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只能是想想,且不說能不能抓到,就算是抓到了,估計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到時候唐雪和我爸都會有危險。

0

草,這算什麼事啊。

就在這個時候,張天領着一大羣學生衝了進來。

張天大聲的衝我問:“張老師,鬼呢?”

菩堤若生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鬼你大爺,哪來的什麼鬼,做夢呢你?”我忍不住衝張天罵道。

要是沒這傢伙,哪來這麼多事,現在還二缺的帶一羣人來抓鬼。

“看什麼看,滾回去,大晚上不睡覺,想造反啊。”我衝張天他們罵道。

一共二十多個學生,他們嘰嘰喳喳的罵張天騙他們說有鬼,而張天則是手舞足蹈的描述剛纔的事情,當然,說的這些,估計是沒啥人信。

我現在心情特別不好,任誰讓人跳出來,忽然打你一拳,然後威脅你一頓,心情都不會好。

懶得搭理這羣傢伙,我直接回了寢室,躺在了牀上,思索了一會,我拿出電話,給燕北尋打了過去。

也不知道他這孫子現在在幹啥。

嘟嘟。

電話過了很久,這才接通。

剛接通,那邊吵得不像話,聽聲音好像在ktv,還有很多姑娘的聲音。

“喂喂,阿秀啊,咋了。”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那邊傳來燕北尋的聲音。

“你在幹啥呢?”我問。

“沒幹啥,抓鬼呢。”燕北尋剛說完,一個女人就在電話那頭髮嗲的說:“燕哥,誰啊,是不是你家的黃臉婆啊。”

“哎呦,哥哥我這麼年輕,像結婚的嗎。”燕北尋呵呵笑道。

我日,這傢伙生活過得很滋潤嘛。

“趕緊的,我給你說正事。”我忍不住說。

“哦,好好。”燕北尋說了沒一會,那邊才安靜了一些:“說吧,啥事。”

“我剛纔遇到東方博了。”我接着,把事情的大概經過說了一遍,最後問:“那隻厲鬼口中所謂的祕密,你知道是啥不?”

“奇門飛甲?”燕北尋聽後,安靜了一陣,才說:“東方博知道奇門飛甲的下落了?”

“我怎麼知道。”我說:“你找到幻青巨劍的下落了嗎?”

“正在找呢。”燕北尋咳嗽了一下說:“我剛這不在打探情報麼。”

“打探情報,搞到女人窩了?別告訴我你在臺灣那邊當了鴨子。”我鄙視的說,不過隨後一想,也不對,燕北尋那長相也當不成鴨子啊。

燕北尋小聲的罵道:“狗屁,你是不知道老子在臺灣有多危險,我已經大概查到那個富商的資料了,但他在臺灣勢力很大,黑白兩道通吃,就連臺灣這些行陰人,大多數也是他的手下,我現在正跟着他混呢,準備找機會偷了幻青巨劍回來。”

“你自己小心點。”我開口說道,我也沒繼續調侃他。

燕北尋的日子估計沒想象中的那麼好,就跟他說的,人家黑白兩道都有人,還有一大票會邪術的手下。

燕北尋想從他手裏搶回幻青巨劍,難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小。

“那啥,我另外告訴你一個關於奇門飛甲的事。”燕北尋說:“以前你剛入門,說出來怕丟人,所以沒告訴你。其實,奇門飛甲被祖師爺丟到了一個古墓裏。”

“繼續說。”我眉頭一皺。

“其實當時被搶走的也就只有幻青巨劍,奇門飛甲是祖師爺死後,我們這一脈的人,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我們這一脈的人,做夢都想找回奇門飛甲,但是壓根沒辦法。”燕北尋嘆了口氣說:“這麼多年了,就連奇門飛甲在哪個古墓也不知道。”

“祖師爺就沒有留下點暗號?”我忍不住問。

“留下來,早被我們取出來了。”燕北尋嘆氣說:“就是不清楚啊,沒想到東方博這小子竟然有了線索,嘿嘿。”

