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鎮所有的客棧,悅來客棧、平安客棧、龍門客棧、有間客棧等,他一家、一家、一家的詢問着、形容着可能存在的主僕四人;他還記得叮囑方青卓要請兩個侍女,幫狄雅芝翻身、擦洗。

0

但,一無所獲。

楚月來此時才真的有些心寒,可轉念想想方青卓一向的爲人,想想他一貫的磊落君子之行。

楚月來又有些隱隱的其他的擔憂。

於是,他走到了城門處,點住了所有守城之人的穴道後,開始一個、一個、一個盤問,他的耐心已經越來越少了,語氣、動作也不復方纔對店小二時的客氣。

終於。

有一個嘴皮子很利索的小兵,說好像見到了這麼四個人。

“她們坐着一輛馬車,那是一輛極好的馬車,小的記得那個男人騎着馬,手上拿着的那把鑲嵌了七顆寶石的寶刀,這對小的來說印象深刻,還有就是兩個乖巧的丫鬟也極可愛,只是那個躺在車裏的姑娘,因爲蒙着面、蓋着被小的不敢確定是不是您要找之人。”

楚月來聽到他說鑲嵌着七顆寶石的寶刀時,已經可以基本確定那個男人就是方青卓。

而方青卓一行人走出城門的時間,是二十四日的晌午。

他算算時間,嘴角現出自嘲式的笑容,這時間說明方青卓也許除了在這個小城吃頓飯,找輛馬車、請兩個小丫鬟外,已經沒有時間再做些其他的事了。

君子刀客方青卓他爲何如此匆忙?是後面有人追殺他嗎?楚月來問過守衛,得到的回答是這幾天根本沒看見像追兵的人。

明明臨別之際約好的三天等待時間,這一向很誠實的方青卓,爲何忽然違背了自己對楚月來當初的承諾呢?

他們會去哪裏?

狄雅芝已經是個“不省人事”之人,即使她再漂亮、迷人,也不至於讓方青卓這個很早就已認識的人,做出那等讓人不恥的事情吧?這個推測在楚月來委託給方青卓護送狄雅芝時,他已然考慮過。

馬車行。

“大爺,小的真不知道,他只是帶着兩個丫鬟過來,買了小的一輛最好的馬車,就扔下銀票走了,他看起來好像很着急的樣子。”

楚月來長嘆一聲,黯然離開車行。

開始找各種有可能賣丫鬟的大戶人家、酒樓、青樓、戲班子等地打聽方青卓等一行人的下落。


最後。

他終於在一家“怡紅院”問到了方青卓這個出手大方的豪客,英俊的公子是如何買走了兩個丫鬟並幫她們贖身的過程。

出了怡紅院。

楚月來慘然一笑,內心充滿了自責和後悔,可是人就真的這麼不可靠嗎?

曾經引爲知己的方青卓,君子刀的傳人,一向最誠實,不講大話,不騙人的人如今卻騙的自己最慘。

楚月來本以爲自己已經足夠小心,他已經放棄了很多極好的復仇的機會。

因爲葉小仙的事情,他不想狄雅芝再出現什麼意外,可是意外就是意外,它來的時候從來不會跟你先打招呼。

“啊……”楚月來一聲長嘯後,騎馬出城。

天邊的月亮早已被日出時的朝陽的光芒所蓋住。

天已亮,他放棄了和慕容婉兒決戰的機會,雖然當時他中毒後,一點把握都沒有。

可是,如果不是擔心着狄雅芝的安危,他也不會以確定慕容婉兒這個仇人的身份,就馬上離去,他當時想的是仇活着就可以有機會報;人,狄雅芝這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如果因爲自己的自私的報仇而出了意外,那纔是不應該有的遺憾。

所以,他那晚離開京城後,馬不停蹄的幹到了小鎮上的財神客棧。

窺龍 ,就沒有然後了……

楚月來追出了整整一天。

按照守衛士兵指的相反的方向,他一直追到了二十七日晚上,馬都已經累倒,依然不見方青卓的身影。

他之所以追向相反的方向,是因爲以方青卓的經驗和智慧,守衛的人所知道的方向應該都是他故意讓守衛知道的。

就在他回到守衛所在的小城,天已經都亮了。

他忽然想到,方青卓會不會兩邊都沒去,而是繞了一圈又回去京城呢?

