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同樣擡頭看的相原紅子震驚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巴着椅背失聲道:“千秋,你什麼時候和幸村精市生了孩子的?!”

0

淺川千秋:“……”前不久纔剛見過,你的腦洞是有多大,才能想象她在一個月之內就從懷孕到生子到養大孩子,完全一手包辦還自帶時間快進了的?!

幸村精市:“……”

不理一時驚訝所以沒有反應過來的相原紅子,淺川千秋從包裏把事先說好的稿子遞給她,一手又把小幸按在了自己的胸口,“稿子給你。這裏的環境不好,我帶着小幸先走了。”

雖然是辦公室,但是因爲有人吸菸又臨近月末的緣故,煙味、咖啡、泡麪、汗味,各種氣味混雜,她自己都有點受不了,更不用說還是小孩子的小幸了。

“千秋,你和我解釋清楚啊!”相原紅子的好奇心沒有得到滿足,迅速伸手想拉着淺川千秋要個解釋,卻被一旁站着的佐佐木書拉住了。

淺川千秋對着他點了點頭,剛轉身要走,眼角余光中瞟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她幾乎有些不太敢相信,因爲驚訝而不自覺提高了音量:“小野寺……律?” 和一眾小夥伴們每天都會好玩的事情,今天到你家一起寫作業,明天到我家寫作業,反正每天晚上大概七點八點的時候櫻滿集就會把他們送回他們家裡,一天去一個小夥伴家裡面一起寫作業一起玩,那一些家長對於櫻滿集也顯得非常的信任。

……

經過了一些的手續和準備,奧村兩兄弟居然轉到了櫻滿集他們的這個學校裡面了,櫻滿集他們幾個在這個學校的成員可是開心了很久。

也是這天。

明後天又是雙休日,櫻滿集把大家聚集起來,一起寫作業。

這是一個下午,櫻滿集很隨意的把作業給完成了,然後就等待著一中的小夥伴們完成作業。

說實話小夥伴們連第一題都還沒有開動,他就刷刷刷的把作業差不多都快寫完了,一眾小夥伴都驚呆了,看上去櫻滿集好像就是在瞎寫一樣,但是你能夠發現他每天的作業全部都是對的。

這個世界教育偏西方化,普通小學初中的作業少得讓人幾分鐘,最多半個小時就能完成。

櫻滿集他們一群人每天下午都會聚在一起。

不過實際上櫻滿集他們是有的時候是只有櫻滿集學校的隊員在隊員的時候家裡一起寫作業,有的時候是其他地方去玩,櫻滿集很盡心的要維持自己這個小團隊,隔幾天就帶一眾小夥伴們去一些自己發現的新奇地方,不過在進入小學之後櫻滿集的旅行時間就慢慢的減少了,所以發現新奇無人基地的機會也變少了。

不過那一些小夥伴很明顯認為這一些秘密基地已經夠多了。

今天櫻滿集帶著小夥伴們在一個廢棄倉庫裡面玩,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倉庫。

這裡是櫻滿集他們的二號基地,是櫻滿集帶他們來的,在調查之中發現是在兩個月前廢棄,不知道為什麼就沒人來了。

在成為非凡之人之後櫻滿集就明白,有可能就是魔降導致一些凡人死去,所以就匆匆廢棄了……

當然也只是他自己的隨意猜想,並沒有什麼可以證實的證據……

寫完作業之後,櫻滿集就可以開始和小夥伴們一起玩,進行冒險探險之類的活動,他們有兩個小時多的時間可以遊玩。

櫻滿集帶領隊伍規定必須要在晚霞之中,或者是之前回到櫻滿集的家,或者是回到他們自己的家,夜晚實在是有點恐怖和危險。

看著周圍的小夥伴們寫作業,特別是新成員,今天轉校到他們學校之中的奧村兩兄弟,原本奧村雪男的是不願意和櫻滿集他們一起玩的,但意外的發現渾身散發著能量的櫻滿集和六花,然後就半推半的加入他們這一個昨天剛剛改名成超新星戰隊的戰隊,然後來到了這一個廢棄工廠之中。

