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外貌還是星空精靈哦。”小公主補充到。

0

“……”女皇的視線掃過‘單純無知’的女兒和‘貌似誘拐犯’的空幻,眼中浮現出殺意。

然後……

也沒什麼然後了。

“啊!!所以決不能讓這傢伙知道情況!爲什麼一開始我就沒想過這種問題呢!”

親眼所見,直觀感受,與道聽途說是完全不同的。

就算朋人的實力已經在宇宙中流傳,小公主顯然也會獲知一些情況。可靈神出手次數很少,沒有什麼影像記錄,人們就不會有直觀感受,就會根據自己的認識臆測。而對於個體實力能夠做到怎樣的地步,就算擁有聖堂的普米加西亞人其實也不清楚。

這樣一來,就算面前站着靈神,人們也知道這靈神的資料,但面對內斂的空幻等人,其它人也不會產生多麼直觀的‘對方強大怎麼樣’的感覺。

這也是空幻等人就算被知曉是靈神,也能與人放鬆交流的原因。

可是一次意外出現的海盜卻導致空幻一時手癢,以及處於保護朋人的目的而出手,卻意外被小公主看見。

所幸,她不瞭解朋人出手的方式,所以空幻還能插科打諢過去。

最多,努力將小公主調教到幽神級後,再將一些表現描述成保密技巧就行了。

對啊,就這麼幹!

空幻眼前一亮,轉頭看向氣鼓鼓的莉雅公主。

“嗯哼,其實呢?”

“是你做的,老孃看到的!”

“咳咳,那其實沒你看到的那麼厲害。”

“所以就是你做的,別以爲能夠騙過老孃的雙眼!”

“之前你雖然看到了宇宙風暴,但那是本來就要發生的……”

“別以爲老孃不知道你們朋人的厲害,本公主可是公主,所有朋人高手的資料都看過!”

“你給我好好聽行不行!”空幻怒了,你就不知道打斷人說話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嗎?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你還是公主嗎,你公主的禮儀呢!

隨後後面的話沒說出來,但莉雅公主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空幻等人混了一個月,竟然也學會通過表情動作等分析朋人的想法起來,並迅速反應過來,做出回答:“老孃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們害的,所以你要負起責任來!”

“我¥#%@#……”

“啊拉,空幻你幹了什麼對不起‘……’的事嗎?”

“那個‘……’是怎麼回事?”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的聲音嚇了兩人一跳,轉頭一看,原來是楚玲,這才讓空幻鬆了口氣,可隨機面對對方的古怪語句,本能地感到不對。

“‘……’啊,也許是人多了咱一時說不過來呢?”蘿莉狀態的楚玲,學着楚霞的樣子一手扶臉,一副看不爭氣兒子的表情看向空幻:“話說,原來空幻對人外娘有興趣啊,可明明人家和小靈韻也算的說,爲什麼就不動手呢?”

“……”空幻再一次蹲在了牆角。

我失敗了,創造出這樣種族的我太失敗了,創造出這樣的女性強大聰明到讓人絕望的種族的我太失敗了。

“他怎麼呢?”大概是被空幻的消沉給嚇了一跳,莉雅公主也不再糾纏,疑惑地轉頭看向楚玲。

雖然從各種表現看來,楚玲都是這個班中爲數不多應該算正常的女性,可她總覺得這纔是最危險的一隻,所以接觸不多。

可眼下,似乎也只能從此人處才能獲得答案。

“沒什麼,只是每天都有那麼一兩次而已,無視就好了。”楚玲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上前拉着莉雅公主轉身離開:“走吧,關於之前你看到的東西,就由我來做解釋就好,反正我和空幻的實力也差不多。”

“誒,真的,快說快說!”

“其實了……”

“嗯嗯!”

“然後了……”

“哦哦!”

“所以了……”

“嘿嘿!”

“於是了……”

“太好了!”

遠處迴盪着莉雅的歡呼聲,看來楚玲完美地解決了空幻沒能解決的問題,至於蹲在牆角的空幻,則一臉嚴肅地看着眼前的圓圈,意識彷彿沉入其中,思考着關於世界與人與傲嬌的圓環理論。

然後……

然後幾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是嗎,快到了?”

