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冷月鳳目含煞,冷哼一聲,那傳訊的少女頓時渾身一抖,嚇得如同鵪鶉似的,低着頭不敢看冷月,這是冷月積威已久,上位者的威嚴震懾。

0

“哇!有趣,太有趣了!冷姨,我也要跟着去看看!”離音撒嬌的拽着冷月的衣袖,賣萌裝可憐,冷月拗不過她,只好默許她陪同。

離音頓時興奮不已,她作爲族內明珠,血脈純淨,天賦更是首屈一指,人人寵愛有加,離音也頗爲刻苦修煉,並沒有恃寵而驕的驕奢之氣,相反的活潑懂事,深的長輩們的歡喜,含在嘴裏怕化了的那種,爲此她很少接觸外界,更別說是男子,爲此對一切充滿了好奇。

“我倒想看看,那人到底是何方神聖,風族的面子也敢不顧!”

(更新的有些晚了,以後儘量提前點兒,影響書友們的睡眠可不好,梨子一整晚都在碼字,萬字爆更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啊,直到現在才搞定,我的食指和中指啊,跟鍵盤摩擦的快起火了……)今天出差,可能沒法更新了,請假一天,之後會補回來的! 『生活就像是一灘漫無邊際的沼澤,只要你還活著,就沒法置身事外。但只有你變得足夠強,你才可以踩著別人的身體浮在這泥濘之上,保持自身清凈。』

青在成為治安官之前,和希菲爾一樣是一名彷徨而軟弱的少女。而她之所以能成為一名優秀的治安官,並且變得堅強起來,是因為她經歷了一件不同尋常的事情、遇到了一位不同尋常的人。

雖然青記不清那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了,但她卻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被一群可疑的黑衣人包圍的絕望。

「這傢伙是我們剛才追的異類嗎,怎麼感覺外貌變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A看著青,他不確定青是不是自己剛才追逐的人。

「外貌的確變了,但我們不是親眼看到那個異類跑進了這個死胡同嗎?這裡沒有別的出路,這也就是說,那個異類使用能力改變了自己的容貌。我們在之前戰鬥的時候並沒有見過那個異類使用能力,這不就說明那個異類的能力不能用於戰鬥。

諸位,我相信這傢伙就是我們剛才追逐的異類。」

另一名黑衣人B回答了剛才黑衣人的問題,他似乎很確信自己的判斷。

「可這傢伙身上的衣服都和剛才的異類不同,你確定這傢伙真的是異類嗎?」

這時,另一名黑衣人C提出了質疑,他覺得黑衣人B的判斷並不能合理的解釋這一切。

「這個異類都能改變外貌了,難道還不能改變所穿衣服的樣式嗎?我們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異類,不能對任何一個異類手軟。」

黑衣人B強硬的回應了黑衣人C的疑問,他伸手抓住了青的左臂。

「等等…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還請不要碰我,不然我就要叫人了!」

青見形勢不妙,她用力掙脫掉黑衣人的手臂,並對這幾個人發出了威脅。

「你覺得你還有同伴嗎?別異想天開了,不會有人回應你的。」

黑衣人B冷笑一聲,他並沒有像剛才一樣抓住青的手臂,而是看了黑衣人A一眼,示意黑衣人A和自己一同動手。

青在聽了黑衣人B的話語后,她意識到這些傢伙可能想要了自己的性命。青慌了,但她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這幾個黑衣人就像幾棟堅實的牆壁一樣,把自己圍在了一個無形的棺材里。

但就在這時,一聲歷呵打斷了這幾個黑衣人的動作,讓那些黑衣人不得不把注意力轉移到了來者身上。

「光芒之下容不得一點陰影,我不會放過你們這些罪犯。」

一個矯健的身影從衚衕口竄出,她打破了黑衣人對青的包圍圈,站在了青身旁。

雖然這名神秘人的出現讓幾個黑衣人一愣一下,但他們很快就回過神來,打量起這名來者。很快,領頭的黑衣人B就發現了這來者的不尋常之處,因為他知道這名來者身上穿的制服屬於賢者集團。

