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可惜,老闆來了。

0

和老闆比起來,這個曹漢就是個屁。

因此,龍文南才有底氣說出這番話。

「就憑你們也想扳倒曹老大?」

工作人員直搖頭,只當龍文南是吹牛比。

「奉勸你們一句,這種話,當着我們說也就算了,在外面,還是請管住嘴,要是讓曹老大的小弟聽見了,你們會挨收拾的。」

工作人員可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心實意的規勸。

每年都有幾個不開眼的,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曹老大的壞話,那些話傳到曹老大小弟的耳朵里,結果,無一例外的,都挨收拾了。

「收拾我們?」

龍文南不屑的笑了起來。

「我還正想去收拾他們呢。」

「能告訴我們,那個叫謝華強的,他住在那兒嗎?」

工作人員本以為龍文南就是吹牛過過嘴癮,但看這架勢,他們知道,龍文南是認真的。

「謝華強,那可是當街砍死過人的主,放眼全省,無人敢招惹,黑白兩道的見了他,都得叫一聲強哥好。」

「不來找你就算你走遠了,你居然還想主動去找他,你這樣做,會死得很慘的。」

工作人員苦口婆心的規勸道。

知道龍文南幾人是外地人,無知者無畏。

但看在收了他們錢的份上,工作人員慈悲為懷,盡量的阻止其去送人頭。

殊不知,他們高估了謝華強,也遠遠低估了龍文南。

「放心,我絕不會有事的。」

「碰上了我們,是那個叫謝華強的倒霉。」

龍文南說道。

見龍文南很是頭鐵,怎麼說都說不通,工作人員也就沒有再浪費時間繼續規勸,把謝華強的地址告訴了龍文南。

得到地址,龍文南看向江山,等待着江山的指示。

「去吧,像這樣的毒瘤,無論和我們有沒有關係,都應該拔除!」「蘇白呢,都出去那麼久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別是沒找到洗手間。」與母親說了會兒話,姜寒酥拿出手機一看,發現蘇白已經出去快一個小時了,不由得有些擔心。

至於蘇白提前離開是不可能的,如果提前離開,肯定給她打電話了。

「媽,我出去找找他去。」姜寒酥道。

「去吧,另外找到了就

《從2012開始》第二百九十一章電影「少爺!裏面有東西!」

又一名「問路的石頭」丟了進去,很快又完好無損地跑了出來,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臉上掛着激動的神情。

三大家族領隊相互對視一眼,明顯鬆了一口氣,再吞下去,他們家底子就要被折騰沒了。

不過他們沒有急於衝進去搶東西,而是同時看向蕭風。

剛才那

《穿越斗破名叫蕭風》第兩百一十五章利益分配 劉龍目色陡然一變,看向郭生連忙問道:「醫生…..有…有幾天時間?截肢的最……最晚期限是多久?」

「越快越好,最好立即截肢,最晚……也不要超過明天正午!」

郭生搖頭道。

他知道劉龍想的是什麼,他解決不了,那就找一個能解決的醫術。

但……時間真的太緊了。

說是明天,但今天已經傍晚,頂多也只有十幾個小時的時間。

而這段時間,想找一個比他醫術還高的醫生,不太現實。

他也知道劉龍不甘心,因為他也不甘心,畢竟劉小婉才十六歲,正是青春時節。

這個年齡截肢,對於一個小姑娘而言,無疑是巨大的打擊,甚至極有可能患上抑鬱症,有極大的自殺傾向。

可……他實在是無能為力。

郭生的搖頭,讓劉龍目色劇變,他指著沐凡便是厲道:「你聽到了吧,我給你半天時間,半天!如果你能找到醫生並治好我妹妹的病,別說合作,便是我劉龍以你為首都行!」

「但若是找不到,不單單合作你不用想,便是你沐家,我劉龍也絕不會放過!」

沐凡目色微變。

這句話的分量,也許別人不清楚,但他卻無比清楚。

劉龍雖然只是江城地下一個大佬,也許地位還沒有沐家大,但劉龍的背後,卻是劉家!江南劉家!就在各方心事重重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劉小婉細而長的眉毛微微顫了下。

劉小婉其實已經醒了,但在聽到郭生的話后,她不敢睜開眼睛。

因為她怕她一睜開眼睛,就要面對被截肢的命運。

她心底甚至已經開始祈禱,懇求有人可以救她。

只要誰能救她,她願意嫁給那個人。

要是……救她的那個人不是太老…太丑,那就更好了……這時,葉秋和林雅然終於姍姍來遲。

一把推開病房門。

他們便感受到病房內那股凝重的氣氛。

林雅然目色變了變,因為她看到了劉龍,劉龍守在病床前,顯然,事情不一般。

而入房的葉秋,視線則落在了劉小婉的身上,眼裡掠過一抹訝然。

「這是……」

看到葉秋,沐凡則連忙迎了過來。

葉秋點了點頭,沒有與沐凡交談,而是直接來到了病床前。

他不敢確定他的猜想是不是正確,所以他要把脈確定。

只是,才剛伸手,劉龍一把將他手給拍掉!「你是誰?要幹什麼!?」

劉龍厲聲呵斥,目光死死的盯著葉秋,一副老鷹護崽的神色。

葉秋無奈道:「看看她的病情,沒準我可以治。」

這話一落,屋內諸人一愣。

「沒準你可以治?你是醫生?」

劉龍率先質問,劉小婉是他的妹妹,所以即便再著急,他也不會亂尋醫,不然有希望都會變成沒希望。

「也許…..算是吧。」

葉秋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說真的,他也不知道他究竟算不算醫生,醫神的技能妙手回春他獲得了,按照說明,絕症他都可以治,算是一個醫生。

但,他並沒有行醫資格證,沒有資格證的證明,他也不算是一個醫生,他這話一出,屋內眾人皆是微微皺眉。

「算是?」

郭生看了葉秋一眼,問道:「這位小兄弟,你有行醫資格證嗎?」

「沒有。」

葉秋搖了搖頭。

「那你是醫學畢業的么?」

郭生又問。

葉秋再次搖了搖頭。

「難道你還沒畢業?還在上學,你是學醫的?」

郭生再問。

葉秋還是搖頭。

「胡鬧!」

郭生眉頭蹙立,罕見厲喝了一聲。

「沒有行醫資格證,又不是學醫的,那你算什麼醫生,你這不是純種來搗亂的嗎!」

郭生脾氣一直很好,但是此刻,在這種情況下,面對這種情況,饒是他脾氣再好,也難免動怒。

「治病救人,就一定要這些么?」

葉秋笑著搖了搖頭道。

「沒有這些,你從哪學醫術?沒有醫術,你要如何知曉病人的情況?不知道病人情況,你要如何救人?」

郭生徹底怒了,看著葉秋,直接一連三問。

葉秋啞然。

這時,病房的其他醫生也是怒目而視的望來。

「醫院,不是你這種人來胡鬧的地方,趕緊滾!」

「就是,行騙也不知道看看地方,在醫院裡行騙,你以為我們都是三歲兒童?」

「快點滾,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冰冷刺耳的聲音在一眾醫生口中傳出。

林雅然目色微變,上前在葉秋耳邊悄聲說道:「你究竟會不會醫術?」

葉秋笑著沒有回答,而是走到沐凡身旁道:「是你表現的時候了。」

沐凡一愣,有些搞不清狀況。

葉秋繼續道:「人,我能救,不過,我可不能白救。」

「你不是需要劉龍的幫助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