“嗯,那謝謝了,之後我會和空幻聯繫的。”

關閉通訊,身處最高長老會族長辦公室的靈雪松了口氣。

雖說是作爲學習交流將空幻所在的特殊班級派了出去,再加上一個班就聚集了整整五名靈神,論及戰鬥力怎麼也能算是宇宙頂尖,所以不需要擔心什麼,但作爲族長外加與空幻那不清不楚的關係,使得明明睿智的她也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擔憂。

直到此時獲得了8051藉由空幻攜帶物品,獲知對方即將抵達目的地情報之後,她這才勉強鬆了口氣。

不過這些事都只能作爲短時間的問題。

身爲核心族長,雖然她已經按照空幻的建議,加上從星空精靈女王那兒獲得的一些方法將工作分擔下去,但很多事情還是需要自己去忙,這也許算是高層的悲哀。

身爲管理者,最底層的需要做各種實務,忙碌是必然,但至少考慮面不廣;

但身爲高層,需要作爲掌舵手而存在,無時無刻不再思考着各種問題,如履薄冰,手下的管理範圍越廣,注意的東西就會越多,也就越麻煩;

真正輕鬆的,也許只有中層人員也說不定。

但是否如此,暫時也沒誰去總結。

按下通訊器,這種爲減少對管理者精神力干擾,而採用的外置通訊裝置很快將靈雪的意圖傳達到臨近辦公室中。

“有什麼事嗎,靈雪大人?”對面的回答傳來。

“讓商部和外交部部長進來吧。”

“是,靈雪大人。”

片刻之後,族長辦公室的屋門被推開,兩名朋人神情嚴肅地走了進來。

兩人攜手趕來,會提出的顯然只有當前最大的外交和商業問題——交易點。這東西如之前所說,的確爲朋族帶來的很大的好處,可同樣也讓外族對朋族的商業保護感到不滿,特別是在普米加西亞擺明了牽頭之下,更是顯得一片複雜。

雖然這段時間開始獲得星空精靈的幫助,一定程度上緩和了朋族的這種壓力,但也不能將之拖延太久。

“請坐吧,喝茶嗎?”

“白水就好,謝謝。”

商部部長雖然擔心,但還是沒有太過急迫,反而是一旁的外交部長,焦急地接過靈雪的水杯後,就急不可耐地發言。

這樣的表現讓她忍不住皺眉,卻也只能嘆氣。

朋族到底是缺乏外交磨練,可用的人才太少了。

“交易點的談判出了什麼問題嗎?”她也沒再廢話,直指正題。

“是的,靈雪大人。”由於靈雪是看着商部部長詢問,外交部長也只能看向對方:“會議現在已經進入關鍵,雖然我們願意以一些讓步來促成交易點的暫緩取消,在星空精靈加入後也算是略有成果,可這兩天,普米加西亞方面突然強硬起來。”

“哦。”靈雪心中疑惑,卻沒有表現出來:“他們是獲得什麼有利的工具了嗎?”

“正好相反。”商部部長臉色古怪:“他們宣稱自己有一隻艦隊被我方消滅,其中甚至還有一位聖堂準長老在此役中喪生。”

“證據?”靈雪心中一動,卻沒有表示,只是淡淡地詢問。

“他們只能出示一張路線圖,證明他們的艦隊與我方時空庭院船隊交匯,但之後就消失了。”

“也就是說沒有有力證據了?”

“是的。”

“可是靈雪大人。”外交部長終於忍不住發話:“雖然沒有有力證據,可普米加西亞以此對我族提出不信任,依託他們在宇宙之中的宣傳體系,假的也能成真,對我族的影響會很大,特別是我們一力建設的商業中心計劃。”

“是嗎。”靈雪放下水杯,轉頭看向窗外。

雖然空幻他們沒有向政府方面彙報那次情況,可靈雪卻還是得到了空幻的提醒。

他懷疑那支艦隊本來的目的應該不是攻擊朋族,而是爲了捕獲那位星空精靈的小公主。至於朋族,也許是順帶的,也許是普米加西亞看不順眼額外加上的,但結果都是時空庭院輕鬆幹掉了那支艦隊,讓普米加西亞方吃了個暗虧。

但現在看來,這羣人不要臉到就算丟臉也不願意吃虧的地步。

更大的問題是,謊言說了一千遍就會成真理,朋族長老院曾經的宣傳策略也是這樣。可現在,普米加西亞掌握着宇宙宣傳,而朋族處在絕對弱勢,至於星空精靈,應該會出手幫忙,可一旦這樣,朋族與星空精靈聯手對抗普米加西亞的態勢很會成形。

從普米加西亞敢於派艦隊對小公主動手就可以瞭解到,兩族的對抗已經開始趨於白熱化,這時候朋族加進去,真的好嗎?

“靈雪大人?”

“嗯,嗯?哦,抱歉,一時間走神了。”靈雪有些歉意地笑了笑。

不過她這種輕鬆的反應,顯然讓外表淡定內心緊張、外表和內心都焦急的兩位部長鬆了口氣,至少這個時候,他們的掌舵人沒有亂,這就表示偉大的朋族不會認輸。

從漫威歸來的銀河之力 “靈雪大人,您的看法是?”

