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木王府中沒有一個人出現在通告中。這說明木王府中所有的人都被殺了。 木景年想的一點都不錯。

0

原本秦巖沒有下令殺掉木王府中的所有人。

不過金王和火王以及水王的兒子,商量後做了一個決定。

殺掉木王府所有的人,這樣就可以討好秦巖。

存在了數千年的木王府就這樣被其他三王滅掉了。

木景年攥緊了拳頭。他準備在秦巖登基的那一天,將秦巖的真實身份公佈出來。

然後在所有四象的民衆面前殺掉秦巖,爲木家人報仇。

秦巖登基道皇的時間就定在一天後,地點就在四個王府的交叉線上~卓越城。

卓越城是一個三不管地帶。

因爲四王之前專門將卓越城劃了出來,沒有人管這裏的事情。所以這裏就變成了一個法外之地。

現在秦巖爲了彰顯自己的尊嚴,準備在卓越城登基,以示自己可以治理好整個四象。

卓越城中張燈結綵,到處都是水王,火王,以及金王的手下。

他們維持着卓越城的秩序。

趙鵬和木景年悄悄的躲過侍衛,潛進了卓越城。

他們在卓越城的廣場上看到大家正在準備登基大典。

趙鵬在心中冷笑起來,等你登基的時候,我就在所有人面前殺掉你。

從此以後,四象就再也沒有什麼狗屁道皇了。

等你這次重生回來,那又是千年之後了。

我雖然有可能被金王他們殺死,但是這麼這麼毫無作爲的死去,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去。

另一邊木景年也在心中暗想:秦巖,你等着吧,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就讓你好看。

民衆們看到金毛和火王水王的手下在廣場上搭高臺,準備登基儀式。他們也都十分詫異。

別說是道皇,就是木王水王金王火王這四王在進行王位過渡的時候,都會在各自的王府裏面進行,根本沒有人在廣場上進行,這顯得極不正規,也顯得極不莊重。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秦巖這樣做只有一個目的。

那就是引魚上鉤。

秦巖知道趙鵬在得知他變成道皇之後,肯定會來找他麻煩。

這可是滅掉趙鵬和大耗族最佳的機會。

一個小時後,登基大典開始了。

侍衛們開始安排相應的程序。

秦巖在一隊侍衛的簇擁下,慢慢的走上了高臺。

就在這一刻,趙鵬突然從人羣中竄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秦巖殺去。

看到趙鵬衝了上來,侍衛們立即組成了一道人牆,擋在了秦巖和趙鵬中間。

趙鵬冷笑起來,他抽出佩劍唰的一聲向這些侍衛斬去。

劍刃上閃過一道光滑,崩射出一道金光。

這道金光鋒利無比,在削在侍衛們身上的時候,所有的侍衛立即被一切兩段。

人們瞬間譁然,萬萬沒有想到趙鵬的實力這麼高。

要知道護衛秦巖的這些侍衛可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實力極其高超。

趙鵬殺掉侍衛後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秦巖殺去。

金王火王和新水王並沒有上去幫秦巖,他們站在遠處冷冷地看着這一切。

他們都希望秦巖死在趙鵬的手中。

趙鵬揮劍向秦巖斬去。

秦巖伸出兩根手指,特別輕鬆地夾住了趙鵬的劍。

“趙鵬,好久不見。”秦巖笑着說,眼神中滿是譏諷。

看到秦巖這麼輕鬆就夾住了他的劍,趙鵬驚駭無比。

他之前記得清清楚楚,秦巖的實力和他相差太遠太遠。

可是現在,秦巖居然這麼輕鬆就夾住了他手中的劍。

趙鵬也很快就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秦巖既然變成了道皇,那麼說明秦巖的實力肯定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但是趙鵬也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能提升到這種程度。

“秦巖,你不配做道皇。”

緊接着趙鵬轉過頭向金王,火王,以及新上任的水王看去:“你們難道就任由這個小丑當上道皇嗎?”