“笑什麼笑,奇門飛甲快被東方博拿走了,你還笑得出來?”我忍不住說,難怪當時燕北尋說奇門飛甲被別人搶走了,感情是祖師爺留下來,這麼多年下來,我們這一脈一直沒找到,說出來的確挺丟人的。

“得了吧你,真以爲奇門飛甲是大白菜,想拿就拿的?”燕北尋說:“不用着急,等我拿了幻青巨劍再說,這件事情你別管了,之後我會聯繫你的。”

說完,燕北尋就掛斷了電話。

我忍不住衝着電話罵了起來。

這孫子,估計又是哪個姑娘在叫他了,掛電話掛得這麼積極。

算了,燕北尋自己都不上心,我還操心個啥。

洗了個澡,接着躺在牀上,就睡着了過去。

……

“張老師,張老師……”

我耳邊傳來張天的聲音,迷迷糊糊的,我睜開眼睛,扭頭一看,張天竟然蹲在我的牀邊,手裏還提着一袋水果,笑嘻嘻的看着我。

保鏢媽咪:總裁爹地別賴賬 太陽穴好疼。

我揉着太陽穴,坐起來看着他問:“你小子怎麼跑我宿舍來了?”

“這不中午了,我看師父你還沒起牀,擔心師父餓着,就拿了點水果過來。”張天咧嘴笑着說。

“別瞎叫。”我接過他手裏的水果,剝開香蕉,吃了一個,然後纔拿起手機看時間。

霍,還真十二點半了。

我趕緊穿衣服起牀,下午還有課呢。

“對了師父,今天你馬子到我們班上,教我們歷史,班上那羣傢伙見師母年齡不大,一個個起鬨,還是我逮着徐志揍了一頓,那羣傢伙才安靜下來的。”張天說:“你看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就教我道術嘛。”

“我馬子?誰啊?”我奇怪的問。

“劉曦,劉老師啊。”張天豎起大拇指說:“真不愧是我師父,能找到這麼漂亮的妞。”

我衝着他腦袋就拍了上去罵道:“別叫我師父。”

“別啊師父。”張天死皮賴臉的湊上來說:“要不是我今天在,師母得被徐志欺負得夠嗆。”

“怎麼了?”我問。

“今天師母穿得跟天仙一樣……”

“別拍馬屁,直接說過程。”我說道。

張天哦了一聲說:“也沒啥,徐志看到師母漂亮,想摸她屁股,當然,有我這個帥氣的徒弟在,怎麼可能讓他得逞,當時就拽起他,狂抽了他倆大耳巴子,把他小子打得一愣一愣的。”

張天一臉驕傲的說:“真以爲天哥我從良了,七班就是他的地盤一樣,我收拾他,不就跟玩一樣麼。”

我一聽,也生氣起來,深吸了口氣問:“徐志真這麼囂張?”

“比我說的可囂張多了。”張天點點頭。r1148 張天的話說完,我也懶得洗漱了,直接走出宿舍。

“師父,你去哪啊?”張天在後面問。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說:“找徐志。”

“我給師父你帶路,等會我幫你把他綁起來,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張天狗腿子一樣的在前面帶路。

很快我倆就走到班門口。

還沒走進門,就聽到裏面徐志的聲音。

“媽的,張天那孫子也不知道這幾天發什麼瘋,欺負到老子頭上來了,真以爲校長是他爹就怎麼樣,那個叫劉曦的婊子不是裝純嗎,明天老子就叫人綁了她,帶出去慢慢玩……”

我推開門,看到徐志翹着二郎腿坐在自己椅子上,衝旁邊的兩個同學吹牛呢。

張天挽袖子就準備上了,我拉住他,對徐志說:“徐志是吧?你出來一下。”

“哎呦,這不是張老師嗎? 邪王寵妻:囂張大小姐 聽說那個剛來的劉曦老師是你女朋友是吧?你可得看好,搞不好明天就讓人綁了。”徐志笑呵呵的看着我說:“怎麼,想打我?小心我讓人把你也給綁了。”

“揍他。”我實在是有些忍不了了,這些學生哪來這麼囂張的。

當時我們雖然調,但也不至於囂張成這樣吧?