「我應該叫你賢者大人嗎?抱歉,你妨礙到我們執行任務了,還請你不要管太多,把那個異類交給我們。」 “何人膽大包天敢在我風族的鑾駕前放肆!”冷月沉聲呵斥道,聲傳百里,虛空炸響,海面沉沉的蕩起一陣劇烈的漣漪,好奇寶寶似的離音跟在冷月後面,不時的踮着腳尖不斷的用打量的好奇目光看向來人。

這位不速之客渾身上下充滿了可以的氣息,整個人服裝怪異,身着火紅色的火雲服,臉上那特異的白骨面具只露出一個右眼眶的位置,大拇指上帶着標新立異的戒指,清楚的刻着一個零字,黑髮飄揚,充斥着神祕難言的味道,掛滿了風鈴的斗笠隨風搖擺,發出好聽的叮鈴的聲響。

海面不定的起伏着,那人的腳下是一隻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聖域海獸,有着三隻龐大的尾巴,形似玄龜,但是比起玄龜似乎更加的神祕和強大,低低的發出咆哮聲,一雙碩大的眼睛急劇人性化色彩的瞅着面前兩位面色不是很好看的聖域長老。

來人自然是秦守,經歷過一場可怕的浩劫的秦守最終還是犧牲了佐助的最後一隻眼睛施展了伊邪那岐而保住了性命,可以說秦守是那方圓十萬丈海域中唯一倖存的生靈,骨帝跨界駕馭神骨發出來的那滅世的一擊,神威完全沒有辦法規避,即便是虛化,那破碎虛空的可怕神力甚至可能波及到自己的神威異空間,神威的能力對於十聖至尊來說便有些相形見拙,處處被掣肘,更別提擁有神力的可怕魔皇了,爲此只能選擇硬抗。

沒日沒夜的趕路纔好不容易逃出了那片死寂的海域,風族的這艘龍船,可是秦守所看到的第一艘,也是唯一一艘船,秦守說什麼也不想在大海上飄了,而且最重要的還是他完全不知道東極島的海圖方位,無比迫切的需要上船,神威異空間內的曙光傭兵團的衆人相安無事,秦守把他們帶出異空間之後,告訴了前因後果,知曉一切的南宮傲等人目瞪口呆,神態驚恐的看着入眼一片死寂的海域,心底更是駭然,在秦守的提一下,主動放棄了帝漿雨的爭奪,反正他們有了銀月狼王的扶持,加上女兒的奇遇,足以讓她將來傲視無數同代天驕,南宮傲見好就收,跟秦守告辭。

有着銀月狼王的忠心守護,他們又是返回大陸,爲此不會遇上太多的危險,想來會很輕鬆的靠岸。

另外秦守還留給南宮燕一個玉簡,讓她帶着去幻神學院找洛清,言明這是一份推薦書,只要洛清看過之後,就會同意南宮燕進入幻神學院深造,南宮傲頓時大喜過望,南宮燕本人也是眼眸亮晶晶的,高興的手足無措,洛清她可是聽說過,幻神學院的聖徒之首,夢魘之體的女天驕,沒想到秦守竟然跟她還有這麼一層關係,想來多半沒有問題,想到能加入夢寐以求的學院,南宮燕更是高興的快要跳起來了,更爲重要的是,她的月神轉世的祕密早晚會被院方的高手發覺,那時候便會傾力培養和保護,將來便是另一尊冉冉升起的絕代天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骨帝千方百計以百萬生靈的血祭換取的破碎虛空,跨界出手的手段被秦守就這麼避過,對方想要拿回的神骨仍然在秦守的手裏,確切的說,是在秦守的神威異空間中,被封印術牢牢的封印着,加持過仙術查克拉的封印,隔絕了神力的氣息,即便是秦守自由的施展神威,也不會暴露半點兒氣息。

鏡頭緩慢的拉回到現實中,秦守剛剛靠近了這艘極具女子風韻的鑾駕風族的龍船,幾乎是剛剛打了個招呼的功夫,就莫名其妙的被兩名聖域高手面色不悅的圍攻夾擊了,嚴辭喝令自己離去,秦守纔開始好言相勸,但是發現完全無法跟對方溝通,這兩位聖域高手都是銀髮燦然的中年美婦,但是美眸含煞,根本容不得半點兒商量,就跟更年期的老大媽似的,上來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招呼。

