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看着對方開足馬力全速地朝己方的艦隊衝來,嘴角勾起了一絲弧度:“還真有意思。傳令,啓動b計劃,外圍包抄,變陣環形戰隊。”

0

螺旋塔艦隊的變陣和地球艦船的衝擊夾在一塊,很快雙方艦船之間的距離就急劇縮短,局面開始逐漸混亂,亂戰即將開始。伊恩並不關心戰局如何,對於總指揮來說,他只需要認清大局,及時判斷,採用最有利的戰術,至於戰術的實施和具體的調整,那是下級指揮官需要做的事情。他對自己的戰術有信心,對自己的軍隊實力有信心,也對他的指揮官們有信心。所以,伊恩現在只是在戰場中尋找那架他一直掛在心上的藍白色的機甲。

混戰開始之後,機甲的作用比艦船要大得多,這也造成了很多時候艦船都不在互相攻擊,畢竟攻擊對方艦船隻能消耗對方的能量罩。艦船們都在互相搜尋對方的機甲,希望能夠出其不意幹掉一個是一個。在這樣的情況下,機師的個人能力就顯得十分重要了,被艦船正面擊中幾次,機甲的能量罩就無法再起到保護作用了。

伊恩看着藍白色機甲滿場飛奔,蘇華根本沒有在攻擊,而是在救援。每每螺旋塔的艦船找到了一個好機會瞄準一架機甲,總是會在最後一秒攻擊落空。那架藍白色的機甲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拉着戰友避過死神的追擊。

伊恩的眼中笑意更濃,這是他的蘇華,成長得真快啊。這樣的速度和對危機的判斷力,比之自己也毫不多讓。伊恩轉身朝門口走去。

“伊恩殿下,你去哪裏?”蓮生急忙把懶洋洋靠在牆上的身體拉直,緊跟在伊恩的身後。

“我去玩玩,你難道不想去嗎?”伊恩的好心情仍在持續,回話的時候臉上帶着微微的笑意。

蓮生一愣,伊恩這個冷冰冰的小子居然會笑? 寵婚夜襲:總裁前夫求放過 蓮生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艦橋的舷窗,看着這樣殘酷的戰爭場面,居然這麼開心,蓮生不禁打了個冷戰,難道還是看走眼了?這個伊恩其實是個戰爭狂?只有這種時候纔會笑?

“伊恩殿下,等等。你的身體!老大說你的身體裏那種負面的影響還沒完全消退,如果你貿然戰鬥,很可能會再次失控。失控的程度會一次比一次嚴重的……”蓮生還記着尹世紅的吩咐,趕緊阻止伊恩親自上戰場。開什麼玩笑,伊恩的失控可不是好玩的,他會把整個戰場的人一口氣殺光的。

伊恩聞言頓了頓腳步,隨即又恢復了前行。

“放心吧,這次我一定不會。”就算知道自己的身體危險,可是讓他眼睜睜看着蘇華近在眼前,卻無法接近,這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更何況,長久未能聯繫在伊恩心裏也埋下了深深的陰影,他要去看一看,在蘇華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至於失控,面對蘇華,應該能控制住吧,上次不也是聽見了蘇華的名字才恢復了一點神智的嗎。應該沒問題的吧,大概?伊恩想着也有些不確定起來。

“銀,全程監控,如果有異常,實施大電流刺激,強度爲四肢無法自由活動爲準。”伊恩暗自咬了咬牙,對銀下達了殘酷的命令。

“是的,殿下。”

得到了銀肯定的回覆,伊恩重又恢復了自信。

“蘇華,我來了。我等你給我解釋爲什麼不和我聯繫,最好你有可以說服我的理由!”

