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你們勞苦功力,我有好吃的要獎勵你們,你們要嚐嚐麼?”四隻神獸幫了忙滅了他的心頭大患,獎罰分明一直都是林寒的特點,四隻兇獸聽言辦砸了事情還能有吃的,立馬愉快的點點頭。 當四隻兇獸看到林寒所說的美食之後,嘴角那叫一個抽搐。

0

“不是!主子,你說的是這麼個玩意?”語氣裏充滿了嫌棄不說,還一臉的不屑。

小魚兒表示很受傷,自己在他住的地方玩水玩的好好的,直接被林寒叫來說有事情找自己不說。還被眼前的四個老男人給嫌棄了!

55魷魚心很傷啊!

“是這玩意難吃的緊,當年我還能在大陸蹦躂時,在黑海里差點把他們給吃滅族了。”當時沒有東西吃,而他有傷在身,近取材,直接吃黑海里的海人。這些海人的味道腥的很一點都不好吃啊!

饕餮的話聽得某魷魚躲在林寒的身後瑟瑟發抖。

“不是讓你們生吃,是我烤了給你們吃,不過我只請一次,這次之後,你們不能欺負小魚兒,否則我不帶你們去層仙境。”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啊!

四隻兇獸一臉的不屑,誰要吃這又腥又擰巴的東西?

“林寒,那麼久沒見,好不容易見到,你見面的第一件事情是拿我請客?”小魚兒算是聽明白了,這林寒是將自己當食物用啊!

“這不是爲了你好嗎?每次剁你一次觸手你都能長出來,而且還能增加一點點的修爲,我看你的樣子也像是很久沒有被人吃過了。我這是幫你,乖,事後給你火蜂蜜吃啊!”他身邊的盡是一水兒的吃貨,小魚兒自然也是。

一句火蜂蜜頓時把小魚兒說服了,沒等林寒動手,小魚兒自己摸出了一把長刀,對着自己的那八隻觸手劃了一下,隨後,咬咬牙,心一狠,切了四根下來。

四根切好之後,又迅速的長了回來。

“欸!還有重生能力啊!”饕餮一臉的驚,怎麼千萬前吃海人沒有發現海人的觸手還有重生功能呢?

不對,那些人都直接被自己生吞了,他哪裏有空研究人家有沒有再生功能。

從小魚兒的手裏接過了這四隻觸手,林寒很快變出了四個燒烤架,隨後將這些觸手都放到了燒烤架,然後從空間裏取出了火蜂蜜交給了小魚兒。

小魚兒樂的像個兩百斤的大胖子捧着這塊火蜂蜜屁顛屁顛的走了。

留下一臉不太高興的四隻兇獸不滿的瞪着林寒。

“海人的四條腿那裏得火蜂蜜珍貴!你還真是捨得!不如給我們再吃點火蜂蜜。”老者跟孩子一樣,都較貪吃,對於那種甜而不膩的純天然火蜂蜜更是愛不釋手。

如今林寒這麼幹脆的交給了別人,讓他們情何以堪啊!

“哼~!待會兒別再管我要!”林寒變出了一些調味料,開始專心的烤起了觸手。

很快,那種香味散了出來,四隻兇獸的眼睛也從開始的不看到最後整個亮了起來。

“嚐嚐看,這麼大的魷魚腿,夠填飽你們四個人的肚子吧!”小魚兒這魷魚腿可不小啊!

四隻看着被林寒烤的噴香噴香的魷魚腿已經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連忙從林寒的手裏接了過來,然後,開始低頭猛吃了起來。

沒一會兒,這四條魷魚腿見了底,四隻兇獸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放到了小魚兒所居住的院落裏。

趴在岸邊吃火蜂蜜的小魚兒只感覺背脊發涼,所思又想有些不太對,立馬鑽進了池子裏。

“你們想幹嘛?”林寒自然是看出了他們四人眼底的貪婪,挑眉問了問他們。

“再來四根吧!這次我們保證慢慢吃!”饕餮爲首的四獸可憐巴巴的看着林寒。

“一羣老不死還賣萌,誰給你們的臉,這些調料給你們,其實有了調料,能做出好吃的味道。”說完林寒將懷裏的瓶瓶罐罐都交到了這四隻兇獸的懷裏。

四隻兇獸好似抱着稀世珍寶一般仔細的打量了一番,不過沒有怎麼看出來這些是個什麼東西。但是林寒剛纔在烤魷魚觸手的時候他們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他是怎麼前後順序的放調料的。

想到這兒,他們四個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顯然,再對小魚兒下手主子會拍死他們。

所以爲了人身安全,他們決定拿自己丟進空間裏之前在易家殺死的聖人聖皇開涮。

林池帶着兩個妻子在禁地散步,散着散着聞到了一股異香傳來,順着香味走去,當發現那四隻兇獸在乾的事情時。三人頭皮發麻轉身走。

速度之快堪逃難,大公主從小沒有見過這麼血腥的畫面,直接被嚇哭了。躲在林池的懷裏尋求保護。

從此之後,禁地多了一個規矩,這四隻如果要烤人的話,出去烤!

