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看了看卉卉畫的豬,又看看梔子畫的貓,目光警惕,便伸出一隻小爪爪按住梔子的畫……

0

然後又伸出一隻小爪爪按住卉卉的畫……

「伊卡兩張都要呢!」

雖然是送給貓的禮物,但梔子還是很認真對待的。

她拿出來色板,給畫上色,伊卡是白色的大肥貓,就不用上色了,但是小蝴蝶可以上色。

卉卉圍在她身邊,看她給小蝴蝶上色,讚歎連連。

黑色、橙色、咖啡色……

一隻斑斕美麗的小蝴蝶就出現在了紙上,落在白色的貓咪腦袋上,於是整張畫便都像是有了斑斕的色彩一樣。

「姐姐你學畫畫多久了啊?」

「唔,小時候就開始畫了,不過也沒怎麼學啦,就是自己慢慢畫,然後畫了十多年了。」

「十多年!」

元卉掰著手指頭數了數,都有兩三個她這麼多了。

「姐姐你真厲害。」

「為什麼這麼說?」

元卉就說了啊,雖然哥哥不在這,但還是湊到梔子姐姐的耳邊小聲告訴她:「我哥哥超喜歡你的!每天都在說你,然後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他啊,但他就喜歡你!」

小蘿莉甜甜的口氣吹到梔子的耳垂上,讓她微微紅了臉。

於是她也小聲地問道:「那、那他為什麼喜歡我啊……」

「不知道呢,不過我也很喜歡姐姐你。」

「那卉卉為什麼喜歡姐姐呢……」

「因為姐姐你長得超漂亮啊!」

元卉同學很誠實地說道:「我最喜歡漂亮的姐姐了,而且姐姐你又會畫畫,我和喬三三都喜歡畫畫,我們經常在課本上畫畫的。」

如果一個女生問男生你為什麼喜歡我,男生說因為你漂亮,難免會讓女生覺得膚淺,但一個小朋友說因為你漂亮,所以超級喜歡你,就會感覺心裡像摻了蜜一樣甜。

女配她成了大佬 元卉又小聲問道:「姐姐,你會變成我妹妹嗎?」

梔子:「?」

元卉就一本正經地給梔子科普了一番,然後有些可惜地說道:「我原來也是哥哥的女朋友呢,然後就變成他妹妹了……」

許南梔被她逗笑了,憋著笑意有些難受,便問道:「那你是想當你哥哥女朋友還是當妹妹啊?」

元卉苦思冥想好一會兒,還是決定當妹妹吧,畢竟她已經有喜歡的貓了。

在這般的相處之下,梔子和卉卉的關係迅速地拉近,兄妹兩都有這種魔力,男女通殺,無視年齡階層。

「姐姐,你是不是經常不開心啊?」

不要看元卉總是大大咧咧的,因為自小就是在被照顧情緒的環境下長大的,她其實很懂照顧別人的情緒,她對感知別人的情緒這塊,有著極高的天賦。

於是她總能吸引很多小動物們的喜歡,就像伊卡不會說話,但卉卉就能很清楚地知道伊卡在想什麼。

梔子愣了愣,笑道:「沒有啦,我很開心啊。」

卉卉並不懂恐懼症,卻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與梔子感同身受:「那姐姐為什麼不出去找朋友玩呢,我如果不開心的話,就會不想出門了,我就會早點睡覺,讓這不開心的一天快點過去。」

「卉卉也會有不開心的時候嗎?」

「嗯嗯,比如在垃圾堆里看到被人丟掉的玩具,還有街邊流浪的小狗狗和貓咪,就會不開心,覺得它們沒有人喜歡,可它們很好啊,為什麼沒人喜歡呢。」

聽著元卉的話,許南梔的心裡有些觸動。

「姐姐也很想出門,可是外面的人不喜歡我,我就不出門啦……」

能夠感受到梔子姐姐說這句話時的情緒,即便她看起來表情平淡、語氣溫和、甚至帶著微笑。

但元卉就是感受到了。

於是卉卉抱住梔子的手臂,肉肉的小臉仰起來,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她。

「他們不喜歡你那我喜歡你啊!」

卉卉說得很認真很認真,語氣超級用力。

看到梔子姐姐在發愣,她又列舉了好多好多喜歡的理由。

來自六歲小蘿莉最真誠的告白,梔子感覺自己淪陷了,只覺得心裡一股好大的暖流涌了上來。

於是忍不住將卉卉抱起來,放到自己的腿上。

「姐姐,你知道有一種很神奇的小鴨子嗎?」

「什麼小鴨子?」

「叫爆爆泥鴨!」

梔子撲哧一笑,道:「這是什麼新品種呀?」

「因為它的叫聲很響,所以別的小動物都叫它好響爆爆泥鴨……」

「咦?」

還沒等許南梔反應過來,元卉便給了她一個好大的抱抱,還趁機在她臉上mua~親了好大一口。

梔子感覺心都融化了。

「哇,姐姐你好香!」

「是嗎,我怎麼聞不到……」

「頭髮好香!」

……

梔子的攻略進度100%

對於蠢妹妹能這麼快把白妍和梔子都攻略完畢,元嘉是沒想到的。

在客廳里,元嘉和白妍聊了快一個小時,自從上次給梔子做了催眠治療后,她這段時間的調整非常棒。

信心的累積是會引起質變的,每次來見梔子,她的進步都要比元嘉想象中更好。

在白妍的指引下,元嘉來到梔子的房間門前。

第一次進女孩子的閨房呢……

他敲了敲門。

「梔子,我進來了哦?」

.

