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雪族兩個太上長老,三十個精英幾天前來了月族之後,便音訊全無,直到幾天前他們去查命牌,才發現那些人都死了……

0

雪族一共就八位太上長老,這一次折損兩位,瞬間雪族就怒了!於是雪族的族長,也就是雪天城的父親雪瀾,帶著雪族的大部分長老來到了月族,準備討個說法……

而雪瀾本身就跟月族不共戴天,看到月族的大門就一肚子的火,只是想到自家兩個太上長老在月族隕落。心裡難免多了幾分忌憚……

「族長,雪族族長帶著人打上門來了!」正在和墨九狸等人說話的月九黎,忽然看到一個護衛跑進來說道。

「雪瀾?」月九黎皺眉,隨即看向墨九狸道:「九狸,你們隨意,我出去看看!」

「一起吧!」墨九狸想到自己空間中的某個雪族少主,開口說道。

「好!」月九黎點頭,隨即幾人一起來到了月族大門前!

剛出來就看到外面白花花的一片,雪族的服飾從上到下都是白衣,一眼望去還真是白的黑天都不需要點燈…… 在教書育人過程當中,我發現我對於學生的心理問題特別感興趣,當然也有機緣巧合的成份,二年前,我帶女兒到當地的新華書店買書,發現了一本都市身心靈小說,原臺灣著名女主播張德芬所著的《遇見未知的自己》,正是這本小說把我引向了探索心理之旅。我按照書中的線索,一步步的先後接觸了朗達·拜恩的《祕密》一書,並多次觀看了同名電影。《我們懂個x》及路易斯·海的《生命的重建》等都讓我對身心靈成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此後,我又讀了一系列的書籍,《當下的力量》《潛意識的力量》、《零極限》等書,還有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在網絡上結識了蘇州水悅中心的深層溝通,朱建軍老師的意像對話。所有這些都讓我產生了想系統學習心理學和做心理諮詢師的強烈願望和堅定的決心。

我知道我具備的心想事成的能力,也對此堅信不疑。果然,在系統學習了7個月之後,我便順利地通過了心理諮詢師職業技能考試,拿到了心理諮詢師資格,開始了面向中學生的心理諮詢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在研究學生的心理之餘,通過閱讀大量有關心理及靈異方面的書籍,可以更好地研究我自己了。以下是對我產生重大影響的資料:

未知的實相

1963年,美國女詩人珍·羅伯茲(jneroberts)忽然收到賽斯(seth)所傳來的靈界的訊息。賽斯說他是一個不具肉身的存在,已完成塵世生活的輪迴,現在他是教師,以深入淺出,不帶迷信色彩的語言,傳給人類多次元世界的知識。

珍.羅伯茲與賽斯長達20年的合作,傳下了後來結集成數大冊的通靈訊息,這即是如今風行歐美,成爲新紀元運動中心思想的賽斯資料(賽斯書)。

賽斯資料詳述了羅伯茲與賽斯達成接觸的經過,並以突破性的觀念,說明了超感官能力的開發、輪迴的意義與結構、多次元時空的實相、人類超越肉體的本體、神的觀念等重要的心靈課題。科學家研究發現人能用意念與細胞溝通,治療疾病。

一個癌症患者,在全身放鬆狀態下,想像進入了自己的血液循環系統,向其中的白血球發號施令:注意了!他想像他對白血球說話,我們要進攻驅逐這些瀕死的癌細胞。馬上行動!他看到白血球立即行動,把在放射治療中殺傷的癌細胞清理掉了。檢查發現他的癌症病症果然減輕了!

