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兩團淡紅色的光芒,緩緩地圍繞著他手中的斬月奪命刀轉動了幾圈,剎那間從那把寶刀上面爆射出了一道,相當絢麗的銀白色光芒,無聲無息的將那些妖火全部吞噬了下去,同時還相當凌厲的向高空中爆射出了一道亮麗的寒光,頓時震懾的伏隱患等人為之一振。

0

那時候那頭穿山甲忽然極其陰森的說道:「臭小子,想不到你手中居然持有世間第一寶刀,斬月奪命刀,看來老夫這次還真的和你們動點真格的了。」

說完后它竟輕飄飄的飛到了半空中,目露凶光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

看著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一下子竟將怒火噴向了明復祖,董眾兵登時微怒著說道:「你們這兩個老東西不要總是亂叫喚了,現在我們既然來到了這裡,就一定要完成城主交給我們的使命。」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刷的一下子,將手中的百變鉤鐮槍向鐵臂穿山甲一揮,頓時令它和伏隱患相當警覺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工夫伏隱患忽然相當狂傲的說道:「董眾兵不是老子笑看你,現在待在你身邊的這個小崽子,可不是白樂那個小混蛋,你真的打算讓他跟著你來送死嗎?」

說話間他猛然將雙手一震,伴隨著一種亮灰色光芒在他身上閃動了一下,剎那間他竟披上了一套,將他整個身體全部保護起來的銀光閃閃的淡灰色戰甲,相當兇狠的向董眾兵和明復祖看了過去。

那時候心中也有了很大底氣的伏隱禍,嗖的一下子也騎著一頭巨大的穿山甲,走到了伏隱患的身旁,相當狂傲的說道:「你們這些小崽子真是不知死活,難不成你們認為就憑你們師徒四人,真的就能挑戰我們一族最強悍的的力量嗎?」


說話間他猛然揮刀,向明復祖劈出了一道冒著白煙的泥石流,可那時候平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團烏雲,噼里啪啦的將他那一招逆轉而上,相當詭異的打在了他們身後那些兵將身上,登時氣得他大怒道:「小崽子你竟敢又來壞老夫的好事!老夫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老夫的厲害!」

話音未落他忽然間朝著剛剛站在他對面的申有為,打出了漫天兇猛的大蜥蜴怪影,可那時候申有為忽然地喝了一聲:「斷空寂靜掌!」

話音未落忽然有一種相當強橫的力量,砰的一下子和那些怪影撞在了一起,頓時激起了一波波威力驚人的氣流,猶如一跳跳看不見的軟鞭一般,砰砰砰的打在了伏隱患等人的身上。

當時原本正在瞪視著明復祖和董眾兵的鐵臂穿山甲,忽然相當凝重的說道:「原來申氏一族的後人也來到這裡了,看來咱們這次可真得好好的玩玩了!」

說話間它猛然向董眾兵打出了一圈圈,相當詭異的鋼鐵般的爪子,與此同時還在董眾兵等人的腳下,釋放出了一大片冒著騰騰熱浪的沼澤泥石流,頓時令他們師徒幾人陷入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中。

可就在那時董眾兵猛然將他的百鍊鉤鐮槍,猶如風火輪一般呼呼呼的轉動了起來,就在伏隱患向明復祖打出了,漫天深棕色的泥石流的時候,他的神槍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圈圈,快速旋轉著的赤紅色風火,呼嘯著向鐵臂穿山甲攻擊了過去。

那時候明復祖揮刀向伏隱患劈出了,漫天銀光閃閃的半月形刀鋒,趁著他揮手抵擋的時候,忽然大喝了一聲:「召喚術,帝魂靈將!」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座相當壯觀的星羅盤,在他腳下噴射出了一陣陣陰森森的氣息,沒一會兒工夫,帝魂靈將便在一陣陣鬼哭神嚎般的怪叫聲中,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那時候正在交戰著的董眾兵和鐵臂穿山甲,在相當強橫的對了一招之後,忽然化作了兩道黑色光芒,以快打快的向遠方飛去了,而申有為和伏隱禍也在硬碰硬的對了幾招之後,忽然化作了一片白雲和一股黑煙,相互纏繞著飄向了遠方。