作者有話要說:本來想這章就見面的

結果交代了點東西……

不過,下一章肯定能見上

見了之後做點什麼好呢,你們有沒有什麼好建議? 晚飯後,方怡她們去公園散步,唐宋一個人開著車子穿梭過夜色。

臨近八點鐘,車子才到醫院。剛下車便見到曹醫生在兒科門口等著,旁邊還有兩個筆直的男子。

走上前,唐宋打量了一眼。曹醫生明顯憔悴了很多,也蒼老了很多。遲疑了一下,低聲道:「曹醫生,真不打算再考慮一下?」

曹醫生搖著頭嘆道:「不了,我也該靜下心了。唐醫生,他就麻煩你了。」

得到答案,唐宋暗暗嘆息起來。曹醫生終究還是死了心,沒打算留下照顧外孫,而是去軍區。

「曹醫生你放心,我會安排好。」唐宋肯定的點頭,「去了那邊,有什麼不適應,及時給我打電話,或者直接找領導。另外,想回來的時候,隨時都可以。」

曹醫生點點頭,忽然露出笑容:「唐醫生,你不用這麼感傷。我這輩子心都在中醫上,現在只不過是徹底靜下心做我該做的事。不多說,後會有期!」

看著他跟兩個居然離開,唐宋還是苦澀搖頭。說是靜下心,更多的原因應該是死了心吧。

對這世俗沒了興緻,連唯一的外孫也不管不顧,一頭扎在中醫研究中……

甩開思緒,唐宋一邊走上樓一邊打電話。

到了嬰兒室,又看到那小孩了。白白胖胖的,睡得很安詳。

出來已經有幾天,再加上他的指標都很健康,醫生已經允許進去了……

走到小床旁邊,仔細打量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先前搶救的緣故,唐宋竟然感覺有點親切。

遲疑了一下,把手放到小孩的胸口,天象之氣小心翼翼湧入他的身體。

果然不出所料,他體內還是一股力量。很神奇的力量,跟天象之氣並不一樣,應該是發生了異變。更神奇的是,不管天象之氣怎麼排斥,那股力量都不出來,就龜縮在小丹田裡。

神奇了,這股力量似乎很有靈性。搞不好等這小孩長大,他也是個超級怪胎!

等了好一會,外邊總算傳來腳步聲,隨後謝迪夫妻倆急匆匆走進來了。

「唐醫生,你讓我們來……」謝迪的話忽然停住,死死盯著小床上的孩子,兩眼放光。

謝嫂子更是渴望,眼神裡帶著無盡的母愛,同時也有些感傷。

到了年紀,自然而然就特別渴望當媽媽。只是身體的緣故,終究沒辦法做到。

唐宋深吸了口氣,輕聲道:「謝醫生,嫂子,這孩子以後跟著你們,可以么?」

這話一出,謝迪夫妻倆直接傻了,獃獃的看著他。

木了好一會,謝嫂子率先回神,略帶激動:「你,你是說,他跟著我們?」

唐宋點點頭,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嘆息著:「曹醫生他去了軍營,讓我找人家安頓。我想著,你們比較合適,所以……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把他當自己的孩子,行么?」

謝嫂子沒有回答,顫抖的走到小床旁,低頭看著熟睡的孩子,眼淚莫名的翻滾下來。

謝迪也是眼睛發紅,吞咽著口水:「唐醫生,這樣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唐宋搖頭解釋:「不會,這是經過國家特殊允許的。而且你們放心,會給你們辦理好所有的手續,只有你們知道他的身份。」

「唐醫生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他,一定會的。」謝嫂子的聲音有些哽咽,伸出顫抖的手,輕柔撫摸著孩子額頭,「他就是我兒子。」

謝迪也是堅定點頭:「對,唐醫生你放心,既然是國家交代,我們一定竭盡全力照顧好他。當然,不會過分溺愛,就跟正常家庭一樣,讓他做個普通人。如果曹醫生回來,我們也不會有什麼隔閡的。」

果真沒看錯人。

本來唐宋還擔心他們會過分溺愛,想著需要刻意提醒一下,沒想到謝迪主動提出來了。

夫妻倆真的很激動,湊在小床旁邊,兩人一聲不吭,就這麼盯著熟睡的孩子,眼淚卻莫名落下。對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恩賜,是上天對他們的可憐。

唐宋在後邊看了一會,打了一聲招呼,隨後便離開了。至於金錢上的幫助,他並沒有打算給,只是希望這孩子將來當個普通人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唐宋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渴望自己也有個孩子……

車子回到小區已經是九點多,卻見一輛黑色小車停在家門口。

走上樓,上邊很熱鬧,暮雪那白痴女總是笑得那麼大聲。到樓上,卻發現是意外大師曾雲,還有一個略顯消瘦的長發女子。

見到唐宋回來,曾雲兩人起來打了招呼。唐宋點點頭,打量了一眼那女子,輕聲道:「我們到三樓吧。」

曾雲沒敢說什麼,帶著女子跟上。三樓開著門,方雅在裡邊做研究呢。她可認真了,對醫術確實很執著。

到了房間,讓兩人坐下。唐宋又打量了一眼,問道:「最近腹痛的頻率多高?」

這話讓女子一怔,驚愕的看了一眼曾雲,確認是在問自己,這才回答:「大概三天一次,一次疼痛有十五到二十分鐘這樣子,一般不超過半個小時。」

心裡則是納悶,他怎麼知道自己有腹痛?