上述實驗並非唯一用精神治癒疾病的例子。被稱爲睡著的預言家的愛德加·凱西(,1877-1945)就是一位精神治療專家。

凱西在13歲時曾看到過一位美麗的仙女,她問凱西一生中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凱西回答說,他想幫助生病的孩子。不久後便具備一種特殊能力:如果他趴在書上入睡,醒來後便能記住全書的內容,並且倒背如流,即使書中的內容和詞彙遠遠超出了他的知識範圍。

20歲那年,凱西因爲一場大病,而發現自己具有在催眠狀態下的治病解讀能力。那時凱西患了喉炎,並且越來越嚴重,以至不能正常說話了。這個狀態持續了一年。後來有位會一點催眠術的人想利用催眠療法幫凱西治病。他將凱西催眠後,開始暗示凱西恢復正常聲音。這時處於催眠狀態下的凱西居然能用完全正常的聲音迴應。可惜當他醒來時,喉炎又犯了。

有位叫雷恩的人聽說凱西的情況後,便想作進一步的嘗試。他想讓凱西進入催眠後,向凱西本人詢問他的有關病情。在凱西入睡後,雷恩問睡著的凱西其病情。凱西便用正常清晰的聲音告訴雷恩和其他人,自己的病的本質是精神因素,並告訴他們如何治療。按照凱西的指示,雷恩對著凱西的身體,要求血液向患病部位集中。不久,周圍的人便看到凱西胸部以上和喉嚨部位的皮膚變成殷紅色,患病部位皮膚開始發熱。一段時間後,雷恩又按照凱西的要求暗示血液循環恢復正常……。凱西醒來了,這一次他的聲音完全恢復了。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作催眠解讀治病。

這次的治病解讀成功後,凱西開始幫助一位醫生診斷疑難病例。對凱西的能力,《紐約時報》曾經在1910年10月9日作過專題報導。事後,很多人開始前來問診。

由以上的例子我們知道,治病時集中意念可以治療疾病,這是精神改變身體的真實例證。不過畢竟預防重於治療,下面的研究會讓我們更清楚如何以精神保持良好的健康。

精神與人體

愛因斯坦的質能方程式說:物質就是能量。物理學家已證明,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物體都是由不同振動頻率的旋轉粒子組成的,粒子的振動使物質世界表現成目前的樣子,人體也是如此。科學家大衛·霍金斯多年來測量人在不同的體格和精神狀態下身體的振動頻率,結果讓人大開眼界。

他二十多年的研究顯示,人的身體會隨着精神狀況而有強弱的起伏。如果人的意識範圍在1-1000,任何導致人的振動頻率低於200(20,000hz)的狀態會削弱身體,而從200到1000的頻率則使身體增強。

霍金斯發現:誠實、同情和理解能增強一個人的意志力,改變身體中粒子的振動頻率,進而改善身心健康。邪念的頻率最低,當人想着下流的邪念,就是在削弱自己。漸高依次是惡念、冷漠、痛悔、害怕與焦慮、渴求、發火和怨恨、傲慢,這些全都對人有害。但信任在250,是中性的,對人有益。再往上的頻率依次是溫和、樂觀、寬容、理智和理解、關愛和尊敬、高興和安詳、平靜和喜悅在600,開悟在700-1000。

保持善良純正的心態對身體健康是很有益處的。你今天身體不舒服嗎?不妨靜下心來,純淨自己的思想念頭,也許在你停止去想一些負面的念頭時,身體也正在慢慢康復呢。我用一則則實例跟前來諮詢的學生進行心理疏導,看到他們進來時或抑鬱憤怒、或怒氣衝衝,或語無倫次,出去時心情平靜喜悅,我心中便有說不出的激動。 「月九黎,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屠殺我雪族的長老!」看到月九黎等人出來后,為首的一名中年人,瞪著月九黎道。

「哼,雪瀾,你雪族長老為何會死在月族,難道你不清楚?你讓他們來,難道不是來送死的?」月九黎諷刺的問道。

「月九黎,你找死!」雪瀾怒道。

「是誰找死,很快就會知道了!」月九黎毫不客氣的說道。

月寒山之所以對月族出手,一部分原因也跟雪瀾有關係,如果不是雪族在後背搞鬼,月寒山也沒那個膽子……

雪瀾向來恨不得將月族覆滅而後快,又豈會真心跟月寒山聯手,他不過是利用月寒山父子罷了!只有月寒山那個蠢貨,才會信以為真,以為雪瀾真心跟他合作……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雪瀾冷哼一聲,隨即手一揮,身後的雪族人全部上前一步,瞪著月九黎眾人。

