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裡清楚,雲夢恬相信他,但是,對他心裡隱藏的心思,卻不一定明白。

0

他必須儘快說明白,只是,看著藍銘晟對雲夢恬這亦步亦趨的樣子,他覺得,他必須抓緊時間。

想到這裡,林曄快速的走向自己房間。

他進了房間,以最快的速洗澡,換上休閑西裝,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向著雲夢恬的房間走去。

他決定了,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表白,讓雲夢恬知道自己的心意。

他必須趁著那倆人還沒在一起的時候,給自己爭取一個機會。

雲夢恬正在房間里看這邊公司的資料,就聽到敲門聲。

她一邊走過去開門,一邊沒好氣的開口:"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剛走不久嘛!"

雲夢恬雖然還沒有看到來人,可是,她心裡卻以為是藍銘晟,畢竟,像是藍銘晟那麼粘人的,才會一會功夫不見就來敲門。

結果,當她打開門,看到門外卻是煥然一新的林曄。

雲夢恬眼睛微微睜了睜,心裡有些詫異。

一方面,她詫異林曄怎麼會現在過來找自己,他們不是談完工作沒多久嘛,另一方面,她是驚奇,林曄怎麼換了一身衣服,而且,看他的頭髮,分明是剛剛洗了澡的。

林曄笑著看向雲夢恬:"怎麼?雲副總不打算讓我進去,讓我站在門口說話嗎?"

林曄一笑,雲夢恬放鬆了不少。

她看著林燁,笑著讓開身體:"你怎麼過來了,我還挺詫異的呢,工作的事情,我們剛才應該談完了吧!"

林曄點點頭:"工作的事情,的確談完了,只不過,我這會過來找你,卻不是因為工作的事情,而是私事!"

雲夢恬挑了挑眉,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來:"私事,林曄,你的私事應該跟我沒關係吧,隨便坐吧,如果真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事情,我一定儘力而為!"

林曄聽到雲夢恬這話,走過去坐下來。

只不過,林曄坐下來的時候,很明顯的攥著拳頭,看的出來,他挺緊張的。 仙界和地球,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在這裡,哪怕是庚俗這種二世主論口舌,也遠不如地球的小混混們。

而很不巧,在修鍊之前,金星費仁這倆貨在當地都算是赫赫有名的擅長鬧事的主,雖然不是什麼壞人,但論折騰,那絕對不弱。

二世主VS小混混!

論實力論背景,二世主可能強,但論交鋒,小混混能完勝!

金星一出場,就擺出了一副比庚俗更混賬的態度。

比二世主,比混賬,金星可不怕。

「來來來,就是你小子敢在我凌雲仙宗門前囂張跋扈是吧?信不信你星……哥分分鐘鍾教你怎麼做人?」金星毫不客氣的教訓道,本來他是想來個自稱星爺的,但一想到這可能是大人物,而且還是林楠特別交代的,索性連忙改了過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庚俗也怒不可遏。

比他庚俗還囂張的,敢自稱自己哥?

「混賬東西,你敢對本少爺無禮!」庚俗叫囂道,這也是二世主最喜歡的一句話。

不過,迎接它的是地球標準國罵。

「卧槽!」金星毫不客氣。

「你什麼東西!」

這話,讓隱藏在周圍的庚俗的父親臉色都陡然間不善起來,有些抽搐。

好在這一刻他的耳邊響起了邱雲仙王的傳音,明白是故意的,這才忍了下來。

若是以往,誰敢如此。

剎那間,庚俗怒極了,早已忘記了庚仙王之前的交代。

「你找死!」大罵一聲,庚俗直接動手了,地仙境初期的實力直接爆發。

竟然也是雷電特殊屬性的,雖然不是什麼至高屬性規則,但雷電屬性倒也不錯了,這也是庚仙王想要培養這個嫡孫的一個原因。

資質還是可以的,就是人太廢。

一瞬間,雷電之力爆發,看上去氣勢倒是不弱。

不過金星見狀,不怒反笑,哪怕庚俗是地仙境,也毫不懼怕。

「小子,星哥讓你好好見識一下什麼叫以下伐上,你這混賬東西,我替你家人收拾你!」金星大笑道。

頓時,一股磅礴的雷電之力爆發而出。

論聲勢,還真沒有庚俗大,畢竟差了一階,有本質上的區別。

不遠處的庚俗的老爹見狀,還是有些滿意的,兒子的雷電之力怎麼看都不錯。

然而剎那間之後,庚俗老爹的臉黑了。

「轟隆!」兩道雷電之力碰撞,發出巨響。

竟然勢均力敵!