看著周圍的小夥伴們,櫻滿集靜靜的等待著,等著他們這一群小夥伴一筆一劃認真的寫著作業,其中有一些小夥伴遇到一些不會的題目就會舉手問櫻滿集,然後櫻滿集就好像是老師一樣,過去,教他們怎麼解題,但是絕對不是直接給他們答案抄,其他寫作業寫的比較快的也慢慢的停筆了。

很快,差不多有一半的同學停筆收好作業放進書包裡面,櫻滿集讓那一些小夥伴也去幫忙一些寫的比較慢的小夥伴。

櫻滿集慢慢的走過去看一下那一些還沒有完成作業的小夥伴們……

基本上差不多,就算沒完成的也快了……等等……我們中間似乎混進了一個笨蛋……

其他同學就算沒有完成也大概差不多都快要完成了,而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還對著語文抓耳撓腮,邊上還有一堆的作業,一個字都沒有動。 少女漫畫編輯部

這下,不管是相原紅子,還是小野寺律,甚至是那邊的好幾個男人,都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了淺川千秋。

還是小野寺律反應快,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又看到來人的時候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驚訝地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千秋?你怎麼在這裏?”

“律,你才怎麼在這裏?你不是負責秋彥的嗎,怎麼會……”

淺川千秋話說到一半,看着他眼瞼下的青黑,微皺着眉向他走了過去,等到走到近處的時候才發現他的情況遠遠比她剛剛以爲的差很多。

一時沒忍住狠狠地皺起了眉頭,更是絲毫沒有掩飾住自己語氣裏的擔憂,帶着點作爲家長的恨鐵不成鋼怒氣的話就直接出口了:“律,你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嗎?”

小野寺律似乎有些措手不及,急忙衝到了她的面前想要辯解什麼,想到如今自己每頓都只能吃便利店便當的慘狀默默地蔫了,卻還是打起了笑臉:“千秋,你不要擔心我,我很好啊!”

“很好?”

淺川千秋挑了挑眉,獰笑着伸手在他的臉上揪了一把,看着那揪起來的一丁點肉表現出來的嫌棄格外明顯:

“就你瘦成這皮包骨頭的模樣還很好?自己晚上主動打包行李來我家,我會收拾好客房,要是不來,哼,等着我收拾你。”

就算她比不上幸村精市那貨的手段,也沒有仁王雅治的段數,但是虎着臉欺負欺負這純情的小綿羊還是一點壓力也沒有的╭(╯^╰)╮

“千秋……”小野寺律無奈地垮下了肩膀,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見一旁其他人雖然還在忙,卻時不時投過來的疑惑目光,趕緊介紹道:“這是淺川千秋……”

不過說到這裏,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了。

淺川千秋看了看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的窗戶,鼻尖聞到了新鮮的空氣,又看到衆人不約而同湮滅的菸頭,低頭瞅了瞅已經舒展了小眉頭的小人兒,笑道:

“你們好,我是淺川千秋,涉及丸川書店耽美小說和漫畫兩方面的那個淺川千秋。”

“你好,我是高野政宗,綠寶石編輯部的主編。”

高野政宗是一個戴着一副黑框眼鏡,劉海長得都快遮住眼睛的男人,說話的語氣都冷淡得要死,渾身上下的休閒裝扮一點都看不出來身爲主編的人應該具有的精英氣質。

好歹是一個一年之內就把原來瀕臨死亡的專注於墊底事業一萬年的綠寶石編輯部變成整個丸川書店出版部門第一名,還獲得了社長獎的精英中的精英。

果然夢想和現實差距太多了啊_(:з」∠)_

“你好,我是羽鳥芳雪,副主編,以後請多多指教。”

羽鳥芳雪是個一身職業正裝看起來就覺得十分有禁慾味道的男人,和真田弦一郎有點像,一般來說是攻的屬性。

這類男人往往不戀愛的時候還沒有什麼,看上去正常得不得了,但一旦戀愛之後很容易不摘眼鏡就化身鬼畜,如果吃醋就會把伴侶困在牀上狠狠地疼愛一番,雖然他本身就不戴眼鏡。

“我是木佐翔太,請多多指教。”

