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就像是幽靈,似乎從未存在,但是在近代很長的一段歷史中,整個世界的格局都有着他們背後操縱的身影。

0

傍晚時分,正是家族準備進餐的時刻,但是所有的傭人雞飛狗跳,在莊園的各個角落搜尋着什麼。

老赫蘭菲特氣得鬍鬚亂顫:“今天不把索菲娜找到,統統接受處罰!”

大管家噤若寒蟬,心底卻是苦笑連連,那個狡猾伶俐的小丫頭,竟然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看這情形,大概是不在莊園裏了,甚至……唉!

龍都機場。

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戴着一副寬大的墨鏡,滿是期待地走出了機艙:“東皇哥哥,我來啦!你見到我會是驚喜,還是驚喜,還是驚喜呢?”

(全書完!) 上午十一點,自清晨起便開始在天空中聚集的烏雲已經將玫城上空嚴密地籠罩起來,眼看着這座已經乾渴了一個多月的城市便要迎來一場久旱之後的甘霖。

玫城大學一間狹小的辦公室內燈光明亮,年方四十歲的教授級高級講師王建華坐在一張辦公桌後面,他左右兩側各坐了一個身穿制服套裙的年輕女助教,三個人組成的論文答辯小組六道炯炯的目光正齊刷刷地注視着坐在對面椅子中的長髮女孩兒。

女孩兒二十歲左右的年紀,身材纖細高挑、面孔白皙粉嫩、五官精緻漂亮,一雙熠熠生輝的眸子裏充滿了沉穩與自信,面對王建華身邊兩位助教老師咄咄逼人的提問竟是絲毫也沒有怯場的意思。

只見她櫻脣微啓,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地用她甜美清脆的嗓音回答着她們絞盡腦汁提出的那些刁鑽古怪的問題。

王建華眼中的目光始終是溫暖的,帶着滿滿欣賞的意味注視着面前心愛的學生。


當那女孩兒終於回答完一個問題的時候,王建華適時地伸手製止了還想要繼續提問的助理,開口是一把動聽的男中音:“好了,樑雨欣,你的論文答辯到此結束,你可以離開這裏了。”

樑雨欣小巧的面孔上立即露出輕鬆的微笑。她緩緩起身,衝着三人鞠躬行禮道:“謝謝三位老師,再見。”

她說完轉身欲走,王建華卻又開口道:“哦對了雨欣,你稍微等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樑雨欣停下腳步,回身望着王建華。

王建華對身邊的兩個助教道:“好了,小李,小彭,今天上午咱們就到這裏吧,你們兩個回去休息,咱們下午繼續。”

那兩個身穿制服的女子收拾了自己的物品,點頭致意後離去。

樑雨欣伸着脖子看着她們走遠了,這才咯咯笑着道:“哎呀!王老師,剛剛可把我緊張得夠嗆!這李老師和彭老師她們兩個分明就是有意爲難人家嘛!真是的!她們對別的同學難道也是這樣子的?”

王建華笑道:“你成績好,各方面又都是這麼優秀,是我最得意最欣賞的學生之一,她們是心裏不服氣啊!呵呵,你不必在意的。對了雨欣,昨天咱們院裏接到了一個通知,有意派遣一批大學生志願者到邊遠地區支教一年,我想問問你是否有意報名?”

樑雨欣面上現出幾分爲難的神情,噘嘴道:“我本人是十分嚮往能有這樣鍛鍊的機會的,但是我媽媽她……唉,王老師,您也知道她那個人,是不肯輕易放鬆對我的管束的。這件事您容我幾天時間,我得想法子做做她的工作。還得拜託您幫我留一個名額!”

王建華點頭道:“這個不難,我可以跟院裏領導說一下。雨欣啊,你知道我一向非常欣賞你,有意幫助你留校工作。此次鍛鍊機會難得,會爲你將來能夠留校當老師加分,所以你還是努力爭取得到你媽媽的同意爲好。對了,還有你的那個男朋友,他會不會反對你去農村支教呢?”

樑雨欣白皙的面孔上飛過兩片紅雲,垂頭笑道:“他沒問題的,我做什麼他都不敢反對的,呵呵…..”

王建華哈哈笑了,開口道:“那好吧,你就回去想想怎麼做通你媽媽的工作吧!”

樑雨欣再次鞠躬道:“謝謝您王老師,我會盡力爭取的,再見!”