聖域高手不留手的波及範圍瞬間籠罩了千丈海域,秦守無奈之下召喚出三尾出來助陣,三尾的可怕實力和近乎浩瀚的汪洋一般的查克拉讓她們二人頓感壓力倍增,萬萬想不到的是秦守竟然還有這樣的聖域魔獸作爲契約魔獸,一時間僵持不已,直到冷月族長親自到來,凌厲的動手了。

“嗯?”秦守隱藏在面具下的臉龐微微露出感興趣之色。

青鸞一族是神血一脈,信奉的便是風神,世代獻出自己的信仰,祖先是傳說中的神鳥扶風,御風的手段是她們的天賦神通,與風元素極爲親和,幾乎是彈指一揮間,數百道風刃憑空浮現,尖銳犀利的刀刃可以切開巨山,劃破空氣迅速的切向秦守和腳下的三尾。

噹噹噹!

三尾尖銳的獠牙鋸齒開合間,厚實的鱗甲翕張,所有的風刃切割在上面,發出金石碰撞的聲音,火星四濺,竟然毫髮無傷,冷月不由得神色微微一秉,不過大部分的風刃完全是朝着秦守本人切去的,她想親眼見識一下秦守未到聖域到底有什麼手段。

但是秦守本人竟然不閃不避,任由上千道犀利的風刃穿透身體,諸多同行少女不由得發出一陣驚呼,冷月也是神色一變,死死的盯着秦守,只見那風刃毫無阻礙的從秦守的身體中穿過,秦守本人彷彿虛幻的身體一般,一切攻擊都無法作用在他本人的身上。

攻擊無效化!

“族長,此人邪得很。所有的攻擊似乎都對他無效化!”那兩名聖域高手連忙提醒道。

冷月更是色變,神色凝重的上下打量着秦守,秦守給她的感覺竟然是介於虛幻和現實之中,實打實的的確出現在了現實世界中,但是隻要一攻擊,此人完全變成了幽靈,一切攻擊統統都穿透他的身體,整個人竟然虛化了,莫非是什麼幻術?!

不過很快她就把這個念頭拋出腦海,三個聖域高手怎麼可能同時中幻術,冷月不信這個邪,此人來歷不明,突兀的出現在風族的龍船前方,竟然企圖登船,不知道整個東極海域中,風族的鑾駕是不允許男子褻瀆的麼?!如此放肆而且膽大妄爲,如果輕易就這麼放過,恐怕風族的顏面都要丟盡了,

“想登船可以,不過先接我三招再說!”冷月眼神一寒,冷聲道。

秦守倒是來了興趣,笑吟吟且帶着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規矩?不是說所有的龍船都是海皇殿提供的麼,身爲傭兵,只要修爲在星辰階位以上都可以自由登船的,怎麼偏偏你這搜龍船格外有名堂!”

“什麼!”冷月氣的是咬牙切齒,整艘龍船上的風族的少女聽聞之後,統統都傻眼了,紛紛投來震驚的目光,這人到底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啊,竟然把高貴的風族鑾駕和普通的傭兵廢船相提並論,這簡直就是目中無人的褻瀆和誹謗啊!

“你竟敢如此目中無人!把你的命留下吧!”冷月寒聲喝道。

“離風九斬!”

風族的離風九斬是風祖這位十聖至尊感悟風神偉力而創出的絕代殺招,分別爲朝迎風、玉侖泉、玄骨通、昆幻海、暮還鬆、心斷空、帝臨缺、紫霄練、化虛空。九斬九大祕術代表着風之術法的極致,能修煉到九斬的,都是個中尊者,作爲風族的忠誠契約附屬族羣,整個青鸞族也受到風祖的庇護,毫無保留的傳下了離風九斬,據說修煉到第九斬,甚至可以運用虛空亂流的罡風,那是駕馭空間的恐怖力量!

“朝迎風!暴風亂舞!”