唐宋點著頭:「停掉現在吃的中藥吧,對你沒有意義。另外,曾雲,你需要做點事。」

曾雲雙眸迸發著精光:「這麼說,你真有辦法治?」

聳了聳肩,唐宋卻搖頭:「不一定,這病主要是看你們,不是靠我。肝腹水只是表象,真正的病因應該是肝下堵塞。我沒猜錯的話,你做夠手術,而且是很大的手術。當時肚子里有孩子,孩子應該沒保住。」

女子細眉微擰緊,不自覺暗淡下來,嘆道:「是的,已經有三年多了。從那之後,我的身體就一直很奇怪。他們說是肝腹水,可我的肚子也沒見有多大,去排的時候也沒多少。走了好多醫院,總是查不出原因。」

預料之中,這種病好多醫院都會認定是肝腹水,或者直接判定是肝腫瘤。只是折騰下來,病人卻發現自己越活越久……

想了想,唐宋抿著微笑:「葯我可以開,吃了葯之後,你不會再出現腹痛。不過想要根治,你得跟他配合。」順手指著曾雲。

曾雲一怔,不明所以的皺眉:「我需要做什麼?」

唐宋沒有急著回答,微眯著眼盯著兩人,笑容越發迷人:「你們不是情侶吧?」

這下兩人更是奇怪了,這跟是不是情侶有什麼關係? 對望了一眼,曾雲還是如實回答:「不是,她是我朋友,趙西。」

趙西補充道:「準確的說,我是他朋友的老婆。三年前我丈夫在車禍中去世了,他一直照顧我的。醫生,我這病,到底要這麼治?」

唐宋靜靜地看著兩人,眼神有些犀利,讓曾雲頗為發毛。什麼鬼情況,倒是說句話啊。

好一會,唐宋忽然站起來,淡淡的說道:「想根治,你得跟他生個孩子。」

這話一出,兩人木了,驚愕的抬頭看著他。

反應過來,曾雲跟著站起:「不是,這病怎麼跟生孩子扯上關係?再說,非要是我?」

「不一定是你。」唐宋微笑搖頭,「準確的說,任何一個處男都行。只不過,你比較純潔,估計長這麼大沒擼過,跟我一樣。」

噗!

曾雲老臉發紅,別提多尷尬。確實沒擼過,也沒跟女人發生過關係,就是這麼單純。

設計意外殺人,他是無所不能。可私底下,純潔得很,從來不會玷污自己的身體……

趙西蒼白的面頰攀上幾分紅暈,尤為尷尬:「那個,非要生孩子嗎?」

「是的!」唐宋肯定點頭,「你當時身孕狀態受傷,身體陰氣虧損非常嚴重。現在,唯一的治療辦法就是,一個純陽男跟你發生關係,並且生孩子,才有可能彌補你虧損陰氣。」

陰陽失調,孕婦生產後最容易出現,何況她是身孕期間出車禍……

趙西面頰緋紅,緊咬著嘴唇:「如果不治的話,會怎麼樣?」

唐宋聳了聳肩:「兩種可能,一,你會繼續腹痛,而且腹痛頻率加速,然後肝腹水也越來越嚴重。大概兩年左右,你的身體承受不住,崩潰,死亡。」頓了頓,豎起第二個手指,「二,你可能熬不過疼痛,疼死了。」

趙西一抽,低頭不說話了。意思是,不治就是死路一條……

曾雲相當尷尬,吞咽著口水:「就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唐宋非常果斷搖頭,然後轉身走出去,「反正辦法告訴你們了,治不治是你們的事。我去給你們開藥,你們好好商量吧。」