「他是雪族的族長?雪天城的爹嗎?」這時,墨九狸的聲音忽然響起。

月九黎雖然疑惑,但還是點點頭道:「沒錯,他是雪瀾,雪天城就是他的私生子!」

「哦,原來雪族的少主是私生子啊!」墨九狸似懂非懂的說道。而且,她發現自己說這話的時候,不少雪族的人,都變了臉色。

「你是誰?」雪瀾在看到墨九狸無雙的容貌時,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艷,只是很快就回神了,瞪著墨九狸問道。

「我是你兒子的救命恩人啊!」墨九狸笑著道。

「什麼?你說城兒沒死?」聞言雪瀾震驚的問道。

其實他一直也覺得雪天城沒死,因為雪天城的命牌,還好好的放在他的空間戒指中,因此他才會如此確定……

「應該沒死吧……」墨九狸猶豫著道,然後就看到她從戒指中,拿出一顆白色的光球。

眾人清楚看到路面關著一個靈魂體,不是雪天城是誰!

忽然感覺周圍一亮的雪天城,虛弱的睜開眼睛,在看到自己父親熟悉的臉時,雪天城頓時嚎啕大哭的喊道:「爹,救我!救我啊……」

看到雪天城的靈魂被困在一個光團中時,雪瀾當時就愣住了,直到雪天城求救的聲音傳來,雪瀾才驟然清醒,一步上前,將那光團捏在手裡,顫抖的道:「城兒,你沒事吧?你怎麼會被困在這裡的?」

「爹,都是那個女人殺了我的身體,又把我困在這裡的,爹救我出去……」雪天城悲慘的哭喊道。

「該死的,爹這就放你出來……」雪瀾聞言怒瞪墨九狸一眼,手上一用力,被他握在手裡的光球。

「嘭……」的一聲,就被他捏碎了。

雪天城的靈魂也飄了出來:「爹,我終於出來了!太好了,我終於出來了,爹,殺了她,殺了……」

只是雪天城的話還未說完,他的靈魂體便開始慢慢的消散,化為點點熒光,瞬間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城兒,城兒,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雪瀾震驚道。 我和我們村的丫、梅、香都差不多大,整天在一起瘋玩瘋跑,倒也過了一個自由自在的童年,和同伴一起玩的時候,我也總是覺得她們似乎比我漂亮,比我更受歡迎。????我到七歲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數學老師佈置作業,把1-10十個數字各抄寫10遍,其他數字我都會寫,2卻怎麼也寫不出來,還是讓香幫我寫了10個2。????和玲一起在池塘裏游泳,玲差點被水淹死。到現在還記得救玲時玲抓住我不放時的感覺。我拼命掙脫了出來,但看到玲還在水裏掙扎,娘當時也在岸邊,擔心地用手指指冒泡泡的地方,我不得不拋掉恐懼,又游回水裏把玲一把拖了上來。也算是大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哇。????還記得我們村一個女人拋棄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跟一個野男人跑了,後來,這個野男人被我們村的人?氐劍?卦諞桓讎e錮錚??熘?螅?飧瞿腥鬆系跛懶恕d鞘保?藝?諼壹液蟮某靨晾鏘蔥∈志睿??醬謇錇液搴宓模?性幼啪?值暮敖猩??倚睦錁途醯錳乇鸕睾e隆>醯盟勞鍪羌??膳碌氖攏?較衷諶勻幻揮邪諭訊運勞齙目志濉?p

