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國康一旁卻是忍不住說話了,他此時已然將吳賴視作「准女婿」,自然一切以「准女婿」的利益為標準:「咳咳,其實吳賴啊,你這麼做不算是趁人之危,不然的話,牛老大手底下的這些人就難以為濟了,到時候撐不住再散開的話,縱然牛老大他人東山再起,想要收攏也絕非易事了,不如就加入嵐芳夢葯業集團,這樣咱們的人才問題解決了,牛老大擔心的問題也解決了,正是皆大歡喜,雙贏的局面啊!」

0

牛一山聞言是連連點頭:「是極是極,任董事長說的一點兒也沒錯,說實話,吳老大你剛才若是滿口答應的話,老夫心中還真是有些沒底,但是你能夠如此推讓,反而更讓老夫放心,就這樣定了,從此以後,老夫就是你吳老大的人了,老夫的這把老骨頭任憑吳老大驅遣!」 ?「叮!恭喜宿主垂釣到飛行法器『魔雲翼』一件,垂釣經驗+5988!」

「叮!恭喜宿主垂釣到淬體靈藥『血蘭花』一朵,垂釣經驗+2771!」

老宅中,隨著陳默『嘩啦』一聲把一對『黑色大鳥翅膀』從小池塘中垂釣上來后,他腦海中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飛行法器魔雲翼?…血蘭花?」

「我擦,這次居然一次性垂釣上來了兩件寶物嗎,看來今天的氣運應該去買彩票啊!」

聽到自己一下子垂釣上來了兩件寶物后,陳默趕忙就把垂釣上來的『黑色大鳥翅膀』,放到了小池塘旁的青石小路上了。

陳默在魔雲翼飛行法器的毛羽間翻了翻,他很快就找到了一朵殷紅似血的紅色蘭花。

輕輕嗅一嗅,一股使人陶醉的幽香從血蘭花中被吸入肺腑中,陳默頓時感覺體內的氣血一陣小幅度上涌!一種極其渴望的感覺出現在他腦海中,似乎是在提醒著陳默…吃了它!

果然不愧是淬體靈藥!才只是嗅一嗅花香,就有這般奇效了,這要是真吃下去…

不過陳默只是驚異了一下這血蘭花的奇特功效后,就直接把血蘭花收入儲物袋中了,他現在的心思更多的還是在那件魔雲翼飛行法器上的!

魔雲翼飛行法器,通體由黑色的毛羽覆蓋,如果不仔細去看的話,甚至還真的就會以為這會是一對合攏起來的黑色大鳥翅膀呢。

當然,如果你仔細去打量的話,就能發現在這對『黑色羽翼翅膀』的相接處,能看到有金屬骨架組成,而且在這件魔雲翼飛行法器的金屬骨架上,還有著繁瑣的符紋密布著…

陳默拎了拎,發現這魔雲翼飛行法器別看個兒挺大,居然還挺輕的?

「系統,快點科普一下這個飛行法器具體該怎麼玩!」陳默一邊撫摸著魔雲翼上的光滑毛羽,他興奮問道。

飛行法器啊!對於地球人類來說,飛天,從來都是全地球人最渴望的一件事情,並通過科學發展后,如今已經演變成為現實。只是對於當今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天空仍是高不可及的(機票貴哈~),而且就算是你能乘坐飛機飛上天,又哪裡能有自己飛上天去爽的?

更別說陳默長這麼大,他還就坐過一次短途的國內航班了…

「叮!此飛行法器名為『魔雲翼』,系統可輔助宿主煉化,煉化后宿主便可通過心念操控魔雲翼法器的動力源,進行飛行操控。」

「只是,此飛行法器的極速只能達到100km/h,且動力源極速飛行狀態時消耗極大,以宿主所在世界的靈氣濃度分析…魔雲翼骨架上的小聚靈陣陣法雖然可以自行補充天地能量,但預計需要:兩到三個月時間!」

「我靠!不會吧,充能一次居然需要兩到三個月時間?這麼久?那滿能量時能飛行多久呢?這該不會是一件飛行法器界的油老虎吧!」陳默就驚訝了。

三個月才能補充滿一次動力源能量累積,呃…雖說這也跟地球上的靈氣太過稀薄有關的…

「叮!按照宿主單人體重計算,魔雲翼動力源滿能量狀態時可以連續飛行100小時左右,但如果是極速飛行的話,預計5~7小時時間。」

「呃…這麼坑?充能三個月才能飛七個小時?而且還沒摩托車跑得快…emmm,這真是個雞肋飛行法器啊。」

陳默內心吐槽不斷…

不過他內心裡雖然在吐槽著這件飛行法器的雞肋,陳默還是讓系統趕緊輔助他煉化了這件飛行法器了!畢竟這可是能飛天哎!