“族長!族長外面有大能求見!”林寒還沒安生多久,禁地之外又傳來了大長老的聲音。

有時候林寒真是恨不得將這大長老的嘴給縫了!省的自己剛剛休息下來被他給騷擾了。

“什麼人?”林寒懶得出去,開口問了一句。

“他自稱是暮邪,說有事找您。”族長開口說道。

一聽到是暮邪,林寒立馬閃出了禁地,加快速度,一路閃到了古獸族大廳。

果然在古獸族宮殿的大廳裏看到暮邪跟小楠的身影。

“你們二人怎麼來了?”那日他辦完婚禮之後,暮邪跟小楠又踏了征途,往後許久都沒有他們的消息,林寒甚至以爲是不是他們其有一人要飛昇了,所以才那麼久沒有消息。

“我馬要突破修爲去層仙境了,但是小楠還沒有。所以我想將她送到你這裏來。我回去了一趟古獸族,你跟暮林到底是怎麼回事?”暮楓那小子說話糊里糊塗的,他也沒搞明白,他也見過了暮林。只是在暮邪的心裏,林寒是千萬年前的暮林,而真正的暮林對他來說是陌生的。

“我是分魂,他是本魂,沒看出來嗎?現在對暗黑族來說,我是一個外人。”林寒冷笑,開口回答了一番。

這番話聽得暮邪很不是滋味,“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是在我心裏,暮林是你,你是暮林。”暮邪這個人認死理,在他眼裏,林寒是暮林,暮林是林寒。

【跟大家說一下本書的更新時間,午十二點到下午一點之間,三更。然後下午四點到五點之間,三更。最後,晚七點到八點,兩更。這樣一來大家不用每天這麼迷的問我到底什麼時候更新的。雞蛋已經沒有任何的存稿了。試問一下,每天八更的我,哪兒來的存稿?】 “可是在他們的眼裏,我只是一個冒牌貨。 ”驕傲如林寒,他絕對不願做別人的替身。

“我也是一樣,你從不是替身!”暮邪一句話將林寒逗笑了,這一次是真心實意的笑了出來。

見林寒總算笑了,暮邪也笑了出來,“我馬……我去!你的修爲!”暮邪才說自己已經快要突破聖皇巔峯進階聖尊了,但當他感覺到林寒的修爲之後,直接懵了,林寒的身有着他更加濃烈的突破氣息。也是說,最短一年,可突破。

“對,我也馬要飛昇了,我完全不知道,這層仙境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林寒有些苦惱,若是層仙境,易家爲尊,那意味着他以後的日子,如履薄冰,有了王濤的幫助還遠遠不夠,畢竟王家的勢力,小於易家。

“無礙,屆時我們一起去,也有個照應。只是我本來是要去將小楠交給你的,現在可如何是好?”暮邪還擔心一人去層仙境會有些無聊,現在看來,是不會了。

有林寒相伴,這層仙境之行應該會很精彩。

“留在古獸族吧!小楠繼任新任的獸皇之位,我會留下人來幫助你的。”他們下層仙境的隊伍也在日益壯大,下層仙境已經沒有危險之類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林寒對小楠的安全還是很放心的。因爲最大的危險已經都被他剔除了。

“爸,媽媽她們呢?”被晾在一旁聽着他們討論許久的小楠有些耐不住氣了,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一聲爸,將那羣偷偷圍觀的長老們叫的瞠目結舌。

族長看起來不過一個少年模樣,竟然連女兒都有了!

我去!難怪他們說,煉丹師能夠掌控自己的生死不老。原來是真的!