確實沒有,如果之前他沒破身,還有可能靠他。可惜現在不行,光靠天象之氣並不能修復趙西的虧損,必須得先天彌補才行。

先天,這兩個字真的很無奈……

去藥方配藥,約莫二十分鐘,唐宋才拎著袋子回來。兩人依舊尷尬的坐著,估計都沒敢談。

唐宋也沒管他們,把葯遞給曾云:「按照裡邊說的辦法熬藥,注意把控火候。沒什麼事,你們可以回去了。」

站起來,趙西遲疑了一下,咬著嘴唇低聲問道:「如果再有孩子,能順產嗎?」

「這個不好說,」唐宋平淡搖頭,「順產不順產,得看當時的情況。不過,你的身體並沒有影響到孩子,放心吧。」

聽得這話,趙西鬆了口氣,面頰卻越來越紅,低著頭快步下樓了。

偷偷鬆了口氣,曾雲湊到唐宋身旁低聲道:「嘿嘿,哥們,神助攻,我喜歡!」

看他屁顛屁顛走了,唐宋反倒傻眼了。這丫竟然,惦記對方很久了?

沒想到啊,純潔小青年竟然有這份黑心……

沒等多想,樓下傳來劉欣然的叫喊:「大哥哥,有人找你。是個小姐姐,走路不太方便呢。」

唐宋一抽,走下樓去了。說起來,之前讓柯小可三天之內查到自己的身份,後來去K市執行任務,他都給忘記了。回來之後,柯小可也沒見找自己,怎麼這會兒跑來了?

柯小可沒敢進來,而是在門口等著。

腿還是不太方便,站著的時候都能看得出來。而且依舊穿很寬大的衣服,看起來有點柔弱。

走到跟前,唐宋打量著她:「怎麼,查到了?」

柯小可略顯尷尬,低聲道:「我,查不到。 步步掠愛:爵爺情迷私寵 你的信息在軍方,我入侵之後,被人盯上,然後……我跟他鬥了幾天。」

唐宋額頭飄過幾道黑線,意思是棋逢對手,她就把正事給忘了?

柯小可真的很尷尬,跟那個人鬥來鬥去,他真把正事給忘記了。主要是,那個人真的很有趣,總能攔截她,然後她總是想盡一切辦法攻擊。兩人你來我往,到最後還相互發信息聊上了。

「你來找我,幾個意思?」唐宋又問道。

柯小可這才反應過來,慌忙掏出手機:「這是那個人給我的信息,他說讓我給你看。」

接過手機,卻是一張圖片。純黑的,圓形,什麼也沒有。

掃了一眼,唐宋無奈嘆道:「好吧,恭喜你,你被錄取了。」

柯小可一怔,不明所以:「錄取?」

「對,國家黑客組。」唐宋肯定點頭,「準備去京都學習吧,之後你就是國家的人了。」

黑客組,都是一群瘋子。個個都是電腦高手,生活白痴……

柯小可懵了,圓形的黑色圖案就是黑客組?這設定,也太隨便了!

吞了吞口水,柯小可又低聲道:「我,我找你其實,還有別的事。」

看她吞吞吐吐的,唐宋不由皺眉:「有什麼事乾脆點。」

抬頭看了他一眼,柯小可咬著嘴唇:「你能不能,借給我一點錢?」

唐宋愣了,奇怪的打量著她:「你要錢幹什麼?」按理說,她應該不缺生活費才對,畢竟是個黑客高手。

柯小可苦澀的嘆道:「我想得太簡單了,自從福利院出事之後,好多照顧的人都走了。我想,自己出錢請幾個工人,順便,改善一下福利院的環境。」

這倒是個問題,唐宋之前也沒在意。福利院的院長出事,其他人肯定也害怕,走人也是正常。

想著,唐宋點頭:「可以。」

柯小可驚喜異常,激動地鞠躬感激:「謝謝!」

唐宋卻搖頭:「你不用謝我,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你的一切都將給予這個國家。記住,是一切。生老病死,都不在你的掌控之內。只要還活著,你都得為這個國家著想!」

深吸了口氣,唐宋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換句話說,你得把這個國家,當做你唯一的信仰!」

看他嚴肅的表情,柯小可反倒有些不適應。遲鈍了一會,鄭重的點頭:「是,我一定會做到……」 蘇華看着眼前的形勢,並沒有衝動地四處殺敵,他堪比精密計算機一般冷靜的腦子裏沒有熱血沸騰這樣的概念,他只是冷眼旁觀着,計算着這場戰鬥最可能的走向,以期替自己謀求最大的利益。