朕要輸出就得吼 ,哪裏會比京城更安全?返回京城豈不是楚月來更加難以想到的妙計?

回京城,這是楚月來的決定,他換了一匹寶馬,喂足了草料,人也吃飽喝足,帶着些水就立即再次奔赴京城。

這是二十八的早上。

晚上就是狄青雲與慕容婉兒口中的“老四”入京的日子,他們到底在二十九那日想做什麼? 此刻,在一片荒蕪的土地之上,斗鬼神也是從那變身後的不良反應之下蘇醒了過來!而此刻在斗鬼神的腦海之中,也是突然閃過道美麗的倩影!赫然是那柳絮!柳絮雖然出聲卑微!但是斗鬼神從來都沒有在意!再加上柳絮生性善良,和以前酒後之事,如今斗鬼神已經赫然把那柳絮當做了自己的伴侶!這也是為什麼那柳絮被劫走,那斗鬼神為何會直接暴走的原因!

心神一動,那柳絮便直接出現在斗鬼神的面前!早在那兩個時辰之前!那柳絮便已經醒來!不過當她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竟然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之中!而令人驚奇的是,這房間竟然沒有那門戶!而那柳絮也是無法從這個房間離開!正在她著急的時候,那小金出現在她的面前,讓她的心中也是一松!這小金乃是跟隨那斗鬼神!這一點,柳絮還是知道的!然而就在她擔心的時候,她自己突然感覺到眼前一花,竟然直接的出現在了斗鬼神的面前!

「你沒事吧!」

斗鬼神看著眼前那有些憔悴的柳絮,眼中滿是關懷的問了一句!雖然之前他有些尷尬!但是當他失去那柳絮的那一刻,斗鬼神才知道這柳絮對他是多麼的重要!

「斗鬼神!真的是你!是你救了我!」

柳絮此刻再也控制不住淚水,直接的抱住了斗鬼神!那曾經幾次都想要自殺!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因為他知道!斗鬼神一定會去救她的!如今這斗鬼神正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的心中也是直接的融化了下來!抱著斗鬼神不停的哭泣著!

就這樣緊緊的抱著,二人都是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算是如此,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三天之後!斗鬼神再度的出現在那黑虎城之內!只不過這一次柳絮並沒有在他的身邊,而是被他安置在了那黑色城堡之中!如今在這黑虎城之中!斗鬼神僅僅能夠自保而已!並且斗鬼神還有那一項沒有完成的任務!需要他去完成!另外,在斗鬼神的心中!那劉家已經觸犯了他的逆鱗!而斗鬼神也將毫無憐憫的直接殺光那劉家所有之人!雖然他知道那劉家有一名人皇二階玄宗!但是斗鬼神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只不過如今他還有那重要任務去辦,所以也不宜先去動那劉家之人,引來那劉家玄宗大戰!

斗鬼神再次出現在那天月樓之內,驚動了那天月樓之內的所有高層!而那斗鬼神出現的消息,也是如同風一般的,瞬間傳到了顧家之中!而那顧家的顧彥此刻得知這個消息。更是馬不停蹄的直接衝到這天月樓之內!

「陳風!你這幾天到哪裡去了?我們得到消息趕往的時候。並沒有看見你的人影!而我也是找遍了整個黑虎城之內,也是毫無消息傳來!你可真是急死我了!」此刻,那顧彥望著眼前的斗鬼神,臉上滿是那責備之色!這斗鬼神消失前也不和自己打聲招呼!確實讓那顧彥心中苦苦等待了幾天之久!然而如今斗鬼神卻是毫髮無傷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那顧彥也是心中欣喜!不過他也是轉而想到了那跟在斗鬼神身邊的美麗少女!雖然他有心想問。但是一般被那劉家少爺看上的人。都沒有逃過魔爪!所以這顧彥也是對那柳絮隻字不提,怕是傷了那斗鬼神的內心!

「顧兄!有勞你掛心了!不過那劉家之人真是好生無恥!要不是我有高手相護!想必柳絮也是已經遭到毒手!如今我和那劉家已經是勢不兩立!而我這次前來,也是想要知曉那商談之日還需要多久!」斗鬼神此刻也是對那顧彥心生好感!不過對於自己那變身的事情。斗鬼神卻是沒有絲毫的提起!而是說有高人相護!斗鬼神也清楚,自己在進入那劉家大門之前,就已經完成變身元猩!想必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會知曉那天的怪物赫然就是那斗鬼神!

