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此時,他突然看到剛剛被自己阻擊的人,手裏面有着一個圓圓的東西想自己丟來,他自然知道那是什麼:“**。”他驚叫一聲立刻臉色一變向下跳去,但是就在此時那**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轟的一聲爆響,這倒黴的傢伙直接被炸飛了出去。

0

而此刻在一個簡單的帳篷裏面,一個胖胖的黑人正坐在這裏,一個黑人美妞正向他的嘴裏丟着東西:“哈哈卡布那老傢伙被人幹掉了,只要我把這些人幹掉之後,這鑽石礦以後就是我約翰的了。”

沒錯這黑胖子就是這次趁火打劫的約翰。

“約翰老大,嘿嘿這次你就防汛吧,我們已經控制了戰場,那些東方人要是不撤離的話,我們絕對可以殺了他們。”另一個黑種人在約翰的身邊說道。

約翰很是受用,然而就在此時,突然一聲聲的爆炸之聲在他們的不遠處的地方響起,驚得約翰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一腳把剛剛爲他吃東西的黑妞踢倒在地上:“怎麼回事,爲什麼我們這裏會有**的密集爆炸之聲?。”約翰臉色很是難看的說道。

“這個,約翰老大,我也不知道怎莫回事。”在帳篷裏面的約翰的一個黑人手下驚慌的說道。

就在此時一個黑人驚慌的跑了進來:“不好了,不好了,約翰老大,有人衝進了我們的戰地,正在用**攻擊我們,還有,還有威力強大的反坦克**。”

“什麼,快說他們有多少人。”約翰是一個極其怕死的傢伙,雖然鑽石礦很吸引他,但是和金錢比起來還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約翰臉色難看用力的拽着來報信的黑人的衣服問道。

這個黑人被拽得那張黑臉都出現了慘白的神色,但是他不敢反抗,他知道約翰的狠辣,要是自己反抗的話那他立刻就會被殺的,聽了約翰的問話,這黑人語氣艱難的說道:“好,好像是,一個人。”

“什麼,一個人,一個人你們都搞不定,還來彙報,我要你們這幫垃圾有什麼用。”約翰說着就掏出了腰間的****手槍,對着這槍來報信的傢伙的頭上就是一槍,直接把他的腦袋像是西瓜一樣的打爛了,下的那黑人女子驚叫了一聲直接昏了過去。

而帳篷裏面的另一個黑人驚恐地看着約翰,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在他的帳篷的外面響了起來,一個受累的碎片擦着他的臉飛了過去,直接在她的臉上擦出了一道血痕,鮮血從傷口裏免流了出來。

約翰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殷虹的鮮血沾滿了手掌,這讓本來就怕死的約翰立刻驚叫到:“快,撤,撤退,快他媽的撤退,鑽石礦不要了。”他寧願不要這座鑽石礦,也不會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的,哪怕對方只有一個人。 一羣拿着武器的黑人,保護着約翰快速的撤退,他們也被打怕了,約翰這個老大的逃走,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們也不在死戰,跟着約翰的身後亡命而逃。


一個小型的軍隊,居然被一個人打得潰不成軍,這要是說出去誰會相信,但這就是事實,英俊再次從空間珠子裏面拿出了一個反坦克**的時候,才發現敵人基本上都跑光了。

“臥槽,你們跑,上哪裏跑,老子可還沒有打夠呢。”英俊看着護送着約翰逃走的一大羣人說道,然後就二話沒說的追了上去,扛在肩上的反坦克**,也對着約翰他們射了過去。

“媽呀,**,那魔鬼又追上來了,還用反坦克**炸我們,快逃命啊。”護送約翰的人叫到,聽到這一聲叫喊,本來還護在約翰身邊的那些黑人,呼啦一下子就逃走了一多半。

“轟”的一聲巨響,英俊發射的反坦克**,在約翰他們恐懼的眼神下從他們身邊飛了過去。

“我靠,擦邊球。”英俊看到沒傷到一個人的反坦克**不滿的叫道,然後把手裏的發射器收進空間珠子裏,一顆顆的**出現在他的手裏。

而逃過一劫的約翰,恐懼的對身邊的護衛們說道:“快,快他媽的護着我逃,。”約翰在心裏發誓,這次要是能逃得性命,他以後再也不打這鑽石礦的主意了,媽的一個小股軍隊,被一個人追着逃,這讓約翰幾乎快憋屈死了。