說完她揮了揮手,轉身走出了那間狹小的辦公室。

樑雨欣走得很快,雪白的裙角被走廊裏流竄的微風吹動,整個人看起來彷彿是一個不慎流落到人間的仙子般不帶一絲煙火氣。

她走到樓門口,立即便看到了那個倚靠在廊柱邊的高大身影。她面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心裏也彷彿喝了蜂蜜般甜絲絲的。

看着心上的女孩兒小跑着朝自己走來,那高大身軀的主人俊朗的面龐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他站直了身體,伸手接過樑雨欣的書包,拉着她來到停靠在一邊的電動車旁邊,親手將一頂頭盔戴在她的頭上,自己則戴上了另一頂。

之後他柔聲開口道:“雨欣,你的論文答辯怎麼樣?還順利嗎?”

樑雨欣微微一笑道:“還好啦!王老師自然是不會爲難我的,就是那兩個助理老師太難纏!她們問了我好多跟論文沒有關係的問題,搞得我頭都大了!不過最後我還是都應付過去了,呵呵。”

男子道:“那就好那就好!雨欣,爲了慶祝你即將大學畢業,我今天上午已經抓緊時間送完了大部分的郵件,所以中午可以好好地陪着你吃個飯了!怎麼樣,哥哥對你好不好?”

樑雨欣拍手輕笑道:“好啊好啊!哥哥你對雨欣最好了!不過你一定很累了吧!嗯……不如你帶我去陝西小哥那裏吃涼皮兒吧!他那裏離這兒近一些,你可以多休息一會兒!”

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兒笑道:“你這丫頭倒是好養活的很,一碗涼皮兒就算是慶祝了?你是不是存心替我省錢呢?”

樑雨欣調皮地眨眼笑道:“哎呀不是啦!樑雨欣最愛吃陝西小哥的涼皮兒,霍天成要請樑雨欣吃大餐慶祝畢業,自然是要請她吃最愛吃的東西嘍!所以,你就帶我去吧!好不好嘛!”

霍天成無奈搖頭道:“你總是要吃那個,怎麼吃也吃不夠!真是拿你沒有辦法!”

樑雨欣拉住他的胳膊撒嬌道:“嗯,今天天氣好悶熱,人家就是要吃那個嘛!好不好啦!好不好嘛!”

霍天成只好點頭道:“好,好,好,我的大小姐,就依了你去吃涼皮兒!不過你要答應我再吃半個肉夾饃,好不好?”

樑雨欣調皮地忽閃了兩下眼睛算是答應了,之後她側身坐到了電動車的後座上整理好裙子。霍天成發動了車子,一溜煙兒地向着校門外駛去。 此時天空中濃雲翻滾,眼看着一場暴雨就要落下。

霍天成與樑雨欣二人在一家小吃店外停好電動車,相擁着走了進去。他們只顧着說笑,沒有注意到店內走出來的一對中年夫婦。

他們不斷回頭看着樑雨欣和霍天成的親密模樣,一邊朝外面走一面相互交談着什麼,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

見樑雨欣和霍天成進來,身穿雪白制服的涼皮小哥立即迎上來笑道:“哎呀,二位又來吃涼皮兒了?快坐快坐。”

樑雨欣脆聲道:“是的,麻煩你給我們上兩份涼皮,再來兩個肉夾饃,還有兩杯果汁。對了,還有……”

涼皮兒小哥笑着接道:“其中一碗涼皮兒多加醋和辣椒!對不對?”

樑雨欣嘻嘻笑着道:“對的對的!”一邊拉着霍天成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涼皮兒小哥答應着去了,幾分鐘後便將二人所點的食物端了上來。

樑雨欣將醋和辣椒較少的那份推到霍天成面前,二人開始頭碰頭地吃着各自面前的食物,樑雨欣順便將王建華的話告訴了霍天成。

霍天成聞言不禁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他深邃的雙眸深深地凝視着面前的女孩兒,兩道濃密的劍眉開始漸漸鎖緊。

樑雨欣見狀也放下筷子,擡起一隻白嫩的小手在他眉間摩挲了幾下,撒嬌道:“天成哥哥你這是什麼表情啊?!不過就是一年的時間而已,中間還有一個長長的寒假呢,很快我就會回來的啦,你不要這樣子嘛!好不好?”

霍天成沉默半晌,嘆息道:“雨欣,你要想清楚啊。去邊遠地區支教,生活條件是很艱苦的!你在家一向嬌生慣養慣了的,我是擔心你吃不了那裏的苦啊!再說,你這一去就是一年那麼久,而我又不能陪着你一起去,我……”

樑雨欣咯咯笑道:“沒關係啦!我會克服困難堅持下來的!何況王老師不是說去支教有助於我留校當老師嗎?至於我們兩個嘛……我們可以打電話,發微信,咱們每天都可以通過網絡視頻見面,那還不是跟在一起是一樣的?”