木佐翔太是個娃娃臉的男人,再加上略矮的身高,反正光從臉蛋兒和身高上看絕對看不出他的年齡。雖然淺川千秋也不知道他今年到底多大,但是她一眼就覺得這人是個傲嬌受。

不行,雖然是受職業影響,但是不能把看到的美型男人都當成同性戀啊。淺川千秋咬了咬脣,垂下眼眸的同時默默地在心底唾棄了自己一會兒。

“我是美濃奏,請多指教。”

美濃奏是個眯着眼睛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的人,看上去貌似很好相處,但是認識幸村精市和不二週助的淺川千秋已經在他身上打上了大大的“腹黑”“不能惹”的標籤。

在立海大的時候明明和幸村精市相處不多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同桌都不知不覺地被那丫的黑了好多次,這樣都還記吃不記打,她又不是嫌日子過得太舒服了(╯‵□′)╯︵┻━┻

“我家律承蒙大家關照了。”

淺川千秋笑着揮了揮小幸的小肉胳膊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不動聲色地把綠寶石編輯部所有人的反應盡收眼底。

小野寺律本人是有些郝然,羽鳥芳雪、木佐翔太、美濃奏都表示略疑惑,大概是疑惑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然而高野政宗卻是狠狠地眯了眯眼,身上散發出了隱隱的敵意。

啊,原來是這樣啊。淺川千秋心裏有數了,笑着把小幸放到了小野寺律的手上,“律,先來幫我搭把手。”結果小人兒身子還在半空中就被一旁的相原紅子給半路劫走了。

相原紅子抱着小幸不撒手,渾身都散發出了“抱着萌物我很幸福”的氣息和“誰敢搶就去死”的氣場,頓時讓淺川千秋把小幸抱回來的想法都沒有了。

淺川千秋的目光從小野寺律的桌上掃了一圈,就果斷地坐了下來,稍微看了看就拿起了一旁放置着的工具動起手來,“看你們這麼忙,我也幫忙好了。不過,做完之後,律,晚上記得去我家。”

“誒?怎麼好意思讓你幫我……”小野寺律本想阻止她,結果看到人家比他快了不知道多少的速度立刻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兒了,“千秋,你怎麼會?”

“哦,說我的速度嗎?我的漫畫一向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做的,紅子基本上都不插手的。面對每天一通電話催我的編輯,不快的話怎麼辦?”

淺川千秋說完話的時候一張已經完成了,立刻放到了桌子的另一邊,動手新的。

“而且耽美漫畫編輯部偶爾年關什麼的時候來不及的話,我也會被紅子拉過來當壯丁的。他們可都死命地壓榨勞動力不管你究竟是男是女的,不快的話我都沒有時間去吃飯了。”

這邊淺川千秋慢悠悠地絮叨着,手下動作不停,不經意間卻是把耽美漫畫編輯部壓榨金牌作者的隱祕給暴露了出來,惹得少女漫畫編輯部的部員們對着那些個看天看地低頭忙碌就是不看這邊不反駁的部員們怒目相視。

他們就說明明都同樣是編輯部,同樣遇到那些個愛拖稿的作者,爲什麼耽美漫畫那邊總能快一步結束看他們累成狗還笑得那麼欠扁呢?!原來是把人家大神給搬過來幫忙,簡直……

太讓人嫉妒了好嗎?!

說什麼作者的勞動力是不能被壓榨的?所有責編都會選擇噴你一臉血!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都想拿着根小皮鞭踩着那些個有着嚴重的拖延症的作者們的背,狠狠地S/M一下,讓他們知道什麼叫“責編的爲難”好嗎?!

