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是遇到難事了,所以現在都沒出現。

0

以前我有時候還會嫌棄他跟屁蟲似的在我身邊鞍前馬後,現在沒了他在,日子都少了一半樂趣。

想像以前,但凡有我不懂的事不懂的東西,他都會很耐心的跟我解釋,不像冷陌和宋子清,他們有時候說話嘴裏冒出的幾個名詞我不明白,隨便問問,他們都不理我。

老鬼還會陪我一起做飯,討論各種點心的做法,也會陪我看狗血電視劇,抱團一起哭。特別喜歡八卦,有什麼八卦新聞會第一時間咋呼呼的跑來跟我分享。睡覺非常樣子很醜,見到漂亮美眉眼睛挪不開,但賊心大賊膽小,老鬼說我是第一個他鼓起勇氣要非禮的人,卻又獎的非禮到了冷陌大人的女人。每每說起這件事我用枕頭揍他,他會很耐心的跪坐在地由着我鬧,一邊說着討好我的話一邊大笑。

我和他年齡差距雖然大,他卻沒有倚老賣老,我和老鬼如同忘年之交,也如同父女之間的感情,我的親生父親是什麼德行不用我說誰都知道,老鬼給我了父親般的關愛和寵溺。

細想起和老鬼那些點點滴,心頭越發的酸澀了,本來想睡覺的,我哪裏還睡的着,惆悵的從牀又爬起來。

樓下電視一直沒關,裏面正在報道新聞,我一邊吃寒羽留下的藥一邊下樓去。

記者正在說:“d大校園發生的離地震案目前仍然沒有任何結果,本市今日失蹤一人,據調查瞭解,失蹤的人是d大在校研究生,性別男,名叫塞傑,目前警方已出動尋找,他的失蹤,是否和d大校園地震案,輻射案有關呢?我臺將全程實施報道。”

塞傑?

這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我連忙跑電視機前,面正在放塞傑的照片和信息,我忽然想起來了!

這不是小莉曾經說過的,唐柯的男朋友嗎?!

唐柯之所以會請筆仙,是爲了要和她男朋友複合!

對了!請筆仙的時候,唐柯有說到過塞傑的名字!

千算萬算,我們以爲小莉安全了,卻忘記了另外一個和筆仙有聯繫的人了!

塞傑消失,會不會是另外那隻兇鬼回來了?那隻兇鬼剛好是女的,要造鬼卵,需要個男人……

糟糕了!

我立馬放下水杯跑樓換衣服,必須要去一趟塞傑家瞭解情況!

冷陌那個臭面癱鬼,一丁點聯繫方式都不留下來,現在好了,想要找他一起去,怎麼找?而且這事情根本耽擱不成,萬一兇鬼把塞傑強了,造出鬼卵,又會繼續危害其他女生的!

我對d大本有所愧疚了,所以不能再讓d大出任何事了,也等不了冷陌了,拿了手機,錢,宋子清留給我的銀行卡便跑出了家門。

院子裏停着冷陌的車,車窗搖下來,冷陌懶洋洋在車裏,問我:“幹嘛去。”

媽蛋啊!敢情他不願意聽我說話,躲在車裏抽菸享清閒!

我那麼嘮叨嗎?!

“去這個地方。”我氣鼓鼓的了副駕駛,關車門。

他接過紙條看看,眯眼:“理由。”

“d大學生塞傑失蹤了,這個叫做塞傑的男生,和筆仙有關係。”我說的非常簡短。

冷陌一副看怪物的眼神:“怎麼現在不是嘮叨婆婆了。”

“滾粗!”

“唔,現在變成兇嘮叨婆婆了。”他笑着調侃我一句,一腳油門踩了出去。

冷陌是超級無敵討厭鬼!