霍天成搖頭道:“傻丫頭,那怎麼會一樣呢?我……好吧,就算你能克服困難,我們也可以每天視頻見面,但是你媽媽呢?你要怎樣說服她同意你去?我們兩個交往已經快到三年了,你都不敢叫她知道我是個送快遞的,現在你卻突然告訴她你要去農村支教,你想她會同意嗎?”

樑雨欣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代之以幾分煩躁與擔憂的神情。

她長長地嘆了口氣道:“你說得對,我媽媽纔是最大的問題……不過,我現在已經大學畢業了,她不能再把我當成小孩子對待的,我會好好地跟她說的……”

霍天成又沉默了一陣,開口道:“好了雨欣,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就放心地去做吧,我會支持你的。現在……我們吃飯吧,別再愁眉苦臉的啦!”

樑雨欣聞言面上再次露出開心的笑容,脆聲道:“就知道你最好了,謝謝你天成哥哥!愛你呦!”

霍天成笑道:“好了,你這個傻丫頭!要離開我了你卻開心成這樣,真叫人傷心……快吃吧!”

樑雨欣笑道:“天成哥哥莫要傷心,雨欣妹妹會很快回來的,哈哈哈哈……”

二人笑鬧着再次將注意力放到面前的食物上,繼續用餐。

陰沉的天空中忽然亮起一道明亮的閃電,隨後一陣隆隆的雷聲響過,暴風雨終於來了!

樑雨欣與霍天成一邊用餐,一邊朝着街道上觀望,不時地衝着外面匆匆避雨的行人和車輛指點着說笑着,早已將剛剛那一點擔心拋到了腦後。

飯後,霍天成送樑雨欣上了一部出租車,自己則穿好了雨衣,駕駛着電動車衝進了雨幕之中。

出租車在一座老舊的居民小區外停下,樑雨欣小跑着衝進了街邊一家叫做“惠民”的超市內。

由於天降大雨,超市內顧客不多。樑雨欣直接衝着那個正在整理水果的少婦走去,開口叫道:“嫂子,我回來了!媽媽和哥哥呢?”

少婦聞言回頭,溫婉清秀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回答道:“雨欣你回來了?他們兩個在家裏還沒有下來,看媽媽的樣子像是有事要跟你哥哥商量,好在現在顧客不多,我一個人能照顧得了。”

樑雨欣走過去要伸手幫忙整理,少婦卻拿了一顆水靈靈的櫻桃放進她的口中寵溺道:“好了,我的大小姐,這個活哪裏是你能做的?待會給媽媽看到了她會不高興的,你快坐下歇一會兒吧,看你身上都淋溼了。”


樑雨欣只好走到收銀臺後一張凳子上坐下,嘆息道:“嫂子,我想去做支教老師,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媽媽說!唉,怎麼辦呢?她一定會拼命反對的……要不,我叫哥哥幫我跟她說說?”

少婦嘆息道:“媽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嗎?你哥哥又一向對她惟命是從,他一定會支持媽媽反對你去的!我看你還是算了吧!”

樑雨欣開口道:“可是嫂子,去農村支教可以……”話未說完,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樑雨欣忙拿起手機看了看,按下接聽鍵道:“喂!哥啊,你怎麼還不下來幫嫂子忙活,她一個人在店裏……”

手機那邊的樑雨楓打斷了她的話道:“雨欣,你叫你嫂子自己先頂一會兒,現在你趕緊回家來,媽媽有話跟你說!”說完掛斷了電話。

樑雨欣吐了吐舌頭,衝着少婦做了個鬼臉兒道:“哥哥說媽媽有事跟我說,叫你自己先頂一會兒!什麼事啊說話的語氣這麼嚴肅……哎呀!難道媽媽已經知道我想去做支教老師的事了?!不會啊,我也是剛剛接到王老師通知啊……哎呀……”

少婦見狀笑道:“你還在這裏嘀咕什麼呀?當心媽媽着急!還不快上去!”

樑雨欣只好不情願地起身道:“是,吳靜同志,在下遵命!這就上樓去了!”

說完她慢騰騰地穿過超市的貨架,自一道開在後面的窄門走了出去。

身後的吳靜望着這個一向天真單純的小姑子離去的背影,嘆息着繼續手裏的活計,心裏隱隱約約地產生了幾分不安。 樑雨欣一家是這個小區裏的老住戶,這個單元從一樓到三樓都是她母親名下的房產。

樑雨欣父親早逝,她與母親裴毓敏一起住在三樓的一個單元裏,她的哥哥樑雨楓和嫂子吳靜則住在二樓。


一樓房子的面積稍大一些,早年間辭去國營工廠的正式工作下海經商的裴毓敏便幫助中專畢業後沒有正式工作的樑雨楓夫婦倆開了這家“惠民”超市,她自己閒來無事的時候也會過來幫忙看店。

即將步入知天命之年的強勢女人裴毓敏每每回顧起自己的前半生,總會感慨自己時運不濟,能力低下,拼命奮鬥了十幾年就只掙下了這三戶房產。

她的養子樑雨楓每每總會這樣安慰這個一向待自己如親生兒子般的養母道:“媽,您怎麼能這樣說自己呢?這些年您不但掙下了這三戶房產,您還養大了我和妹妹啊?!我自己腦子愚笨學習成績不好,但是我跟小靜兩個人會好好經營咱們的超市,將來一定會掙大錢的!再說,雨欣她那麼有出息,將來一定會前途無量的啊!您有什麼可擔心的!”