張天早就想衝上去揍他了,一聽我的話,衝上去,按住徐志就一頓打,我也懶得下手打他。

打了五分鐘,徐志早變成一個豬頭,然後讓倆人扶着去醫務室了。

張天打完走到我面前,笑道:“師父,咋樣,我這徒弟收得不虧吧,戰鬥力這麼爆表。”

“這徐志是什麼來歷?”我看着徐志的背影問。

“他啊?老爹以前是我們這混道上的,現在洗白了,當了個什麼商人,不過依然能找到一些混子惹事。”說到這,張天有些尷尬的說:“上次我找的那個龍哥,就是他老爹的小弟。”

之前我花錢找人的事情,早就傳開了,我給校長說了後,當時很多老師說我是混社會的,要開除我,然後校長給他們解釋。

接着這些老師又給自己的學生解釋,所以學校裏面基本上都知道當時我是花錢請的那些人。

“師父,我建議這幾天你跟着師母。”張天對我說。

我眉頭一挑問:“你認爲他說要綁了劉曦是真的?”

“恩。”張天點點頭:“以前他初中就幹過這種事情,綁過一個女學生,第二天才帶回來,後來人家老爹花錢擺平的。”

“這種事情,警察不管嗎?”我看着張天問。

“當然管,但是人家老爹給被害者家錢,被害者的家屬就算鬧,也沒直接來一大筆錢划算啊。”張天說。

我聽了張天的話後,對徐志的影響一下子跌入谷底,原本我還感覺這小子只是平時調皮了一些,管一下能管好。

得了,這種人渣,老子不教了。

“讓你老爹把他開除了。”我對旁邊的張天說。

“開除?”張天小聲的說:“他父親給過我老爹一筆錢,這種事情很難辦啊,而且開除了,人家也一樣去其他學校讀書,日子一樣滋潤。”

“你去找你老爹一哭二鬧三上吊,反正不管怎麼樣,明天我不想在班上看到他,事情辦好了,我就收你做徒弟。”我說:“你自己看着辦,你要是不幫,我也有辦法把他開除掉。”

我想開除徐志的辦法很多種,但直接讓校長開除,是最方便的。

張天一聽我收他當徒弟的話,眼睛一亮,拍着胸口就保證說:“小菜一碟,放心,我馬上讓我老爹開除他。”

“還有,讓你老爹給學校的保安打個招呼,這幾天任何陌生人都不要放進來。”我說。

“好嘞。”

說完,他就往校長室跑去。

張天離開後,我站在走廊,忽然看到劉曦拿着課本往我走來。

“喂,劉曦。”我開口說。

劉曦乾笑了一下,看着我問:“怎麼了阿秀。”

“今天在我們班上鬧得不太愉快吧?”我問道。

劉曦搖搖頭:“還好,就是你這個班的學生太調了一點,沒啥事的。”

“我都聽說了,那小子讓我揍了一頓,明天就不會來學校了,另外這幾天你就待在學校,沒事多到我宿舍坐坐,別出去。”我說。

“怎麼了?”劉曦問。

“那小子說要綁了你。”我笑道。

“現在是法治社會,你電影看多了吧,別動不動就綁人好吧?”劉曦白了我一眼:“這麼嚇我,是不是想追我了啊?”

