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起不起來不關沈益的事,只要簡信現在起來了那就行。

0

因為在手機上的即時通訊軟體也將是一個價值千億的生意。

不僅網路上宣傳沈益登頂了首富,而且一些電視台也把這一份排行榜當做了事實來報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柯少,您這是在等誰呢?這麼眼巴巴的站在門口?」一面容姣好的女人走到柯雲的身旁,嬌聲問道,說話間,暗送秋波。

「佟琦然。」柯雲看也沒看身邊這個女人一眼,聲音輕柔的說道。

這女人一聽林清菡的名字,眸子頓時黯淡了下去。雖然她自認樣貌上等,家世顯赫,絕對配得上柯家,但是奈何晉家老爺子就是很喜歡這個三流家族的小輩,連帶着晉家上下都對這個女子寵愛有加。

不過,之前就聽說過佟琦然成為植物人的消息,想必柯少這次是要碰壁了。

「一個小時之前,我接到消息,這次琦然會親自來給晉爺爺賀壽!」彷彿猜到了女子的心思,柯雲柔柔的自顧自說話,聲音清淡。

「我和琦然這麼多年不見了,之前她住院的時候我還去過,可惜……」

柯雲聲音細膩,言語之中,充滿了無限的哀傷。

之前聽說,柯家少爺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多少女人投懷送抱都沒有搭理過,可看他現在這樣子,怕是因為心有所屬吧!

柯家少爺長得如此俊美,也不知道那個佟家的小妮子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站在旁邊的女子偷偷大量了一眼面容柔和的柯雲,心中暗自想到。

此時,一輛磨砂黑色的S級豪車從遠方駛來,漸漸進入柯雲的視線,一直表情冷淡的柯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中都漏著說不出的喜悅。

車輛停下,車門打開,有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佟琦然畫着淡妝,一頭黑色的長發在腦後盤起,五官精緻到無可挑剔。

柯雲的臉上堆積出笑容,正當他準備上前迎接時,卻發現,佟琦然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

剎那間,柯雲臉色一變,眼神之中露出濃濃的驚訝和不解,幾秒后再次恢復平靜,大步朝走去。

「琦然,你的病,真的好了?!」柯雲走到佟琦然的身邊,直接無視掉了江楓,熱情洋溢的張開雙臂,就要去抱佟琦然。

佟琦然見到眼前的這人,臉上也是露出了瞬間的開心,正要張開雙臂,忽的又想到了什麼,戒備的退後了一步。

「鵬……雲,我給你介紹下,這是我老公,江楓!」

江楓和柯雲客套的點了點頭,兩人的眼神中都透露著幾絲疑惑。

柯雲疑惑的是,他知道江楓的存在,就是這個人,害的佟琦然被迫跳樓,當了五年的植物人。但是,不是說江家已經滅族,江楓也死了么?怎麼會突然又出現了!

而且,江楓今天的這氣質,配上一身華貴的西服,看起來不像是沒落的樣子!

另一旁的江楓疑惑的是,這個身材有些矮小的人,穿着一身寬鬆的休閑服,似乎看起來瀟灑不羈。

看雙手,雖然也有訓練的痕迹,滿是老繭,但骨架卻是偏小。

聽這人的聲音太過細膩,領口很高遮住了脖子,看不到喉結。

如果不是生來疾病或者太監的話,那她應該是一個女的!

兩人彼此打量的時候,忽的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

「丈夫和吃軟飯的,還是有區別的!柯兄,我給你介紹下,你面前的這位江楓,就是佟家一個上門女婿,吃軟飯的!」晉豐益帶着佟建宇一路走來,臉上帶着幾分不屑。

柯雲聞言,皺了皺眉:「晉兄,你說這位江楓,是吃軟飯?」

「當然是了,他就是覬覦我們佟家的財產,一個喪家之犬而已!可惜被我們看透了,逐出佟家了!」佟建宇看着江楓,一臉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平時他怕江楓怕的要死,可在晉家莊園這裏,是沒有人敢動手的!

江楓冷冷的瞥了一眼佟建宇,並沒有說話,在他眼裏,佟建宇就是一隻小丑,根本不用放在眼裏。只要自己點點頭,有的是人收拾他。

見江楓一聲不吭,還以為江楓是怕了,佟建宇笑着道:「識相的話你就滾遠點,這是晉家的壽宴,可不是你這種臭乞丐來的地方!」

「他不算什麼,那你又算什麼東西?這裏輪得到你說話?!」江楓還沒有反應,一旁的柯雲卻是忽的開口,厭惡的瞪了一眼佟建宇說道。

晉豐益和佟建宇詫異的看着柯雲,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柯雲會替江楓說話!

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他不是要追求佟琦然么,我們應該是站在一條線上對付江楓啊?怎麼反倒是幫江楓說話?