冷月動用了聖域高手的可怕聖力,風族鑾駕前的千丈海域上空的風壓頓時凝固起來,彷彿厚重的山嶽壓落,呼吸都變得極爲困難,一場陰沉的龍捲風緩緩的凝聚出來,隨着冷月的單手擡起而成型,海面上的海水都被倒吸上去,鯨吸牛飲一般化作大自然的偉力,滔天的海嘯竟然就這麼成型了!

聖域高手,一怒便要伏屍百萬,流血漂櫓,擡手間覆滅十里城池,他們有這樣的偉力,足以引發可怕的劫難和災害,破壞力驚人,但是在海面上動用海嘯的力量,誰比得上天生的海中尾獸三尾?三尾不等秦守開口吩咐,咆哮連連,聲震百里,整片海域都在沸騰着,又是一片汪洋海嘯翻騰起來。

一個是御風的海嘯暴風,一個是海底的深海咆哮。

雙方的海浪迅速的碰撞到了一起,顯然是擁有龐大查克拉的三尾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來自雙方聖力的可怕自然偉力在海底撞到了一塊,暗流洶涌,無數個深海漩渦迅速的成型,暗流涌動之間,冷月吃了一個不小的暗虧,冷哼一聲,第二式隨之而來。

“玉侖泉!千刃風暴!”

吃過小虧的冷月頓時知曉,在秦守的這隻聖域海獸面前,使用大海的力量是多麼的愚蠢,爲此動用了純粹的御風術,籠罩秦守百丈的空間,每一寸都是薄如蟬翼的風刃,清晰可見虛空中勾勒出來的劍刃的模樣,避開了三尾的龐大身軀,無孔不入的對秦守的本尊進行着絞殺。

這娘們是不是更年期上火了,一上來就下殺手,坑爹的!

秦守無奈,面對這種娘們的怒火不知道要忍多久,沒準劈上個兩三時辰的,那神威的虛化能力也支撐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啊,爲此秦守表示非常的無奈,彈指間一個湛藍色的珠子出現在了自己手中,隨後密不透風的湛藍色光幕撐起一片柔和且防禦力極強的障壁,赫然是那大千世界珠!

“神器防禦?!”

冷月瞳孔一縮,看出了端倪,不由得心頭一驚,在看着秦守,不由得心頭出現些許驚疑不定,聖域之下擁有神器,說明此人來歷不小,背後肯定也是個龐大的勢力家族,萬一是與風族較好的其他神血世家的子弟前來鬧事,那她若是下死手,定然沒什麼好處,萬一對方背後也站着一個十聖至尊,那麼這樑子可就結大了!

“你是哪個神血世家的子弟?!”冷月秀眉一蹙,開口斥道。

“宇智波一族,聽過沒?”秦守懶洋洋的說道。

“宇智波一族?爲何名字如此怪異,聞所未聞!”冷月更加驚疑不定,極力回想着記憶中所有神血世家和隱世家族的名字,完全沒有這麼拗口的神學家族,十聖至尊都是極爲稀有的,他們所庇護的族羣大家心頭都有數,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個什麼宇智波一族,看樣子對方並不屬於十聖至尊的族羣,爲此冷月臉龐重新鍍上了一層漠然和殺機。

大千世界珠並不是海皇殿的供奉神物,而是海皇再一次拍賣會上重金買下的鍊金師製造的神器,爲此聲名不顯,也沒有多少聖域高手能認出這就是當初海皇之女觀瀾的護身寶物。

無數的風刃瘋狂的突刺着防禦的光幕,但是有着源源不斷查克拉供應的光幕堅不可摧,那千刃風暴彷彿猛虎面對一隻蜷縮起來的刺蝟,根本無從下口,第二招就這麼宣告失敗了。

“玄骨通!風刃天襲!”

