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幾乎哭了出來,喊道:“林天,我錯了,我不該聽信他們的話,我應該相信唐子怡所說,我的父親是被怪獸給吃掉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快去看看唐子怡,她的身體現在非常糟糕。”

0

“你對她做了什麼?”林天問道。

“我按照羅立成的吩咐,把病毒的解藥全部注入到她體內了,我……”

“砰!”林天一腳將李德文踢飛。、

李德文的身體從地上滑行出去,撞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眼看,李德文就要嚥氣,他突然嘴角翹了起來道:“林天……我要跟你同歸於盡,呵呵……”

那一瞬間,林天聽到了李德文按下一個類似遙控器的聲音。

炸彈!

李德文的身上有炸彈!

林天本能地往一旁跳了出去。

“轟隆”一聲!

讓林天震驚的是,爆炸竟然是發生在辦公室裏面。

原來,李德文是將炸藥藏在了外套裏面,他的外套早已經脫下放在唐子怡辦公室的沙發上。

而此時,林天也猛地明白過來,李德文看似好心讓林天去看唐子怡的狀況,其實是想要騙林天進入辦公室,然後引爆炸彈!

要不是林天一腳將他踢死,他絕對不會這快引爆炸彈。

巨大沖擊力,不但將玻璃全部震碎,在一聲尖叫之中,被綁在椅子上的唐子怡。連同椅子,都被震飛出了窗外。

好在,椅子卡在了窗戶那一邊。

凱豐集團的大樓下來傳來了一片驚呼聲。

林天起身,看到唐子怡的情況,不做猶豫,即刻全速度飛衝過去。

可就在要趕到的一剎那,那椅子下面卡在窗戶的位置,窗戶承受不了重量,直接裂開了。

“林天,你不要過來!”唐子怡在身體已經無比難以堅持的情況之下喊了出來。

而後,她整個人連同椅子一次從窗外掉了下去!

林天出手,沒有抓住。

這可是六十多樓高,從外面摔下去,必死無疑! 六十多樓,掉落下去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

電光石火之間,林天毫不猶豫,一步疾衝,直接翻身跳了下去。

唐子怡看到林天竟然也跟着跳樓,一剎那間,腦子一片空白,眼裏只有林天。

林天跳下來的同時,他從小葫蘆裏拿出來了清泉劍。

一劍飛砍出四道劍氣,劍氣切割中那四根捆綁住唐子怡手腳的熟料扎。

唐子怡和椅子分離。

後面跳下來的人想要追上先跳的人,必須有一個加速度。

林天當即運轉體內的靈氣,腳同時往牆壁一蹬,一個加速度趕上了唐子怡。

眨眼間,唐子怡和林天已經處在同一水平上。

底下許多人早已經尖叫連連。

更多人是捂住了眼睛,不敢看!

兩個人從六十多層的位置摔下來,一旦摔在地上,那不得血肉模糊,無比恐怖!

半空中,林天和唐子怡已經掉到了三十來層。

重生之暖暖一生 林天一把摟住了唐子怡的小蠻腰,將唐子怡的整體緊緊抱住,吼道:“抱緊我!”

同時,林天手裏的清泉劍,一劍刺向旁邊的牆壁裏。

清泉劍雖然削鐵如泥,,可牆壁畢竟是高硬度的水泥,裏面還有鋼筋。

一劍切割下來,兩個人下降的速度終於是有所緩解。

爲了防止手臂掛着兩個人的重量受傷,林天體內的靈氣早已經全部涌向手臂的位置,將拿劍的手臂護住。

“好!”有人喊了起來。

“帥氣,漂亮!”其他人跟着喊了起來。

可他們剛剛喊完,所與人的面色都嚴峻了起來。

清泉劍的鋒利併爲因爲牆壁鋼筋受損,鋒利地繼續往下切割,沒有再給林天和唐子怡減速的意思。

唐子怡感受到了,那一刻,她更加用力地抱住了林天,且在她心裏面只有一個信念!