當然對於從來不拖稿,甚至一給就給整部小說和漫畫的在業界內擁有良好名聲,所有責編恨不得手下作者全是這類作者的淺川千秋來說,他們還是會選擇溫柔一點的方式的。

哈哈,下次他們編輯部來不及的時候,就可以讓小野寺律把淺川千秋給拉過來的啊。這幾乎是除了小野寺律本人之外所有少女漫畫編輯部成員的統一的想法。

當然,高野政宗完全是出於爲整個編輯部考慮的目的,才暫時把私人問題壓到了後面。 「那個……磷……你,這一些……不會寫?……」

櫻滿集看著才堪堪寫了三道題,連自己都顯得有一些發狂的奧村磷,有點無語,制止了想要把作業拿出來給他抄的奧村雪男,然後對著寫完了已經玩起來的那幾個同伴招了招手。

「大家,新人需要指導……」

聽到了櫻滿集的話,立刻小夥伴們就如同鳥兒一般紛紛飛過來。

然後一眾小夥伴們看著奧村磷的題目開始討論起來。

奧村磷在周圍的小夥伴們嘰嘰喳喳的不斷講話,題目說出題目是在講什麼,然後講今天所上的課和一些課外的知識,然後又說答案就在剛才討論的過程之中,奧村磷想了一會得出了答案,作業慢慢的寫了起來。

櫻滿集有點無語一起幫奧村磷寫作業,所有人一起幫忙幫他簡化題目教他寫作業的時間,慢慢的作業也開始完成了。

雖然說完成的作業很快,但是奧村磷對於他們這一群同年級的學生教導顯得有一點不好意思。

第二天上課無比認真的聽講,但是下課的時候還是一臉懵逼過來,對櫻滿集可憐兮兮的說道。

「集隊長,我是不是不適合學習,老師說的那一些……每一個字我都懂,結合在一起就完全聽不懂了……」

這個……磷,你很無敵啊!……

「沒事,放學后我們會幫你補習的,磷,你只是理解能力不好而已,放心……」

沒有哪一個小孩是主動放棄學習的,只是……性格和各種因素使然……

然後就是在漫長的時間之中不斷的學習和練習,一眾的小夥伴們雖然沒有多少冒險的時間,但是都很喜歡當老師的感覺,不斷的互相的弄出簡單易懂的話語來告訴他,這一道題目是怎麼樣變成簡單易懂的思路,教導奧村磷寫作業,這樣的時間也就慢慢的過去了。

集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在空閑的時間裡面,他會修鍊不知火,忍術練習,武術練習。

時間慢慢的過去,櫻滿集因為長時間修鍊不知火流的武術和戰鬥方式,導致現在他的身體越發健壯,漸漸的,他也差不多突破了凡人的等級,速度快的凡人肉眼都難以跟上,然後需要吃一些非凡之物,不知火舞給他送了一些過來。

一種吃一粒就可以一個月不吃東西的辟穀丹,不知火舞說是投資小天才,以後櫻滿集要以不知火流派的身份去參加里世界格鬥家大賽……

櫻滿集表示很感激,然後就使用這個丹藥,不知火舞直接給櫻滿集送了十二粒,一年的時間,只不過她讓櫻滿集不要連續十二個月都吃辟穀丹,除非他想要以後再也不吃東西了……

時間慢慢的過去。

櫻滿集也在時間是流逝之中漸漸的發現自己的力量被削弱了很多,但是雖然似乎體內的那一種能量在那一次大腦之中出現了穿越前看動漫時候的情況而不知道怎麼的就能力的能量縮水了很多,但是純度似乎高了一倍左右,原本消耗兩倍的能量現在只需要一半就可以釋放出來,這自然是對於櫻滿集的能力潛力有所提高,但是對於櫻滿集的戰鬥力卻是削弱了六層!

要知道,不知火能量也是可以通過心想事成能量進行什麼源流,那一種源流恢復不知火能量的速度簡直是誇張!

其實他還可以做到使用心想事成能量來催動自己的劍術,在短暫的時間之內,可以提高自己的劍技,其實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和夜斗戰鬥的時候就是如此,那個時候剛剛從夜斗的人生路狀態之中恢復過來,暴走讓櫻滿集強化了很多。 正在上美術課的櫻滿集感覺到了什麼,前文有說過,非凡之人在世界意志遭到破壞和入侵的時候是會有感覺的。

感覺並不是很強烈,應該不是什麼強大的入侵,但是莫名有一種預感,似乎,感覺是在旁邊。

出現了這一種感覺之後,櫻滿集臉色微微一變,然後,隨著時間,一個個虛無縫隙出現在學校周圍。

一股股力量浮現,櫻滿集的臉色不住變換,很快,隨著慌亂的腳步聲,三下敲門聲,櫻滿真名推門而入,著急的看著櫻滿集。

櫻滿集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超新星戰隊!集合!」本班的戰隊成員只有六個加上櫻滿集一共七個。