「高人相護!」

顧彥此刻聽后心中一顫!如果那斗鬼神真的有高人相護的話,那起碼也是要人皇強者!那天劉家出現的人皇,他顧彥可是記憶猶新!要想從那人皇手下奪得柳絮,那實力也是可想而知!

「難道那天的那隻怪物就是那所謂的高人!」顧彥心中一寒!那怪物的兇悍早已經引入他的內心!如果給那顧彥一個選擇的話,他寧願和那人皇對上,也不會去招惹那怪物!此刻,那顧彥也是不由對那斗鬼神高看起來!能夠有人皇強者相護,那斗鬼神想必也是不一般!不過顧彥心中也是微喜,如果那斗鬼神真的有人皇強者相護,想必這一次那劉家玄宗出來之事,也是能夠解決!

「陳風!如今我們這反派陣營正在那密室之中協商應敵之策!你快快隨我前來!」顧彥此刻連忙在前帶路,而顧彥也是把斗鬼神領進了一間昏暗的房間之中!在這房間之中,赫然坐著八人!這八人修為最低的,都是那超人九階!其中那修為最高的,竟然是那人皇強者!並且這個人皇強者斗鬼神還見過,真是當初那名大戰金眼獅的人皇!並且那一日追趕元猩的幾位人皇之中,這位人皇也赫然正在其中!雖然斗鬼神不知道這人皇的等階,但是斗鬼神知道,能夠戰勝那金眼獅的,絕對是那高階人皇強者!並且這裡竟然不止一位人皇強者,還有一位也是人皇強者!雖然看不太清楚樣貌,但是斗鬼神隱隱看出,是一名老太婆摸樣!而在這老太婆的身邊,赫然坐著那冷漠無比的女子!見此,那斗鬼神也是隱隱的猜出了什麼!

「陳風!你一別就是數日!真是讓我牽挂啊!不過我聽聞那劉家玄宗出馬!而當時好像你也是向那劉家發難而去吧!你這幾天也是音信全無,讓我們好等啊!」顧浩見到來人!眼眸也是一顫!其實他本來是以為那斗鬼神已經身死!畢竟那劉家的玄宗可是出手!雖然不知道那當時劉家院中的怪物是從何而來!但是那斗鬼神才是那超人四階,在人皇強者手中,卻是如同那螻蟻一般!不過這斗鬼神竟然好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那顧浩也是完全沒有想到!

不僅是那顧浩心中震驚,這場凡是之情之人,都是無不驚訝!就連那位連自己的名字都懶得告訴那斗鬼神的女子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父親!陳風他也是所幸有高人相助,所以才免得一難!」

此刻望著那疑惑的眾人,顧彥也是向那眾人解釋起來!那眾人此刻一聽,心中都是各有所想!那兩名人皇強者也是眼眸一顫!緊緊的盯著斗鬼神,彷彿要把斗鬼神看透似得!能夠在那劉家之下全身而退,想必那身後之人必定是那人皇強者!

「呵呵。。。我早就看出來陳風老弟器宇不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快,趕緊入座!」

偏向瞎子拋媚眼 ,那顧浩直接站起身來,讓出了一個座位!斗鬼神雖然實力只有那超人四階,但是身後乃是人皇!就不得不讓人尊敬!因為這顧浩的位置乃是這中間的位置,所以斗鬼神也是沒有推遲,直接的坐了下來!那兩位人皇也是正坐在那最高的位置之上!

再次向四周看去!斗鬼神也是發現了一點異常!這八人之中,除了他沒有見過的!剩下的也就是那第一次在這顧家所見的一些人!其中有那苦修者雷利,還有那禁衛軍統領華宇!還有那名神色冷漠的女子!但是那名鐵手門的門主鐵手似乎並沒有出現在這裡!不過斗鬼神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也沒有說出口!如今這裡論實力他最弱小!還有兩名人皇強者在此!如果不是那斗鬼神說出身後有人相護!想必這裡他也是進不來!

「好了!如今這人員應該也算是到齊!我們就商議一下該如何應對那皇家陣營吧!」

那為首的高階人皇老者微微說道,語氣中滿是那傲然之色!眾人此刻也是對那老者的傲然渾然不在意,眼中滿是恭敬之色!聽到那老者這樣說,也是不由的點了點頭!