這場戰鬥短時間內看來根本沒法結束,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一字縱隊可攻可守,變陣迅速,對方的兩側已經在逐漸地迂迴,很快就將形成一個包圍圈。身陷其中的地球軍眼看就要陷入一場苦戰。

蘇華只用了幾分鐘就準確地判斷出了目前的形勢,他很快就確定了自己的主要目標,這樣的大型戰役中,就算他再強,不做保留髮揮出全部的實力,於整個局勢也不會有天翻地覆的改變,只會使自己遭受的危險成倍增加。蘇華決定儘自己的所能,保護那些已經熱血上頭只知進攻的戰友們,最大可能地保留己方的實力。這既是收攏人心最快最好的手段,又能保證己方的戰力不會被過早過度消耗。

這纔有了伊恩看見蘇華四處飛奔救人的那一幕。其實經過了蘇華這段時間的教導,又有了真實戰爭的洗禮,地球軍的實力漲得很快,目前雙方的實力並沒有相差多少。總體來說,反而是因爲地球軍的人數衆多,而隱隱有着優勢。戰鬥進入平穩期之後,大家一開始被瘋狂的戰意衝昏了的頭腦也逐漸冷靜下來。戰場上的形勢趨於平緩,雙方又進入了拉鋸戰。

蘇華這才放下心來,微微鬆了口氣。也就是在這時,蘇華突然聽見了伊恩的聲音。

“蘇華……”

不知道對方用的是什麼頻道,很可能是近距離強行接通的,聲音並不清晰,但是這種低沉、尾音卻有些上翹的叫法令蘇華有一種全身不自在的感覺,短短的兩個字裏含着安心、責怪、興奮等種種感情,這令情感無能的蘇華無法分析。

蘇華的視野中沒有出現那個顯眼的全紅色機甲,那麼,是在身後!他迅速地旋了個身,身後也沒有,一個奇異的感覺讓他並不停頓直接朝右側轉去,果然,右手邊不到五米的地方出現了那架一看就無比囂張的全紅色機甲。蘇華微微眯起眼睛,被人窺視卻還不自知的感覺十分不好受,更何況伊恩的動作居然如此迅速,就在自己轉身的時候他應該還在身後,一瞬間就到了右側。就算是自己尚未進入同步,絲毫沒能捕捉到他的動作也是事實。這點令蘇華十分不快,實力是一切的基礎,遇見似乎遠超自己的對手,怎麼也令人舒服不起來。

伊恩也吃了一驚,他在艦橋上就看見了蘇華實力的進步,可是沒想到在自己深度改造之後他仍然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裏準確找到自己快速移動的身影。不過伊恩也只是愕然,心裏卻沒有絲毫不悅,畢竟實力越高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也就更能保護自己。蘇華的安危纔是伊恩最在乎的東西。

蘇華卻沒有想那麼多,既然是螺旋塔的人,戰場上遇到自然不會是來敘舊的,剛纔還想着對方的高手似乎都沒有出現,馬上就遇到了一個最強的對手。男人血液深處好勝鬥勇的因子被瞬間激活,蘇華二話不說直接進入同步狀態,把因爲一直救人而收了刃的激光刀轉了個向,刀刃朝外,一個側身上前,從伊恩身側用力橫劈了下去。

伊恩想過各種各樣與蘇華重逢的情景,他想過或許他會質問蘇華會解釋,或者來不及敘舊兩人就熱情四射,甚至他也曾開玩笑地想過蘇華是不是會對那段感情後悔,也許見到自己會轉頭就走,那麼自己就追唄。可是伊恩從來沒有想過蘇華會在見到他之後,一言不發就大打出手,就算這是兩軍對壘的戰場,就算是要摒棄嫌疑作作秀,那也該是在溝通了之後,總之不會是這樣一個照面就出手攻擊,用的還是恨不得致人死地的殺招。不是情人就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嗎?不是情人就是敵人了嗎?