……

半個小時后,陳默忍受著腦海中的眩暈難受,將魔雲翼穿戴在了背上。

這魔雲翼法器雖然確實雞肋了些,但到底也是傳說中的法器的,竟能自動適應新主人的肩寬、體型等,穿戴起來甚是方便至極~

只需要陳默人往那兒一站,比老米國小蜘蛛電影里的禿鷲翼裝帥氣多了!而且這魔雲翼可是『真.高仿級』的羽翼法器,要是你不仔細去看的話,甚至還真會以為這是從陳默的背上,生長出了一對翼展六米多寬的巨大純黑羽翼呢。

這算是偽裝版的墮落天使了嗎~

陳默以心念溝通飛行法器中的動力源后,他只需要在心裡下達『起飛』指令,隨著體內氣血之力灌輸入法器動力源中啟動『引擎』后,噗地一聲,一對巨大羽翼扇動中,陳默就感覺自己雙腳離開了地面,他竟是輕而易舉的就飛了起來了…

「我去!」陳默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他趕忙就控制著魔雲翼重新落在了地上。

雖然陳默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可是這第一次真的飛了起來后…

而且現在可是大白天,冒然飛得太高的話…是會被村裡的人發現的。

陳默長呼了幾口氣后,就小幅度的控制著魔雲翼在後院中低空…呃,其實是雙腳立地幾十厘米的高度,試飛了幾圈。

「爽!」

隨著雙腳離地在後院中低空飛行,陳默一點不感覺背上會牽引、硌得難受,甚至他還會從內心裡出現一種很奇異的錯覺,那種感覺就像是…在自己的後背上竟真的生長出了一對鳥翅膀似的!

就像是魔雲翼本身就是自己身上渾然天成的一部分似的!

不得不說,這來自異世界的法器,確實不能以地球思維去揣度的啊~

「汪汪~嗷嗚!」

陳默在後院中嘗試著控制著魔雲翼低空飛行,兩隻小哈哪裡見到過這種陣仗,直接就被嚇得跑開了老遠…

「現在還是白天,不能太高調了!等今天晚上了就去秀峰山裡轉轉去!那裡人跡罕至,大晚上的估計那些搜索失蹤驢友的人員也會全部撤出來,正好進去去體驗一把真正飛行的快感!」

在後院里低空飛行實在是太不爽了!陳默就準備等今天晚上了,就跑去秀峰山裡去浪一浪去。

雖然這飛行法器確實雞肋的可以!但陳默還是抑制不住內心中想要飛天的想法的!他就像是小時候得到了一件很想要的玩具似的,陳默就準備等今天晚上了,就跑去秀峰山裡去浪上幾圈去!

飛行哎!多麼期待的一件事情…

在後院里小爽了一下后,陳默就把魔雲翼收起來了,現在馬上就要快中午了,蔥哥、曼老大隨時都可能會殺過來~

陳默搬了張小靠椅坐下后,他就開始詢問起系統那朵血蘭花的具體功效了,淬體靈藥啊!