「兩位前輩!眾位道友!據我所知那赤面組織這一次雖然沒有在這虎國之內投入全部的戰力!但是也足足有那赤面組織的四層實力!光是那人皇強者,那赤面就足足出動了兩位!並且還是那赤面中,排名比較靠前的掌教人物!再加上那皇家之中也有一名人皇,和那劉家的一名人皇!所以這皇室陣營光是那人皇強者,就有足足四位!而我們這反派之陣營之中!除了兩位前輩之外!也只有那陳風背後的高手!就算那是人皇強者,而我們也才是那三位人皇!和那敵對陣營也是相差甚遠!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暗中刺殺那其中的一名人皇!如果成功,我們兩個陣營的人皇強者,也就算是一樣多了!到時候我們的勝率也是那五五之分!如果放任那四名人皇不顧,我們的勝率可以說是那寥寥無幾!必敗無疑啊!」(未完待續。。) 二月二十九傍晚。

一個戴斗笠的男人,一襲青衫,腰懸短棒,坐在天天想你酒樓裏,臨窗獨酌,斗笠蓋住了大半個臉,他的左手虛飄一半,右手在端杯喝酒。

剛剛趕到京城時楚月來很累,不停的趕路讓他的身體很累,他的心裏因爲擔心狄雅芝更累。

於是,他選擇睡覺。

他從晌午一直睡到了黃昏才起身,然後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上了得自狄青雲府上一人身上一件軟甲,準備了極多的各種暗器於身,身上帶着幾許的白綾。

一切準備就緒。

他在酒樓喝了兩碗滋補的熱湯,吃了些牛羊肉,蒸了一條魚,幹掉了兩碗米飯。

又喝了一斤黃酒。

楚月來的身體、精神都處於了最近的巔峯狀態,經過了那晚的大戰和幾日不停的奔波,得到了充分休息的他,感覺自己的戰鬥力已經達至了有生以來的最高點。

那十二把劍早已變成了他的“碎片暗器”。

這暗器最適合羣戰。

今天對於楚月來還是個特別的日子。

二月二十九是他的生日。

一切就緒後。

楚月來準備先潛入方青卓的家裏查探下。

這點必須隱祕,免得打草驚蛇,現在他心裏已經九成九的認爲,方青卓已從君子變成了僞君子,從誠實的碧玉刀的主人,變成了騙友人妻的無恥之徒。

這種憤怒遠比面對真小人和敵人更加使楚月來氣憤難平。

一個時辰之後。

在方青卓府上走遍了的楚月來卻發現一無所獲。

他問了幾個人,都說少爺從二十二離家後,七天來就一直沒有回來,更不要說帶什麼女人回家。

楚月來不僅再次陷入沉思,他真的有些有心無力的感覺。

這對武道修爲已至於化境的他來說,是一種極爲罕見的感覺,他一直認爲自己可以憑藉手中的劍,身上的武功,解決世上所有的問題。

可是,現在楚月來發現,事實並不是這樣。

也許,很多事都可以用武功來解決,但是同樣的,也有很多事,武功的高低根本不能影響事情的結果。

這即是江湖的一部分,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楚月來忽然有了一種意興闌珊的感覺,父母之仇,師傅的生死好像都不再像從前在自己心中那麼重要。

這麼多年他一直活在仇恨裏,活在想復仇的意念裏。

他殺了奴役了自己八年的九道山莊莊主王道明,也一併殺了害死師傅的唐鍥所屬的暗河殺手組織的首領百轉千回花落雨,劫持自己的聖門的蘭花娘娘也已死了。

可楚月來的心裏卻並不會感到,自己的心,會比從前沒殺死這些人時更快樂、更幸福。

他只感到空虛。


後來是自己喜歡也喜歡自己的女人們給了自己溫暖和愛。

他現在只想守護好在自己身邊,對自己好的每個女人。


尤其是葉小仙的離去,更是提醒了楚月來。

但是,狄雅芝的“昏迷”之後的失蹤,卻實實在在的給了楚月來心理上的重重一擊,幾乎致命的一擊。

“我到底該不該繼續復仇?我若死了,如煙、芸、嵐她們三個怎麼辦?她們想必一定會很傷心吧!”楚月來喃喃自語。

他不自覺的又“走”到了裏紫禁城不遠的那顆大樹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