這一輩子就這麼一起離開人世吧。

下輩子要做林天的女人,即便林天拋棄她,玩弄她,丟棄她,也心甘情願!

只因爲,這一世,一切都值得了!

然而,她還是低估了林天!

林天要是沒有完全的應急方案,怎麼可能就這麼跳下來。

他無路如何是不會將葉婉清單獨留在這個世界上。

他還準備要去幫葉婉清對付那一些追殺者!

距離只有十層左右的時候,林天猛地掰轉劍柄,劍柄轉動起來,隨着劍鋒側轉過來,卡住了一些,速度馬上下降。

剩下的十層,林天便是掰轉,還原,再掰轉,再還原,增加了清泉劍和牆壁之間的摩擦力。

這樣下降的速度完全減緩了下來。

/

等到了剩下一層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速度,林天轉回劍柄,鋒利的劍鋒朝下,一路切割下來。

平穩落地!

圍觀的人全都看傻眼了!

明明是神仙都救不了了,竟然在最後時刻,扭轉乾坤!

“啪啪啪……”一陣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媽的,牛逼啊!”

“英雄,我們的英雄啊!”四處都是對林天的讚美之聲。

林天懷裏的唐子怡原本閉上眼睛,等着死亡的來臨,突然之間聽到歡呼聲,腳底感受到了大地的厚實,她張開了眼睛。

這一切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夢一般。

她得救了!

從六十多樓摔下來,被林天給救下了。

“先不要着急謝我,我現在必須把你體內的東西取出來,你做好準備。”林天很嚴肅。

特種奶爸俏老婆 如果不盡快將唐子怡血液裏的病毒解藥給取出來,那些病毒患者會馬上衝過來。

而且,唐子怡的身體也會出現性命之憂。

“好……”唐子怡越來越信任林天。

林天直接用清泉劍,在葉婉清的手腕上隔開一個口子。

而後,林天的手直接包裹住傷口。

唐子怡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感覺到有一股暖流用身體裏涌動進去。

這是林天的靈氣。

此時,林天用的是《醫卜星相》裏面“醫”的方式在把已經融進葉婉清血液之中的解藥給抽取出來。

靈氣不斷地吸附,將葉婉清體內的異物,也就是解藥完全抽離出來。

隨後,林天握住唐子怡傷口的手臂緩緩擡起。

一道紫色的氣體被抽了出來。

爲了不讓這些液體消散在空氣之中引起病毒患者的暴亂,林天將它們全都給吸進小葫蘆裏。

“大廈裏面的人不再那麼暴躁了!”有士兵喊了起來。

“快,馬上派隊伍進去,將他們全部控制住!”一個長官下了命令。

看樣子,有效果了!

林天確認了唐子怡體內沒有了那些解藥,從衣服上扯下來一塊布條來,給她的傷口包紮上,道:“去醫院再處理一下。”

唐子怡這會兒已經恢復了正常,精神狀態都比剛剛好了太多。

突然間,她想起來了,那一剎間跟林天表白的事,滿臉通紅。

她本想要問林天有沒有聽到,可這種事問了,只會讓兩人更加尷尬。

“我還有事,一會兒你跟着士兵走,他們會保護你。”林天看有士兵過來,說完這一句,便匆匆離開了。

穿成八零大佬掌中寶 “好。”唐子怡看着林天的背影,心裏面五味雜陳。

至於林天,以他的耳力,唐子怡從樓上跳下來最

後的表白,他自然是聽的一清二楚。

但,不論如何,他不會承認有聽到。

林天上車,直接前往海風山莊。

路上,他也聯繫了羅書航,,要羅書航先控制好所有的病毒患者,給他們注射解藥。

海風山莊那一邊,由他來突破。

“需不需要我安排人過去?”