“馬帶你們過去。”林寒對女兒從來都是很溫柔的,開口說了一句,在前面帶路,帶着他們去禁地。

三人一行說說笑笑的進了禁地,最詫異的人莫過於被外頭的聲音驚擾從房間裏跑出來的王意之和王佳兒。

如此樣貌出色的三個人在一起,豈止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叔叔竟然有女兒了!女兒的年紀還不小了!”最吃驚的莫過於王佳兒,她一直以爲,林寒還是一個未婚的。

“嗯,這個叫小楠的女孩,真的很漂亮……”王意之趴在二樓的護欄,目光裏充斥着異樣的色彩,目送他們三個人消失。

“這相貌,已然算得絕色無雙了……”起初看到林寒的外貌已經夠叫他們兄妹二人吃驚的,沒想到這暮邪跟小楠一出現,又驚豔了他們一把。

“很晚了,王少爺和王小姐還不去休息嗎?”聽到從二樓傳來的竊竊私語聲,大長老擡頭,開口問了他們一句。

“馬!”發現自己的偷窺被發現了,兩個人顯得手足無措,連忙開口回答,匆匆的跑回了各自的房間去。

林寒沒有注意到大廳的情況,帶着暮邪跟小楠直接去了禁地。

帶着他們穿過了禁地的結界進入禁地之後,小楠被一陣香味給吸引了。

“嗯!好香!”自打晉升成了聖人之後,她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東西,真香啊……

“……那東西我覺得你還是別去看了。”見女兒犯了饞,林寒連忙開口勸說了一句。

“爲什麼?真的好香,我想嚐嚐。”小楠滿眼渴望的看着林寒。

“小楠,我覺得你不會想要吃的,那都是獸類吃的東西。”暮邪自然也嗅到了那個氣息,只是聖皇階品所嗅到的氣息,遠小楠聖人階品要來的敏銳許多,他一下子聞到了這是什麼香味。

是人肉被烤焦的滋味,那火獅空間裏,可沒少發生這樣的事情。

在這險惡萬分的世界,人吃人,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

更何況是獸吃人?

聽到連暮邪都這些說,執拗勁兒來的林小楠不服氣了,她直接丟下了林寒順着香味尋了過去。

然後看到了四個年老年模樣的男子正在不亦樂乎的搞燒烤,燒烤是小楠在下界的時候經常碰到的東西。那時候她嘴饞,緋笑還弄過不少的好吃給她嚐嚐呢!

抱着好心,小楠朝着他們走了過去。

“我去!哪兒來的小娃娃!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也敢闖進來!”饕餮被這個冷不丁從自己身後冒出來的女娃子給嚇得不輕,一回頭看見小丫頭一臉好的盯着自己手裏的肉串。

“小娃娃,你哪兒來的?”這四隻兇獸看到小楠,沒由來的產生了一種親切感。

“我爹帶我進來的,你們在烤什麼?”小楠兒看着肥美多汁的肉串,開始吞嚥起了口水。

“你爹……”這古獸族能夠自由帶人進入禁地的,除了他們的主子還有誰啊!

“你爹是林寒!”四人一聽差點跳起來。

“對啊!我叫林小楠,能讓我嘗一口嗎?”小楠看着他們一雙美眸乾巴巴的問道。

“自然可以……”對於主子的女兒,那等同於是他們的小主子,他們哪裏敢說一個不字。

饕餮再捨不得美食,還是將肉串遞給了小楠。

“不可以!這都是人肉串!”小楠正打算嘗一嘗這滋味,暮邪跳了出來,一把奪下了她手裏的肉串。“你們四個是老糊塗了嗎?”暮邪如此犀利的話語,聽得四隻兇獸無言以對。

“人,肉又如何?還不是兩腳羊,隨便吃……”饕餮不屑的開口,對他們來說,人也是食物。從來跟別的東西沒有差別。

“我們這次烤的不是兩腳羊,而是真正的羊。回來的路從易家的一個農場順來的。”那些個人都不夠他們吃好麼?

沒吃個幾下吃空了,所以只能弄那些羊吃了。

聽到他們的解釋,暮邪鬆了一口氣,林寒走來,拿過肉串嗅了嗅。果然有羊肉的羶味,“是羊肉沒錯,你繼續吃吧!”林寒將羊肉放回到了他們的手裏。

這四隻還真是能吃,之前是在吃人,現在吃羊……林寒感覺養這四隻,會把自己給養窮了。

“爹,這是妖妖口你帶她去吃的很好吃的烤羊肉嗎?”白妖妖在林小楠的小時候說過許多關於她跟林寒之間的事情。其包括了林寒帶着她去吃烤全羊的事情。 “對!是這個。 ”林寒點點頭,聽到這話,再聞到這個熟悉的味道,林寒開始有些懷念起了自己以前在下界凡間的日子。那時候的日子雖然不富有,甚至經常爲了錢煩惱,而且本人也沒有什麼能力。是一個逆來順受的慫包,但是日子至少過得很踏實,很舒服。

那時的他,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會走如今的這一步吧!