本校除了櫻滿集他們班級還有櫻滿真名和包包以及安城鳴子兩個隔壁班的。

宿海仁太來到櫻滿集旁邊:「大隊長,怎麼了?」他是知道真實世界之後還能夠保持不被心魔影響的人之一。

櫻滿集大聲道:「出現了戰鬥,超新星戰隊的,不要害羞了,集合!」

雖然平時的時候不正經,但是上學的時候櫻滿集他們還是偽裝自己的,一般情況櫻滿集也不會在學校用超新星戰隊的名義召集隊員,但是居然有魔降出現在學校這個地方,那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直接向老師請假,然後沖著衝出班級門,來到自己班級的隔壁,從美術教室到自己學習文化課班級旁邊的班級是有一定的時間,那一些知道櫻滿集是非凡之人的同伴問了一下櫻滿集,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後就和那一些被櫻滿集清除了記憶的小夥伴說了一下,說有壞蛋來學校了,隊長櫻滿集是要保護他們。

說櫻滿集是超能力者,小夥伴都很單純的,當然,櫻滿集他們也確實沒有說謊就是了。

來到安城和包包的班級裡面,把他們叫出來,結果正好這個時候,大片的能量飛舞出來,城市的天空上面有了一朵雲遮蓋住了太陽,因為各種原因,不是烏雲,而是白雲,只不過是遮蓋住太陽而已,然後一個個怪物從學校各處的虛無縫隙之中鑽了出來。

一聲聲奇異的聲音在學校之中飄蕩,彷彿是什麼人在低聲呼喚。

一個個這個學校裡面的超級小孩猛然站起來,要麼是什麼家族的人,要麼是被魔降殘害過的孩子,在這一些聲音出現的一瞬間就知道了是什麼情況,站起來,想要離開這個學校,他們可不想要和這一些怪物戰鬥,無論如何也要等自己到年齡去到非凡學校去學習之後才能夠戰鬥。

好吧,說了這麼多,說白了就是不敢戰鬥,不過想想也是,他們是沒有那個辦法和能力來戰鬥的,如果是一些弱小的怪物就算是普通的成年凡人都能殺死,但是他們可不是成年凡人,即便是不是普通的小孩,但是也不一定能夠比的上成年的凡人。

一群不是普通小孩的小孩要麼直接跳出窗戶快速的溜了,要麼跑到一樓跑出去。

有一些強的小孩倒是打算留下來戰鬥,當然,都不一定,也有一些小孩也是留下來準備戰鬥。

不過並不是所有小孩,額,這個學校基本上就只有櫻滿集一個人是在世界意志遭到入侵的時候就確定自己的感覺而行動起來了,其他的小孩基本上都是在聽到怪異的聲音之後才確定,然後準備溜,但是,可以想象,已經有一些晚了。

透視神醫兵王 如果俯視這個地方,可以看到這一片區域開始慢慢的暗淡下去,明明在早上,卻比起其他地方暗淡了不少,並且還在持續變黑起來…… 怎麼都萌的幸村精市

淺川千秋在幫小野寺律或者說整個少女漫畫編輯部的忙的時候,相原紅子也很忙,她忙着調戲手中這好不容易搶到手的萌萌的對怪阿姨的吃豆腐行爲都反抗不了的小版幸村精市。

相原紅子是個生活大大咧咧不懂得照顧自己的人,不然也不會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沒多久就把自己折騰出經常胃痛的毛病來了。

不過,對於這麼萌的小孩子,她還是有點分寸的。不管是捏捏他肥嘟嘟的臉頰,還是親親他粉嫩粉嫩的臉蛋,或者是摸摸他的小胳膊小腿兒的,都很注意自己下手的力度。

小孩子的皮膚太嫩必須小心對待,如果她一不小心把這孩子蹭出點紅或者弄破點皮弄疼了她,她擔心淺川千秋會跟她鬧,最後吃虧的肯定是她自己。

雖說淺川千秋是個寫耽美小說畫耽美漫畫的作者,但是這妹子太單純,喜怒哀樂都放在臉上,身嬌體軟易推倒,是個純純的軟妹紙,即便她心裏一直把自己當成忽視性別的女漢子╮(╯_╰)╭