「叮!血蘭花的功效為:淬體活血,宿主服用一朵便可完成初入蛻凡階段時的氣血積累,洗毛伐髓!」

「居然能洗毛伐髓?這朵血蘭花這麼給力的嗎?」

陳默雖然剛才已經發現了這朵血蘭花的不俗了,呼吸一口花香氣都能引動體內氣血的微弱呼應,可是…

經過這近兩個月時間的修行后,陳默現在早已經不是修行界菜鳥了,恩…勉強算是只大菜鳥了吧~,這洗毛伐髓,便是修行到蛻凡階段時,所必須完成的一次肉身氣血升華。

而修行的本質,便是一步步由凡人到超凡,使生命氣血超脫,直至長生久視…

陳默經過這近兩個月時間的修行后,他體內的氣血量其實已經達到了可以嘗試洗毛伐髓的階段了,即便沒有這朵血蘭花相助,陳默也準備在最近一周時間內,開始嘗試洗毛伐髓的…

因為按照那本殘本《紫氣御鼎功》中境界講述,他現在的氣血量已經達到了後天武者極限標準,只要能完成第一次洗毛伐髓,將丹田中的氤氳純陽紫氣凝練成純陽紫氣真元后,他就能邁入後天宗師武者境界了。

至於後天宗師武者境界到底有多強?

據紫氣御鼎功中記載,肉身可不懼刀槍劍戟等冷兵器威脅,純陽紫氣更能夠外放禦敵,為護體純陽罡氣!且破壞力、殺傷力大增。

像是玩胸口碎大石什麼的…呃,是一巴掌下去,碎碑裂石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了~

至於能不能防得住現代槍械火器…這個陳默沒有具體的數據可以做借鑒分析,就只能靠瞎猜了…

不過就算是防不住,憑陳默洗毛伐髓后的速度、神經反應速度,除非是被人圍起來突突,想必只是躲開的話,陳默還是完全沒問題的了?

而且當純陽紫氣能夠衝破肉身束縛,以純陽罡氣方式護體防禦的話,或許…小口徑的手槍應該是能防得住的?

陳默原本是打算等自己再過些天,等做好萬無一失的準備后,他再開始嘗試洗毛伐髓的,不承想今天居然垂釣上來了這樣一朵奇花?現在有了這朵血蘭花相助的話,陳默就更有把握能完成洗毛伐髓,使肉身氣血升華,邁入後天宗師武者境界了… (兩章一起上傳,看在西風帶傷更新的份上,大家給點兒動力吧,收藏、打賞、禮物儘管來吧!)

吳賴無奈,只好點了點頭:「好吧,既然前輩堅持,那我再推託的話,就有些太矯情了,以後就委屈了牛老大了,牛老大帶來的人,從此之後,也就是我吳賴的兄弟,我一定善待他們!」

牛一山卻是大喜,朝著吳賴深深鞠了一躬,這才哈哈大笑道:「那今後老夫便是吳賴你的人了!」

吳賴頓時是一陣鬱悶,連連擺手道:「牛前輩,俺說過了,就不再重複了,俺對老男人真的不感興趣!」

眾人皆是哈哈大笑起來,而由於牛一山的加入,新建立起來的嵐芳夢葯業集團已然是初見崢嶸,開始漸漸強大起來,一旁的任國康暗暗感嘆,這樣的集團,假以時日,定然是整個雲州,乃至整個華夏的之命大集團。

安排好各項事務之後,任雅嵐和梅傑便要分赴各處,開始去處理公司的各項事宜,而任雅嵐還好說,畢竟是程家大小姐,有什麼事情,自然能夠輕易擺平,但是梅傑一個區區無名少年,卻是難免處處碰壁,再加上處理的都是巨款事宜,所以吳賴索性就派牛一山暫時跟隨在梅傑的身邊,幫助梅傑處理各種事情的同時,也正好能夠起到一個保護梅傑的作用。

嬌嬌和呂紅帥也按照吳賴的指示,開始跟著梅傑和程紅芳接觸公司的事務,爭取用最快的時間進入工作狀態。

任國康匆匆用過飯之後,也去了公司,由於任雅嵐生病的事情,公司內已然積壓了很多事情,反正有吳賴在身邊,他自然對任雅嵐也是極為放心,索性全力處理公司的事情,再加上還要為嵐芳夢葯業集團提供大量的人才,這一切都需要自己親自過問,所以任國康乾脆不去管兩小的事情了!