“嗯,很香呢!”林小楠咬了一口,美味多滋,很是不錯。

“小丫頭識貨!我第一次把這個東西倒的太多,鹹的要命,烤的多了掌握了火候,非常的好吃呢!”饕餮聽到小楠的話那叫一個激動,簡直跟碰到了知音似的!

“我總是聽我媽說,我爸廚藝可好了,現在看來很是不錯,他把你們幾隻都培養的這麼好。”林小楠的話聽得四隻滿頭黑線,這種捧高自家老爹貶低他們的話語算是個什麼意思嗎?

“呵呵……”聽到小楠的話,暮邪笑了出來,他是喜歡她這張得理不饒人的小嘴。

小楠聽到暮邪的笑聲,回過頭衝着他扮了扮鬼臉。氣氛一度很溫馨,忽然林寒的臉色變了變。

暮邪一擡頭,正好看到了林寒的眼神發生了變化。

“怎麼了?”林寒的表情怎麼變化的這麼快。

“有事情,我先出去一趟。”林寒說完要往外趕。

“邪,你陪我爸一起去。”小楠對林寒不放心,乾脆讓暮邪陪着林寒一起去。

現在爹爹在外立敵太多,在來的路分,他們聽說古獸族的族長派了古獸族的四大凶獸滅了光明族易家,此事早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一時半刻也不會傳到層仙境去,但只要易家有活口,那是遲早的問題。

“恩,你好好照顧自己,他們應該知道楠兒和妖妖在哪兒。”暮邪點點頭,連忙跟了去。

小楠跟這四隻兇獸坐在一起,討論着美食,最後還拿出了一樣東西,刷在了烤肉面。這肉汁頓時變成了香甜可口。她往頭抹了一些天蜜,這些天蜜的滋味很是不錯。

“林寒你要去哪兒?”林寒沒有離開多遠,暮邪追了來。

“去一趟光明族王家。”剛剛他收到了王濤的千里傳音,果然,易明跑去了王家找他。發現他受傷之後,跟他商討出動王家所有的聖皇來對付自己的事情。

王濤爲了在易明面前僞裝,沒有跟王家其他的聖皇說明情況。現在王家的聖皇都以爲除了他以外的王家聖皇都死在了古獸族,正要來古獸族報復呢。

是王濤出手鎮壓,跟他們說不要衝動,才按耐住了他們的心情。現在剩下的,是去一趟王家將那個蠱惑人心的易明給收拾了。

起王濤,易明的實力強大一些,他跟自己想同,都是聖皇巔峯的修爲。

“你不要命了嗎!趕趟去送死!”暮邪一把拽住了林寒的手,“在來的路我聽說了你派了四大凶獸去滅了光明族易家,你此時去王家,還不帶那四隻兇獸,你不怕王家的人將你給滅了!”暮邪在來的路聽說過了光明族易家慘遭滅族的事情。

“去送死的可不是我,是易明。”林寒淡漠一笑,對於暮邪的關心,他很感激,感激之餘。他跟暮邪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跟王濤的關係。

暮邪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直接衝林寒豎起了大拇指。

這小子,知道他不會做讓自己吃虧的事情。

“如若王濤沒有屈服我,我連王家,一併滅了。王濤還算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兒女慘死,還知道反抗。我們先走是擔心易明會逃到層仙境去,屆時我在層仙境的處境變得十分尷尬了。”林寒的解釋讓暮邪明白了,也不再阻攔,跟他一起急速朝着王家趕去。

等到他們趕到王家時,發現王家所住的城市裏戒備森林了許多,想來是受到了易家的影響,怕古獸族的會派四大凶獸來對付他們。所以提前做好了準備,林寒跟暮邪閃身進入了王家所在的城池,直奔着王家所在的位置過去了。

“王濤!你是何意!”纔剛剛進入王家大院的議事廳聽到從裏面傳來了易明暴躁的聲音。

“什麼什麼意思?”王濤捂着胸口,臉色蒼白的坐在座。

“現在我易家完了!你以爲那林寒會放過你們王家?”易明原來是在慫恿王家派遣出全部的人力去對付古獸族。但是他不知道,王濤已經是林寒那邊的人,還以爲這王家的地盤是他光明族的地盤,在原地指手畫腳。