“你現在人手都不夠,我自己來。”林天很清楚眼前的局勢。

羅書航點頭道:“好,萬事小心。”

海風山莊,夜晚的風吹着十分舒爽。

東風堂堂主的別墅大院裏。

羅立成依舊坐在那一張石凳子上泡茶喝,茶水清香。

在他身前,站着十二個中年人,一個比一個陰沉,一個比一個心事重重。

他們全都是東風堂下屬,十二個分舵的舵主。

這一晚,全都來到這裏待命。

“堂主,林天那小子,他真的會過來嗎?”羅立成前面,一個最靠近他的舵主開口問道。

無良夫郎太腹黑 “自然。”羅立成輕笑一聲。

他品了一口茶道:“李德文雖然服用病毒,吃了部分解藥,身體潛力和獸性都被激發出來,可跟林天比起來還有差距。他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只要林天稍微用一點手段,他就會吐出來是我要他去傳播病毒。林天一旦知道,肯定會過來。”

羅立成不但把李德文當槍使,還將他當做釣林天過來的誘餌。

“堂主高明啊!”立即有分舵的舵主稱讚起來。

其他人紛紛高呼。

羅立成笑了笑,擺手道:“這種話你們就不用拿來奉承我了,我要的是抓到林天,找你們過來,我就是想看看,誰有本事能夠把林天給抓住!”

十二個舵主聽到這話,互相對視了起來,他們眼神裏都在互相傳遞着一個信息:難道說,今晚,堂主羅立成不想出手?

“你們不會是怕了吧?”羅立成突然間,嚴肅了起來。

“不!”

“我們一定抓住林天!”

“請堂主放心!”

羅立成點了點頭道:“你們要記住了,我想要的是葉婉清手裏的《幻魔訣》,而林天是吸引葉婉清出現的關鍵!

哼,葉婉清這一陣子四處招惹我們,不就是要吸引走所有人的視線嗎?可我不傻,她那麼喜歡林天,要是林天出事了,我就不信,她不會現身!”

原來,羅立成早已經放出消息,說海城這裏出了病毒,傳染嚴重,且,他也讓人四處散播,他準備對林天動手!

爲的就是賤葉婉清給吸引過來,說不定,葉婉清已經在海城了!

正說着的時候,外面一個下人快步跑了進來,他快步趕到了羅立成面前,躬身道:“堂主,林天的車過來了!” 羅立成點了點頭,看向那十二個舵主,道:“再過半個月你們就要交上半年分舵的利潤了,誰今天要是能夠將林天收拾了,今年一整年都不用交。”

每一個分舵都掌控着沿海一個省的收入,分舵下屬涉及各行各業,利潤也是有高有低。

但,即便再低,一年下來也起碼有個一兩億。

一年不用交,相當於,舵主可以獨享這一兩個億了。

十二個舵主之中,那些一年利潤超過十億的馬上亢奮起來!

每一個人都恨不得立即將林天捏死。

看着衆人激動興奮的神情,羅立成十分滿意。

“你們到後面抽籤吧,按順序出來。”羅立成道,示意旁邊一個手下過去帶路。

那個人頷首,帶着十二個舵主往大廳裏面走了進去。

“嘎”,林天一腳踩下剎車,車停在了別墅的門前。

大門敞開,門口站着兩個下人,他們對林天這個不速之客,絲毫不驚訝。

可見,東風堂的人已經猜到林天會過來。

“原來是請君入甕。”林天已經明白過來。

從一開始,李德文就是一個誘餌,將他引誘過來的誘餌。

太子妃不好寵 別墅裏面,定然危機四伏。

尋常人意識到前方是一個陷阱後都會退縮,但是,林天偏不。

他就是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因爲,他不僅答應了羅書航要了解清楚這一次病毒散播背後的黑手,更爲重要的是,東風堂是玄蛇門下的分支。

東風堂一直在追殺帶走《幻魔訣》的葉婉清,他們或許會有葉婉清的消息。

但凡有一點可以得到葉婉清消息的可能,林天都不想錯過。

林天也不是傻子,面對未知的危險,提前做好撤離的防患工作很有必要。

他暗中祭出幾張火爆符,從地上猶如小蛇一般飛射而出。

分別飛射向旁邊的電線槓和牆上。

等快要靠近門口的時候,將一顆地上的石子往大門裏面踢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