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夢,徹底破滅了。

0

而且唐立強還有一個想法,他想有朝一日,蘇妲己能瞧得上他,可以回心轉意,將蘇妲己留到自己身邊。

可是現在,他還有什麼資格這樣想呢?

住在雲端別墅的蘇妲己,他怎麼配將她留在身邊?


年薪百萬,如今在蘇妲己眼裏,恐怕不過是個笑話。

…… 李文淑帶着衆人,看看這,瞧瞧那。

其實她對別墅也不熟悉,並不知道別墅到底有什麼新奇的玩意兒。

不過她的生疏是不會表現在衆人面前的,她熟絡的推開各間房門,讓衆人蔘觀。

李文淑心情好到了極點。

參觀完畢,李文淑帶着全體人員坐到了客廳裏。

坐在中間的李文淑,笑容堆滿了臉頰,但蘇家的那些親戚卻是一臉陰沉。

李文淑一家本來是蘇家地位最低的,如今卻踩在了所有人的頭上,這讓誰也會萬般眼紅。

“文淑,這麼豪華的別墅,真的是你全款買下來的嗎?”蘇江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之前聽說這棟別墅是有富貴人家花高價拍賣下來的,怎麼轉眼之間就成了李文淑的財產了?

對於這件事,李文淑當然也是一頭霧水,她怎麼會知道哪裏來的別墅?

李文淑看了凌羽楓一眼,這個問題恐怕只有凌羽楓能回答。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對李文淑說道:“媽,都到這會了,就不用再瞞着大家了。”

李文淑微微一愣,沒有聽懂凌羽楓的話。

但凌羽楓給了李文淑一個很堅定的眼神。

凌羽楓知道蘇家一直瞧不起蘇妲己這一家,李文淑也經常受到蘇家人的冷嘲熱諷。

現在看到李文淑這麼開心,凌羽楓當然不會掃了她的興。

凌羽楓又給了李文淑一個“媽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的眼神。

李文淑說道,“當然,不是我拿錢買的,難道是有人送我的?你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我們家每個人賺多少錢?還要一五一十的彙報給你嗎?”

“不是我們不相信你,畢竟你們家以前的條件,我們每個人心裏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這麼貴的別墅區,我懷疑你是哪來那麼多錢的?”蘇同生聲音低沉的說道。

“瞧不起誰呢?誰家還沒有點私房錢了?”說這話的時候,李文淑很感激的看了凌羽楓一眼。

她今天真的很解氣,壓抑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釋放了。

這一切都是因爲凌羽楓。

“誰看不起你們家了?不過這麼大一筆財產,我想恐怕是來之不善吧?你們該不會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吧?到時候你們家要是被警察抓走了,我們的臉往哪擱啊?”蘇菲菲挑着腳說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別血口噴人,我們都是良好的公民,怎麼可能做違法的事情?你小小年紀,說話這麼難聽。”李文淑一臉不悅。

“那你倒是說一下,這個錢到底是怎麼來的?”

“是啊,是啊,文淑,你就說一下吧,總不能是天上掉餡餅,正好砸到你頭上了吧?”

“不會是蘇妲己跟那些地下勢力的人有什麼交際,用不爲人齒的手段得來的吧?”

這話讓李文淑憤怒了起來,腦子一熱,脫口而出:“既然你們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這是妲己奶奶去世的時候,留給我們家的錢。”


衆人萬分驚異。


老奶奶去世這麼多年了,怎麼可能會留那麼大一筆錢給他們家?

要是這樣的話,那必定是當時老奶奶私藏了小金庫,然後被李文淑一家發現了。

想到這,蘇家親戚都開始跳腳。

若是這筆錢真是老奶奶留下來的,那憑什麼李文淑一家要獨吞?

“李文淑,你把這事說清楚,老奶奶怎麼會有那麼大一筆錢?”

“是不是她生前私藏小金庫,然後被你們發現了?我們可都是她的子孫,大家都有資格拿到這筆錢,憑什麼就被你獨吞了?”

“這錢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當時凌羽楓入贅到我們家,老奶奶覺得愧疚妲己,所以才留下這筆資產,算是對我們的補償,而且當時老奶奶握着妲己的手說,這筆錢一定要三年後才能拿出來,所以我們才一直省吃儉用,過着清苦日子,爲的就是這一天。”李文淑沒有底氣的說道。

編造了一個謊言,往往就要用更多的謊言來圓它。

李文淑突然感到有些騎虎難下,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早知道,乾脆直接說是凌羽楓買的。

但她更清楚,就算那樣說了,衆人也不會相信的。

“那老奶奶到底留了多少錢?”一個親戚大聲喊道。

李文淑有理有據的說法,讓他們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駁。

而且他們都知道,老奶奶還在人世的時候,對蘇妲己一家特別關照,真的給他們留下一筆錢,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李文淑猶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說道,“她給我們留了一億。”

衆人驚訝得張大嘴巴。

“什麼?這麼多?”