“我現在身負重傷,你叫我怎麼帶着我的族人去攻打古獸族?你們易家亡了要拖我們王家下水,易明,你打的一手好算盤啊!”王濤說完,故作難受的輕咳了兩聲。

“你既然如此貪生怕死!那去死吧!我帶着王家兄弟去古獸族尋仇!”易明目露兇色,朝着王濤抓了過去。

在手指快要觸碰到王濤的一剎那,忽然被一隻大掌僅僅包裹住的拳頭,隨後,大掌用力的握緊,只聽見咯啦啦的骨頭斷裂聲響起,易明的臉色蒼白了一半。

“易家族長,要帶誰去報仇啊!”一個身影擋在了易明跟王濤的間。

易明驚愕的擡頭望去,發現這隻緊握自己的手轉變成了一個液體,迅速的將他的手臂給纏繞住了,隨即,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裏的修爲正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他發出了神悽慘的叫聲,隨後,更加的恐怖的還沒有結束。這黑色的液體在不斷的拓展,一直到將易明的整個人都罩住了,等到黑色的液體從他的身褪去,易明身子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不好!”正在衆人被這一幕驚呆的一刻,王濤高呼不妙,因爲他親眼看着一縷白色的氣體從白骨飄出,飄向了天際。他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一個黑影隨着那團白色煙霧飛出了屋外,一前一後的速度都很快很快,眼瞅着那白影即將沒入天際,卻被一團黑影給籠罩住。

隨後衆人看見從天際傳來一團黑火,將一片天際都給染黑了,還伴隨着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所有人目睹了這一幕皆是膽戰心驚,黑影從天際落下,站在了王家大院。王家大院的衆人將視線落在了林寒的身,眼底皆充滿了驚愕微愣,反應過來之後,紛紛取出武器要去找他拼命。

“住手!”王濤見大禍已除,連忙起身迎了去,此時的他臉色好了差不多,原來是在剛纔林寒去追易明魂魄的時候吞下了林寒送給自己丹藥。

他連忙開口制止了別人對林寒動手,衆人滿眼困惑的看着王濤,不明白王濤爲何對林寒如此忌憚。

“賢弟,你出手可真夠及時,若是讓那易明逃去了,我們王家跟你以後都將萬劫不復。”王濤的話引得衆人大吃一驚,所有人都詫異的看着王濤,不明白王濤怎麼會和斬殺王家那麼多大能的人稱兄道弟。

“既然心腹大患已出,王哥你可以發出消息讓那些外出尋找藥材的聖皇回來了。省的你們王家世人以爲我殺害了你們王家那麼多的聖皇。”其實對王家林寒並不是很恐懼的,他恐懼的是跟王家的關係沒有處理到位到了層仙境又會多一個敵人,所以還不如先搞好關係。

王濤和林寒在大家的注視下相攜進入了大廳,大廳,兩人都坐在了兩個主位俯瞰衆人。從他們之間的對話,這些王家人都得知了原來那些聖皇並沒有死,而是被林寒給送走了原因。

思及此,他們釋懷了不少。而且他們也沒膽子去得罪王濤的結拜兄弟,所以只能乖乖的看着他們兄弟之間談笑風生了。

還有一個人的存在讓他們充滿了焦慮和憂心,那是那個對易明出手的怪人,他坐在下座的第一個位置,自顧自的喝着茶,看他的模樣應該是跟林寒是一個派別的,畢竟,好看的人都跟好看的人在一起。

兩人一直交談到了深夜,才分開。王濤親自送林寒出了城外,這一路都是王家人看在眼裏的。那些王家人皆不敢作聲,只能乖乖的看着。

“林寒,我的一雙兒女,託付由你照顧了。我這裏需要一段時間的整理,你明白的。”王濤所謂的整理到了林寒的耳怎麼會不懂。

這王家沒少出易家的狗腿,畢竟千萬年的時間積累,所以林寒自然知道王濤的意思,所謂的整理,不過是肅清。

“嗯,你好好處理,若是有些個不識相的,送到古獸族,那四大凶獸還餓的慌呢。”林寒故意將聲音說的極大,大到王家所在的整座城市都能聽見。

所有人一寒,自然是聽出了林寒的言外之際,紛紛惶恐自危,尤其是那些曾經跟易家交好幾人,更是如此。

“這王濤還算是一個漢子。”告別了王濤之後,林寒跟暮邪踏了歸家之旅,暮邪轉頭看了一眼返回城池的暮邪,開口說了一句。

“嗯,的確如此。”林寒點點頭,王濤的確是一個漢子,按照王家被易家荼毒的這麼深來看,他能夠奮起反擊,實屬不易。

“那王家的幾位聖皇你真的沒殺了?”依照林寒這恩怨分明的個性,有些不太可能啊!

“沒殺,殺了他們誰去幫我弄藥材。”林寒一句理直氣壯的話聽得暮邪差點噴他,見過不要臉的但是沒有見過將不要臉的光芒發揮的如此淋漓盡致的。

林寒看到暮邪這副無言以對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告訴你哦!對我尊敬點,好歹也是岳父!岳父懂不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