「什麼!」庚俗老爹不淡定了,凌雲仙宗一群觀戰的高手們也都有些驚訝。

在之前,金星在蔣鑫他們這一群人中並不算突出,雖然是雷電屬性,也算是天驕,但完全被比下去了。

而今這一動手,震驚不少人。

「此子倒也不錯!」即便是邱雲仙王這一刻都如此評價。

林楠也笑了。

「金星的雷電一道上沒有他走的遠,但他的掌控力更強,而且攻擊時更懂得把握的集中力量所在,不會如此發散。」林楠笑道,作為天仙境高手,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一擊碰撞,讓金星對自己大為滿意不少。

「哈哈,你就這種貨色?堂堂地仙境,還不如我人仙境?」金星大笑不已。

「這誰家孩子,也忒給大人丟人了吧?我若是你家大人,一巴掌拍死你的心都有了!」

聽到這話,隱匿在不遠處的庚俗的父親最近再度抽搐了幾下嘴角,臉色也完全陰沉下來。

當然,不單單是針對金星,而是對自己這個不掙氣的兒子的。

庚俗聞言,也是惱怒之極。

斗羅大陸之燃冰斗羅 「大膽,今天本少爺非要滅了你不可!」庚俗大怒不止,一揮手,一件雷電屬性的天階仙寶出現在手,身上更是有著天階仙甲在身,手中甚至還拿出了幾張散發著危險之光的特殊攻擊符咒。

見狀,金星等人頓時笑不出來了,臉黑了。

「卧槽!!!」金星感嘆了一番。

「這哪是戰鬥,這特么的是拼爹呢?」

其他人深以為意,一個地仙境初期的,對付一個人仙境巔峰的,竟然拿出了這些裝備,武裝到牙齒了都。

莫說是人仙境,估計地仙境巔峰的高手面對他這種情況,都要慎重再慎重。

打個屁!

「混賬小子!」邱雲仙王感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一座仙宮內,崔慶身為雷電屬性的天仙境強者,這一刻也看不下去了,他和金星性格相似,也都是雷電屬性,自然也熟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了。

比他崔慶崔大爺還囂張!

不能忍!

心中一動,身上一件雷電之力閃爍的仙甲直接飛了出去,直接穩穩落在金星身前,隨即將他包裹在內。

不僅如此,就連他的雷神錘也出現在金星手中。

「來來來,怕他個球,他有爹,你有兄弟,試試我的雷神錘和天雷戰甲!」崔慶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

頓時,原本臉黑的一群人都笑了,樂得不行。

反觀,原本還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庚俗臉綠了。

再這麼說也是雷電屬性一道的地仙境,眼力還是有點的。

這天雷戰甲,比他的天階仙甲更好。

這雷神錘……特么的准帝兵!

情深不壽,莫許白頭 還能殺?

這一刻,他都想罵人了,不帶這樣坑人的。

一瞬間,金星武裝好了,比庚俗更強。

「哈哈,小子你囂張啊,來來來,看星哥今天好好修理你!」金星大笑道,毫不可以的主動出手。

雷神錘在手,直接一錘砸了下去。

「轟隆!」強大的雷電之力爆射而出,哪怕是沒有全力以赴,但強大的雷電之力,依舊爆發出遠超人仙境之威。

「蓬!」

一瞬間,庚俗被轟飛出去,發出一聲慘叫。

「去死!」怒吼一聲,庚俗直接一次性砸出數張符咒,這些符咒正常而言足以斬殺地仙境巔峰高手,就這麼一個有資質的嫡孫,庚仙王自然愛護,好東西不少。

然而一瞬間,一道空間裂縫出現,無聲無息的,將幾張符咒的攻擊全部給吞噬了進去。

林楠動手了!

「什麼!」庚俗這一刻臉色更精彩了。

這還不算結束,就在這一瞬間,庚俗發現自己被定住了,隨即自己手中的天階仙寶,手上的須彌戒指,直接被人給收走了……

與此同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今天你不拚命,那就等著被他們虐著吧!」 雲夢恬這會還沒明白過來林曄究竟要幹嘛,所以好奇的問了一句:"林曄,你別光沉默不說話啊,什麼事,說吧!"

林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緩緩開口:"雲夢恬,我喜歡你,我想讓你給我一個機會!"