按說蘇華儘管出手出其不意,但是畢竟離伊恩還是有一段距離,這樣的攻擊,不管發呆伊恩都能夠毫髮不傷地躲開,可是伊恩就是眼睜睜地看着蘇華一點點靠近,高高揮起的刀重重地朝自己砍下,伊恩只是微微轉了轉頭頸,讓自己能更清楚地看清對方。透過舷窗看見的是真正的蘇華,清俊的臉閉着眼用着機甲的視野,一臉的冷漠,彷彿面對的真的是一個戰場上無關緊要的敵人,只是一個普通的攻擊而已。

看着這樣的蘇華,伊恩的心裏先是愕然,再是傷心,最後浮上心頭的卻是憤怒。那股不受控制的冰冷殺意又從骨子裏開始蔓延,雙眼逐漸變得血紅。就在這時,一股刺激的電流流過伊恩的全身,一陣刺痛之後伊恩恢復了神智。伊恩知道這是銀出手了,閉上眼狠狠地搖了搖頭,蘇華真是能輕易地動搖自己,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怎麼可以就放任自己再次陷入狂亂。

伊恩忙着反抗自己身體的副作用,壓根來不及抵擋蘇華的攻擊,再次睜開眼睛,蘇華的刀刃已經近在眼前。伊恩看着仍然一臉漠然的蘇華,甚至有了一種乾脆被蘇華一刀劈死也不錯的自暴自棄想法。但是多年征戰的身體反應還是讓他在第一時間把防護能量罩開啓到最大。

可是蘇華的刀並沒有碰到伊恩緊急開啓的能量罩,刀被一個遠處飛來的閃光能量球直接擊在刀刃上,巨大的衝力擊歪了刀刃,能量球裏的充沛能量甚至把蘇華的激光刀腐蝕了,激光刀變成了扭曲的麪條,足足花了幾秒才恢復過來。

“伊恩殿下,你不會放着自己的指揮責任不管不顧,就是爲了到這裏來給敵人當靶子的吧?”蓮生笑嘻嘻地站在不遠處,手上還滴溜溜轉着另一個閃亮的能量球。

附近頻道里出現了另一個陌生的聲音,蘇華略微皺了皺眉,這個男人很強,自己面對伊恩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更何況現在看來恐怕是這兩人的夾擊。蘇華飛快地瞥了一眼戰場周圍的局勢,發現他們三人正處在包圍圈邊緣的一個空白地帶,與激戰的大部隊都隔着些許距離。蘇華轉回頭,看着面前的伊恩,剛纔自己那招毫不留情的全力一劈,伊恩居然無動於衷,這是自信自己實力過人,不把他放在眼裏,還是另有隱情。蘇華看了一眼後面雖然狀似吊兒郎當,卻全身透出警戒氣息的陌生機甲,冷靜計算的頭腦讓他更傾向於後一個答案。

既然別有隱情,那就不急着攻擊,看看情況再說。蘇華收起了攻擊手勢,隱隱戒備着,把對話頻道接到了這兩人剛纔發聲的頻率上。

“伊恩殿下,有事?”蘇華的腦子飛快地轉了轉,忽然記起曾在自己記憶裏看到自己和與眼前這個男人的種種糾纏,這才恍然大悟,再次意識到自己和他關係恐怕並不一般。蘇華暗暗有些懊惱,明明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剛纔路上還在想如何利用自己和伊恩之間的關係,卻沒料到遇到本尊的時候居然會完全忘記。

伊恩沒有馬上回話,蘇華語氣裏的疏離讓他有些心慌,似乎事態在朝着他最害怕的方向發展。不過幸好蘇華還願意與他冷靜交流,儘管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伊恩總有種感覺,這次很關鍵,如果這次不好好把握,也許自己很快就要失去蘇華了。伊恩沉默地轉頭看了眼蓮生,蓮生接收到伊恩的示意,猶豫了一會,還是退到了超短途通訊距離之外。不過手裏微微跳動的能量球又大了一些。

“蘇華?我很久沒能聯繫上你了。”伊恩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想了半天只是說出了一句事實。說完之後忽然覺得這就是自己最關心的內容,他開始期待起蘇華的回答。

蘇華的腦子轉得飛快,他知道伊恩和他之間很可能牽涉到了感情,可是他計算得再快,也不知該如何處理纔是正確的,蘇華第一次生出了手足無措之感。更何況那個危險的陌生男人並沒有走遠,一直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監視。

“主人,如果你在煩惱與伊恩殿下如何相處,我的意見是你至少可以相信他。”蘇華的身體尤其是大腦如此超負荷運轉,引起了一直密切監視蘇華情況的小鐵皮的注意,終於忍不住出了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