道:

「二哥,你說那小子莫非昨天沒發現咱們了?」

陳家老二點了點頭:「不是沒這個可能,但是他是和那個傻子都是凡人的事情已經是事實了,無論他知不知道我們進了他的房間都沒用了。」

聽二哥這麼說,陳家老三也放寬了心,畢竟就是一個凡人,他們陳家能怎麼維護他?等這事老爺子知道了,恐怕就要往外轟了,到時候還會在意他們有沒有偷偷潛入秦毅房間的事情???

「對了老爺子,我昨天跟你說的比試可能不行了,我今天有點事情需要處理,得外后推推。」突然秦毅吃著飯,跟老爺子說道。

還沒等老爺說話,秦毅身後就傳來了陳家老二的聲音:「老爺子,您別聽他的,您等我跟您說清楚他的真實情況,省了被這個小子給騙了。」

聞聲,秦毅笑了,心中暗道沒想到這陳家的人還真都是急性子啊,自己這可是剛剛放下魚鉤呢,這麼一條鮮嫩肥美的大雨自己就咬鉤了? 「嗯?老二你什麼意思?」陳家老爺子一愣,不明白老二為什麼要這麼說。

這時,陳家老二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拉著陳家老三站起來,頗有氣度的說道:「眾所周知,咱們這巫城附近有不少的小鎮子,鎮子上也有很多的凡人,他們一生只有當牛做馬的份。」

「二哥,你說個和秦先生有什麼用嗎?」陳家老四說道,他不明白為什麼提到秦毅之後就說鎮子上的凡人,總讓人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好歹自己的女兒是被他們救下來的,所以現在自己也該出頭說句話。

「老四你給我閉嘴,你的事現在還沒到你呢,遲早有你的事。」陳家老二爆喝道。

被陳家老二這麼一鬧,所有人都沒心情吃飯了,而韓瀟瀟和小花也一臉好奇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對秦毅要做些什麼,然而餐桌上只有兩個人事以看戲的狀態面對陳家老二,那就是秦毅和傻子了。

「老二,你什麼意思沒說清楚了。」陳家老爺子也皺著眉頭,他自然是聽出了一點門道,但是在一切都沒有實錘的情況下,他還是不想和秦毅他們鬧得這麼僵的,畢竟萬一人家真的是高手,就少了一道保障。

「老爺子,你別著急,聽我說完。」說完,陳家老二看了秦毅一眼,繼續說道:「要我說現在也是,這巫城管理也太不嚴了,讓凡人都能進來,這豈不是要讓他們白白丟了性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