小時候的我,就覺得自己與衆不同。記得上小學前的一個秋天,我和一羣小夥伴在一條大路上玩,那時車很少,路上行人也不多,我們一起快樂地追着秋風跑,感受着秋風在指間穿拂的奇妙感覺,也間或撿拾一些金黃的落葉。這時,遠遠地一瘸一拐地走過來一位殘障婦女,小夥伴們興奮地大叫,“瘸子,瘸子”一邊跑,一邊叫,氣得那位婦女追着小夥伴叫罵。 漫步洪荒 只有我沒有跟隨其他小朋友叫這種污辱性的語言,我完全能夠感受到她受到凌辱時氣憤無奈又絕望的感覺,所以我不會像其他小朋友那樣去傷害她。上了小學,我學會了認字,跟娘和弟弟一起到離村子很遠的地方去看電影,那時我們看的大多是戲曲電影,娘不識字,唱的京劇或越劇娘聽不懂,我就看電影字幕念給娘聽。娘喜歡抽菸,每次讓我到村裏的小店給她買紅旗煙或大前門煙,我都會有一角錢的小費。那時的小畫冊一角錢一本,我從不買糖吃,總是用這些零錢去買古裝的畫冊看,沿着通往集鎮的小路,自己一個人到鎮裏的新華書店去買,那時的我,就產生了人生中第一個職業理想,當書店裏賣書的服務員,只因爲當賣書的服務員就可以與那麼多小畫冊朝夕相處了。有一次,買畫冊回來的路上,我手裏緊緊地攥着剩下的一角錢,到家裏一看,一角錢卻不知掉到了何處,令我心疼不已,因爲那時的一角錢可以買好幾個雞蛋呢。上小學三年級時,我就開始看“大部頭”,比如《楊家將》《岳飛傳》《隋唐演義》《呼延慶》等等,心裏有了善惡忠奸的概念。娘買了一臺收音機,我每天中午都要聽完劉蘭芳播講評書《楊家將》纔去上學,劉蘭芳的那極有特色的聲音現在聽來仍是親切無比,寇準、八賢王,楊六?、穆桂英等一個個人物鮮活地印在我的記憶中。我還跟着收音機學歌,什麼《汪洋中的一條船》,《媽媽的吻》、《?蘑菇的小姑娘》等,我聽了幾遍就會唱了。????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們村子裏才裝了電燈。村子裏最富有的那家買了一臺電視機,全村人都到他們家去看電視。在此之前,要想看電視,我們要跑很長的路到大隊部去看電視。那時播放的電視是《霍元甲》《射鵰英雄傳》。也是在小學五年級,我第一次體驗到了什麼叫痛苦。當時的初中很難考,要預選通過才能考初中,不幸的是,我雖然喜歡看書,但數學卻不好。預選沒能通過,就不能參加小升初的考試,娘去找了校長,讓我參加當年的考試,這事卻被同學們知道了,他們見到我就喊“走後門”,喊得我無地自容,痛苦了很久,上學和放學的路上,都躲着人走。 「城兒,城兒,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雪瀾震驚道。

「你……一定是你……是你搞的鬼,城兒呢?你還我城兒……」雪瀾抬起頭瞪著墨九狸喊道。

「呵呵,我都說了我是你兒子的救命恩人啊!那個光球就是我的啊,只有在那個光球裡面,你兒子才會安然無事,我分明是為了他好,誰知道你直接捏碎了,將他放出來,讓他直接落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嘖嘖,你這當爹的也是夠狠心的啊!雖然是私生子,也不知道至於這麼狠吧!」墨九狸搖了搖頭嘆息道。

諸天邪道 雪瀾被墨九狸的話氣的差點吐血!什麼叫他狠心啊,他怎麼會知道那玩意捏碎了兒子會死!再說了,什麼叫私生子他就狠心,哪怕是私生子,他也只有雪天城那麼一個兒子好么。不然他怎麼會想盡辦法,讓雪天城成為雪族少主的啊……

此刻,雪瀾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如果能殺人的話,墨九狸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就是你殺了我的兒子,今天我就先為我兒子報仇!你拿命來!」說完雪瀾飛身向著墨九狸而去。

墨九狸感覺到帝溟寒身上的冷氣,冷笑的看了眼雪瀾,心中默默數著3,2,1……

果然,在墨九狸心裡數到2的時候,雪瀾的身體在半空中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炸成了血霧……

直到淡淡的血霧飄散消失,雪族的人都沒有回過神來!至於月族的人已經淡定多了,對他們來說,這種死法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

等到雪族的長老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能震驚的瞪著墨九狸一群人,因為直到雪瀾死,他們都沒有看到是誰出手的!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難怪兩位長老死在了月族,原來月族有高手!