很快到了塞傑家,我和冷陌一起進去詢問情況,隨便編了個我們是某某調查局的人,塞傑父母覺得冷陌的氣場很像大偵查隊長,什麼都沒懷疑,把事情都告訴了我們。

塞傑今天說出去和朋友玩,之後再沒回過家。

塞傑父母把他朋友的地址告訴了我們,我們告別塞傑父母,找到了塞傑失蹤前的朋友,他朋友顯然嚇壞了,顯然也被警察盤問過了,我們一問這男生詳細的,一五一十的跟我們說了出來。

他們今天出來玩,因爲臨時好心起,決定去廢墟的d大里面探險,於是兩人翻牆進了d大,快要走到古教學樓的時候,這男孩突然昏迷了,等他再醒過來,塞傑消失了,他很害怕,回家之後報了案。

“我們當時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黑影,再之後昏迷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太詭異了,太詭異了……”男孩抱着腦袋縮在沙發裏,瑟瑟發抖的說。

我和冷陌相互看看,基本能確定是兇鬼擄走了塞傑。

站在路,我問冷陌:“現在怎麼辦?”

冷陌看看手錶,此時的時間是晚7點。

“兇鬼要擄走塞傑,大有無數個更隱祕的方法,你說,爲何要故意留下個證人,還讓這人回家報案,是兇鬼大發慈悲放走了無辜人麼?”冷陌反問我。

兇鬼肯定不會大發慈悲放走無辜人的,兇鬼殺的都是無辜人,按照冷陌的話往下推理……兇鬼故意留下人證,讓人報警,報警之後肯定會電視,了電視後人會看到電視……

“你是說!”我靈光一閃:“兇鬼這樣做是爲了讓我看到電視,然後她料到我一定能聯繫塞傑和她之間的關聯,肯定會去調查,所以她故意露個影子在塞傑朋友面前,因爲她猜到我們一定會調查到塞傑朋友。”

“對。”

我仰頭看他:“兇鬼在引我過去!可兇鬼應該知道夜冥在這兒,我們也在找她,怎麼會……自投羅?”

“去了知道了。”冷陌回了句,拉開車門。

“去哪兒?”我跟去。

“去d大,看看這隻兇鬼,在玩什麼花樣。” 盛夏的夜,即使是晚9點,也依舊悶熱難擋。

我和冷陌出現在d大校園後牆某處。

這裏的牆當時被夜冥一生氣吞了,現在拉了些護欄,大概那些警察覺得,是餘震造成的吧。

“我們真的不要先找夜冥嗎?”我追着冷陌進入d大。

“不用。”他頭也不回的說,也沒多做解釋。

我暗暗捏緊拳頭,手心都是汗,雖然現在我身體裏多了紅色人形保護,可我不敢隨時隨地的呼喚啊,我已經想好了,在沒學會怎麼控制紅色人形之前,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召紅色人形出來。

“小東西,你看。”前面的冷陌忽然停下腳步仰起頭。

我很緊張的跟着他擡頭:“哪兒?在哪兒?兇鬼在哪兒?”

“我是讓你看月亮。”

月亮?

шшш ●ttкan ●C O

月亮掛在天空正,我有些懵:“月亮怎麼了?月亮和兇鬼有什麼聯繫嗎?是不是月亮圓的時候,兇鬼能吸收月亮的能力?”

冷陌看白癡的瞥我一眼:“你當你在寫小說呢?我是讓你看,月亮那麼圓,繁星那麼多,是不是很有詩情畫意。”

“……”這種時候他跟我提詩情畫意!!!現在是欣賞星星是欣賞月亮的時候嗎?!!!

“放鬆。”他擡手按在我腦袋,大掌整個罩着我腦袋:“我不會讓你再像次那樣受傷了。”

唉,真是敗給他了,我嘆一大口氣:“確實很有詩情畫意,行了吧?”

他揉揉我腦袋:“乖,來,叫兩聲給主人聽聽。”

“滾!”我拍開他的爪子,他低低的笑。

臭面癱鬼一丁點都不正經!

