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來不及去派兵來對付賀翎,便見到一道黑影快速掠過,所到之處沒人能活著…

0

滅殺了所有人之後,賀翎的雙手之上已經是沾滿了血絲,這裡的財寶可遠遠不是自己所能想到的多,光是金幣就有十三萬!!!

就是賀翎在看到那一屋子的金幣后,都不由得為之一驚,還有各類的兵器財寶,更是藏量驚人

不得不去回城一下了

正要去找附近的郡城傳送回城之時,一道飛影從天上盤旋而來,是一隻信鴿

賀翎抬起手來,那隻信鴿便穩穩的落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上,腿上還綁著一個小信筒

輕輕的取出其上的信紙,低頭一看

「呵!」

看完后,賀翎不由得冷笑一聲,這洛陽可真是熱鬧啊

「這是?」

賈峰看到賀翎手上竟然有一隻鴿子,有些驚訝,明明滿是血跡的手,卻還站著一隻….

「這是信鴿,用來傳遞軍情和消息!」

賀翎解釋道,這個時代似乎還沒用到信鴿吧,也怪不得賈詡有些驚訝

「早就聽聞唐周通獸語,善訓鳥獸,果真不假!」

賈詡點點頭,信鴿倒是第一次見,這個厲害了,若是用它來傳遞消息,可是要快上數倍了!放眼天下,似乎只有大唐才有信鴿了!

「你竟然知道他?」

賀翎疑惑,唐周當時混入大唐鎮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就算是張角趁機舉兵來犯也沒有透露唐周會鳥語這個消息吧?

「若是不知主公深淺,怎甘心來投之?」

賈詡神秘一笑,緩緩說道。

聞言,

賀翎不由得刮目相看,不愧是歷史上幾番投轉之人,並非全是運氣,也是有幾分眼色和實力的~

倒是像極了程咬金那般流轉數次,終是成為大唐名將~

……

兩人轉身離去,留下一地血屍和血腥氣

在繼豫州的王家被賀翎血洗之後,十大家族總算是聽到了風聲,都開始緊張起來,嚴加防範

聽說賀翎只帶著一個謀士便開始血洗,很是猖狂,各個家族都開始準備大軍埋伏

可惜,沒過半天

豫州的另一處郭家再次傳來被遊戲中滅門的消息,據說賀翎這次可是帶著大軍!

好傢夥,拿著部隊搞傳送,而且滅殺全部玩家后,還把財物掃蕩一空

這下十大家族人人自危了,誰都擋不住人家的部隊啊,大唐的精銳可不是一般玩家部隊能夠抵擋的,即便是軍方來的部隊,玩家死了還可以復活,這財物沒了可就真流到賀翎口袋去了!

揚州慕容家勢力,這是在一處縣城中的家族勢力,當初還買了自己荊州的一座縣城呢

後來鬧翻之後,自己也不曾去收拾他們,畢竟有那協議在,而且…慕容夢雪這個女人,是真的正義(顏值即正義),自己也不是什麼膚淺的人,只是比較欣賞人家的正義~

賀翎率軍來到這處縣城,這個縣城的縣令還是朝廷官員,慕容家在其城中有半個縣城的大小位置,早就聽聞了賀翎的赫赫威(凶)名(殘),這縣令直接出城迎接了,賀翎的官職還比他大得多,慕容家是指望不上縣令了~

賀翎一路冷麵率軍進了城,沒想到面前的一道倩影孤身一人攔住了自己的軍隊…… 大王子完顏何的府內,一片緊張的氛圍。

催源和龔宇兩人的屍體就擺放在大廳內,周圍站著完顏何、梁豹、蕭剛、樊忱、王倩等幾十個王府的重要人員。

氣氛很壓抑。

梁豹檢查了一下屍體上都是傷口,對完顏何說道:

「殿下,兩人被人從身後偷襲,對方的修為境界不低,至少是帝級高級境界,而且使用的是一把一星神兵,鋒利無比,出手的速度極快,兩人來不及反擊便被對方擊殺。」

「到底是誰,如此大膽,居然敢刺殺我們大王子府上的人?」

樊忱說道。

眾人都是內心一沉,這個問題才是大家擔憂的核心,敢刺殺大王子府上的人,對方的實力一定非常強大。

在飛豹帝國,有誰有這個實力,還有這個膽量?

大王子現在可是帝王眼中最寵愛的人,而且幾乎就差公開聲明封為帝位繼承人了。

王倩和龔宇、催源兩人交情身後,自從知道兩人被刺殺后,一直都是眼淚汪汪,痛哭不已。

王倩毫無顧慮地說道:

「還能有誰,我看除了二王子,想不到還有誰會刺殺大王子手下的人,他肯定是妒忌大王子殿下最近獲得了帝王的寵愛,想要震懾我們。」

樊忱點點頭,

「我覺得有這個可能。」

蕭剛則說道:

「現在沒有證據,我們只能猜測,但是不可以對外面隨便說,這是要引起打亂的。」

眾人最後將目光看向完顏何。

大王子沉思片刻,很是謹慎地說道:

「我們現在只是猜測,在帝都公然刺殺我手下的人,這個罪名不小,沒有證據之前,你們暫時不少對外亂說,

從今天起,王府侍衛加強警戒,此外,你們如果外出辦事的話,多帶一點人手,小心為上。」

……

第三天夜晚,梁豹見王倩這幾天一直悶悶不樂,說道:

「王倩,要不我們出去走走,順便去吃個宵夜。」

樊忱立即說道:

「好啊,這幾天都待在王府內,實在有些壓抑,該出去散心一下了。」

王倩愣了一下,

「這麼晚了,會不會有危險。」

「呵呵,你想太多了,我和梁豹在你身邊,我就不信對方有什麼人敢來刺殺我們,再說了,外面的宵夜街距離王府不過數百米遠,我們可以隨時趕回來的。」

王倩點點頭,這幾天大家因為龔宇、催源兩人被刺殺的事情,心情都有些壓抑,出去走走也好。

三人簡單收拾了一下,一起走出王府。

帝都的夜間依然熱鬧,尤其是宵夜街,更是人山人海,很多人來這裡宵夜,喝杯小酒,和朋友吹牛聊天,不亦快哉!