「月少主,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雪族其中一名老者站出來,看著月九黎不悅的問道。

「交代?什麼交代?你們雪族先是派出太上長老乾涉我月族事情,后是傾全族之力,堵在我月族門前,難道還要我給你們交代?難道是我月族請你們來的?」月九黎冷聲反問道。

聞言,老者的臉色一沉道:「之前的事情,我們可以不追究,只是你今天殺了我學族族長,這件事不可能這麼算了!」

「呵呵——那你覺得應該如何?」月九黎冷笑的問道。

「交出殺害族長之人,任憑我們處置!此事,我雪族便不再追究!」老者說道。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能在他們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殺了雪瀾,可見對方實力絕非一般!到時候,只要將人帶回雪族,逼迫他為雪族效力,一個強者還一個雪瀾,他們也不算太虧……

老者的話一出口,雪族的許多長老也明白了其中關係,紛紛看著月九黎,想看看他會如何選擇……

「呵呵——那你覺得是誰殺了雪瀾呢?」月九黎沒有說話,墨九狸就出聲好笑的問道。

聞言老者沒有皺了皺,看著墨九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生病前的我,只要受到傷害,就會習慣性地躲避,認爲只要不聽不看不聞,似乎就受不到傷害了。其實不然,所受的傷害在我有意無意的壓抑下,他們一點兒也沒消失,全都跑到我的潛意識裏去了。只要有合適的機會,他們就會一涌而出,令我茫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比如暗夜的夢中,比如別人的一句不中聽的話語。

我決心要改變這種情況,改變這種模式,不讓我自己的一些消極想法讓往日的悲傷老電影重演。這要得益於我看的一本書《生命的重建》。正是我接受了書中的一些被世人看來不可能的想法,而且照着實施,我便成了現在的我。

我正在日漸積極主動起來,所說的語言也不再含貶抑自己的味道了。我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大,掌控力也逐漸增強。現在的我相信,我已經具備了心想事成的能力,只要我念一下“芝麻開門”,一切好運的大門都將爲我打開。

我知道,我所想的一切和我所感覺到的一切,都將成爲現實。因此,我只要控制好我的心態,樂觀而積極,一切都會像我頭腦中已規劃好的藍圖,只要假以時日,一件件都將以我願意看到的方式呈現。

在我那唯一的一次姥姥附身的靈異事件之後,我就具備了這種能力。我知道對我來說是件好事,因爲迄今爲止,我所思所想所感,都已成爲了現實。女兒萌順利考上了我和她都心儀的高中,而且在女兒11歲時,又擁有了我們夫妻倆日夜盼望的兒子昊。

原來住的公寓陽臺太小,冬日裏看不到多少陽光,我就想要有一棟帶小院的房子,一年後,我們就搬進了三層帶小院的房子,而且是在女兒上學的高中附近,也便於照看女兒。

兒子澤該上幼兒園了,我想讓他就近入學,結果,在我兒子要上幼兒園的暑假,我們所在的小區就開了一家環境很好的實驗幼兒園,送兒子上學步行3分鐘即到。

拿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資格非常難,但我告訴自己說,一切都是簡單的,就看我是否真的想要,結果,我在4月份報名,11月份便通過了筆試,二個星期後又順利通過了論文答辯,要好的同事封我“神人”稱號,怎麼會想要什麼就能擁有什麼。

公婆爲我倆帶孩子,但跟我們住在一起不方便,我就說,給老倆口買一套公寓,最好是一樓的,離我們家要近。我們向宇宙下了這樣的訂單之後,就等着好消息了。果然不久就有電話打來,說正好有這樣的房子,哇,真是心想事就成啊。