當時正在和伏隱禍那些手下交戰中的練寧寧,借著那冬日裡的寒風,竟越發兇猛的和那些人打在了一起,頓時和董眾兵等人,形成了四個相當慘烈的戰鬥勢力。

剛才還對明復祖相當不屑一顧的伏隱患,看著他居然召喚出了帝魂靈將,忽然相當狂傲的大笑著暴漲了一下身形,剎那間竟變成了一個,足足高出了帝魂靈將一頭的超大型巨人,而那時候他和明復祖腳下的土地,竟然變成了一片快速旋轉著的沼澤之地,一下子令帝魂靈將相當兇險的飛到了半空中。

可就在那時候伏隱患忽然大喝了一聲:「蠱毒迷魂掌!」

說話間他呼的一下子,向明復祖拍出了一片混混沌沌的淡灰色迷霧,那時候明復祖也不甘示弱的,立刻催動著帝魂靈將,張開了他那雙白骨森森的大手,砰的一下子向伏隱患拍出了一片黑乎乎的濃煙,剎那間那兩種毒氣砰的一下子撞在一起,登時令漂浮在半空中的帝魂靈將,和站在那片沼澤上面的伏隱患,居然都被對方那巨大的力量真的倒退了幾步。

就在明復祖驅使著帝魂靈將剛剛穩住了身形的時候,伏隱患忽然相當狂傲的大喝道:「小崽子你果然有點道行,剛才咱們在毒氣上沒有分出高下,現在咱們就來拼一拼掌力如何?」

說完后還沒等明復祖有所反應的時候,他猛然間向帝魂靈將拍出了四張,包裹在了一層黑乎乎的鱗甲裡面的大爪子,知道他那一招絕對不好應付的明復祖,立刻催動著帝魂靈將,又變出了一雙相當可怕的白骨打手,砰的一下子迎著伏隱患那些大手拍了過去。

可就在他們那八張大手剛剛撞在一起的一瞬間,伏隱患的胸口上忽然又暴漲出了一雙,黑乎乎的鐵甲大手,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帝魂靈將的胸口上,一下子震得隱藏在裡面的明復祖狂噴了一口鮮血,受傷不輕的和帝魂靈將倒退了幾步,登時氣得他大罵道:「老東西,你竟敢暗算老子!」

說完后他又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登時感覺到自己的真元似乎受了些損傷。

可那時候伏隱患卻相當狂傲的說道:「小崽子那可怪不得我,只能怨你自己臨敵經驗不足罷了!現在我就再讓你長長見識!」

說完后他猛然將身體一晃,頓時在他們腳下的那片沼澤里,冒出了數百條黑乎乎的大蟒蛇,目露凶光獠牙大張的向帝魂靈將捲動了過去,緊接著在他們周圍竟然冒出了騰騰的白色熱浪,化作了一片片的濃霧,相當詭異的圍繞著帝魂靈將旋轉了起來。

那時候盛怒之下的明復祖,猛地將他那雙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一瞪,驅使著帝魂靈將刷的一下子,拔出了他腰間的那把大黑刀,相當狂猛的朝著,他在那些濃霧中看到的伏隱患的影子劈了過去,伴隨著一陣陣噹噹噹噹的金屬撞擊的聲音,不斷的傳出的時候,伏隱患忽然大罵了一句:「小兔崽子,看來你的那雙可惡的百靈之眼,還真的有點邪門,在老子的迷魂白霧中竟然還能看到老子的行蹤。」

說話間他忽然飄向了遠方。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立刻催動著帝魂靈將,揮刀向他的左側劈了過去,剎那間將已經攻擊到了他們面前的那些大蟒蛇,劈成了碎片。