「晉兄,雖說今天是晉家的壽宴,不該我插手,但是像你身邊這種人,還是少往來為好!」柯雲皺了皺眉如是說道。

晉家和柯家的關係在那,雖然她自己平時看不起晉豐益那副紈絝子弟的樣子,但是有些時候還是得提點一下的。

晉豐益不悅的轉過身去,也不反駁柯雲的話。雖然他爺爺地位顯赫,但畢竟不是晉豐益自己的勢力,面對一個實權的柯雲,心中還是有些發怵的。只能冷哼一聲,帶着佟建宇徑直往莊園內走去。

「琦然,晉爺爺念叨你好久了,我們也進去吧?」柯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態度顯得有些諂媚,將佟琦然迎進了晉家莊園。

江楓深深的看了一眼柯雲,一臉的古怪,張了張嘴幾度想要開口,但最終也沒有說什麼,緊跟着走了進去。

「喂,剛才你看到沒,就因為一個女的,柯家竟然差點和晉家杠起來了!」

「對,我知道,那女的是雲城的,據說曾經還是個小花旦,柯家少爺可是暗戀好久了!」

「啊?柯少不是不喜歡女的么?我聽說……」

「呸呸呸,你是嫌活得太長了?這種話也敢說?人家可是有實權的,這種事自己心裏知道就好!」

圍在莊園外面的幾人交頭接耳交換著彼此的情報。

「我好奇的還是,那個帥氣的小伙是誰,自己的女人被柯少這麼獻殷勤也不敢吱聲!」

「我看他是頭上長草了!興許人家就好這一口呢?不然柯少為什麼還給他解圍?」

「說不定,柯少是通吃的呢,嘿嘿嘿!」

。閻羅看著面前這個閻皇陛下,思索片刻后說:「啟稟陛下,在這神山上的血泉向來都有神奇的功效,說小了就是在陛下您身上所起的效果,不管多大的傷,都能在一夜之間痊癒,說大了,這血泉可以令人長生不老不死,除非自己想死然後自殺或者被人殺死!」

砰!

林弈聽著這個信息,身形微微一怔,手中的玉碗掉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好在這地上已經堆滿了灰塵,並未令這玉碗摔碎。

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個信息可以說是驚天動地匪夷所思駭然……

《定江山還得靠大哥》第二百三十五章關於生死 ,

第137章

和周偉的通話結束后,宋三喜滿意了。

開車,去東湖遊樂場。

他以為,蘇有容會帶甜甜去那裡。

周偉很沮喪。

宋三喜太會聊天了,給他洗了腦一樣。

周偉真誠的退了費用1500塊,用銀行轉帳的方式,轉給了宋三喜。

之後,打電話給蘇有容。

「蘇女士,我覺得還是給宋先生一個機會吧!這婚,您二位還是不要離了。」

蘇有容:「」

「周律師,您這是?」

「宋先生足夠優秀,他讓我感動。代理費,已退給了您的先生。這是您辛苦賺來的錢,我不能掙,也沒資格掙。就算是打官司,審判院也不會支持離婚的,我比您更懂。這麼好的丈夫,我相信,他會變得更好的。祝您以及家人,生活愉快,越來越幸福。」

蘇有容愣了半天。

苦澀,在心底。

天啊,這律師和宋三喜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杜海平和蘇有容,聽到情況后,也是一臉驚愕。

「這怎麼可能?周偉學長還為宋三喜說話了?」

杜海平不服,掏出手機,直接打過去。

周偉鬱悶道:「海平學弟,沒辦法。宋三喜太優秀了,太能侃了。我和他深·入交流了一下,他說得我特么都想回家離婚了。他和蘇有容,還是不離吧!代理費,我也不忍心收了,得退。」

杜海平傻了,「這不是,學長,宋三喜那種人渣,打老婆打孩子,外面勾搭寡女,怎麼就還不能離了?」

「這需要鐵證如山。但是,很難搞定。況且,宋三喜真心在改過中。我相信,如果上法庭,以他的能力,法官都不會判離的。所以,只能祝他們幸福了。」

結束通話,杜海平是真的發狂。

嘿,這個狗賊,比律師還牛批?

說來說去,法律還保護他了,不保護弱者蘇有容和甜甜?

這特么哪裡說理去?

宋三喜,趕到東湖遊樂場。

並沒有看到蘇有容四人。

那時候,剛好下午三點。

宋三喜等了一會兒,還是看不到四人。

於是,打電話給蘇有容。

「有容,我在東湖遊樂場,你們到了嗎?」

「我們」蘇有容心裡有氣,也疑惑,「我們沒去那邊。你,跟律師都說什麼了?為什麼他不代理了?」

「回頭再說吧!有些事情,的確應該給你講了。但,沒有完成我對你的許諾,沒能彌補一切的過失,我是不會同意離的。錢,退到我賬戶上了,我等會兒給你。你們在哪裡?」

「你算了,不跟你講了,我陪孩子呢!我們在天樂谷遊樂場。」

「哦,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宋三喜直接往天樂谷遊樂場開去。

那邊,甜甜很開心。

在媽媽溫暖清香的懷裡,坐著,騎了好久的旋轉木馬。

可惜,宋三喜沒能趕到。

但蘇有容還是說,他正在來的路上。

甜甜,又很開心,說:「那,我可以叫他耙耙了嗎?」

蘇有容想了想,「那不一定。有些事情,他不給媽媽解釋清楚,就不行。」

「哦什麼事呀?」

甜甜有些失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