我對自己說,我已經做了太長時間的英語教師了,我要換一個活法,我要去當心理諮詢師,看,我現在已經是一名成功的心理諮詢師了。這些生活中的一樁樁,一件件,每次都和我預想中的一樣,只要我去想了,並且堅定不移地相信,並付諸適當的努力,不論時間長短,他們就都會這樣在我的生命中一一呈獻,想法變成了現實,思想變成了實相。

每一年新年的第一天,我都會爲自己訂立1到3個大的夢想,然後,看見他們一個個變成現實,體驗着創造的快樂,更體驗着做一個普通的異能生命人的快樂。

著名身心靈成長導師張德芬認爲,心想事成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她對心想事成的能力有着精彩的描述:“我一直覺得,我們的人生是我們相信而來的。你相信你會變成什麼樣子,你就會變成什麼樣子,真心想要一個東西的時候,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達到你想要的。” 聞言老者沒有皺了皺,看著墨九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開始也不是沒有懷疑過墨九狸,只是覺得對方的年紀,看起來又不太可能……

最後他的眼神,落在了墨九狸身後的范長老身上,墨九狸等人見狀嘴角一抽,就連范長老察覺到老者的眼神時,也是鄙視的看了對方一眼道:「人不是我殺的,雖然我也不知道雪族族長這麼廢物,但是我還真沒那本事,在你們眼前殺了他……」

雪族的人聞言臉色都黑了黑,說他們的族長廢物,那不就是在說他們也廢物嗎?真是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月少主,我想到底是誰殺了我們雪族的族長,你心裡非常的清楚!如果不想雪族和月族引起爭鬥,我勸月少主還將殺人兇手交出來的好!」雪族的老者最後看向月九黎說道。

他覺得月九黎不會殺到,為了一個高手,讓雪族和月族為敵的!那樣對他們月族根本沒有任何好處……

「你們雪族的太上長老都來了?」月九黎不答反問道。

老者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自信的說道:「沒錯,我們兩位太上長老命喪月族,我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因此,幾天我們其餘六位太上長老都來到了月族,所以,月少主要三思才行!」

他心裡覺得月九黎是忌憚他們雪族的太上長老,才會有此一問。說不定聽完自己的話后,月九黎馬上就會賠禮道歉,請他們進月族相聚呢……

只是老者的願望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忍的!

只見月九黎聞言,同樣露出一抹笑意說道:「都來了就好,這樣都死了,也就沒人再來月族鬧事了!」

聞言,月族的人一個個興奮不已,可是雪族的人卻臉色極其難看……

這月族少主是腦子不好使嗎?說什麼都死了?他知道他們雪族太上長老的實力么?那都是半神級好不好啊……

半神級那是開玩笑的么?這月族少主看著挺帥,怎麼人這麼傻啊!

嫡女翻身:廢柴四小姐 就算他們月族的太上長老,也不可能此刻都出關了,都在月族吧!只要月族沒有六位太上長老在,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好么……

不少雪族人看著月九黎,都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有的甚至眼中看著月族眾人,還帶著絲絲同情……

他們的眼神,讓月族的長老和弟子們鄙視不已!哼,等一會兒還不知道誰同情誰呢……

嗖嗖嗖嗖嗖嗖……

隨著幾道破風聲,六個白髮鬚眉的老者名翩然出現在雪族等人的面前,看著對面的月九黎道:「月家小子,說話倒是很自大!就是不知道你拿什麼殺了我們幾人呢!」

「殺你們都跟切菜似的,還需要拿什麼啊!」見到六個老者出現了,墨九狸微微一笑上前一步,站在月九黎身邊道。

帝溟寒自然是跟著自家媳婦,一同往前一步,站在墨九狸身邊。

「呵呵,小丫頭,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滿了!」為首的老者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發現兩人的實力,自己看不透后,微微周美道。 第676章

「呵呵,小丫頭,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滿了!」為首的老者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發現兩人的實力,自己看不透后,微微周美道。