“現在商業中心每日入港數量有多少,在當前宇宙中等級處於什麼位置?”向外交部長點了點頭,靈雪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而詢問商團部長。

“嗯……按照最近一個月的記錄,每日出入港飛船在300艘所有,其中商業交易的有七十艘,在宇宙中勉強算是商業中心,可也只有1級,也就是初級文明的交易混合體。” 腹黑媽咪的天才蘿莉 商團部長有些遺憾地說道。

但很意外,靈雪的表情卻很輕鬆,這完全不是那種內心緊張卻表現的輕鬆的輕鬆,而是真正的放鬆。

“很好,那麼交易點的問題,你們可以鬆口了……”

“可靈雪大人!”兩位部長齊齊心驚。

“先聽我說完。”靈雪揮手:“告訴那些人,我們將分階段取消交易點,這個過程在三年左右。不過取消交易點後,以貨易貨的價值估算,我們將交給星聯標準委員會的價值估算機構;至於商業結算,我們也將採用星空精靈的貨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應該也是星聯通用貨幣之一吧?”

“是的,大人,其地位不下於普米加西亞的貨幣。”大致明白過來的商部部長臉上浮現出微笑。

“不過這樣一來,我們是要加入星空精靈陣營了嗎?”外交部長反應也很快,雖然在外事交流上缺點能力,但怎麼說也是被挑選出來的他,基本認識還是不可能缺乏的:“現在我族的實力……”

“不,這只是一種態度和偏向。”靈雪搖頭:“在沒有與星空精靈完全簽訂結盟協議之前,我們都只能算是偏向星空精靈的文明。現在,保持這樣就好了。”

“我們朋族很特殊,我們人少,卻很強大,即便能擊敗我們也要付出難以接受的代價,還得不到多少東西。對這些高等文明而言,我們如同雞肋。所以,只要我們不主動摻和到這些普通宇宙文明的交鋒,沒誰會來招惹我們。”

“至於這次退步之後卻偏向星空精靈,就算是給普米加西亞一個甜棗後,再揮一揮大棒吧。”

“瞭解,靈雪大人。”外交部長鬆了口氣。 朋族在偉大的普米加西亞爲主體的高等文明聯合協商下,終於放棄了極端保護主義的交易點設置,這是偉大的普米加西亞星聯的勝利……大致就是這樣的報道,在空幻等人終於抵達人工星時,傳入了衆人的耳中。

如果只是這樣,而空幻又不聯絡靈雪瞭解情況的話,那麼這個班裏至少會有兩位靈神會相當不滿,以至於搞出些什麼事來。

但作爲絕對中立性質的人工星,爲整個學校學員組成的多樣性考慮,當然不會之放出充滿着普米加西亞主觀臆斷的報道。

這裏的報道風格,一般會有三種:正面、反面、絕對中立。

所以,在充滿着普米加西亞主觀報道出現的同時,也有其另外兩則報道。

剛剛加入星聯的偉大文明朋族,在星空精靈的友好協商之下,終於解決了以普米加西亞帶發起者挑起的交易點貿易保護質疑事件,並宣佈將交易點分階段取消後,採用星空精靈的貨幣作爲結算貨幣……這是星空精靈一方的輿論。

此外,還有更爲中立的宇宙論點。

它們從朋族交易點的前因後果爲出發點,近乎真實地還原了空幻當初的想法和朋族在這段時間的思考,並隨後討論了普米加西亞與朋族從友好到惡劣的轉變,以及星空精靈的趁虛而入這樣三角關係。

雖然看起來帶着點娛樂性質,但不得不說這纔算真正的中立解說。

這也讓空幻等人平靜下來的同時,也讓他們進一步端正了自己的態度:這個宇宙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

星聯的宇宙文明那麼多人,就算是一億分之一的比率出個超級天才,全宇宙也至少有比擬整個朋族數量的超級天才羣。相比起來,就算朋族全員都有翼人的五級大腦,也佔不到優勢。

“所以,看似我們退步了,可實際上我們獲得了三年的緩衝,同時還給了普米加西亞一個警告。而對方在確認我方並未完全投靠星空精靈後,也不打算再進一步惡化雙方關係,所以就不了了之呢?”