客廳內只剩下了任雅嵐和吳賴二人,場內的氣氛變得有些曖昧起來。

任雅嵐偷偷看了吳賴一眼,卻見吳賴正自痴痴地望著自己,芳心一甜,嬌嗔一聲道:「小無賴,你看什麼呢?」

吳賴聞言,嬉皮笑臉地湊到了任雅嵐的身邊,伸出手臂攬住任雅嵐的香^肩,嗅著任雅嵐身上的清香,滿臉陶醉地說道:「嘿嘿,當然是看我的乖乖小媳婦兒了!」

「小無賴,不要臉,誰是你的小媳婦兒?」任雅嵐嬌羞無比地伸出手臂往開推吳賴,卻是哪裡推得動,只得作罷,將螓首深深地埋在吳賴的胸膛里,聽著吳賴胸腔里那堅定有力的心跳,一顆芳心充滿了甜蜜,一時間竟然只以為自己是在夢裡。

「呵呵,雅嵐,真的沒有想到,我竟然能夠如此真真切切地將你擁抱在懷裡,這可是我以前只敢在夢裡做的事情啊!」吳賴喃喃地說道,很明顯,吳賴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這一切,只是懷裡那個柔軟馨香的身體告訴自己,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伊人此時就偎依在自己的懷裡。

任雅嵐也是動情地說道:「是啊,小無賴,人家也以為這一切都是在做夢呢,不過,小無賴,你以前莫非就有了壞心眼了?」

吳賴伸手輕輕撫摸著懷中人兒那柔順的黑髮,嘻嘻一笑道:「呵呵,雅嵐,說實話,以前雖然有想法,可是你在我心目中,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我以前的樣子,你也知道,我哪裡敢表達我的想法呢?」

任雅嵐卻是伸出藕臂緊緊地環抱著吳賴,口中說道:「你個傻傻的呆^子,人家每天追著你跑,你難道真的不明白人家的心情?不過人家知道,你心裡是有人家的,不然的話,你也不會為我擋住那麼多的騷擾人家的人,尤其是那個張澤欽,實在是討厭,若不是你的話,說不定人家都得轉學呢!」

「呃?你都知道?」吳賴微微有些吃驚。

「當然,梅傑都跟我說了!」任雅嵐甜甜地說道。

吳賴頓時一陣鬱悶:「這個吃裡扒外的死胖子,真是沒義氣!」

「你也別怪胖子,胖子也是為了讓我明白對你的心思才說出來的!」任雅嵐低聲地說道。

吳賴感受著懷裡的溫香,不由漸漸地心猿意馬起來,身體的某個部位開始有了反應,不由將手撫上任雅嵐的香^肩說道:「雅嵐,你說現在這客廳中就剩下我們兩個了,左右無事,不若我們做些喜歡^愛做的遊戲怎麼樣啊?」

任雅嵐聲如蟻蚋:「小無賴,你想要做什麼遊戲啊?」

吳賴嘴角勾起一絲邪邪的微笑,手已經開始漸漸下移,從任雅嵐的肩膀上,慢慢下滑到了任雅嵐的背上,感受著那柔^滑的曲線,口中緩緩地說道:「當然是好玩的遊戲了,不如這樣吧,你當病人,我當醫生,我們玩玩醫生檢查身體的遊戲吧!」

任雅嵐哪裡不知道吳賴的壞心思,嬌^軀在吳賴的懷裡微微地一扭,嚀嚶了一聲說道:「小無賴,這遊戲不好玩,人家才不要當病人呢!」

吳賴的手輕輕地在任雅嵐的背上摩挲著,口中繼續說道:「那好,咱們換一換也行,你當醫生,我當病人,你檢查檢查我的身體也行!」

任雅嵐在吳賴的輕輕撫摸之下,嬌^軀一陣陣地發熱,想要掙扎著從吳賴的懷裡起來,可是又有些不捨得,身子酥^軟地依靠在吳賴的懷裡,嘴裡嬌嗔道:「壞無賴,小無賴,你是不是動了什麼壞心眼,人家才不陪你玩流氓遊戲呢!」

「玩玩吧,很好玩的!」吳賴如同誘^惑小白兔的大灰狼,語氣中充滿了誘^惑,而且那隻不老實的手,已然是漸漸地滑向了任雅嵐的臀^部,另一隻手,則是也不閑著,已然搭在了任雅嵐的腰間,感受著那纖腰的柔軟!