冷月說過三招內解決秦守,就不會食言,她有自己的驕傲,同樣也代表着風族的顏面,第三式是要下殺手了,而且還是全力一擊,如果秦守死在這一招上,那純碎是他自尋死路,正好用他的血,來以儆效尤,表明風族的面子不是誰都能褻瀆的。

但如果秦守能硬接下這一招,那麼風族也不會食言,畢竟星辰階位,能硬接離風三斬而不死,充分的表明他的潛力和天賦足以傲絕當代,那麼風族自然不會放過結交的機會,定然會熱情相待,並且如果這樣的俊傑能看上風族除去嫡系以外的少女,只要誠心提請,就可以當場立下婚約,並且得到風族的賜婚,爲此,風族尊重強者的這種規矩讓風族結交深廣,上到神血世家天驕,下到苦修俊才,統統都受過風族的恩賜,接下了很大的善緣,風祖每十年的重大壽辰,都會引來大陸八方的各勢力的拜壽,熱鬧非凡。

風族的鑾駕更是高上一個檔次,年輕的各族俊傑如果有能耐想要登船,一親風族少女的芳澤或者是想要得到風族明珠的親睞,那就要過冷月這一關,聖域之下的修爲硬接三招而不敗即可,諸多神血世家的子弟天驕紛紛想要嘗試,但是紛紛都敗在了冷月的第三招上,這一招是純粹的殺招,煞氣十足,如果不是有族內長輩賜予的各種防身保命手段,恐怕直接慘死當場了。

爲此,冷月的第三招也是各族俊才頭疼不已的地方,每年都有不知道多少的年輕俊傑妄想要登船得到風族明珠的青睞,但是每每都敗於此中,比如說雷族的少族長、海皇殿的少殿主等俊才都望而卻步了,相比於那些用真才實學來硬抗的人來說,秦守本人可以說是無恥到了極點。

第一擊是用契約海獸來防禦的,第二招竟然動了神器防禦!

如此無恥的傢伙冷月發誓自己是第一次見到,就算是那些大族的俊才都是憑藉自己的真本事的,哪有這麼取巧的,這貨是自己見過最無恥的傢伙!

冷月的第三招毫無花哨的動用了聖域最強的力量,一把足足三十丈的風刃巨劍憑空浮現,劍鋒所指,海水都被分開了,露出一道真空的地帶,死死的鎖定了秦守,讓他完全無法躲避,這一擊是最後以及,她倒是想看看,秦守到底還有什麼底牌可以躲開!

(四個小時,憋出這麼近五千字,這龜爬的速度,今天就這麼多,兩章二合一了,書友們早睡哈~梨子表示也醉了,爭取改天補上萬字的空餘吧,這些天感覺身體透支的有些厲害,更重要的是,編輯換人了,果然是新年新氣象,不行,得多拍點兒馬屁討好一下,爭取早日上架啊!不要說梨子無恥,牙齒白的很~~) 「我應該叫你賢者大人嗎?抱歉,你妨礙我們執行任務了。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還請你不要管太多,把那個異類交給我們。」

領頭的黑衣人B這麼對這名女性來者說道,他並沒有因為這名來者的特殊身份而產生任何慌亂。

「你覺得我會看著你們傷害一名手無寸鐵的孩子嗎?別開玩笑了,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只要有我在,你們誰都別想碰她一根汗毛。」

女性賢者的態度同樣也很堅定,她不但不畏懼眼前的這幾個黑衣人,竟然還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賢者大人也能揮動拳頭嗎?真是有趣,別太自大了啊,賢者大人。既然你選擇站在那個異類身邊,那麼你就是我們的敵人了。別怪我們殘忍,是你先背叛了人類。」

黑衣人B說罷,他見那賢者握緊了拳頭,於是就率先發起了攻擊。可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名女性賢者居然閃開了黑衣人B的攻擊。不僅如此,她還揮拳重擊在黑衣人B的臉上,將黑衣人B擊倒在地。

不過,其他的黑衣人也沒愣了,他們的拳頭也在黑衣人B倒地后,揮到了賢者身邊。

而這一次,女性賢者又奇迹般地躲過了這些黑衣人的攻擊,並迅速發起反擊將黑衣人們紛紛擊倒。

青看著這名賢者的矯健身影,愣了。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青心裡那因為被包圍而產生的絕望此刻也全然消散,她的眼裡現在只充斥著感激和憧憬。