可就在那時候,他們周圍忽然冒出了一連串滾燙滾燙的泥石流,轟隆隆的向他們打了過去,那時候明復祖猛然低喝了一聲:「火珠連環暴!」

說話間從帝魂靈將的雙眼上,忽然向他周圍爆射出了一圈血紅色的光環,剎那間那些光環竟變成了一顆顆,人頭般大小的赤紅色烈焰珠子,轟隆隆的爆炸了開來,就在剛剛撲到了他們身後的伏隱患,向他們打出了一道陰森森的爪影的時候,那些烈焰珠子,竟然硬生生的將他炸的連翻了好幾個跟頭,才相當兇險的躲開了一劫。

想不到明復祖一個小娃娃,居然會有那麼大本事的伏隱患登時相當惱火的怒喝道:「小崽子,老子可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啊!」

說完后他猛然間雙手一震,剎那間向帝魂靈將拍出了兩圈,高速旋轉著的深棕色泥石流,一下子猶如兩條大旋風一般,呼嘯著向他攻擊了過去,那時候明復祖呼的一下子催動著帝魂靈將,迎著那兩圈泥石流,拍出了兩條快速旋轉著的赤紅色烈焰團,可剎那間他又揮刀向伏隱患,劈出了一道威力驚人的亮銀色刀鋒,恰巧和伏隱患剛剛打向他們的一座小山,轟隆的撞在了一起,頓時震得石屑翻飛火焰四射了起來。

那時候看著自己的偷襲居然也被明復祖化解了,伏隱患一下子怒喝了一聲:「泥漿猛獸!」


說話間在他身後,忽然出現了幾頭體型巨大的爛泥怪獸,一遍哇哇哇的怪叫著,一邊揮動著它們手中的鬼頭大刀,異常勇猛的向地魂靈將打出了一道道,氣勢磅礴的泥石流瀑布,登時將帝魂靈將打的左躲右閃了起來。

可沒幾下間明復祖忽然驅使著帝魂靈將,飛到了那些傢伙的頭頂上,相當兇狠的大喝了一句:「四方火焰骷髏!」

說話間他猛然驅使著帝魂靈將,揮刀向那些大怪物劈出了四顆,猶如磨盤般大小的赤紅色骷髏頭,呼嘯著圍繞著它們旋轉了起來,就在那些傢伙即將撲倒他們面前的時候,那四顆骷髏頭忽然向它們噴出了四條,威力驚人的赤紅色火焰,頓時燒的它們化成了一塊塊的泥土,啪啪啪的爆炸開了。

可就在那時候,伏隱患竟然出現在了帝魂靈將的身後,刷的一下子向他打出了一張巨大的黑色爪子,砰的一下子又一次偷襲成功的,將明復祖和帝魂靈將打的晃動了幾下,一下子氣的明復祖怒喝道:「好你個卑鄙無恥的東西,竟敢屢次偷襲老子!」

說話間他猛然將他的那雙百靈之眼,變成了一雙逆時針旋轉著的梅花形狀的眼睛,剎那間在帝魂靈將的身上,忽然冒出了一片淡紫色的火焰,呼的一下子向伏隱患燒了過去。

可就在剎那間,伏隱患的身上忽然冒出了一圈圈深棕色的泥石流,轟隆隆的將那些火焰全部沖向了遠方,而且他趁著帝魂靈將轉身的時候,嗖的一下子向他打出了幾條猶如鋼鞭一般的怪影子,迫使明復祖在重傷之下,不得不快速的催動著帝魂靈將,揮刀迎擊了上去。

但就在他的黑刀剛剛提起來的一瞬間,那些怪影忽然竟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和伏隱患前後夾擊的,向他們打過去的一顆深棕色的泥石流骷髏頭,兇狠的向他們打了過去。

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明復祖猛然催動出了一道相當壯觀的赤紅色真元,頓時在帝魂靈將外面,出現了一顆相當巨大的赤紅色骷髏頭,在將他們穩穩的保護在裡面的同時,還呼的一下子向伏隱患噴出了一片火海,剎那間將他逼退到了遠方。