“趙鵬你這個王八蛋居然還敢來我們四象搗亂,看我不殺了你。”

金王飛身而起,向趙鵬殺去。

火王和水王對視了一眼,也飛身而起向趙鵬殺去。

原本他們不打算出手,他們想讓趙鵬殺掉秦巖。

但是現在他們看出來了,趙鵬和秦巖的實力相差太多,所以他們現在只能硬着頭皮衝上去,將趙鵬殺掉,總不能讓秦巖這個道皇親自動手吧。

“哈哈哈。你們這些手下敗將,每天只會溜鬚拍馬。以前我在位的時候你們天天對我溜鬚拍馬。現在秦巖變成了道皇,你們又開始對秦巖溜鬚拍馬。我今天就殺了你們這些敗類。”

趙鵬轉過身不再攻擊秦巖,而是向火王等人殺去。

秦巖也不阻止,被抄着雙手站在臺上冷冷的看着這一切。

他要看一看火王金王水王,準備怎麼對付趙鵬,會不會殺掉趙鵬。

其次秦巖也想讓趙鵬殺掉這三王中的一個。這樣他的壓力就會小很多。

因爲秦巖知道,在未來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四象,他必須要找一個代理人留在四象,這個代理人必須和他親近。

可是到目前爲止,他發現無論是火王,水王,還是金王,都對他充滿了敵意。

所以這三王如果能和趙鵬同歸於盡,那就最好了。

四人廝殺在了一起,原本趙鵬以一敵三是沒有勝算的,但是此刻,他們四人居然打了一個平手。

秦巖看得出來,他們之所以能打平手。一是因爲趙鵬的實力比之前又進步了一點。二是金王他們又不願意施展出全力,只是在遊鬥。

這就造成了一個他們四人不相上下的處境。

這些傢伙果然沒有把我放在眼裏,在我眼前居然都敢不賣力。

哼!等我徹底掌握了四象,就將你們統統殺掉。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他準備以後穩定了四象後就對金王水王和火王下手,然後再扶持新的比較聽話的金王木王水王火王上位。

就在他們大打出手,秦巖正在想着以後怎麼統治四象的時候,木景年躲在暗中悄悄地觀察着。

木景年非常慶幸他沒有先出手,否則此刻被圍攻的就是他了。

這樣對他來說也不錯,因爲金王水王火王被趙鵬吸引住了。

現在秦巖的身邊沒有人,他如果偷襲的話,把握會非常的大。 木景年悄悄的躡手躡腳地向秦巖靠近。

他以爲可以輕鬆的殺掉秦巖,但是剛纔趙鵬和秦巖動手的時候,他發現秦巖的實力比他想象的要高。

他如果和秦巖動手,根本沒有勝算。 蠍女王駕到 所以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趁其不意攻其不備。

在秦巖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一擊必中殺掉秦巖。

秦巖被抄着雙手饒有興趣的看着火王他們四個打來打去。那感覺就像在耍猴一樣。

就在秦巖百無聊賴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機從他的背後傳來。

剎那間,他全身汗毛直立。

自從秦巖變成道皇后,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這說明刺殺他的人實力非常高。

秦巖立即轉過身向後看去,同時揮掌向後拍去。

他轉過身後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木景年正揮掌向秦巖的背心拍下。他以爲自己這一招百發百中。

因爲他是趁秦巖將注意力全放在趙鵬身上的時候發動的,而且他在攻擊的時候使用了剛從鬼谷中學來的一種可以隱藏氣息的道術。

按理說秦巖不可能察覺到他,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眼看他就要得手,還是被秦巖發現了。

“轟”的一聲,秦巖和木景年對了一掌。

秦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木景年就像倒飛的風箏一樣,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聽到這邊的動靜,金王火王他們不再攻擊趙鵬了,而是紛紛轉過頭向秦巖這邊看去。

當他們看到木景年後全部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他們以爲木景年早死在木王府中了,可是沒有想到木景年居然出現在這裏。