“是的。”通訊對面的靈雪等了整整十秒鐘才做出回答,這樣的延遲對於星空精靈提供的這臺宇宙通訊儀而言,已經算是不錯:“不過,普米加西亞恐怕不會真就這麼鬆懈。”

對此空幻深以爲然。

別的不說,單單普米加西亞聖堂方面,伴隨着三年前驅逐聖堂長老;三年間朋族與普米加西亞聖堂暗地交鋒;十幾天前,空幻等人以反擊海盜的名義幹掉了普米加西亞巡邏隊,還趁機解決了其中一名陰神級聖堂長老候補。

這三點,就足以讓普米加西亞將朋族視爲敵人。

所以,無論是空幻還是靈雪等人,都不會真的傻乎乎地以爲,朋族一句‘我們選擇性中立’,就會啥事不做地等着朋族發展的同時,不斷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這次交易點問題,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縮影而已。

何況,單單星空精靈小公主、未來的女皇就在朋人這裏,就注意讓普米加西亞對我方產生警惕了。

“可這樣的話,爲什麼當初靈雪你還要同意這煩人的小公主加入我們呢?”

“得大於失。”靈雪簡單地回答到。

“瞭解。”空幻也隨即點頭。

隨後關閉通訊,對於靈雪和朋族的事情,現在空幻本着放養原則不再過多插手。不過這並不妨礙他以普通朋人的身份,去考慮朋族的境況。

交易點的問題表面上看來,普米加西亞達到了目標,星空精靈得利,只有朋族被邊緣化一般,不得不放棄擁有極大優勢和潛力的國際貨幣;

但深入一點,聰明的人就會發現,朋族早就打算在必要時候取消交易點,此次談判中看似退步,卻獲得了不被幹擾的三年交易點緩衝時間,同時收穫了星空精靈的友誼,並保住了朋族的國際形象,賺的應該是朋族纔對;

可是,若是再深入一點,卻又能發現更多更重要的問題。

作爲一個剛剛加入星聯的種族,朋族缺乏輿論支持、缺乏可靠盟友支持、缺乏足夠的影響力、甚至於缺乏擴張力,這些都是朋族此次事件中直接或間接被暴露出來,而亟待彌補的缺失。

就比如此時的人工星,雖說空幻聽到了三條有關朋族的新聞,但也就這麼三條而已。

可想而知,朋族雖然自視爲個體文明加中等宇宙文明,但在廣闊的宇宙之中,似乎也並沒有多麼必不可少。

“啊,算了,不想那麼多,還是好好欣賞未來的學校吧。”揉了揉臉,空幻從窗口躍下,直接降落在別墅大門處,向已經在此準備的衆人一一點頭。

“空幻,你好慢哦。”正在試着攀爬一隻機械螞蟻,卻由於身高問題怎麼都上不去而鬱悶地接受楚玲嘲笑的靈韻,在見到空幻出現後隨即跳了過來。

“怎麼,還沒學會不用念力的活動方式嗎? 獨家婚寵:老婆,別鬧了! 這才幾十年啊。”空幻有些好笑地看了看兩個傢伙,揉了揉小靈韻的兔子耳朵。

“嗯~~”舒服地眯起眼,小靈韻享受了一會兒,抱怨到:“明明幾十年來都是用念力生活的,突然說什麼避免別人驚訝,少用念力什麼,不是太麻煩了嗎?”

“不覺得這麼好很好玩嗎?”空幻笑了笑鬆手。

“好玩?”靈韻搖頭。

“你想想啊。”空幻神神祕祕地說道:“咱們平時不表現出太特別的能力,然後在普通學生眼中,我們也就是某個宇宙文明的普通學生而已,是吧?”

“嗯。”

“可是呢,如果突然出點什麼事,我們在衆目睽睽下使用能力,那時候給人的震撼絕對大於我們現在就用能力吧?這不是很有趣嗎?”

“咦,似乎是誒!”靈韻恍然大悟。

“……”

不遠處偷聽的重寵的眼中,閃過惡作劇的神情,大概是以空幻的說法爲引子,已經開始無限擴展了。

可天知道,空幻的實際意圖絕對不是這樣的。

他只不過是不想讓朋族太過高調,同時也是讓班級中這些習慣了念力的傢伙,嘗試着將注意力從無時無刻的依賴中收回來,以享受一下普通人的日子,避免與普通人偏離太大而已。當然,這也許是有些想當然了,所以他並未強制要求。

可現在看來,大家還是挺認同他的意見。

“哼,無聊的想法。”唯三不能使用念力,唯一敢於對空幻大吼大叫的莉雅公主,不屑地冷哼着。

“哼哼,某個被大家教了整整一個月,纔剛剛感受到精神力存在的傢伙,就在一旁羨慕嫉妒恨吧,哦呵呵呵呵。”重寵在一旁開始釋放嘲諷技能。

“你說什麼,這個世界又不是會點精神力就多麼了不起,讓你教咱是你的榮幸!”

“哼,不就是個公主嘛!”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