可就在那時候剛剛將那些泥石流大怪物,全部燒成了土灰的那四顆骷髏頭,忽然出現在了伏隱患的周圍,更加瘋狂地圍繞著他噴出了一條條兇猛的火舌,一下子燒的他發出了幾聲悶哼。

可沒一會兒工夫伏隱患忽然大喝了一聲:「地爆泥泉!」

說話間他猛然將雙手一攥,轟隆的一下子在他的腳下,竟然冒出了一座相當壯觀的泥石流噴泉,異常猛烈的向那些骷髏頭,爆射出了一道道威力驚人的泥石流,剎那間將它們全部打成了一堆堆碎片。

想不到伏隱患在那種攻擊下,居然還有反擊能力的明復祖,趁著他還沒有移動身體的時候,猛然向他揮刀劈出了一道,威力驚人的亮黑色骷髏頭刀鋒,頓時將他打的噴出了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可剎那間帝魂靈將那巨大的身體,也因為明復祖身受重傷,變得晃晃悠悠的墜到了地面上,就在伏隱患剛剛穩住了身形,他竟然嗖的一下子化作了一道黑光消失不見了。

當時抓住了那個時機的伏隱患,猛然間狂笑著向明復祖撲了過去,砰的一下子向他打出了一招極其陰損的爪力,雖然那時候明復祖迅速的揮動著斬月奪命刀迎了上去,卻還是被他那一招打的,撞向了遠處的一座小山峰上。

當時正在交戰著的董眾兵等人,看到了那番情形之後,臉色一下子大變了起來。 面對著明復祖的落敗,練寧寧一下子捨棄了正在和她交戰著的那些兵將,嗖的一下子衝到了明復祖的身旁,回身一劍向攻擊到了他們不遠處的伏隱患,打出了一座厚厚的大冰牆,砰的一下子將他砸在了下面,可眨眼間他竟從地底下,狂笑著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時候雖然申有為也很想過去查看一下明復祖的傷勢,可無奈和他卻被伏隱禍死死的纏住了,根本脫不開身。

就在那危急時刻正在和鐵臂穿山甲交戰著的董眾兵,猛然向它刺出了幾道相當凌厲的金光之後,忽然化作了一道狂風出現在了伏隱患身後,就在他意識到不妙剛要逃走的時候,卻被董眾兵碰的一記重拳,打向了朝他追過去的鐵臂穿山甲身上,頓時受傷不輕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那時候想不到董眾兵在和自己交戰的時候,居然膽敢扔下自己,突然向伏隱患大下殺手的鐵臂穿山甲,一下子惱火的喝道:「董眾兵你個小崽子,難不成本尊和你交戰,還降低了你的身份不成?居然膽敢舍下老子,來偷襲這個不成氣候的東西,你是不是太狂妄了!」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看了那番情形,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一下子,又暴怒著向董眾兵大罵了起來,可那時候董眾兵似乎對他們那些話根本沒有理會,在相當威嚴的向董總兵說了句:「好好療傷調息,為師來領教領教,這兩個不可一世的傢伙到底有多大斤兩!」

說完后就在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向他們打出了漫天滾燙的泥石流的時候,他猛然間向他們打出了漫天淡藍色的拳風,和一大片金光閃閃的力槍的影子,剎那間將他們逼向了遠方。

想不到董眾兵在面對自己兩位超級高手的時候,居然還能施展出那麼強橫的招數,伏隱患登時暴怒這大喝了一聲:「董眾兵你納命來!」

說完后他呼的一下子化作了,一灘黑乎乎的泥石流墜到了地面上,就在鐵臂穿山甲向董眾兵,砰砰砰的打出了十來顆深灰色的毒氣骷髏頭的時候,那片泥石流竟然呼呼呼的向董眾兵噴出了一條條,相當詭異的深黑色大蛇,剎那間令他陷入到了上下夾擊的危險境地。

可就在那一瞬間,董眾兵忽然將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胸前一束,低喝了一聲:「烽火連綿!」