林曄既然來了,也沒有打算給自己任何後悔的機會,他開門見山,直接表白了。

其實,表白了之後,一些話說起來就容易多了。

林曄認真的看著雲夢恬,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其實一開始,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除了漂亮,沒有別的印象,第二天,雲彬柯讓我去參加你們家的家宴,我本來是不想去的,因為雲彬柯跟我透露了一點,說你現在是單身,你父母有意撮合我們倆,我比較排斥這種相親的模式,本來想拒絕,可是,想到你爸媽對我的恩情,我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去一趟,他們只是想讓我們多見見,但是,他們是開明的人,如果我們沒有感情的話,我知道,他們兩位也不會強求,所以,我去了!"

林曄直直的看著雲夢恬,目不轉睛:"結果,我沒想到的是,去了之後,才發現,你對我同樣也沒有別的想法,這讓我當時鬆了口氣,可是,藍銘晟這個人也夠奇怪的,他一個勁的警告我遠離你,反倒是讓我心裡那股鬥志升起來了,儘管我當時不喜歡你,還是跟他硬懟,一點也不退讓,我想,可能那個時候,我新林已經隱隱有預感,自己以後會喜歡上你了吧!"

雲夢恬沒有打斷林曄,說實話,她已經徹底傻眼了,她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天之內被兩個人表白,簡直要命,她完全沒想到啊!

她這會腦子還是懵的,不知道一會怎麼拒絕林曄。

林曄看著她,繼續開口:"直到開始跟你一起共事,你工作的時候,簡直太耀眼了,你本來就長得漂亮,可是,你工作時候的光芒,是任何時候都比不上的,我慢慢的對你上了心,看著你認真工作的樣子,我甚至問自己,怎麼會有女孩子這麼優秀,人們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可是,我認為認真工作的女人也不遑多讓,我是在跟你共事之後,一點一點,慢慢喜歡上你的,那次在工地,你差點受傷,我救了你,我還記得你當時很感激我,說實在的,你其實都不用謝我,因為那個時候,讓我為你付出什麼,我都是心甘情願的,雲夢恬,我對你,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喜歡,如果你對我有那麼一點點心動,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次機會,我知道你跟藍銘晟相互喜歡,可是,你們之間未必就合適,我真的害怕你們現在就在一起了,所以,我想給自己爭取一個機會!"

林曄說完,小心翼翼的看著雲夢恬,神情看起來分外緊張。

雲夢恬看著林曄,著實有些無奈:"那個……林曄,你對我的感情,會不會僅僅就是一種好感,我能明白,你一開始以為我就是個花瓶,後來發現我的工作能力還挺強的,所以,這種反差之下,你可能會產生一些不一樣的心思,可是,這些並不一定就是喜歡啊,當然了,你喜歡我,我覺得更像是朋友之間的那種喜歡,而不是……你所謂的愛情上的喜歡,因此,你讓我給你機會,我都覺得,這是你自己弄錯了……"

雲夢恬說一句,林曄的神色暗一份。

說到最後,雲夢恬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林曄定定的看著她:"雲夢恬,我雖然以前沒有喜歡過別人,但是,我很明白,喜歡上一個人,和喜歡跟一個人做朋友的區別,我對你,不僅僅是想做朋友,更想跟你在一起!"

雲夢恬之覺得腦子一黑,得了,她說了半天,還愣是讓人誤會她拒絕人的方式太拙劣。

只不過,說到底,她也的確是想拒絕林曄,只不過,她覺得林曄所謂的喜歡,也的確不是他自己想的那樣。

雲夢恬看著林曄固執的神情,當真是有些頭疼。

最終,她無奈的嘆口氣:"林曄,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如果還一味地否定你的感情,你肯定會不高興的!"

林曄肯定的點頭:"對,你可以不答應我,甚至都可以不給我機會,但是,你不能否定我對你的感情,這是一種……"

林曄斟酌了一下用詞,最終還是說出心裡話:"我覺得這是對我的不尊重!"

雲夢恬只覺得心累,她是真的想拒絕林曄,可是,她也的確沒有不尊重林曄。

看這事兒鬧得,她是真真的心塞。

看了一眼林曄:"好吧,林曄,我跟你道歉,我沒有否認你的感情,我一開始,就是試探的那麼一問,現在明白你的意思了!"

林曄有些期待的看著她:"那你的答案呢?"