他並不覺得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實力,是強大於自己的!因為在他看來,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年紀,根本不可能實力強過他,應該是他們身上戴了隱藏修鍊等級的寶器,因此才會讓他看不透……

所以,他壓根也沒把墨九狸和帝溟寒放在眼裡!對於老者眼底的不屑,墨九狸絲毫不在意!她一直覺得,被人看出實力提防著,沒有這樣被人無視后,再狠狠打臉的感覺好……

對方越是看不起他們,最後就會死的越慘!而且,他們可能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只能遺憾的死了……

「現在殺了嗎?」帝溟寒心情很好的問道。

「嗯,要是他們沒有什麼遺言的話,就殺了吧!」墨九狸淡淡的點頭道。

「好!」帝溟寒聞言,看向六個老者皺著眉頭,似乎在考慮是一次殺六個,還是六個一起殺呢。

可是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對話,卻徹底激怒了雪族的六個太上長老了,他們都是活了幾百年的人了,那一個成名后還被人如此無視加侮辱過啊?這簡直就是在打他們的臉,在打他們學族的臉好么……

今天他們要是不教訓下這對男女,以後他們雪族,還有何臉面,在四大隠族中立足啊!想到這裡,六個人對視一眼,紛紛得到相同的結論……

六個人的眼神,齊齊落在了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上,月九黎等人已經被他們給無視了!、

而之前跟月九黎對話的老者,看著自家太上長老發怒的樣子后,心裡開心不已,冷笑的看著月九黎……

準備看著墨九狸兩人,慘死在他們雪族太上長老手中的情景!可是反觀月族的眾人,臉上卻是絲毫擔心都沒有,一個個眼裡反而多了一絲興奮……

因為,他們覺得又能看到唯美的秒殺場面了!真是活了一輩子,也沒有見過帝溟寒這麼強大的男人,殺人從來都是秒殺的完美至極啊……

對於月族人的興奮,雪族中有些人不解,心裡隱約有些不好的預感,但是每當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年紀時,雪族眾人又覺得是他們想多了……

在眾多月族期待的眼神中,在其中一位老者盯著墨九狸目光陰冷的說:「小賤……」

老者的第三個字還沒出口,他的身體就瞬間炸開!這一次眾人只看到墨九狸身邊的閃過一道紅色的身影……

緊接著那道紅色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說話老者的身邊,然後他的身體就如煙花般炸開了,變成漫天血霧飄落而下……

其餘的五人在察覺到帝溟寒過來時,心裡就是一驚,等到他們回神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一個接著一個的雪族太上長老的身體,就如同被人控制著一般,一個一個的接連炸開!不知道的人都要以為,他們是不是組團自爆來的…… 對生與死的思考

我們村子裏有個我叫三嬸的女人,先是喝藥,被人發現沒死成,而後又上了吊,死掉了。我見過她棺材的裏面,有花布貼在棺材四周,從那以後我見到棺材就害怕。她的丈夫,我叫他三叔,之前就有點瘋,三嬸死了之後,瘋得更狠了。他們育有一子,名字叫兵,很可憐,沒娘時候才三四歲。(後來,他長到18歲左右的時候,自己去扒了她孃的墳,從裏面拿出了一個玉鐲子戴在自己的手腕上,我聽了之後覺得不可思議,也爲他的大膽感到驚異。他竟然可以這麼坦然地面對死亡和她孃的骸骨。而我只是聽大人說“起骨頭”(把死人的骸骨挖出重新下葬)就嚇得渾身顫抖。

他們這一大家族,似乎悲慘的事特別多。過了不多久,他們家的四嬸也死了,好像是得了肺癌而死。留下了一子叫徵,徵是長得非常俊美的一個男孩子,他媽沒死之前,在我眼中的他,很是幸福。四嬸下葬的時候,棺材從我們家門前擡過,我呆在房間裏看書沒敢出去。後來,徵的堂哥春22歲就上吊去世往生了,死時和當時的我一樣大。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有人說起他家的長短,原來,這個家族的爺爺曾當過土匪,殺死過好多人,連這家的奶奶都是搶來的。