說話間伴隨著一道赤紅色的真元,從他的手指尖爆發出去的一瞬間,在他的周圍忽然呼的一下子出現了一條,怒吼著的赤紅色風火烈焰旋風,呼嘯著將那些大蛇和骷髏頭,全部燒了個不見蹤影。

可就在那時候忽然出現在了他身後的伏隱患,猛然間向他打出了一連串威力驚人的鬼手,在一陣陣帶灰色的毒霧包裹下,嗖嗖嗖的攻擊到了他的身後,與此同時鐵臂穿山甲忽然甩動著他那條粗壯的尾巴,猶如一條軟鞭一般,嗖嗖嗖的向董眾兵掃了過去。

就在那些招數即將打中自己的時候,董眾兵忽然化作了一陣狂風,從它們的夾縫中飛到了一旁,轟隆的一下子,竟令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猶如自相殘殺一般撞在了一起,登時氣得他們哇哇怪叫了起來。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忽然相當鄙視的說道:「老東西們你們可不要忘了,我可是白樂的師兄,他會的那些東西我雖然平時不使用,卻並不代表我永遠不使用!」

說完后他猛然揮槍嗖的一下子,向伏隱患大過去了一條烈焰,登時燒的他慘叫了一聲退到了一旁,可眨眼間又被一陣怪風牢牢地困在了裡面。 看著董眾兵對自己展開的那幾近戲耍般的攻擊,鐵臂穿山甲一下子暴怒著大喝了一句:「小兔崽子你找死!」

說話間它猛地一下子重重的墜到了地面上,頓時在它的腳下出現了一大片,冒著滾滾濃煙的黑色沼澤,轟隆隆的向董眾兵爆射出了,漫天人頭般大小的泥石流,和一圈圈惡臭至極的黑色毒氣。

那時候強行從那陣狂風中衝出去的伏隱患,趁著董眾兵出拳應對著那些攻擊的時候,刷的一下子飛到了他的頭頂上,不停地揮手向他打出了一顆顆,猶如小山般大小的亮白色爪影,和那片沼澤里上下夾擊著向他攻擊了起來。

而鐵臂穿山甲趁著董眾兵將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應對那些招數上的時候,忽然轉身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轟隆的一下子向他打出了數十條鋼鐵手臂,剎那間竟將他逼到了絕死的境地中。

可就在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以為他們那時候肯定能將董眾兵打成重傷的時候,卻聽他猛然暴喝了一聲:「水火連遁,雙龍大旋轉!」

剎那間在他的周圍忽然竟出現了一條,冒著熊熊烈焰的赤紅色火龍,和一條噴洒著滔天大水的淡藍色水龍,極為狂猛的在那裡翻騰了起來,剎那間不但將,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攻擊他的那些招數全部化解了,而且還相當兇猛的,分別向他們捲動了過去,頓時伏隱患就被那條水龍捲到了天際,而鐵臂穿山甲竟被那條火龍燒的渾身滾燙著甩在了地面上,砰的一下子砸出了一個十餘里的大坑,縱然沒有受到重創,卻著實打的它慘叫了幾聲。

片刻間在那兩條猛龍消失之後,伏隱患經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重重的砸在了鐵臂穿山甲附近的地面上,砰的一下子又砸出了一個足有五六里方圓的大坑,雖然他的周身上下都被一層相當渾厚的盔甲保護著呢,卻也被摔得噴出了幾口鮮血,慘叫了起來。

那時候董眾兵忽然出現在了他們的上方,滿含殺意的說道:「現在你們還想反抗嗎?」

面對著他那霸道的威嚴鐵臂穿山甲,忽然大怒著說道:「不可能的,這絕對不可能!本座絕不相信咱們僅僅二十年沒見,你董眾兵的功力居然已經高到了這種境地,這絕對不可能!」

說話間它砰的一下子飛到了半空中,相當兇狠的向董眾兵登時了過去,與此同時伏隱患也走到了董眾兵的身體下面,怒氣中燒的大吼道:「小兔崽子,是不是東方聖那老死鬼在臨死之前,又傳給了你什麼厲害發力了,要不然縱然你董眾兵有天大的造化,也不可能在二十年的時間裡,就能夠練成這麼高深的法力,一個人和我們兩位大戰了這麼多招,居然還佔盡了上風,這結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完后他猛然向地面上拍出了一圈圈冒著滾滾毒氣,且相當碩大的泥石流大坑,頓時令董眾兵有所警覺地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但他那時候卻依舊相當霸氣的說道:「我師父乃一代戰神,身為他的徒弟的我雖然連他的千分之一也及不過,不過要對付你們這兩個不成氣候的東西,還是飛不了多大力氣的!」