“別,我可等着你追我呢。”我說:“趕緊去上課吧,記住啊,別一個人出去,如果真要出去,叫上我。”

“恩,行。”劉曦點頭,然後就走開了。

沒過一會,張天就興沖沖的跑了回來。

他臉上還有兩個手印。

“怎麼了?你老爹沒答應,還把你打了?”我忍不住問。

張天搖搖頭,指着自己臉上的手印說:“我在門口自己抽的,進去告訴我爹,是徐志那小子乾的,你別看我老爹平時對我兇,寶貝我得很,一聽說我被徐志打了,都沒讓我開口說話,就嚷嚷着要開除徐志,哈哈。”

張天高興得很,問:“師父,什麼時候收我啊?”

“別急。”我搖搖頭。

“幹啥啊,不都說好了嗎?”張天一臉無語的對我說。

我踹了他屁股一腳:“急這兩天干啥?後天跟着我回重慶,拜過祖師爺,這纔算是我徒弟。”

張天高興得不成樣,手舞足蹈起來,就跟瘋了一樣。

那個張校長還真挺心疼張天這傢伙的,都沒用第二天,當天下午,學校方面就下達了通知,開除了徐志同學,當然也不是出師無名,公告上,徐志乾的一大串壞事,歷歷在目,隨便一條,都夠開除他了。

而第二天,我則是沒事就跟着劉曦,她在哪個教室上課,我就在門口侯着,擔心她真被人綁了,一整天,沒有等來綁她的人,學校裏面反倒是傳出一大堆的八卦。

比如我對劉曦一見鍾情之類的,各種各樣的版本。

不得不說,這羣學生有夠無聊的,成天就只知道八卦這些東西。r1148 沒出現綁架劉曦的人,也算是好事。

劉曦被我這樣的反應也是搞得奇怪,還笑話我平時電影看太多,入魔了都。

第二天,週六早上。

我睡得正迷糊呢,旁邊就傳來了張天的聲音。

“師父,師父,咋倆啥時候去拜祖師爺啊。”

我睜開眼一看,張天蹲在我旁邊期待的看着我呢。

“媽的,大清早的,嚷嚷個屁啊。”我說:“等我。”

穿戴好衣服後,我領着張天,坐着客車,回了重慶。

今天重慶的太陽異常的大,烤得我衣服都被汗水溼透,特別是這客車,空調竟然還是壞的。

下車後,如果不是怕影響市容,我都想把上衣給脫掉了。

“這鬼天氣。”我擦了擦額頭的汗漬,看了一眼旁邊的張天,這小子也滿頭大汗,但一點也沒抱怨,反而是眉頭緊皺。

“想啥呢?”我衝張天問。

張天疑惑的說:“師父,你說我跟你去看祖師爺,要不要買點水果啥的。”

“買個屁,他又吃不到,趕緊跟我走。”我扯着他的手,走出醫院後,招手攔了一輛的士,然後我倆坐車往南坪步行街趕去。

的士開了大概半個小時就到了南坪步行街,付錢後,我帶着張天往中藥鋪走。

回到中藥鋪門口,看着關得死死的大門,好久沒回來了,心裏還挺感觸的。

我打開大門,往裏面一看,裏面到處都是灰塵,髒的不行。

我眉頭死死的皺着,看着這屋子,也太髒了。

“祖師爺就在這麼。”張天好奇的往裏面看了下:“也沒啥特殊的,就是個普通的中藥鋪啊。”

“樓上樓下,把衛生全部打掃乾淨。”我衝張天說:“兩個小時內幹好,然後在這裏等我,記住,不要亂碰什麼東西,特別是二樓的那些。”

“我打掃衛生,你去幹啥啊?”張天問。

“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去見見朋友。”說完,我把要是丟給張天,轉身就走出了步行街,又打車,往觀音橋趕去。

雖然合川距離重慶也就一個小時的車程,但平時回來得也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不去見見老大他們,怎麼也說不過去。

很快我就來到了觀音橋步行街,站在奶茶店門口,裏面生意出奇的好,基本上已經爆滿了。

剛走進去,就看到艾唐唐忙碌的身影,她看到我走進來就喊道:“趕緊的,快忙死了,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