那個階段,我正好從梅家找了一本白話聊齋,看鬼狐故事看得夜裏不敢睡覺。那時我上小學5年級。

村裏還有一家生了一對雙胞胎兄弟,兄弟倆隨一幫小夥伴到河邊玩,河岸上有挖空的土洞,小夥伴們紛紛鑽進去之後,土洞塌了,雙胞胎之一卻沒從洞中出來,後來,等大人出去找已經晚了,孩子媽媽悽歷的哭嚎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村子裏有殯葬時我也會跟隨去看,別的小朋友似乎都不像我那樣害怕。

中學時期,一日走田間小路去上學,見到溝裏有一個扔掉的死孩子,沒敢看,隱約覺得頭很大,嚇得我連忙跑開。從那以後,都不敢朝溝裏看。當時就覺得特別恨那個孩子的父母,怎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呢,即使已死去也不該這麼丟棄呀,應該讓他有個好點的歸宿吧。

香結婚早,在我大學畢業時,她已育有一子,她隨夫出去打工,兒子由其婆婆照看,孩子有天夜裏從牀上摔下來,沒了。我不知道香是怎樣度過這麼些年的。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樣子。

高中時,我二姐的第一個女孩冰冰二歲時被水淹死了。對我的打擊極大,我高中時期基本上不苟言笑,覺得生命脆弱,天空灰暗。後來,同宿舍的一個女同學一個週末在家與弟弟吵架,喝藥而亡,對我的打擊也是巨大的。令我想到初中時也有一位女同學也是這樣結束自己花般生命的。

當了心理諮詢師之後,我翻閱了大量佛經,接受了轉世之說,知道了因果輪迴,對生與死不再那麼執着了。我知道靈魂是不滅的,這輩子未能如願的事,下輩子你還會回來,而且會重複這一世的模式,直到心願完成。二世未成,可以三世,甚至生生世世,直到你明瞭自己在地球上的使命,了悟你的人生,你才能擺脫輪迴,回到永恆的家園。 第677章

雪族的六位長老出來叫囂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被帝溟寒強勢的秒殺了!帝溟寒動作優雅的回到了墨九狸身邊站好……

月九黎等人回過神,壓下心底的震撼!他們一直都知道帝溟寒強,卻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而現在,他們覺得他根本就不是強!那是神好么……

雪族的太上長老那都是半神玄的強者,可不是一般的修鍊者,說滅就滅的,那可是近乎神級的強者啊,結果被帝溟寒揮揮手就給滅了,這簡直是太恐怖了好么……

月九黎看向對面的白衣老者道:「現在,你們是自己離開,還是希望我們動手呢!」

珠寶大亨愛上我 「你們?你們?你們月族欺人太甚!」老者驚恐的說道。

「哼,欺人太甚?我倒是想知道你們雪族都打上我月族大門了,難道我還要請你們進去喝茶聊天,才叫不欺人太甚?」月九黎諷刺的說道。

「我們……你們……」老者被月九黎的話直接噎住了。

「家主不能放了他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三長老站在月九黎的身邊,眼神不善的看著雪族的眾人道。

「沒錯,家主,不能放過他們!」

「是啊,家主,不能放過他們!」

「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

月族的弟子們也跟著起鬨道,本來雪月兩族就歷來不合,如今雪族找死的送上門來了,月族的弟子們自然不想放過機會了……

「殺!」月九黎微微一頓,眼神看向對面的雪族長老,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聞聲,一群月族弟子和長老們直接沖了上去!雪族的太上長老和家主都死了,雪族的弟子和長老們心裡本來就膽怯,未戰先懼,必敗無疑……

在月族弟子的英勇猛戰之下,雪族的近千人,不到三個時辰,就全部被滅殺的一個不剩了……

沒有了太上長老,沒有了家主,沒有了近千人的長老和弟子,雪族這一次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一次給雪族帶來的災難,幾乎跟滅族無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