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對方持槍,陳天龍想要以一敵百,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0

更何況,如今一線天中有三千敵人,個個荷槍實彈!

陳天龍一人一劍殺上去,不是找死嗎?

就在眾人驚詫之際,陳天龍已經橫衝直撞地殺進了黑陀傭兵團!

很快,令人震撼的一幕便出現了!

只見陳天龍一人一劍,閃轉騰挪之間,竟殺得黑陀傭兵團丟盔卸甲!

而且陳天龍很聰明,他始終和一部分傭兵們貼身肉搏,如此一來,另外兩千多人便沒有辦法開槍掃射,一旦開槍,最有可能中槍的只能是他們自己人!

所以看似對方有三千人,但真正能和陳天龍接觸到的,也不過百餘人!

這些人剛想散開,用熱武器招呼陳天龍,陳天龍便立馬殺出又殺進,殺向了另外一夥兒傭兵!

由於陳天龍的速度實在太快,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已有一波傭兵遭了秧!

總之陳天龍所過之處,屍橫遍地,而他本人好像不知疲倦的機器一樣,手起劍落,速度快到極致,每一劍只會比上一劍更快!

這也是陳天龍第一次體會到內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好處!

如果還和以前一樣靠丹田儲存內力,陳天龍就算再厲害,對方三千人圍攻,他殺一百人,殺兩百人,殺得了三百四百人嗎?

就算撐破天,他殺了四五百人,內力也早已枯竭,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可現在,陳天龍根本不用擔心內力不夠,他就像一台能量源源不絕的殺戮機器!

眨眼間,訓練有素的黑陀傭兵團,竟被殺得膽寒了!

「用冷武器!用人海戰術!」

黑陀傭兵團的團長當然不是易與之輩。

在見識到了陳天龍的厲害之後,他立馬下令,改變了傭兵們的戰術。

人海戰術,在戰役中是最笨的辦法。

但對付陳天龍這種個人高手,卻是最好的辦法!

隨着眾人不怕死地殺將過來,要用人山人海將陳天龍壓制起來,要用人牆將陳天龍包圍起來,陳天龍面色微變,壓力陡增!

…… 「說哪的話啊,額娘如今開心,趁年輕便想著能為你們多做些什麼,倒是老佛爺,只怕還要因為不能親自過來而傷心呢!」愉妃笑著說。

「你呀,如今什麼都別想,只要好好地生下孩子就好了,額娘啊,這輩子也別無所求了!」

陳畫兒笑了笑,點了點頭。

一連幾日她都過得極其滋潤,賞賜一大堆,還不用見人,她更是樂得緊!

聽宮女們談起,如今景安也算抱得美人歸了!

那日他醒來就看到旁邊的晴兒,還有些不敢相信,暗戀這麼多年的人兒成了他媳婦,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接著他就抱著晴兒的胳膊就開始哭,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他這麼多年的「感情」,最後等他反應過來,還有一屋子人的時候,才不禁暗嘆自己的「一世英名」都給毀了,把人全都給轟了出去,只留下他和他的新媳婦兒!

晴兒有些不知所措,還有些愣怔,再反應過來也不禁失笑!

景安向來如此,她也怕他不小心碰到傷口,便遷就著他!

沒承想過了一會,衣襟還是被慢慢往外浸出紅色。她嚇了一跳,忙去喊大夫,偏生這人還拉著她怕她消失便不讓她走!

她不禁暗嘆,怎的從前沒看出他如此粘人!

景安可不是如此想,這是她從小喜歡到大的媳婦兒,好不容易娶進來了,如今還沒拜得了堂,可不能溜走!

便一臉可憐巴巴地看著她,「我們還沒拜堂呢,你不能走!」

這小子堅決不拜堂就不讓大夫進,他爹也曉得他的勞什子性子,只能依著他,丫鬟小廝們忙準備著,好在都是現成的東西,一會就弄罷了!

晴兒有些無奈,畢竟她也是在富察府!

這傢伙下床就拉著晴兒拜堂去,禮官也麻溜地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禮成!」

他全程都笑得一臉燦爛,晴兒也跟著他成了禮,直至最後結束的時候他眼角一看到胸前溢出的大片紅色,一陣眩暈,就倒了過去。

這可能會成了景安大人一輩子的污點了!

他下決心一定要治好暈血的大毛病,不然等著他兒子出生的時候,他只能在眩暈中度過了。

他沒想到的是他第一個兒子降臨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他真的暈過去了,還是被嚇暈的!

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而陳畫兒這邊,有孕后變化更加明顯,尤其是五阿哥,真真是不敢再欺負她了,也不敢靠近她呢!