『如果我也能變這麼強就好了…』

青看著那女性賢者,心裡難免會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

可就在此時,之前被賢者擊倒的黑衣人B站了起來,他並沒有繼續朝賢者攻擊,而是把攻擊目標轉移到了青身上。

「我早就應該想到,我們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清除異類。」

黑衣人B這麼說著,他趁著女性賢者還沒回過神來,迅速對青發起了攻擊。黑衣人B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速度,那女性賢者根本來不及出手攔截。

不過,黑衣人B沒有想到,賢者早就做好了應對這種局面的措施。當黑衣人B的拳頭就要接觸到青的一剎那,一聲槍響打碎了這緊張的氛圍。

子彈緊擦著黑衣人B的脖頸飛過,並在他的脖頸處留下了一道嚴重的灼傷,同時也讓他停止了對青的進攻。他回過神來,有些驚訝的看了賢者一眼,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並皺起眉頭。

「看來你是認真的了,賢者大人。好吧,早知道你是認真的,我就不應該這麼魯莽。賢者大人,你應該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協議吧,你們沒有權利干涉我們。」

「我當然知道那些,可我也不會把心中的道德和底線拋之腦後,我不容許你們傷害一個可憐的孩子,即便這孩子是異類。

既然你已經見識過我的實力了,那就讓我警告你們一句,如果你們還想繼續動手,我保證會把你們的手臂擰下來。」

女性賢者這麼斥責著黑衣人,她同時也牽起了青的手。 巨大的風刃如同一柄鋒利的天劍,割裂了海面,分開三尺,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哪怕是視線稍微往風刃上掃上一眼,都感覺彷彿刀割一樣的壓迫感撲面而來,三十丈的風之劍豎在秦守大千世界珠的防護罩頂端,聖域高手的強大神念死死的鎖定住了秦守,讓他無法逃脫。

“小賊,現在自斷一臂,扣頭認錯還有機會活命!”冷月聲音冷冽的開口道,這一出手便是聖域的全力一擊,同級別的高手面對冷月的這一招都要嚴陣以待,更不要說沒有進入聖域的人了。

聖域和星辰階位的差距堪比天壤雲泥之別,沒有進入聖域,永遠都不知道聖域高手的可怕,聖域強者的一念之間,甚至可以秒殺星辰頂峯的高手,也就只有步入聖域之後,才能真正的發現,聖域的道路是多麼的寬廣和長遠,纔剛剛進入登堂入室的階段而已,如果沒有真正的本事,是根本防不住冷月的這一擊。

秦守思索一番,收起了大千世界珠的湛藍色防護層,三尾同時也潛入了深海,自由自在的去抓魚捕蝦去了。

秦守站在波瀾起伏的海面上,如履平地,這一手頓時讓風族的所有人瞳孔一縮,歎爲觀止,冷月本人也是動容不已,驚歎道:“好強大的鬥氣操縱能力!”

她可以做到凌空虛度,飛天滯空,停滯在海面上也可以勉強做到,但是如果真的要做到踏在海面上如履平地,恐怕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這等細微的鬥氣操縱能力,堪比尊者境界的大能!

秦守遣散契約海獸,並且收起大千世界珠的做法,不由得鄙夷的冷笑一聲,心道果然是個軟蛋,居高臨下的譏諷道:“儘管放心,我風族中人說話算話,現在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們代勞?!”

“想讓我自斷一臂,叩首認錯?你們還沒有這個能耐,呵呵……”秦守聳聳肩,慢吞吞的說道,“接下你這第三招就能上船了是吧?真是的,登個船這麼費勁,我也是醉了,快點兒出手吧!”

冷月聽着秦守漫不經心,毫無敬意可言的欠揍話語和那懶散的態度,頓時心頭勃然大怒,沒想到秦守竟然如此不識擡舉,既然這樣,她也不會留手了。

“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冷月淒寒的說道,隨後彈指一揮,風刃巨劍豁然劈下,有着聖域高手的神念鎖定,秦守避無可避!

