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不知道,要是他這些夥伴如果真的選擇對他動手,他是不是能夠狠得下心對他們動手?

0

又或者他會不會願意就這樣一動不動的任由他們取走自己的命?

雲落天沒有答案。

不僅僅是雲落天,其他人也不例外,尤其是和他們交情並不算太深的他,要怎麼做選擇似乎相當的明確。

默默的抿住嘴,他一言不發。

之前友好的氣氛蕩然無存,甚至越發的凝重起來。

“那又怎麼樣?”反而是祝贛,不知道是不想被樓尋看清,還是因爲別的什麼原因,開口打破了沉默,“就算到時候他們下達指令又怎麼了?我們完全可以選擇不聽!”

聽到祝贛理所應當的話,大家忍不住回頭看了祝贛一眼。

祝贛樂呵呵的擡頭看向邱落的方向:“我們不是還有邱大哥嗎?要知道,剛纔的時候,邱大哥可是救了扈大哥的!只要邱大哥一直有那個卡片,我們還需要擔心其他的嘛?”

“是吧,邱大哥?”說完還忍不住找邱落求證這件事情。

沒等邱落回答,其他人眼中就率先爆出一陣精光,顯然也轉過彎來了,然而沒一會兒,又失望起來。

因爲他們意識到,不管這個東西到底多麼的好用,說到底還是別人的,在沒有得到主人的許可之下,他們並沒有任何使用的權利。

大家只好收回希翼的目光,愁眉苦臉的想着是不是還有其他兩全其美的辦法。

不管怎麼樣,大家的第一想法都是不希望對雲落天出手,也不希望就這樣死去。

然而,要是真的必須二選一的話,他們也不知道最後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好在就在大家猶豫的時候,邱落開口給了大家最佳的解決方案。


“我這裏還有免懲罰卡片,不止一張,大家先過來一人領取一張,隨時做好防備!”一邊從身上的兜裏摸出幾張卡片,一邊對着洛詩芸幾人說道。

每個伸手從邱落手中接過卡片的都鄭重的對着他道謝。

不僅僅是因爲他的這一舉動解決了他們目前兩難的境地,更因爲他幫助大家避免了一次最深層次的人性拷問。

剛纔扈平的情況,讓他們深刻的明白,有時候死也不是那麼輕鬆的。

邱落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他們的道謝,順便拜託大家多多費心。

“邱大哥……那個……”到了祝贛領取的時候,接過免懲罰卡片的他,欲言又止的看着邱落。

“嗯?”對於祝贛,邱落還是抱有很大的耐心的,這個在窮苦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有着許多人都沒有的赤子之心。

“我是不是不應該說的!”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錯誤,祝贛感覺到格外的愧疚,他似乎有點兒太過想當然了。

伸出手,摸了摸祝贛的頭,邱落笑了:“你沒有錯,就算你不說,我也會提出來的!”

只是什麼時候說出來……就不一定了……

邱落收斂好自己的想法,沒有讓它們泄露出一絲一毫:“畢竟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也是保護好我們自己的小組成員,不是嗎?”

“對!”顯然被安慰到了的祝贛,回答得異常響亮,成功引來大家善意的目光。

發現大家都看向自己的方向,祝贛赧然的撓撓頭,有些害羞。

完全還是一個少年郎呀!

注意着祝贛的動作,大家心裏充滿了感嘆。

只是,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消失,本來預計中應該最猛烈的襲擊卻並沒有到來。

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放鬆下來。

正相反,大家的神經卻越來越緊繃。

之前聽到的類似聚集的動靜,在消失之後也再也沒有出現過,更沒有聽到有人離開。

顯然,之前聽到的腳步聲傳來的位置,都是有人在的。

而且目標絕對是他們這幾個人!

雖然他們都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僅僅是這樣,大家就不敢隨意掉以輕心。

哪怕這本來就是他們可能制定好的計策之一,可是大家卻不得不乖乖認栽,繼續保持高度警惕。

“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咯!”樓尋嘴角一勾,冷笑一聲。

“沒錯,不僅要搞事情,看這節奏還是要搞大事兒!”袁信倒是覺得 樓尋這個人很對他的胃口,聽到樓尋的感嘆,附和了一句。

畫愛爲牢 ,大家原本就戒備的姿態,變得更加緊繃,他們聽到了一陣機括聲。

不是節目組設置的大型機關那種,而是相當細微的動靜,感覺應該是類似冷兵器那種。

面具之下,大家的臉色都有些難看了。

從他們聽到的聲音來看,那細微略帶嘈雜的動靜,除了告訴他們對方不是特別熟悉他們手中的機械之外,還有那衆多人數。

僅僅是聽到的聲音告訴他們的,就已經比之前來襲殺的人中任何一波都要來得多。

而這樣的動靜還在持續,並且還不止一個方向。

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這下……難辦了!”微微眯起眼睛,邱落皺緊了眉頭。

對方的計劃已經相當的明瞭了,但是現在纔沒明白過來的他們,已經沒有機會出手阻止了。

因爲對方現在已經成了氣候,貿然衝過去阻止也只不過是枉送性命。

對方在已經瞭解到了他們這邊有能量阻隔儀的情況下,將武器換成了冷兵器。

而他們聽到的動靜,顯然實在告訴大家,僅僅是冷兵器,對方的火力也絕對超過了他們。

現在該怎麼辦?