這時候裴毓敏就會笑眯眯地點頭道:“嗯,說得也是。不過,你跟小靜兩個人要是再快一點給媽生個孫子或者孫女兒,雨欣她將來能嫁個好人家,媽就更滿足了!”

儘管心中打鼓百般不願,樑雨欣還是掏出鑰匙打開了自家的房門。

她一邊換拖鞋一邊故意嬌聲喚道:“媽媽!哥哥!我回來了!”

樑雨楓來到門前接過她手中的書包,衝着她做口型道:“媽媽心情不好,你不要頂嘴,要好好地跟她說。”說完裝作無事人一般走開了。

樑雨欣心中愈發忐忑不安,心道媽媽怎麼會知道我想去支教的事情的呢?這真是太奇怪了呀!然而饒是她心思聰穎,卻也猜不透母親生氣的原因。無奈她只好悄悄地走到坐在客廳沙發中一臉嚴肅的裴毓敏身邊,乖巧地貼着她身子坐下。

裴毓敏身材高挑,腰背挺直,雖然已經年屆五十,但是依舊可以看出她年輕時候的迷人風采。

此時她正用嚴厲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女兒,冷冷地開口道:“樑雨欣!外面下這麼大的雨,你怎麼這個時候纔回來?你跟誰在一起?!”

樑雨欣知道,每一次母親連名帶姓地稱呼自己的時候,就表示她已經生了氣。

於是她立即在面上堆滿最惹人憐愛的笑容,又輕輕地朝母親身邊靠了靠,扯住了她的一隻胳膊剛想出聲,卻又被裴毓敏用力甩脫了雙手。


見自己的撒嬌戰術失靈,樑雨欣只好又緩緩站起身,低聲道:“媽媽,我錯了……我今天論文答辯完了之後本來想立即回家來吃飯的!可是卻被我的兩個室友遇到了,非得拉着我一起去慶祝畢業什麼的,我就……就跟她們一起吃了個飯,我……”

裴毓敏目中神色更加凌厲,冷哼道:“是嗎?今天中午陪着你吃飯的人是你的室友嗎?!”

樑雨欣心底發虛,囁嚅道:“是……是……的吧…”

裴毓敏臉上忽然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開口道:“想不到我裴毓敏自小一把屎一把尿辛苦養大的女兒,竟然變成了一個滿口謊言的騙子!我……我怎麼對得起你們死去的爸爸啊!……”說完竟然流下了兩顆眼淚。

樑雨楓見狀急忙走到她身邊扶着她的肩膀安慰了兩句,又擡頭衝着樑雨欣道:“雨欣,你看媽媽這樣傷心,你還不說實話嗎?”

樑雨欣一向聰慧的腦子裏一片混亂,母親的反應看起來不像是知道她想去做支教老師的反應,難道是……一念至此,她不禁激靈靈地打了個冷戰,將慌亂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母親。

裴毓敏擦乾了眼中的淚水,面上神色依舊嚴厲,恨聲道:“想不到我一向這麼信任這麼乖巧的女兒竟然揹着我談起了戀愛!戀愛的對象竟然還是一個送快遞的!若不是被鄰居你王叔和王嬸兒遇見告訴我,我還被你矇在鼓裏呢!你說!你這樣難道是想氣死我嗎?!”

樑雨欣的心臟“撲通撲通”一陣狂跳,身子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她強行鎮定了心神顫聲道:“媽媽,對不起,這件事情我一直瞞着您是怕您擔心我談戀愛會誤了學業,所以想等到我畢業之後有了穩定的工作再把這事兒告訴您,我不是有意瞞着您的!您別生氣,好嗎?”

裴毓敏忽地一下站起來低聲怒吼道:“擔心?!你若是真的擔心自己的母親,就不該找一個送快遞的去談戀愛!你堂堂一個國家重點大學外語學院的本科生,英語、法語雙料學士生,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你怎麼能找一個送快遞的人做終身伴侶呢?!這樣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又怎麼能幸福長久呢?你們兩個人接受的教育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生活中又怎麼會有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追求呢?你……”

看着面前情緒激動的母親,樑雨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