說完后他便氣勢逼人的,向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瞪視了過去。 董眾兵那番義正言辭的話剛說完,鐵臂穿山甲猛然怒喝了一句:「你個不知死活的小崽子,太狂妄了!」

與此同時伏隱患一極其陰森的怒喝了一句:「現在老子就讓你知道知道,我們穿山甲一族的利害!」

說完后他趁著鐵臂穿山甲向董眾兵,打出了一大片魔毒烏鴉的時候,忽然將雙手在胸前快速捏了幾個法訣,伴隨著一圈深棕色的星羅盤,迅速的在他腳下爆射出去的一瞬間,他的頭頂上竟然出現了一圈圈,環環相扣著的暗紅色圓圈,圍繞著他上下翻飛的轉動了幾圈之後,竟嗖嗖嗖嗖的飄落到了,他剛才打出的那幾圈泥石流大坑中。

當時正在和鐵臂穿山甲大戰著的董眾兵,看到了那一情況,登時在心中暗叫了一聲「不好!」

可轉瞬間那些大坑竟然全部消失了,但那時候鐵臂穿山甲卻呼嘯著,向他打出了一道,猶如小山一般的亮黑色掌影,砰的一下子將他打了一個趔趄,險險的轉動了幾圈在將那些勁道全部化解了。

但就在他的身形還沒有穩住的時候,正在施術的伏隱患忽然暴喝了一聲:「循跡暗殺泥潭,動!」

說完后他竟然化作了一灘黑泥,快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下,也就是在那時候,鐵臂穿山甲忽然跳到了董眾兵的頭頂上,相當詭異的大喝了一聲:「暗殺隱蹤!」

說完后它竟然也嗖的一下子消失了。

那時候董眾兵儘管立刻將他的靈識擴散了出去,去還是無法准去的探查到,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任何的行蹤,而且他又沒有明復祖和萬劫甚至是真真那種,可以在任何情況下,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事物的瞳術,是以一時間他不僅相當謹慎了起來。


就在他仔細的尋找著那兩個傢伙的蹤跡的時候,忽然有一座足有丈許方圓的大泥潭,出現在了他的腳下,砰的一下子向他爆射出了一顆,相當碩大的深棕色骷髏頭泥石流,與此同時在他的頭頂上,猛地一下子出現了一張,足有三四丈大小的亮黑色大手掌,和那顆骷髏頭上下夾擊的向他打了過去,逼得他不得不化作了一陣清風飄向了遠方,不過很顯然他那樣做就是輸了一招。

但就在他剛剛在半空中穩住了身形,想要繼續探查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的行蹤的時候,在他的腳下竟然又出現了一座大泥潭,砰的一下子冒出了數十顆黑乎乎的劇毒骷髏頭,和突然出現在他頭頂上的那張巨大的黑手掌,上下夾擊的打向了他,登時弄得他,不得不在一次化作了一陣清風躲開了。

可接下來一連十餘次,只要是他的身形剛剛顯現出來,那些大手掌和泥潭就如影隨形的出現在了他的上下,弄得他不得不在一次變換身形逃到了另一個地方,不覺間就讓他相當惱火了起來。

就在他再一次躲過了那些攻擊,飄到了一旁穩住了身形的時候,那一次他卻沒有躲開,那些泥漿骷髏頭和那張大手的攻擊,反而迅捷異常的揮槍,向它們打出了兩團赤紅色的烈焰求,轟隆的一下子將它們連同他自己炸的消失不見了。