任雅嵐此時已然是俏^臉滾燙,掙扎著要起來,卻是身子發軟,怎麼也沒有力氣,只能是微微嬌^喘著說道:「小壞蛋,不要使壞,人家痒痒!」

「痒痒?這裡癢嗎?那我給你撓撓!」吳賴卻是曲起手指,在任雅嵐的翹^臀上開始輕輕地撓了起來。

任雅嵐頓覺吳賴的手指似乎有什麼魔力一般,一陣陣滾燙的熱流從自己的翹^臀傳遍了全身,渾身一陣奇異的顫慄,無比複雜的情緒襲上了心頭,那是一種莫名的興奮帶著几絲的恐慌,又有著幾分隱隱的期待,櫻^唇微張,竟然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嬌^吟!

任雅嵐的這一聲嬌^吟,讓吳賴的一顆心也頓時劇烈地跳動了起來,不管怎麼樣,他如今還是一個處^男,面對心愛^女人在懷裡的嬌^吟,哪裡能夠忍受得了,身體某個部位的反應更為強烈了!

「小無賴,為什麼你的心跳好快啊?」任雅嵐的螓首正好伏在吳賴的胸口,一隻縴手正好按在吳賴的胸膛之上,感受著吳賴那強烈的心跳,喃喃地出言說道。

吳賴咽了一口口水,這才回答道:「雅嵐,這個遊戲太刺激了,這玩的就是心跳啊!」

「壞哥哥,你把手拿開,你撓得我更癢了!」任雅嵐嬌^聲嗔道。

吳賴聞言,一顆心險些沒有跳了出來,自己心儀的女孩兒,躺在自己的懷裡,說自己痒痒,這是多大的誘^惑啊,雖然說,此時下手有些太禽獸了,可是此時不下手,可是連禽獸都不如了啊!

吳賴此時大爽,哪裡肯這樣半途而廢,不過這客廳終究不是辦事的地方,萬一吳媽或者其他什麼人闖將進來,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想到這裡,吳賴猛地站起身來,將任雅嵐橫抱在話里,大步流星地朝著後面的客房行去。

「小無賴,你要做什麼?快快放我下來!」任雅嵐卻是有些害怕了,舉起雙拳捶著吳賴的胸膛,口中嬌嗔道。

吳賴嘿然一笑道:「自然是接著做遊戲啊,這遊戲才進行了一半,關鍵時候還沒有到呢!」

任雅嵐哪裡是吳賴的對手,掙扎了幾下毫無用處,而且自己也不捨得真用力氣,只好將一雙藕臂緊緊地摟住吳賴的脖頸,滾燙的俏^臉埋在吳賴的懷裡,一顆芳心劇烈地跳動起來。

可是二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剛一轉過客廳後門,來到卧室門前的時候,吳媽卻是手提著抹布從卧室里走了出來,見任雅嵐軟軟地靠在吳賴的懷裡,嚇得頓時趕緊問道:「咦?姑爺,大小姐怎麼了?莫非又犯病了?」

吳賴正愁著不知道怎麼解釋,一聽吳媽的發問,心中不由地樂了,忙不迭地連聲回答道:「是啊,是啊,雅嵐的病又犯了,我得趕緊替她瞧瞧!」

吳媽嚇得趕緊替吳賴開了門,然後將床^上整理了一下,這才讓吳賴將任雅嵐緩緩地放在床^上。

任雅嵐此時是嬌羞無比,想要翻身而起,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清楚自己「犯病」的事情,總不能說,自己是被吳賴抱著回房間做那羞人的事情吧,無奈之下,只好按照吳賴的話裝病,躺在床^上緊閉雙目,只是那胸口的急促起伏暴露出了任雅嵐緊張的心情。

吳媽見任雅嵐的呼吸急促,還以為任雅嵐的病很厲害,急忙對吳賴說道:「姑爺,大小姐這病不輕啊,你趕快給她看看怎麼了?」

「吳媽你就放心吧!雅嵐就交給我了,她呼吸不暢,我必須先得給她做人工呼吸才對!」吳賴點了點頭,滿臉嚴肅地說道,心中卻是樂開了花,自己剛才還說是要和任雅嵐做醫生病人的遊戲,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進入了角色。

吳媽不虞有他,她也知道搶救人的時候,有人工呼吸這個步驟,便趕緊連聲催促道:「哦,那姑爺你快點做人工呼吸吧!」

吳賴聞言,大樂,看著任雅嵐那嬌艷的紅唇,一顆騷^動的心怎麼也按捺不住了,緩緩地伏下了身子!