這地方梁豹等人經常來,很是熟悉。

三人找了一處夜宵攤坐下來,點了幾盤菜和烤串,以及酒。

老闆是個中年胖子,殷切地招待三人坐下。

「三位,稍微等等,我去這就去準備。」

梁豹環視了一下四周,附近有四座客人正在聊天喝酒,一切看起來和平時一樣,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樊忱笑道: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坐下吧。」

「還是小心為妙,如果對方真的是要對付大王子,一定不會只出手一次的。」

王倩坐下后又想起了催源和龔宇兩人,無限哀傷地嘆息道:

「唉,平日里都是我們五人一起來,偶爾殿下和蕭剛也跟我們一起出來宵夜,現在,唉,」

梁豹拍拍王倩的肩膀,安危道:

「王倩,一切都過去了,向前看!」

王倩點點頭,伸手擦拭了一下眼淚。

老闆走過來,端著三個杯子和一壺酒。

「來嘍,三位,先喝點果酒解解悶,燒烤和其餘的菜很快就好了,正在準備呢。」

老闆將三個酒杯放在桌子上,順手倒滿三杯酒。

三人端起酒杯,

「來,碰一個!」

「好,乾杯!」

「慢著!」

梁豹突然叫道。

樊忱和王倩一驚,看著梁豹。

梁豹微微一笑,對站在身邊的老闆說道:

「老闆,我請你喝一杯酒。」

梁豹將手中的酒杯遞到夜宵店老闆面前。

老闆有些受寵若驚地說道:

「請我喝酒?您是客人,應該我請你們喝酒才對啊!」

「沒事,這杯算我請您喝的。」

梁豹面帶微笑。

老闆也是豪爽之人,和客人之間喝酒互動也是常有的事情,當即接過酒杯,

「好,承蒙兄弟看得起我,這酒我喝了,今天賬單8折優惠給你們三位。」

老闆脖子一昂,一杯酒一飲而盡。

老闆倒著豎立酒杯,哈哈大笑道:

「兄弟,我幹了,」

話未落音,突然臉色一變,雙眼泛白,驚恐地看著梁豹,

「你,你,」

「撲通」一聲,老闆倒在地上。

梁豹抽出長劍,大聲喝道:

「小心,這酒有毒,有刺客!」

樊忱和王倩兩人趕緊放下酒杯,各自拔出兵器,轉身戒備。

周圍四座客人看到老闆倒地口吐白沫,雙腿還在掙扎,都是一片驚恐地看著梁豹三人。

其中有幾個基因進化高手,對梁豹三人呵斥道:

「你們什麼人?為什麼毒殺老闆?」

老闆店內有幾個夥計也沖了出來,梁豹長劍一指,殺氣瀰漫,

「後退,不想死就後退!」

除了梁豹三人,其餘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以為是梁豹毒殺了老闆。

幾十個人遠遠站著,想要看看到底什麼事情。

還有人呵斥道:

「這裡是帝都,容不得你們亂來,我們去叫巡邏隊的侍衛過來,你們三人是跑不掉的。」

老闆的老婆更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老公啊,你死得好慘啊,我們和你們有什麼仇,你們要毒殺我丈夫,我跟你們拼了。」

老闆的老婆一邊哭著,披頭散髮,對著梁豹沖了過來。

梁豹手中是一把一星神兵,手腕一抖,一抹冷光對著老闆的老婆迎面劈下。

王倩「啊」地一聲,

「梁兄手下留情!」

只聽得「嗡」地一聲,那個披頭散髮的女人身前突然出現了一道防禦光幕,擋在了梁豹的長劍前面。

「砰!」

一聲巨響,梁豹身體一震,向後倒退了三步。

那個婦女一聲怪叫,向後倒退了七八步,一手撕去了頭上的那堆亂髮,還有身上披的油膩舊衣服。

「呵呵,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啊!」

一個嬌柔的聲音傳來。

梁豹三人定眼一看,油膩肥胖的老闆娘已經變成了個美艷的少婦。 第1161章滅口(第1/1頁)

梁豹看著美艷少婦,問道:

「你是誰?為什麼要在酒中下毒毒害我們?」

美艷少婦咯咯一笑,

「呵呵,想知道老娘是誰,先打過我,或者陪我睡一覺,咯咯,」

那美艷少婦咯咯一笑,一揚手,一條黑色長鞭破空而出,對著梁豹劈來。

梁豹冷笑一聲,身影一閃,手中長劍刺碎虛空,直接劈向那條黑色長鞭。

「嗡!」

兩件兵器相交,梁豹感覺握劍的手微微有些發麻,看來這美艷少婦不是等閑之輩。

那少婦更是感覺手臂發麻,手中的長鞭幾乎脫手而出。

少婦一聲長嘯,雙臂一振,

「呼啦」一聲爆響,

之間梁豹周圍的地面突然鑽出來幾十條手臂一樣粗的藤蔓,對著梁豹纏繞而來。

王倩大喊一聲,

「小心,這女人是植物系獸魂。」

梁豹的長劍劈向身前的一個藤蔓,只感覺「砰」地一聲悶響,那植物藤蔓非金非玉,居然無法劈斷。

「用火攻,植物系怕火!」

樊忱大聲喊道,一抬手,打出一團火焰,飛向梁豹周圍的藤蔓。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