就在英俊丟着一個個的**追着約翰他們轟炸的時候,另一邊的龍二龍三和李兵他們卻是看傻眼了

“這,這怎麼可能,我沒看花眼吧,英俊那小子,正在追着約翰的軍隊狂轟濫炸。“龍二長大了嘴巴,滿臉的難以置信看着不斷丟出**的英俊,偶爾有人對英俊開槍他身體一閃就避了過去,至於**對速度飛快的他更是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沒眼花,我也看到了,我想我們不用逃走了,走,上去幫忙,幹掉那個約翰。”龍三說完舉起手裏的***,對着那些潰逃的約翰的軍隊就掃射了過去。

“對,幹掉那個約翰,趁他病要他命,敢趁火打劫我們,弄死他。”李兵也神色猙獰的說道,說着也衝了上去,龍二和其他人也都衝了上去,看着英俊折磨勇猛,讓他們也是熱血沸騰。

英俊直接把約翰轟炸到了一個小山谷,看着還在後面緊追着不放的英俊,和乏味的龍二龍三李兵他們,約翰和他的一幫手下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他媽的,這傢伙的**怎麼會這麼多,這他媽的都炸了我們多久了,還讓不讓我們活了,他這是要趕盡殺絕啊。”約翰一邊喘着粗氣一邊驚恐憤怒的咆哮着,本來就胖的他哪裏能經得起這樣逃命的趕路。

英俊一個**丟在了約翰他們逃走的隊伍裏面去了,轟的一聲巨響,一聲聲的慘叫響了起來,約翰剎那之間就傻眼了,而沒被炸死的保護他的人又逃走了一半,英俊又幾個**過去,再加上龍二龍三和李兵他們的也衝了上來,兩面夾擊一聲聲的慘叫響了起來,約翰也在慘叫聲中不知中了多少槍的倒了下去。

最令龍二龍三他們高興的是,卡布的弟弟卡託並沒有被殺,而是被約翰囚禁了起來,準備借用卡託的名聲重整卡布的軍隊,但還沒有來得及,也是卡託不願意配合他這才把卡託關起來的。

得到這一情況龍二立刻就帶着龍三和英俊來到了約翰的大本營,再幹掉了這裏的守衛之後,他們在一間密室裏面找到了卡託,並且在商量一番之後克託就振臂一呼把被打散的卡布的軍隊再次整合了起來,並且開始在龍家的支持下擴張換裝備,變成更具有殺傷力的武裝隊伍。

第三天之後非洲的事情全都穩定了下來的時候,英俊接到了來自漢江市俊兮藥店的電話。

“喂,是誰找老子啊。”最近兩天,天天追殺者約翰的剩餘的餘孽,再加上和一幫大漢在一起喝酒吃肉談天說地,現在也染上了毛病了,一開口就自稱起了老子。

而且英俊戰鬥時候的英勇,也讓他門派服不已,現在在這裏誰見了英俊那都是一臉的崇拜和恭敬,畢竟這裏能夠保住,幾乎就是英俊一個人的功勞,先是戰各大國家的強者,在滅了約翰的不對這樣的戰績得到了所有人的佩服敬重。

“你小子行啊,和我都敢自稱老子了。”話筒裏面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一聽這聲音英俊就傻眼了。

“父親,嘿嘿對不起,我不知道和我打電話的是你,要知道的話,你就是借我一個膽我也不敢,你是我老子,你是我老子。”英俊一下子就聽出來了,另一頭說話的是自己的父親幕森,而且聽出來了父親話語之中的不善,英俊立刻到起了歉來了。

“好了,你小子,我這次和你打電話是有事情的,今天早上,藥店來了一個阿拉伯的外國佬,自稱裏巴巴,他說他來找你治病來的。”幕森把打電話的原因和英俊說了一遍。

英俊這纔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可是已經被張老拉去藥店幫忙去了,至於阿里巴巴這外國老,英俊自然也沒有忘,畢竟他的第一桶金就是從這傢伙身上弄過來的。

“父親,那傢伙不就是看一個前列腺的毛病嗎,你直接讓店裏的其他中醫給他抓一點藥不就行了嗎,對了那傢伙可是石油大亨的兒子絕對的鑽石王老五,一定要很宰他一頓。”


