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要折磨童熙,讓童熙受不了去找若晴訴苦,那樣若晴就會為了童熙來找他,只要若晴來了,他一定把她留下,好好地贖罪。

0

「不準哭!我討厭女人的眼淚!」

但若晴哭,他又覺得心如刀絞。

好雙標!

童熙抽了幾張紙巾,把自己臉上的油都擦去,打轉的淚水也被她擦掉。

倔強地咬了咬下唇,不哭!

這個惡魔就是想逼她去找若晴,想讓若晴來見他。

她才不上當呢。

絕對不能讓若晴來見這個惡魔,誰知道他會對若晴做出什麼事來?

明楓再怎麼折磨她,也就是讓她受點委屈而已。若晴不同,明楓針對着戰爺,若晴是戰爺的女人,明楓肯定會對若晴做出瘋狂的事情。

好朋友,兩肋插刀。

童熙寧願受點委屈,也不想明楓得償所願。

「收拾乾淨,看到都噁心!」

明楓命令著童熙把掉落在地上的菜,清掃乾淨。

童熙不說話,默默地轉身,準備去拿清潔工具。

忽然,她身後傳來陣陣響聲。

是菜碟子掉在地上摔碎的響聲。

童熙轉身,看到明楓正把滿桌子的菜,全都掃倒在地上,不過是瞬間,原本乾淨的地板便是遍地狼藉,菜碟子全都被摔得粉碎,碎片濺飛得到處都是。

聽到這陣陣響動,陳叔慌忙進來。

見到是自家家主作死,陳叔默默地看了童熙兩眼,又默默地轉身出去了。

家主既然看童小姐不順眼,又何必吩咐人去把童小姐請過來照顧他?

就算是想逼着慕二小姐過來,也不應該拿童小姐出氣呀,童小姐是無辜的。

陳叔心裏萬分同情童熙,卻不敢說什麼。

家主最近的心情特別不好。

只要不是傷害童小姐性命的事,陳叔都不打算阻止。

只要,家主開心就好!

童熙看着滿地狼藉,就心生不妙,卻又心存僥倖地問「明總,你這是做什麼?」

「讓你打掃呀。」

明楓說得理所當然的。

氣得童熙真的想不管不顧地撲過去,掐死這個惡魔!

99。99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本來他們各自休息時,一切都還風平浪靜。

直到後半夜,蘇文成的臉疼得厲害,不得不坐起來又擦了些碘伏。

看著鏡子里自己那張被揍得鼻青臉腫的臉,蘇文成狠狠罵了光頭幾句。

就在這時,他突然聞到了一陣什麼東西被燒焦的味道。

這大半夜的,誰會在燒東西?

蘇文成也沒當一回事,躺下去繼續睡大頭覺。

心裡還想著等天亮了去商會拜會李禮泉時,該怎麼把臉上的傷給遮住。

丟了這麼大的人,他甚至都有點不想跟柳青一塊去。

可是想到一介女流都不懼強權,自己身為堂堂男子漢,又怎麼能落於人后呢?

正翻來覆去想著,蘇文成剛才嗅到的那點糊味,越來越重。

真臭!

蘇文成又罵了一句,翻身拉開窗帘。

這才發現,窗外濃煙滾滾,隱約有火苗竄起。

蘇文成被嚇得一激靈,下意識想要推開窗戶看個清楚。

手剛碰到窗欞,就被燙的縮了回來。

真特么燙!

沒辦法,蘇文成只能隔著玻璃往外看。

這才發現,樓下已經被熊熊火焰籠罩!

猙獰的火苗,像齜牙咧嘴的餓狼,像二樓三樓席捲而來!

糟了,失火了!

蘇文成連忙衝出房間,跑向柳青暫住的房間,重重敲門,「柳青,快起來!著火了!」

薄薄的門板,被蘇文成拍的震天響。

裡面的柳青,卻根本沒有應聲。

蘇文成越喊心裡越慌,不敢再等下去。

「得罪了!」

大喊一聲后,蘇文成一腳踹開門鎖。

屋內,柳青穿著睡衣躺在床上,似乎還沒有睡醒。

「姑奶奶,外面起火了,再不跑咱們就變成烤全羊!」

蘇文成嘟囔著來推柳青,卻發現柳青仍舊毫無反應。

而屋內,隱約有種刺鼻的味道。

他這才發現,柳青的窗戶是虛掩的。

看來燃燒引起的一氧化碳,順著窗戶縫進來,害柳青中了招。

蘇文成趕緊把柳青抱起來,跌跌撞撞往外沖。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整個二樓已經被烈火包圍。

樓梯口更是火焰熊熊,根本沒辦法逃生。

眼看著火焰越逼越近,蘇文成一咬牙,抱著柳青朝三樓跑去。

等氣喘吁吁上了三樓,上面雖然沒有二樓火勢兇猛,卻也早已火苗四躥。

再留下不亞於等死!