“木景年,想不到你從鬼谷中出來了,真是可喜可賀。”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

這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沒有想到木景年會從鬼谷中出來。

要知道當初秦巖在鬼谷裏面可是呆了整整一年纔出來。

現在木景年在裏面只呆了八個月就出來了。

緊接着秦巖又發現這件事情好像有些不對。

當初他從鬼谷出來的時候,雖然他感覺到在鬼谷中呆了整整一年。不過出來之後四象裏面也只過了一天。

可是這次木景年出來,四象可是過了整整八個月。

莫非木景年在鬼谷中呆了幾千年甚至上萬年嗎?

秦巖露出了迷惑的眼神。

因爲鬼谷中的一年只相當於四象中的一天。

“沒有錯,我出來了。你一定想不到吧。”

木景年哈哈大笑起來,樣子猙獰無比。

“兩位伯父,水兄,好久不見。”木景年立即抱拳,向金王三人問好。

他知道自己不是秦巖的對手。所以他想說服金王三人共同對付秦巖。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擊敗秦巖。

學霸女神超給力 其實木景年此刻也想把趙鵬拉上。

金王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他們現在實在是不知道該和木景年打招呼還是不打招呼。

如果和木景年打招呼,那就會給秦巖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不打招呼,好像又有點彆扭。

總之,這讓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位伯父,水兄,我相信你們不甘心屈居於別人之下。如果我們四人聯手,絕對可以殺掉這個傢伙。”

緊接着木景年又向趙鵬看去:“趙兄,我們四象和你大耗族徹底和解如何?”

趙鵬沒有說話,沒有說話也就表明了他的立場。

他是不可能和四王和解的。

因爲他們大耗族有今天就是拜他們四王所賜。

木景年似乎也知道他這一句話無法打動趙鵬,他接着說:“趙兄,你知不知道,當初對付你的無明王其實是個冒牌貨。他的真實身份就是秦巖。”

說到最後,木景年陡然提高了聲音。

聽到木景年的話,所有的人一片譁然,他們都驚訝地看着秦巖和木景年,有些不敢相信他們的耳朵。

特別是趙鵬金王以及火王。

“你們知道無明王在擊退趙鵬後爲什麼突然消失不見了嗎?因爲他又恢復成了秦巖,回到了大世界。”

聽到木景年這樣說,大家隱隱約約間覺得他說的應該不是假話,因爲最近一段時間他們的確沒有再見過無明王。

按理說現在可是亂世,無明王應該趁機統一四象纔對,不可能悄悄的潛藏起來。

“趙兄,這可是把你們大耗族逼入絕境的人。莫非你不想殺了他嗎?想殺了他就必須要和我們合作,因爲只有我們聯合起來才能殺掉他。”

木景年不緊不慢地分析着。

趙鵬被說得十分心動。

同時他也十分憤怒,他萬萬沒有想到,他之前不是敗給了無明王,而是敗給了秦巖。

“兩位伯父,水兄,趙鵬現在也答應我們了,莫非你們還在猶豫不決嗎。難道你們還想當秦巖手下的狗嗎?”

說到狗這個字,木景年故意拉長了音調,他要刺激金王,更要刺激火王。

因爲金王和火王野心最大。

他就不相信他們願意心甘情願的被秦巖指使。

金王被說的有些心動。

他轉過頭向火王以及水王望去。

此刻火王水王也向金王看去。

他們三人看在一起的時候,同時下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聯合起來一起對抗秦巖。

“大侄子說的沒有錯,我們四象爲什麼要讓一個外人來統治。”金王發聲了。

“不錯,我們四象就應該由我們四象的人來統治,決不能交給外族人。”

火王此刻也表達出了他的意願。

水王說得比較含蓄:“既然兩位叔伯都是這樣想的,那我也就湊個熱鬧吧。”

聽到金王等人表達了態度之後,木景年心中十分激動。

因爲他知道他的計劃成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