說鬧間我們到了古教學樓,我緊張的情緒也確實因爲他鬧我而散了很多。

既然冷陌能有恃無恐的來這裏,必定有所準備。

我們站在廢墟正,等着兇鬼的出現。

10點,沒有出現,10點半,我站不住了,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冷陌垂手在我身後。

11點半,夜風忽然有些大。

“起來。”冷陌語氣沉下去。

我立馬跳起來,跟着他看向左邊某個地方。

月色如銀的空,漸漸出現個小點,小點擴大,空眨眼多了個人。

戴着惡鬼面具的年男人。

“是你!”我驚詫出聲。

“好久不見。”惡鬼面具的男人這次沒有戴變聲器,說話的聲音,和一個普通年大叔沒什麼異樣。

他的目光注視着冷陌。

冷陌眯起眼,寒風自他身體周圍擴散,吹起他黑袍衣角獵獵作響。

緊接着,一道黑影出現在遠處,黑影閃電般的,很快到了惡鬼面具男人身旁,野獸的尾巴甩着,齜着牙齒衝我嘶吼:“該死的女人!”

是兇鬼來了。

這次我並沒有下意識的再往冷陌身後縮了,我站在原地沒動,只是緊緊盯住了她。

在兇鬼腳爪子下踩着一個男孩,那男孩滿臉是血,身也是血,意識模糊,擡了擡頭看我這邊,大概是終於見到人類同伴了,用力的朝我喊:“救命……”

這男孩應該是塞傑了,他還活着!

“你撐住!”我也隔空對他叫道。

“撐住?哈哈哈。”女兇鬼大笑:“別以爲你身體裏能出現什麼怪物囂張自大!有本事你再把那怪物召出來啊!”

我身體一緊。

“別被迷惑。”冷陌的嗓音在我耳邊。

“我知道。”我點點頭,深呼吸一口氣:“放心吧,我不會召喚的。”

冷陌便沒再說什麼,淡淡看了過去:“今天引我們過來,不會是僅僅只想看她身體裏的怪物吧。”

“哈。”惡鬼面具的男人笑:“其實今天請你們過來,沒什麼特別大的事情,我們也不想開戰,是,我們的領袖讓我把這個視頻,給冷陌大人身邊的女孩看看。”

“我?”我愣了愣,惡鬼面具嘴裏說的領袖是誰?“我似乎不認識你們領袖。”

“認不認識都沒關係,看了視頻,你知道了。”惡鬼面具說完,撈出個手機朝我們這邊扔過來。

冷陌隨手接下,檢查了一遍,遞給我。

裏面有個視頻,我按下播放鍵。

是個山洞,山洞裏有間牢房,牢房裏鐵鏈子拴着一個人……不,確切的說,是一隻鬼。

“是老鬼!”我大呼出來。

“童姑娘!你千萬不能來!”視頻裏,老鬼滿身傷痕的對着視頻大吼,手腳都被捆綁着,他在不停的掙扎,嘴裏不停念着:“童姑娘,算老鬼求你了,千萬不要來!千萬不要!這是他們設的局!爲的是引你過來達成他們的目的!他們是爲了要你的……啊!”

後面的話老鬼沒說完,被對面蒙面的人狠狠一鞭子抽到了身。

“老鬼!”看着老鬼被抽了一地的血,我恨不得現在穿進視頻裏面去!

視頻很快從老鬼身離開,鏡頭轉到一塊石頭,然後聽到拿着視頻的不知道是誰,用了變聲器的說:“要想救他,帶着魍魎封印珠來,別說你不知道封印珠在哪兒,我的靈魂連着封印珠,我能感覺到,在你身!我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三天時間你不出現,這隻鬼,我讓他受凌遲而魂飛魄散!”

魍魎封印珠?那是什麼?!

“喂!”我要問,視頻卻已經變成一片黑了,緊接着手機冒起了黑色火焰,冷陌一把將手機從我手拍掉,手機落在地,很快燒成了灰燼。

我情緒激動的衝對面大吼:“你們爲什麼要抓老鬼!你們要的什麼魍魎珠我這裏壓根沒有!你們找錯人了!放了老鬼!”

冷陌擡手擋我身前,對我說:“別激動。”

“我怎麼能不激動!”老鬼要受到凌遲,然後魂飛魄散,我怎麼能不激動!