蘇文成無奈,乾脆抱著柳青,跑到了三樓樓頂。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哪怕跳樓摔骨折,也不能留下被火燒死。

世界這麼美好,他還沒娶媳婦,絕不能死在火海里!

好在樓頂空曠,沒有什麼可燃燒物。

只是環繞著整棟樓的狼煙熊熊,隨時要把兩人熏倒下。

要知道,火災現場的火焰,遠沒有這些有毒氣體可怕。

柳青就是不知不覺中招,要不是蘇文成半夜睡醒,估計兩人都早已葬身火海!

「瑪德,老子拼了,跳下去,摔個殘廢,也比沒命強!」 第47章群起而攻之

「我們今日還能活着離開嗎?」

「難說,近百群狼,這可不是鬧着玩的,稍不留神便會殞命。」

二人背對背站立,手中長劍各指向一方,面對四周密密麻麻的群狼妖獸,即便是地元一重也沒有把握全身而退,這也正是群狼被譽為一階妖獸之中最讓人頭疼的存在的原因。

「嗷嗚」

一頭群狼仰天長嘯,似是狼群的頭領,一聲獸吼之下,周圍四五十頭群狼蜂擁而至,將包圍圈生生縮小了一半,而剩下的群狼則是一擁而上,看這架勢分明就是要將二人撕碎。

「疾風劍,第三式,風絞。」

「速劍,流光。」

二人手中長劍不斷揮舞,無論是吳璇還是易楓都是兩大家族之中最頂尖的存在,施展的武技也是如此,一時間竟將襲來的群狼盡數擊退,七八頭群狼直接死於劍下。

「嗷嗚」

群狼頭領再度長嘯,群狼狼群在其命令之下顯得極為默契,一頭群狼被擊退之後另一頭又迅速補上,一點兒也不給二人留下半刻喘息之機。

「呼呼。」

「呼呼。」

二人呼吸愈發急促,由於服用了易霄給的培元丹並在易霄的指引下壓縮過自身靈力,易楓的情況比吳璇好些,吳璇原本就耗費了許多靈力逃離群狼追擊,如今又經歷這番大戰,體內靈力早已匱乏。

小半個時辰過後,群狼攻勢不減,二人靈力幾近枯竭,再抵擋不了群狼的尖牙利爪,易楓轉過頭看着身後艱難揮劍的吳璇,咬了咬牙,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

「走。」

易楓身形一轉,替吳璇擋下身前襲來的群狼,又一轉身伸手抓住吳璇白皙如雪的玉手,直接將其拋出群狼包圍圈。

「易楓,你幹什麼?」

對於易楓的這番舉動,吳璇頗感意外,若是二人繼續爆發實力,說不定還能支撐一段時間,現在易楓將自己拋出來,他自己一人如何抵擋。

「這樣下去你我都會死在這裏,不如保下一人,你快走,找到易霄那小子,告訴他務必將你和易家小輩帶出妖獸森林,否則本少爺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疾風劍,第八式,撕裂。」

本來就難以抵擋的攻勢,現在少了吳璇的幫助,易楓處境更將困難,而群狼似乎沒有打算理會已經離開包圍圈的吳璇,反而趁這機會竭力攻殺易楓。

而易楓不得不再度強撐身軀,施展出疾風劍中攻擊力最強的第八式來抵擋,作為疾風劍招中威力最大的一招,耗費的靈力也是巨大的,現在的易楓完全是在透支自己的身體來戰鬥。

「易霄?好,本小姐答應你,不過你小子給本小姐撐住了,沒有本小姐的命令不許死知道嗎。」或許吳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知何時竟然對這個同為江楓城頂尖小輩的他有了一絲情愫。

以至於在如此危險的境地展現了屬於自己大小姐的一面,易楓可能不懂女子情愫,但此刻也絕對不好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