英俊可是記得,當初他幫阿里巴巴治病的時候,就是分爲了兩部,第一部先把阿里巴巴的遊輪和一千萬美金弄到手,然後讓他半年之後再去漢江市複查一次,在宰他一大筆。

“要是這麼簡單我還給你打電話做什麼,那外國老說了只讓你幫他看病,不讓別人幫他看。”幕森語氣有些不滿地說道,要不是阿里巴巴的第一次治療就是英俊幫他看的,他早就讓人把這外國佬趕走了。

“嘿嘿,好啊,那就讓他再等上幾天吧,我這幾天就回去一趟。”英俊聽着父親的話說道,他心裏對阿里巴巴這外國佬很是無語,這是逼哥狠狠宰你一頓的架勢,既然這樣那哥還客氣什麼。

在讓父親安撫一下阿里巴巴之後,然後就掛斷了電話,之後英俊又撥通了林若兮的電話,但是接電話的卻是龍妙妙這小妞。

“喂,英俊你幹嘛去了,現在才和我們打電話,爺爺說你有重要的事情出去一趟,不讓我們打攪你,你什麼時候來燕京和我們匯合啊?。”龍妙妙的語氣裏面透漏着不滿,本來說好和她來見爺爺父母的,但是走到一半英俊就莫名其妙的離開了,連招呼都沒有打一下龍妙妙不生氣纔怪呢。

“妙妙不好意思,我是真有事情要處理,不過已經處理好了,最近我就會回去了。”英俊無奈的和龍妙妙道着歉,心理卻是翻了個白眼想着“我突然消失還不是你爺爺搞的鬼,把我弄到這混亂的國家,要不是老子實力高超,說不定就死在這裏了。”當然了這些話英俊不可能和妙妙說。

“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告訴你啊,有人正在追若兮姐呢,每天一大束的玫瑰花,你要是再不趕回來的話,說不定若兮姐就被人追走了哦,還有婉兒也有很多人追嘻嘻嘻。”龍妙妙很是得意的說道。

一聽這話,英俊就先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憤怒的大叫道:“誰,誰他媽的敢搶我的女人,我一定要讓他好看,你們等着,我這就回去,連我的女人都敢動,活的不耐煩了。”英俊眼睛通紅的說道。

“不許罵人,追若兮姐的是我的表哥,誰讓你不在這裏的,再說了你難道還不相信若兮姐嗎,別說一天一束玫瑰花了,就是別的人男送一個玫瑰莊園若兮姐也不會看一眼的。”龍妙妙一聽英俊爆粗口,立刻不滿了起來,罵他表哥和罵她有什麼區別。

“哼,敢追我得女人,表哥也不行,也得揍,等我回去看我不收拾他。”什麼表哥表妹的,通通的靠邊站,敢追自己的女人就的收拾:“對了,若兮呢,我打的好像是若兮的電話怎麼是你這個小妞接的?。”英俊問道。

“哦,若兮姐啊,正在洗澡呢,嘿嘿想想若兮姐那水靈的嬌軀,怎麼樣,有沒有流口水,還有,燕京也有人追我了,你回來的時候一起擺平了吧。”龍妙妙覺得自己也算是英俊得女人,應該把這樣的善後的事情交給他表現。

“嘿嘿若兮在洗澡啊,那可是我老婆,我用得着聽到這件事情還流口水嗎,至於追你的那些傢伙,我相信你,哪裏還用得着我來幫忙。”英俊可是知道龍妙妙這小妞的古靈精怪,想要整一整那些追她的傢伙還不是手到擒來。

“幕塵哥哥,還有我呢,也有幾個傢伙追我,我都快煩死了,你快點回來幫我把他們打跑吧。”就在英俊話音剛落,龍妙妙氣呼呼的的時候,幕婉兒那煩不勝煩的聲音響了起來。

“婉兒,好,你等着,我這就回去幫你揍他們去。”英俊一聽就認出了幕婉兒的話,衆女之中也就只有幕婉兒纔會叫他幕塵哥哥。

就在此時英俊卻是聽到另一頭傳來了幾個男生的聲音:“若兮小姐,妙妙,婉兒小姐你們在嗎?。”