那時候正在遠處一邊療傷一邊看著他們的明復祖,登時皺緊了眉頭。

可就在那一瞬間董眾兵忽然出現在了一座小山峰上,就在那些泥潭還有那張大手還沒有出現的時候,他忽然用左手快速的捏了幾個相當奇特的法訣,伴隨著一片淡藍色的光芒環繞著他轉動了幾圈之後,在他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三顆,猶如超大型蝌蚪一般的淡藍色光球,慢慢的旋轉了起來,眨眼間彙集成了一面相當壯觀的淡藍色星羅盤。


也就是在那時候,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但轉瞬間它們竟被,出現在董眾兵前後兩面的那兩座,相當壯觀的淡藍色的星羅盤,分別吸了過去,快速的被出現在他們上面的六顆,由內而外快速旋轉著的,淡藍色蝌蚪形狀的光球,轟隆隆的打成了一片的飛灰。

那時候董眾兵忽然暴喝了一聲:「三元正氣風火,動!」

剎那間那兩座星羅大陣竟然圍繞著他快速的旋轉著,不斷地將出現在他頭頂上的那張大手,和出現在了他腳下的那座泥潭,分別吸到了裡面,砰砰砰砰的打成了漫天的飛灰,而且伴隨著那些泥潭和那些大手的增多,那兩座星羅盤也快速的膨脹了起來。

沒過多久剛才隱去了身形的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竟然相當狼狽的出現在了董眾兵的不遠處,而那時候董眾兵周圍的那些星羅盤,竟化作了一點點的藍色光芒慢慢地消失了。

看著董總兵那副鎮定自若的樣子,鐵臂穿山甲忽然大怒著說道:「小崽子看來你的法力的確增進了不少,這短短的二十年不見,你居然超越了以往,只能夠施展出一座三元正氣風火的能力,施展出了這麼完美的三元正氣風火,如果現在白樂那混蛋和你在一塊,你們倆同時施展出三元風火大法的話,老夫肯定會被你們打的,只有招架之力而無還手之能的。」

說完后它稍微調息了一下,忽然揮動著它那對堅硬的大爪子,砰的一下子向董眾兵硬碰硬的打了過去,連一點其他花哨的法力也沒有使用,而那時候站在它身旁的伏隱患,嗖的一下子轉到了董眾兵的身後,剛猛兇狠的揮手和他硬拼了起來。

面對著他們兩大高手向自己前後夾擊,董眾兵也不敢託大,嗖的一下子揮動著手中的百鍊鉤鐮槍,叮叮噹噹的和他們硬碰硬的打了起來。

儘管在前幾天董眾兵曾用他的神槍,刺透了三長老和四長老那兩頭穿山甲身上的甲克,可在它打在了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身上的時候,除了能夠打出一些火花以外,根本就傷害不了他們分毫,一時間他不禁極其謹慎了起來。 就在董眾兵和鐵臂穿山甲與伏隱患大戰著的時候,當時距離他們幾十里開外的申有為,也正在和伏隱禍大戰著呢!

而那時候練寧寧看了看那些,已經被她打怕了的大蜥蜴和那些兵將,在看到了董眾兵等人那超強的法力之後,竟然發瘋一般的逃命去了,一時間便專心致志的守護在了明復祖身旁。

剎那間伏隱禍和申有為硬碰硬的對了一招之後,他們二人均被那陣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向了遠方,不過眨眼間申有為嗖的一下子,又飛身撲到了伏隱患面前,揮劍向他劈出了一線白雲,刷的一下子掃下了他一條衣帶,登時嚇得他化作了一灘爛泥墜落到了底面上。

等申有為轉過身來向下衝過去的時候,地面上忽然冒出了一座滾燙的大沼澤,而伏隱患騎著的那頭穿山甲,忽然飛身撲到了申有為的頭頂上向他砸了過去,可就在它們砰的一下子,落在了申有為頭頂上三尺左右的地方的時候,竟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硬生生的打得到了遠處的一座小山上,相當狼狽的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