. 「等、等一下…!」

正在手把手教元卉學畫畫的許南梔心裡一緊,趕緊起身四處環顧一下自己的房間。

房間很整齊也很乾凈,日記什麼的,也都在抽屜里鎖好了,也沒有穿睡衣,還是可以讓元嘉進來的。

於是她快步走過去準備開門,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足,趕緊跑回來穿上拖鞋。

許南梔平時在房間里是沒有穿鞋子的,她的雙足很是漂亮,十趾珠圓玉潤,趾甲也修剪得剛剛好,很自然健康的半透明顏色,但是女孩子天生就對自己的足很在乎的,這樣赤足給元嘉看到,梔子就很不好意思。

穿上一雙拖鞋之後,許南梔打開了門。

元嘉在門外微笑看她,於是許南梔沒由來地紅了紅臉。

「我可以進去嗎?」

「嗯……」

許南梔一隻手抱著門,讓開來位置,然後元嘉便進來了。

這傢伙倒是一點都沒進女孩子閨房的矜持感,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東張西望的。

「你在看什麼呀……」

「看看你的城堡啊。」

許南梔的房間很大,兩個人在裡面也並不擁擠。

元嘉在看,梔子便跟在他身後,隨便他看了。

走進她的房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那張大床,被子是素色的,上面有兩個枕頭,其中一個枕頭顏色跟床不太搭,是元嘉送的安眠靠枕,床頭旁邊還坐著一隻超大的小熊。

已經臨近五月天了,許南梔還蓋著比較厚的被子,她解釋道:「我比較喜歡厚一點的被子,感覺很軟很暖……」

隔壁是梳妝台,檯面很乾凈,沒有亂七八糟的各種瓶瓶罐罐,梔子平時也很少化妝,橢圓形的鏡子下,有一把梳子,還有一些皮筋,椅子是正方形的。

「我平時就坐在椅子上扎辮子…經常都是媽媽幫我扎的…有時候比較懶…就不扎了…」

「這個是眉筆啦…我眉毛比較淡…你看出來我畫眉了么?」

元嘉就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兒,許南梔一開始還很勇敢的,被他看著看著,又紅了臉,趕緊轉過頭去,不讓他看了。

「哎哎,我還沒看出來呢,再讓我看看。」

「我不…」

元嘉跟在許南梔後面快步追她,她便笑嘻嘻地躲,一開始的緊張便煙消雲散了。

正在書桌上專心畫貓的元卉被打擾到了,於是哇哇叫道:「你們幹嘛啦!」

居然忘了還有個小燈泡在呢。

元嘉和許南梔立刻正經起來,繼續參觀。

「你床頭櫃里藏著什麼?」

元嘉隨手拉了拉抽屜,發現是鎖住的。

「不告訴你。」

「……」

隔壁是書桌,兩人無視了正在書桌前畫貓的元卉和趴在書桌上被畫的伊卡,桌面上有一張全家福,照片裝在精緻的相框里,是十多年前拍的了。

背景也是在家中,不過不是這座別墅,相片里的白妍和許詠歌很年輕,夫妻兩的容貌都很不錯,尤其是白妍,現在的梔子跟那時候的白妍有著六七分的相像。

許南梔的父親叫許詠歌,父親的名字同樣非常有詩意,在那個喜歡用『建國』『衛國』『裕民』等富有時代感的名字面前,許詠歌這個名字算是獨樹一幟了。

「我爺爺以前是老師,我和我爸的名字都是他取得,爺爺去世好多年啦,那時候我還很小,跟卉卉差不多大吧,現在已經記不清他的模樣了,只記得他時常帶著眼鏡,在藤椅上用放大鏡看書,我喜歡趴在他的腿上,聽他講故事……」

元嘉目光溫柔起來,趁卉卉不注意,偷偷拉住了梔子的手。

總裁禁區:淑女止步 梔子微微僵了一下,感受到手掌傳來的溫暖,也不捨得抽開,便任由他拉著了。

「我以後天天給你講故事。」

「哼…周三那天你都沒講呢…」

「你記得那麼清楚!」

「我沒有…只是突然想起而已…」

「那我今晚補回給你好不好?」

「嗯…」

元嘉拿著相片,又看向相片里的梔子。

那時候的她年紀不過十二三歲,模樣跟現在差別蠻大的,身形看起來有些乾瘦,臉上也沒有太多的笑容,不過那雙眼睛倒是一點都沒變,留著齊劉海,只需要低頭,發梢便可以掩蓋住眼睛。

看到元嘉盯著照片上的自己看,梔子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說道:「不要看啦…好醜。」

「不醜,看那時候的照片就要用那時候的眼光去看,好歹也是個漂亮姑娘呢。」

他放下照片,笑了笑道:「你那時候太瘦了,是不是經常不吃飯?」

許南梔搖搖頭,說道:「有吃啊。」

「是因為不開心?」

「嗯……」

「現在看以前的自己,感覺怎麼樣?」

許南梔想了想,道:「沒什麼感覺……就是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好像照片只是不久前拍的一樣。」

「你知道我看完是什麼感覺嗎?」元嘉問道。

「是什麼?」

許南梔很好奇,她也看過元嘉以前的照片,看到喜歡的人的過去,那種感覺蠻新奇的。

就像是十二歲那年,她不認識元嘉,卻依舊會好奇那時候的他正在做什麼,是不是過著跟她截然不同的生活。

假如現在單身的你,能預知到你未來的伴侶是誰,想必都會忍不住好奇對方現在正在做什麼吧。

「我感覺你變化很大,特別大,變得更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