“我是錢多多啊,我可以請婉兒小姐出去吃頓飯嗎?。”

“我是魏凡,我是來請若兮小姐吃飯的,可以賞個臉嗎?。”

“我是胡一統,妙妙你應該知道我的心意,就答應做我女朋友吧,我肯定會對你好的,我會愛你一生一世永遠不變心,上天爲我作證,我發誓我說都是真的。”

電話這一頭的英俊聽到這些男生的話立刻炸毛了,這是要集體挖自己的牆角,雖然英俊看不清他們的的長相,但是聽他的話就知道這是一羣二世祖,至於最後那個發誓發的這麼利索的傢伙,肯定不止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發誓了。 這下子都被人追到家裏去了,英俊怎麼可能還能坐的住:“龍老頭,你讓我來幫你守住鑽石礦,我可是拼了命的幫你守住了,你老小子太不講究了,居然縱容別人挖我的牆角,你要不是妙妙的爺爺看我不要你好看。”

英俊氣呼呼的一邊說着,一邊走出了自己的房間,找到了龍二和龍三他們,也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提出了自己要回國的事情。

“這麼着急,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龍二看着火急火燎樣子的英俊,好奇的問道,最近兩天他們已經徹底的穩住了這裏的情況,所以就算是英俊現在離開也沒有絲毫的問題。

“是啊,英俊,最近挺忙的,也沒顧得上你,現在穩定下來了,我還想帶着你到出轉一轉了,非洲還有有很多的好玩的地方的,列如到大草原裏打獵。”李兵不捨得看着英俊說道,最近一段時間英俊已經和他們混熟了,現在突然英俊要離開他們自然會不捨了。

現在後院都着火了,有一羣傢伙一門心思的想挖自己的牆角呢,現在英俊哪裏還有什麼心思打獵。

“二哥三哥李兵,我真的有急事回國,這裏的事情也完了,有沒有我都一樣了,我必須要趕回國。”英俊沒有把有人在瓦自己牆角的事情說出來。

就在此時龍三手裏的衛星電話卻是響了起來,龍三一看是老首長打來的,立刻接聽了,聽玩老首長的話,龍三鼓勵的看向英俊說道。

“兄弟,原來弟妹真被人騷擾呢,你的確是該回去,那些傢伙真不不長眼,連兄弟你的女人都想染指,三哥支持你回去把他們一個個的全揍成豬頭。”從龍老爺子那裏得知了英俊想要儘快回國的苦衷的時候,龍三用力的拍了拍英俊的肩膀,一副我支持你的樣子。

“什麼,原來有人挖牆腳,誰他媽的這麼不長眼,英俊,要不要我們幫忙。”

“是啊,一定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李兵他們一聽有人在挖英俊的牆角立刻同仇敵開了起來,全都是一副支持英俊回去揍那些人一頓,還有人想要回去幫忙的。

英俊看着熱情的重任,對龍老頭很是無語,居然把這種事情也到處亂說。

最終英俊還是離開非洲,兩天之後英俊所坐的飛機就來到了燕京的機場,本來龍三是要和英俊一起回來的,但是英俊知道現在非洲很缺少人手,所以拒絕了,當然了英俊不可能空手而歸,畢竟是他保住了那座可以下金蛋的鑽石礦,英俊直接把這些天挖到的鑽石原石全都帶來了,對此龍老爺子並沒有人的不滿,畢竟和一座鑽石礦比起來,幾天挖到的鑽石原石根本就不算什麼了。

英俊沒有在機場停留,甚至連一頓飯都沒來得急吃,就打了一輛車直奔林若兮龍妙妙幕婉兒他們所住的別墅而去,而在漢江市等着英俊回去幫他複查的阿里巴巴就讓他先等着去吧,和賺錢比起來還是自己的老婆重要。

龍妙妙的別墅是在龍老爺子的四合院不遠處的地方,在英俊來到這裏的時候,立刻傻眼了,一股憤怒的感覺充斥着心底,因爲此刻龍妙妙的別墅門口,正有這好幾輛的豪車,這並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這裏站着幾個手拎着鮮花的年輕人。

英俊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了怎麼回事,這幾個傢伙應該就是來挖自己牆角的傢伙,英俊黑着臉就走了過去。