之前是不肯讓人靠近她,也不准她動,後來發現這樣不太可行,便在照顧她這件事上凡事皆親力親為,後來又發現自己也不能時時刻刻待在夫人身邊,不免有些懊惱…

陳畫兒見他往往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也不忍逗他,「來,五阿哥過來!」

他猶豫了一瞬便走到她身邊,輕輕地說,「怎麼了呢?」

她讓他坐下來,又一把拉過他的手,輕放在她並不明顯的小腹上。

他微愣,手心隨即傳來一陣溫暖,他也不自覺得動了動,臉上帶著驚喜,「這,畫兒,這是我們的孩子?」

陳畫兒笑著點了點頭,對他說,「這孩子呢,知道他阿瑪在摸他呢!」

他臉上帶著孩童般的笑顏,滿是激動,這是他的孩子,他跟畫兒的孩子!

他也有自己的孩子了!

他把陳畫兒緩緩地抱進懷裡,開口道,「畫兒,我會好好對你和我們的孩子的!」

陳畫兒想著自己也是初為人母,激動是有的,怎麼也比不上這人呢,愣怔了好幾天才終於承認了他兒子的存在了!

不,也不一定是兒子!也可能是女兒,女兒也不錯,兒子也不錯..

但還是不免有些害怕,怕真書中所寫,再不濟也不會歷史也不會改變!她不知道自己所處的是哪個世界,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會是什麼?

只要他們都能好好的,她真的想改變結局…

如果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帶著他們的孩子,在哪裡都是好的!

時間慢慢過去,也漸漸步入正軌。

五阿哥也開始了早出晚歸,聽說葉縣那邊人心惶惶,有些不太平。皇帝和五阿哥爾康他們一直在為葉縣的事情煩心,不知道會是怎樣!

紫薇倒來過陳畫兒這兩次,跟陳畫兒也比較談得來,畢竟她一直心裡佩服這個小姑娘,很難不喜歡!

雖說如今知畫跟小燕子是平起平坐,不過若是將來五阿哥成了太子,以愉妃和太后的秉性,小燕子也難為太子妃!

讓她心生奇怪的倒是小燕子,從前一直與陳畫兒不對付,如今也願意同她一起過來了!但願她能明白,五阿哥作為儲君之選是不會只有她一個王妃的,不知是不是想開了?

只要簫劍不插手,一切應該還算和諧。可簫劍因著晴兒的事…她跟爾康對此一直是模糊的態度,景安算起來是他們的弟弟,對晴兒一往情深,若沒有簫劍不失為最好的選擇!

可簫劍向來非池中之物啊!連她跟爾康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尤其是這次的搶婚,他們不是沒有想到過,只是真的發生了還是讓人感到一陣后怕!

陳畫兒倒是一切都好,只是有些嗜睡,有時候半個時辰,後來一兩個時辰,弄得她都不敢睡了!

永琪也看出她有些不對勁,偏生太醫也查不出什麼。說是正常反應呢,但也不太會如此呢!

她便還是如往常一樣,吃好喝好睡好!

只是,天有不測風雲!

那日晚上,她就覺得小腹有些微微疼痛,秀眉微鎖…

永琪一向睡得淺,一下子就醒了,見她面色蒼白,一下子慌了神,「畫兒,畫兒?」

「來人,快來人!傳太醫!」

一陣來來回回,陳畫兒臉色才有些好轉,卻一陣后怕。

「王妃今日可是服用了什麼不該用的膳食或者見了不該見的人呢?」胡太醫說。

桂嬤嬤忙開口,「不會呢,王妃的膳食都是由奴才親自把關的,不會出錯的,倒是…倒是今日還珠格格來了!」

她猛地開口,「這會不會是還珠格格,有了嫉妒之心?」

陳畫兒微蹙了蹙眉,難道真是小燕子? 「跟我們走一趟吧。」一個為首的男子冷漠說道,緊緊地盯著葉一鳴。

旁邊,十幾個人圍得更是緊湊了一些,面露凶光。

貪狼見狀輕聲一笑:「老闆,動手嗎?」

「你這不廢話?」葉一鳴挑眉,笑罵道。

說話的那男子怒了,這兩人是在瞧不起他們!

周圍的十幾個男子也是眼神冷漠,明顯也都生氣了。

「小子……」說話的那男子剛開口。

坐在座位上的貪狼忽然暴起,拿起旁邊的咖啡直接砸到那男子的頭上。

滾燙的咖啡將男子燙的大家,另外十幾人面色一變,都不用等他們老大發話,貪狼身邊的那幾人直接拳腳招呼上去。

貪狼臉上不屑,玩味的看著招呼向他的幾人。

拳腳全部打在貪狼的身上,可是這些人面色一變,他們發現他們的彷彿是打到一塊鋼板上,拳腳上傳來劇烈的疼痛。

這些人猛地收回自己的拳腳,震驚的看著貪狼。

「爺爺揍孫子們。」貪狼哈哈大笑。

身子已經如同猛虎般沖了出去!

貪狼速度很快,雖然比不上葉一鳴,但也足以讓這些人大吃一驚了。

那幾人手忙腳亂的要抵擋貪狼,可是貪狼眼中已經閃過紅芒,大手伸出,手一動!

咔嚓!

直接有一個人的脖子被擰斷,貪狼眼中冷漠無比,根本沒有手下留情。

不用想都知道,這些人絕對就是和那些進行人體實驗的人有關聯的,所以貪狼根本不會留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