第一豪婿 而惡鬼面具壓根不回答我任何問題:“領袖的話已經傳達完畢,現在,是私人時間。”

“終於到私人時間了!”女兇鬼早等不了了,將塞傑扔到旁邊:“我要爲皓報仇!”

說着,女兇鬼便朝我一閃身衝了過來。

我站在原地,沒躲。

不是不害怕,而是,我感覺到了天邊的炙熱。

夜冥來了。 女兇鬼撲到我跟前的前一秒,夜冥的黑氣也隨之而到。

兇鬼不怕冥界人的能力,包括冷陌的冰,夜冥的火,唯獨怕的,是夜冥身的黑氣,能夠吞食一切的,饕餮之子的吞食能力。

女兇鬼只得放過我,重新回到惡鬼面具身邊。

夜冥落在我另外一邊,嘴角還有一點蛋糕的碎屑。

我無語的翻了個大白眼,提醒他:“嘴角。”

夜冥臉紅了,趕緊擦了擦嘴角,然後又變出一副特酷的臉,甩一下他身的黑長袍:“怎樣,我的外套是不是冷陌的要帥多了?”

這兩人一左一右都是黑的站我間,醉醉噠:“我感覺我像挖煤礦的。”

冷陌和夜冥同時怒了:“你說老子是煤礦!”

真的,要不是夜冥的頭髮是紫色的,從背後看,這兩人完全是一對雙胞胎。

“夜冥,你怎麼突然來了?”我問。

冷陌說:“我和夜冥之間有某種特殊聯繫,之前我們已經聯繫,特地等着兇鬼來了,才讓他再出來。”

冷陌和夜冥之間有某種特殊聯繫?!

真的不是我想想入非非的。

“饕餮王的兒子,你竟然向着人類!”女兇鬼厲聲:“你和我怎麼都算同族,你竟然幫一個人類對付你的同族!”

“打住。”夜冥雙手懶懶插兜裏:“你要對付哪個人類我都沒興趣,唯獨除了這小妮子。還有,你是我同族,跟我有幾毛錢關係嗎?我爲什麼不能對付你?”

“你!”女兇鬼被噎住。

夜冥的性格是這種,只認他感興趣的,其他一律不在乎。

啪,啪。

惡鬼面具的年男人拍起手掌,看我:“連饕餮王之子都站在了你這邊,怪不得領袖對你如此感興趣,讓我都不禁要刮目相看了。”

“你誰?”夜冥皺下眉,對我和冷陌說:“你們還愣着做什麼?直接滅了不行了?”

冷陌沒動。

我張張嘴想說事情沒那麼簡單,夜冥卻搶着:“面癱男那麼沒勁古板,小妮子你到底怎麼忍受他的啊?看好了,小爺耍個帥給你看。”

說完之後夜冥彈射了出去,裹了一身火焰。

“白癡火球。”冷陌很小聲的說。

夜冥衝到半空,在兇鬼那邊,地面忽然出現一道陣法,這陣法我之前見惡鬼面具男人用過,是專門召喚人的。

又有人來了!

讓人詫異的是,夜冥的火焰,撞了另外一團火焰!

兩團火焰在空迸發出強烈的爆炸,灰塵肆散,爆炸太強,帶起了勁風,吹的我睜不開眼睛,差點被吹飛了。

爆炸結束之後,夜冥重新回到我身旁,目露驚駭:“不可能!”

“怎麼了?”我跟着他看去對面。

在惡鬼面具和兇鬼間出現一個小女孩,剛纔的火焰是這小女孩發出的,小女孩的長髮還帶着沒有散去的火星,身穿紫裙,恰好,夜冥的黑外套也是偏紫色的。

這下連冷陌表情都嚴重下來:“又一個用火的……冥界人?”

“你是誰?”夜冥質問:“除了我以外,不會再有人天生火體質的!”

女孩緩緩站起來,捋過額前劉海:“白火的使用者,夜冥。幸會。”

提到‘白火’兩個字的時候,我看到冷陌和夜冥的眼睛裏同時流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這兩個男人是強者的佼楚,極少會同時這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