“喂,兄弟,你也是來追美女的吧,你是來追哪一個的,我告訴你婉兒小姐已經被我預備了,你別和我搶,不然要你好看。”一個長得很壯,長相也很帥氣的男子,斜着眼睛,看着走過來的英俊威脅到,這一段時間,向英俊這樣的人不知道被他趕走了多少,有一些不知好歹的,他就直接出手狠揍一頓。

“是啊,兄弟你是誰,知不知道里面的美女已經被被預定了,沒事的話趕緊滾。”另一個穿着一身的名牌衣服,手上戴着八心八箭的大金錶,怎麼看都是一副暴發戶樣子的傢伙說道。

其他幾人雖然沒說話,但是看向英俊的眼神卻很是不善,這讓本來就氣憤的英俊更加大火大不已,好嗎,你們來這裏追求我的女人,還敢威脅我,這算是哪門子道理。

氣憤之下,英俊那裏還顧得上這麼多,舉起拳頭,對着那暴發戶那胖乎乎的臉就打了過去,英俊雖然沒用多少的力量,但着爆發戶還是被她一拳打的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鼻子瞬間就流下了鮮血。

“哎幺,我的鼻子,都流血了,你敢打我,哥幾個上啊,這小子明顯就是來挖牆腳的。”暴發戶在被打倒之後,還不忘記鼓動自己的同伴羣毆英俊。

“小胖子,知道我爲什麼打你嗎,我打你是有理由的,連我老婆的主意都敢打,像你這種破壞別人家庭的傢伙不狠揍一頓的話,你就不知道什麼是和諧社會,現在的隔壁老王可是被唾棄的對象,你們幾個說對嗎?。”英俊指着被他一拳揍趴下的暴發戶小胖子一邊對其他幾個剛想上去幫忙的傢伙們說道。

“兄弟,原來婉兒小姐是你的老婆啊,還好,還好,我追的是妙妙,我發誓,我是真心喜歡她的,錢多多既然人家婉兒小姐都已經有男朋友了,我看你還是換一個目標吧,不過你可別和我搶妙妙,不然我就和你單挑。”這個亂髮誓的傢伙英俊一聽就認出來了,是在和龍妙妙通電話的時候,那個叫胡一統的傢伙當時他就肯定這是一個虛僞的傢伙,沒事就知道亂髮誓。

“小子,你叫錢多多啊,你以爲有錢就很了不起嗎,你知不知道哥的錢比你還多,只是哥低調而已你個二百五。”英俊對着錢多多狂踹了幾腳,看到一邊的胡一統他們同情不已,不過正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聽着錢多多的慘叫沒人上去幫忙。

然而令衆人沒想到的是,本來正踢着錢多多的英俊,毫無徵兆的一腳踹在了在一邊看戲的胡一統的胸口上,一下子就把胡一統給踹飛了出去,二話沒說快走幾步對着胡一統就狂踹了起來。

“你個虛僞的二貨,叫你沒事城天發誓,你知不知道哥最不喜歡你這種人了,也不怕自己的試驗一不小心實現了,我告訴你,妙妙也是我的女朋友,你個虛僞的傢伙在敢打我妙妙老婆的主意我見你一次揍你一次。”英俊把胡一統踹得哇哇慘叫,和另一邊慘叫的錢多多形成了二重奏此起彼伏很有節奏感。

就在此時,一個拳頭向英俊的打了過來,正是手裏拿着花一副酷酷樣子的傢伙,英俊一看到這傢伙手裏的花,就知道肯定是這傢伙每天一大束玫瑰花送給若兮的,那個追求若曦的傢伙,本來英俊是想走完了胡一統之後,立刻把這傢伙揍一頓的,沒想到這傢伙到是對自己先動手了。

英俊一下子抓住了這傢伙的拳頭,有些不滿地說道:“小子,你爲什麼打我。”英俊發現這傢伙,竟然有凡級巔峯的實力,而且這傢伙長得和妙妙有着一點點的相似的傢伙,不用想英俊就知道,這傢伙是龍妙妙的那個什麼表哥魏凡了,追求自己的若兮老婆的傢伙。

“爲什麼打你,哼,你以爲我不知道嗎,你揍完胡一統很定會對我下手的,我爲什麼不先下手爲強,哥幾個,快點來幫忙,揍這小子。”魏凡看到英俊抓住了自己的拳頭,臉色微微一變,立刻對着剩下的幾個同伴招呼了一聲。