一旦真的觸到了她的底線,她會黑着臉把所有的怒火都對着你開炮。

她手段少,段數也低,但是她不管什麼手段都一點點不停地使出來,一番一番輪着來,直到你精疲力盡投降不可。

妹子她就是有毅力這麼個優點!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最重要的是,淺川千秋這妹紙和丸川書店籤的合同快到期了,已經有好幾個規模比較大的能和丸川書店抗衡的出版社在聯繫她準備挖牆腳了,這也就意味着這隻即將變野生的軟妹紙的歸屬還不定哩。

如果這時候相原紅子去觸她的眉頭,這就是妥妥的找死不解釋啊!

丸川那老是閒着沒事幹就瞎晃悠的董事長說不定逮着空就天天請她去喝茶聊天談談理想。

淺川千秋剛開始寫文和畫漫畫都只是在立海大的校報或者內部報裏的,後來經由學姐介紹纔來有熟人的丸川書店。那時她才高一還沒有成年,是父母監護人做的保證。

當時一簽就簽了五年,自然裏面也有“既然我花了這麼大的精力培養了你,你就必須多爲我工作幾年”這樣的意思。

但丸川書店確實是真的用心地培養她了,不光配了個有資歷的編輯,還認真地教了她業餘與專業的區別等等。

丸川書店當年的投資也有了相當的回報。淺川千秋這妹子雖然學習成績不怎麼樣,但是她的文學功底和繪畫是很不錯的,再加上在立海大有了三年的寫文和畫漫畫的基礎,很快地就上手了。

並且因爲她愛畫美型人物,幾乎是“不美型不畫”這偏執的信念,受到相當一部分女性的喜歡,加上原來的一衆粉絲,她很快就紅了起來。

紅了之後丸川書店自然就想給她再換一個更老練的責編,這對雙方都好。然而淺川千秋當時就很義氣地沒有拋棄和自己一起一點點努力起來的相原紅子,讓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感動了一把,然後……

一轉身就忘記了,繼續壓榨自家金牌作者。

淺川千秋這樣讓人省心的作者是每個責編的願望啊,相原紅子就差每天燒香拜佛地期望這妹紙不要拋棄她好麼,根本不敢和她唱反調。

當然,真的簽約了之後再調戲回來也是可以的╭(╯^╰)╮

相原紅子雖然不是立海大畢業的,卻也清楚明白地瞭解名爲幸村精市的腹黑貨到底有多美型,有多受歡迎,更有多讓人想……蹂、躪。

可是一來她沒多少機會見到本人,二來也不敢真對某人下手,這下看到了小版的幸村精市,她簡直樂壞了。親親摸摸都已經無法滿足這怪阿姨的猥瑣了好麼?!

一開始還打算忍受的,但是幸村精市實在是對這個眼裏冒着兇狠的綠光的女人沒辦法了。

原來臉上習慣性扯着的微笑也降了下來,只是因爲這一張肥嘟嘟的精緻的小肉臉兒,不管做什麼表情都只有一個字——萌。

他就算不笑了,也完全沒有日後立海大太上皇的威懾天下的餘力,反而顯得意外地萌。

而他因爲嫌棄某人而扭過頭不理她,甚至是拿着肉肉的還帶着小窩兒的小手擦臉這擺明了嫌棄她的動作,卻差點把相原紅子萌出一臉血。

她撲閃着大大的酒紅色眼睛,像極了期待地看着胡蘿蔔的小白兔,嘴裏地蹦出了全部不符合這畫風的話:

“不行了,不行了,這孩子好萌啊。千秋,我能把這孩子帶回家養幾天麼?”

淺川千秋頭也不擡地在下一秒就果斷拒絕:

“不行。就紅子你這把自己照顧出胃病的熊孩子,我把小幸給你,說不定第二天我就得去醫院看他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醫院那地方……”

淺川千秋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明白內情的相原紅子知道她的意思,失望地撇了撇嘴,道:

“知道你男神國三那年被那什麼病折騰得不喜歡醫院,你也因爲這個討厭死了醫院。但說難聽點,這關你什麼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