任雅嵐剛才聽吳賴說是要「人工呼吸」,一顆芳心便「咚咚」地劇烈跳動起來,暗道這個小無賴還真是膽大,莫非還真的敢對著吳媽親自己不成?

任雅嵐忐忑地想著,卻是感覺到臉龐一陣熱氣傳來,心中一緊,還沒等做出什麼反應,便感覺到櫻^唇上已然是一陣溫熱,吳賴的嘴已經是貼了上來。

一旁的吳媽卻是有些老臉發紅了,雖然她知道這是姑爺在施救,可是這場面終究是有些不雅,尤其是自己在旁邊看著,說不定姑爺還放不開手腳救大小姐呢,便躡手躡腳地走出了房間,還輕輕地將房門帶上,給姑爺「救治」大小姐,騰出了一個安靜的環境。

吳賴一邊親吻著任雅嵐,一邊已然是踢掉了腳上的皮鞋,整個身子挪到了床?上,壓在了任雅嵐的身上。

任雅嵐這才醒悟過來,急忙扭頭驚呼道:「小無賴,下去,吳媽還在呢!」

可是任雅嵐卻是發現本來在床邊的吳媽早就不見了人影,一顆懸起來的心方才跌回了肚子里,有些惱羞地嗔怪道:「小無賴,吳媽走了,你怎麼不說呢?」

吳賴伸出手在任雅嵐的鼻子上輕輕地颳了一下道:「嘿嘿,雅嵐,你剛才和我熱吻的時候,吳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先撤了,再說了,她家的姑爺和大小姐親熱,自己在身邊當個大燈泡,實在也不是個事兒啊!」

「你下去吧,吳媽進來看到怎麼辦?」任雅嵐白了吳賴一眼,卻是伸出一雙縴手就要將吳賴從自己的嬌?軀上推下去。

吳賴好不容易才爬了上來,哪裡肯輕易下去,卻是壞壞地一笑,雙手一伸,抓?住了任雅嵐的一雙皓腕,分開兩邊,壓在床?上,然後一低頭,已然是準確的吻上了任雅嵐的櫻?唇。

「嗚嗚,嗯嗯!」任雅嵐哼哼嗚嗚了幾聲,卻是終於放棄了抵抗,香舌伸出,呼應起來吳賴的熱吻。

良久,就在二人無比沉醉的時候,突然院子里傳來一聲刺耳的剎車聲,緊接著,隨著汽車門「啪」的關門聲,一陣急促的腳步朝著這邊傳了過來。都說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作者菌現在估計就是被霉運附體了。

剛下班到家,一開電腦,發現陪伴作者菌六年的筆記本撲街了,不知道哪出的問題,任何軟體都打不開,重啟十幾次都不行,連刷新一下頁面都不行,現在正準備去找家還沒下班的售後去修電腦去。

本來打算今天開始加更的,現在只能往後拖了,這周真是諸事不順,唉,抱歉了。

希望今天能修好吧,作者菌電腦中的文件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盡量明天更新。

這章是作者菌手機碼出來的,真心不習慣手機打字,今天無更,抱歉。

《都市之垂釣諸天》大佬們請入心痛,筆記本徹底撲街了,大綱文件全部GG了,新電腦已經入手,回家下載軟體去,明天回復更新,想哭。

《都市之垂釣諸天》新電腦買下了 吳賴一隻手正偷偷地解褲子呢,褲子剛解開了一半,嚇得一個哆嗦,褲子頓時掉到了半腿,而任雅嵐也是嚇得一骨碌爬起,卻是正好看見吳賴露出了高高鼓起的內=褲,頓時俏=臉羞紅,趕緊將頭轉向了一邊,口裡急急地催促道:「小無賴,真難看,還不趕緊提起褲子,估計是我爸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