英俊看着這傢伙讚賞地說道:“你小子倒是不傻,沒錯我本來是準備揍完這虛僞的胡一統就準備,很k你一頓的,既然你這麼着急上趕着捱揍,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英俊說完,抓着魏凡的手一用力,這位凡級巔峯的小高手立刻就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以現在英俊天珠七變第三層的實力,連天級高手他都可以幹掉,這魏凡這樣的凡級高手的實力他想教訓一下,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小子,快放開魏少,你知道他是誰嗎,你居然敢對他動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是啊,羣毆他,兄弟們上啊。”

隨着一聲聲的叫喊,拿下站在一邊的一羣二世祖們,嗷嗷的叫囂着就向英俊衝了過去,拳腳相加的就向英俊攻擊了過去,這羣傢伙裏面竟然還有幾個凡級的小高手,這些人攻擊的地方不是英俊的後心就是太陽穴,或者其他一些可以給英俊造成巨大傷害的地方甚至菊花和褲襠都是他們照顧的地方。

“臥槽了,你們這羣下流的傢伙,是你們逼我的,那我就先送你們去醫院蹲上一段時間再說。”英俊不可能把這些追求自己女人的傢伙們全都殺了,那就只好狠揍他們一頓了。

而被英俊握着拳頭的魏凡,一發狠配合着其他人同樣一拳封向了英俊的眼睛,準備揍他一個烏眼青,但是結果是悲催的,英俊隨手對着魏凡的拳頭一拍就把魏凡的攻擊化解了,同時直接把魏凡當成了武器,用力一甩直接把他甩飛了起來,圍着自己的身體一轉,那些攻擊向英俊的二世祖們全都被英俊甩起的魏凡撞飛了出去,落地之後就慘叫着爬不起來了。 英俊打飛了衆人之後,就把被他當成武器的魏凡放在了地上:“你小子就是妙妙的表哥吧,實力不錯凡級巔峯的實力,但是你小子挖我的牆角,那揍你就是應該的,記住了若兮也是我老婆以後離她遠一點。”英俊說完一腳就把魏凡踹倒在了地上。

英俊看也沒看地上一羣哀嚎的的二世祖們,向着別墅走去,就在此時一條五彩的小蛇從別墅的門縫裏爬了出來,正是毒蛇彩彩,他一出來就快速的向英俊爬去,和以前一樣,順着腿就爬到了英俊的脖子上,用帶着劇毒的三角舌頭親暱的蹭着英俊的臉。

“嘿嘿嘿彩彩幾天不見,你小子又胖了,有沒有找一條母蛇生一羣小彩彩的打算。”英俊摸了摸毒蛇彩彩的那三角蛇頭說道。

“嘶嘶嘶。”毒蛇彩彩對着英俊叫了兩聲,也不知道是願意找還是不願意找。


隨後傳來了一聲嗚嗚嗚的叫聲,小白狼那已經長得比平常家狗還要大的身體快速的向着英俊奔跑了過來,圍着英俊討好的扭動着身體。

“你個吃貨也胖了這麼多,看來你的伙食不錯,走吧。”英俊摸了摸小白狼說道,分別給毒蛇彩彩和小白狼輸送了一股生命之力。

別墅門並沒有關嚴,英俊輕輕一推就開了,一打開房門英俊就看到了林若兮龍妙妙和幕婉兒坐在沙發上,正對着自己,這讓英俊心裏一顫“怎麼回事,這怎麼有一種三堂會審的感覺。”英俊心裏不妙的想着。

“哼,回來了,知道錯沒有,爲什麼把我們丟下自己跑了。”龍妙妙看着英俊得意洋洋的代表三女審問道。

“你這小妞,還敢問,都是你爺爺那個老小子乾的,他讓我去非洲幫他幹活去了,你看看我都嗮黑了。”英俊提起這件事情就是滿心的不滿,擡起自己變的黑黑的胳膊說道。

“是嗎?是我爺爺讓你離開的,不許叫我爺爺老小子。”龍妙妙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英俊快去洗個澡吃飯吧。”林若兮對英俊說道,看到嗮黑的英俊她感到很是心疼,心裏對英俊突然離開沒和她打招呼的怒氣也消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