雲夢恬的嘴角抽了抽:"答案是不可以,我不可以給你機會,因為我跟你是沒可能的,林曄,我希望你能早早的抽身,因為喜歡我,對你來說,肯定是一段無望的感情,我這樣跟你說吧,我都不知道自己情竇初開,具體從哪一刻開始喜歡藍銘晟的,可是,到現在已經將近九年時間了吧,我喜歡他,我放不下對他的感情,就算是我不答應他,我對他的感情,也像是深入骨血的那種,我不可能再像喜歡他一樣去喜歡別人,所以,你別在我這裡浪費你的感情了,對你的感情,我只能說抱歉,對不起!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林曄的一張俊臉,瞬間變得蒼白。

他笑的難看,可是,還是免為其難的擠出一抹笑容:"沒事的,真的沒事的,我能理解你,畢竟,你只是不喜歡我罷了,你有喜歡的人,你拒絕我才是正常的,是我讓你困擾了,對不起,只不過,只要你一天不答應藍銘晟,我就一天不會放棄你的,雲夢恬,你現在才二十歲,正常情況,人生才過了四分之一而已,我就不相信現在的你,能預言未來的事情,你喜歡藍銘晟很多年,我知道,可是,這也不代表將來不會有人代替他,如果你們在一起了,我祝福,如果你們沒有在一起,我還是會默默的喜歡你,就這樣,我先不打擾你休息了,我走了!"

林曄說完,迅速的轉身,狼狽的向著外面走去。

等到林曄走了,雲夢恬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藍銘晟催她趕緊考慮,要不要答應他,她心裡其實很清楚,她是希望跟藍銘晟在一起的,所以,最終百分之百是要答應他的。

可是,現在又冒出來一個林曄,還這麼固執的跟她告白,她今年這是什麼桃花運啊!

糟心!

雲夢恬煩躁的揉了揉頭髮,實在想不到好辦法處理眼下的局面。

結果,這時,有人敲門。

雲夢恬覺得自己今天都被驚出心臟病了,看著門,頭疼,不想去開門。

可是,敲門聲鍥而不捨。

雲夢恬認命的站起來,走過去開門。

原來影帝他也暗戀我 然後,她就看到雲彬柯的一張小臉,戲謔的出現在門口。

她忍不住皺眉:"你幹嘛又來了,我還以為,你好不容易過來一趟,一定要出去玩呢!"

雲夢恬看到是雲彬柯,也鬆了口氣,打開門轉身就向著房間里走去。

雲彬柯笑著關上門,開口道:"我也想出去玩啊,可是,現在大白天的,實在沒有什麼玩的地方,更何況,我一個人,你們三個人都在忙,我孤家寡人的,好沒意思,在外面溜了一圈,就又回來了,你放心,我晚上一個人出去體驗夜生活,肯定不會打攪你們的!"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最好這樣!"

雲彬柯笑著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來,舒服的將四肢展開。

看著他那副悠閑的樣子,雲夢恬忍不住皺眉:"我說哥,你這是想在這裡休息嗎?你想休息的話,幹嘛不回自己房間,難道我房間的沙發比你房間的床還要舒服!"

雲彬柯一臉不贊同的搖頭:"這是什麼話,我怎麼可能來你這裡休息呢,我來找你呢,自然是為了跟你好好聊聊天啊!"

雲夢恬皺眉,想到之前雲彬柯來讓自己答應藍銘晟,結果,差點把藍銘晟老底掀了,弄得自己心裡不舒服,藍銘晟解釋了半天,她才緩過來。

她盯著雲彬柯:"你又想說什麼啊!"

雲彬柯戲謔的坐直身體,玩味的看著雲夢恬:"雲小夢,哥哥以前都沒看出來啊,你這魅力值還是杠杠的!"

雲夢恬皺眉:"所以,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雲彬柯搖頭:"不不不,我可沒有胡說八道,機緣巧合,我剛剛在門口,恰好聽到了那麼一段,關於林助理對你的告白!"

雲夢恬臉蛋一紅,簡直要死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麼一回事!"

雲彬柯笑出聲:"你也別太緊張了,我都聽到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你也不要有心理負擔,他喜歡你,只能說明我妹妹你優秀,優秀的人被喜歡,不是很正常的嘛,而且,你也明確的拒絕他了,他自己冥頑不靈,不願意放棄也怪不得你啊!" 「你放心,這部劇就是小成本製作,我再試試水,說不定湯氏的插手會替咱們製造了不少話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