“我的天哪,居然有一億,老奶奶居然給你留下了一億?”

蘇家親戚全都大驚失色,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現在整個蘇家資產加起來都沒有一億,要是早知道有這麼多錢,當初應該讓凌羽楓入贅到他們家。

李文淑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確實是這樣的,要不然我哪來的錢,買這麼貴的別墅?”

李文淑編造的故事讓衆人深信不疑,除了這個解釋,他們也想不出任何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了。

整整一億!

這個數字讓蘇家衆親戚心裏像針扎一樣,他們都眼巴巴的看着曾經被他們稱作廢物的凌羽楓。

要是讓凌羽楓入贅,就有一億,就算凌羽楓什麼都不做,哪怕是個廢人,他們也願意啊。

怪不得蘇妲己一家人一直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原來早就藏好了這麼大一筆錢。

“可惜老爺子今日沒來,要不然的話,我相信老爺子一定會很高興的,本來,我想着留着這一億,以後要是蘇家有什麼重大困難,也可以拿出來救個急。但我後來轉念一想,怎麼着,我也得給老爺子賺點面子,所以思來想去,就買下了這棟別墅。”李文淑說着故意嘆了一口氣,特意看了蘇江一眼。

人爭一口氣,樹爭一張皮。

蘇江一直以來壓迫他們家,既然謊言已經撒下了,這口氣怎麼也要出。

蘇江大驚失色,當時凌羽楓提出這件事的時候,是他自作主張給拒絕了。

但他很不服氣,就算老奶奶真的留下了那麼大一筆資產,那這錢也不歸屬於李文淑他們,畢竟老奶奶已經去世了。

想到這裏,蘇江站起身說道,“我先去個衛生間。”

…… 肯定是向老爺子告狀去了。

李文淑慌張了起來,又看了凌羽楓一眼。

凌羽楓面帶微笑,一臉淡然,朝着李文淑點了點頭。

李文淑才稍稍放下心來。

蘇妲己和凌羽楓站在一起,她本想跟衆人說,是凌羽楓買的,但是就算她說了,衆人也會取笑他們一番,沒人會相信這個事實。

李文淑編造的這個謊言,倒是給他們一家省了很多不必要的煩心事。

“凌羽楓,我……”蘇妲己一臉歉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凌羽楓握了一下蘇妲己的手,悄悄的說道,“沒關係,妲己。媽高興就行。”

蘇妲己嘆了口氣,沒有再說話,

衛生間,蘇江打通了老爺子的電話。

老爺子也知道蘇妲己搬新家的事,但他並沒有過多的在意,他想頂多是一個小破樓房而已,他是絕不可能踏足半步的。

“怎麼了?怎麼現在給我打電話?聽說你們都去看蘇妲己的新家了?”老爺子問道。

“爸,我跟你說個事,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蘇江語氣很嚴肅。

老爺子心想,蘇江跟他說的肯定是蘇妲己家買的房子條件很好,看來蘇妲己真的沒少從公司裏撈油水。

“怎麼了?她的新房子在哪?是不是條件很好?”老爺子冷冷的說道。

“爸,蘇妲己家的新房子在……在雲端別墅,而且還是雲端別墅的中心區域。”

老爺子愣了一下,以爲他是在開玩笑,“你說什麼?你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

“爸,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現在就在別墅內部,衆親戚也都可以給我作見證,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跟你開玩笑。”

“不可能啊,她怎麼可能買得起雲端別墅?”老爺子呼吸不暢的說道。

這可是他一輩子的心願,雲端別墅代表的是奢侈豪華,那可是真正的上流社會。

他活了這麼久,奮鬥了一輩子,都沒有踏足過那個地方,沒想到現在蘇妲己竟然住上了。

“是過世的媽媽所爲。”蘇江有些無奈的說道。

“什麼意思?你說這件事跟你媽有關係?”

老爺子敲着柺棍,有些不可思議。

死了這麼多年的人,卻突然被拎出來,任誰都不敢相信。

“爸,你別不信,這可是李文淑親口說的,她說媽當時因爲讓凌羽楓入贅到他們家,所以心裏感覺到有些愧疚,就留下了一個億,給李文淑一家,她還說我媽當時有規定,必須先放在手裏,三年之後才能拿出來,李文淑說的有理有據,應該不會錯的。”

老爺子說道:“什麼?你媽居然給了她一億?根本不可能啊。”

從他掌權以來,蘇家一共有多少資產,他可是明明白白。

以前都是他親自管賬,怎麼可能會讓他老婆私藏了一個億呢?

但是如果不是他老婆給的,蘇妲己家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多錢來買別墅的。

過了許久,老爺子才緩緩說道,“等着我,我現在就過去。”

打完電話之後,來到大廳,抱着看戲的態度。

“老爺子馬上就到,他要問清楚這錢到底是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