是他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而且必須要好好的斟酌一番。

“我先去探一下,總不能在這裏什麼都不做,等他們準備好了一網打盡吧!”邱落目光深邃的順着走廊的一邊望去,那個位置正好有人埋伏,並且一直有機括聲傳來。

顯然在不斷的組裝器械。

“不行!”雲落天站在屋內第一時間出言反對,態度格外的強硬。


“因爲我不許!”這五個字,他說的斬釘截鐵,甚至帶上了命令的語氣。

“我們至少要了解他們到底使用的什麼性能的武器,這樣我們也能更好的去想辦法,針對性的拿出方案來!”邱落耐着性子說道,希望雲落天能夠明白這一點。

雲落天卻梗着脖子,死活不同意:“就算是不去看,你們也可以躲到操控室裏面來,到時候我們並不是沒有反擊之力!”

停了雲落天的這句話,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思之中,他們在考慮,雲落天和邱落的方法,哪一個會更加的合適…… “其實……我還有個想法!”樓尋沉吟半晌,開口將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我們因爲不知道敵人的編號以及其他的情況,沒有辦法對他們使用監視卡,但是我們這邊的人的一舉一動,顯然是被監視了的!”樓尋看着大家,侃侃而談。

“甚至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被他們聽在耳中!”聽到樓尋這樣說,大家的臉色齊刷刷的變了。

想要說什麼,一時之間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對於大家內心深處的驚濤駭浪,樓尋沒有心思去理會,自顧自的往下說着:“這樣一來,他們的行動力其實要比我們想的還要強,甚至他們還能獲取更多的主動性!比如我們選擇落天的辦法,全部進入到裏面去。”

天價寶寶,總裁!離婚請簽字 ,強力將門轟開,隨便派出幾個炮灰,擋住我們的火力攻擊,就可以直接將我們堵到無路可走!”

“有時候,量變完全可以引發質變!只要人數夠多,我們絕對能夠被拖死!這一點大家都深有體會不是嗎?”說到這裏,樓尋無奈的撇撇嘴。

包括雲落天、邱落在內的其他人也是相當的無奈。

他們都知道,樓尋說的一點兒沒錯!

“這樣一來,其實我們能走的路都已經被封死了!”開口做了最後的總結,樓尋掃視了大家一眼,其中還特別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雲落天,視線在他的手上轉了一圈。

“所以,你的辦法是什麼?”袁信目光灼灼的盯着樓尋的方向,開口問道。

他沒有忘記,樓尋一開始要說的可是怎麼度過眼前難關的辦法,而解釋他們的處境不過是順帶而已。

所以,樓尋分析出來的處境,他雖然明白是一個絕境,想要成功的突圍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是卻還是想要聽聽樓尋到底有什麼辦法。

他可不相信,樓尋這個人是個會無的放矢的人。

尤其是之前帶着他們成功脫險的時候,採用的方式,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到的。

至少,他不會想到,也不會那麼做。

想到這裏,他的視線落在了樓尋的上身。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

袁信感覺自己似乎抓到了重點。

有同樣想法的顯然不僅僅是袁信,不過大家雖然想到了這一點,卻都沒有開口,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樓尋,希望他能自己揭祕。

至於會不會那些躲在背後的敵人聽到?

要是真的和他們想的那樣,還真的不怕!


果然,樓尋笑眯眯的解開衣服,露出之前他們見過的金屬物件。

“我沒有什麼特別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我有這個!”樓尋笑眯眯的張口,指着身上穿着的這個東西。

“這個東西,一旦出了什麼問題,範圍可還算是比較廣泛的,就看……”頓了頓,樓尋掃視了大家一眼:“你們有沒有做好準備了!”

“就衝這個東西發威的時候的距離,以及強度,其實我們有沒有做好準備不重要,重要的是……”袁信咧嘴一笑,“他們有沒有做好準備!”

兩人相視而笑,面具下面的表情同樣的不懷好意。

“那就這麼辦吧!”邱落顯然也明白了這裏面的彎彎繞繞,對樓尋的計劃相當的贊同。

雲落天也明白這是他們唯一有可能活下去的機會,雖然內心還是覺得有些不妥當,卻也還是相當勉強的同意了。

剩下的也明白現在時間不等人,而樓尋的辦法已經算是現在能夠想到的比較合適的辦法了,也顧不上糾結,同意了下來。

雲落天在樓尋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在他的暗示之下將自己放在外面的手揣進兜裏,連同手上一直握着的能量阻隔儀。

現在更是毫不猶豫的關掉了這個儀器。

緊接着,樓尋二話不說就直接朝着之前邱落關注的那個方向掠去。

速度相當的迅速,一隻手一直按住腰間的鞭柄,做好了隨時和那幫敵人短兵相接的準備。

然而,那幫人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專注組裝他們的武器,樓尋都已經成功拉近了一半以上的距離了,他們依然沒有任何的動靜。

這讓大家心裏都有些沒有底了,總感覺事情似乎和他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只不過,已經到了這份上,不管怎麼樣都要去看一眼才行。

樓尋的動作越發的小心翼翼起來,動作卻絲毫沒有減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