巨劍瞬息落下,劍刃落到秦守方圓十丈的位置,頓時爆裂成漫天的風刃颶風,整片空間內都是可怕的風刃亂舞,可怕的切割着每一寸的空氣,入眼處都是一片青色,風刃席捲到海面,波及到了海面的游魚,頓時染上了一層血色,淡淡的血腥味飄了出來。

部分的風族少女已經不敢再看下去了,紛紛不忍的別過頭去,只有那離音彷彿好奇寶寶似的,睜大了閃亮的明眸,好奇的盯着秦守一動不動,直到秦守的身體徹底被淹沒在颶風之中。

冷月悍然轉身,嘴角已經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以她這等實力,出手自然是雷霆一擊,完全不會給秦守半點兒逃脫的機會,親眼看到秦守淹沒在青色颶風中,揮手散去飄上來的血腥味,彷彿解決一個不起眼的螻蟻一樣的輕鬆寫意,忽然想起之前侍衛稟報說這傢伙似乎有什麼重要情報作爲交換來着,自己是不是下手太快了?不過她隨後轉念一想,不屑的一笑,聖域都不到的小鬼,也不是神血世家的子弟,怎麼可能有什麼重要情報呢?!

“他……死了?”離音好奇的問道。

“被聖域一擊全面擊中,不死也要重傷,之前的攻擊之所以無效化,很可能是這傢伙的祕術施展出極速,但是在風刃颶風中,他是逃脫不過的,現在必定葬身魚腹了!”冷月自信滿滿的說道。

“你確定?”

冷月不屑的鄙夷冷笑還沒有在臉上盪漾開,卻此時豁然凝固,難以置信的回頭,駭然的發現秦守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面前,那白骨面具後面露出來的一隻右眼一閃一閃的,冷月卻是能看得出來,這個人在不屑的嘲笑着,冷月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守,頗有些荒誕的感覺。

“這……這不可能!你只是區區的星辰階位,甚至連聖域都不是,怎麼可能硬扛下我的離風一擊,卻毫髮無傷?!”

冷月不相信的撲閃着冷眸,擡起素手竟然又是狠狠的拍出一掌,轟得一聲,三人才能合包的過來的巨大檀木精心雕琢的游龍畫柱頃刻間變成了齏粉,漫天飛舞,而秦守竟然眼睜睜的在自己面前消失了,下一刻,冷月豁然一驚,立刻回頭,發現秦守毫髮無傷的站在自己的身後,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

“想不到,風族的人說話也有不算話的時候啊~”秦守懶洋洋的不屑嘲諷道。

“這……這是空間魔法?!”冷月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嘶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豁然驚醒,不敢相信的喊出聲來,她恍然大悟,難怪之前所有的攻擊全都無效化,原來此人掌握着空間魔法,那麼尋常的攻擊又怎麼可能奏效呢?!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第三擊用的可是聖域的全力一擊,按理說尋常的九階星辰階位的戰士很難抵擋,但是如果掌握了空間魔法那就不同了,這可是與封印術、亡靈魔法並列的傳奇祕術能力,大陸上幾乎已經失傳了,足足有七千多年沒有見過掌握空間魔法的魔法師出現過了!

沒想到現在竟然讓自己風族遇上了!實在不能不說,這簡直就是天降的福緣!

要知道,空間的力量那是隻有十聖至尊才能獨享和涉足的領域,尋常的高手,即便是聖域巔峯的尊者也絕對無法窺伺!空間魔法的用處實在是太大了,實戰中任何攻擊幾乎都是無效化的,除非可以力破虛空,否則根本無法佔到半點兒便宜,而且空間魔法可以遠距離傳送,自由的穿梭在任意的區域,這種神奇的祕術非常人可以修習,如同亡靈魔法一樣,需要特殊的體質,特定的根骨纔能有幸掌握,而且還與血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難道是天佑風族,竟然讓風族的鑾駕碰上了這名神祕的掌握空間魔法的男子!

冷月之前鄙夷和敵視的態度頓時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難言的激動,如果能把此人留在風族,接下善緣的話,或許能掌握空間祕法的門徑也說不定,更重要的是,如果此人能與風族的少女聯姻,入贅風族的話,那麼生下來的子嗣也是有很大的機率有着親近空間魔法的血脈,那麼空間魔法豈不是專屬於風族了?!!

想到這個可能,冷月頓時激動的秀美的臉龐充斥着淡淡的潮紅,眼眸都亮起了紅光,再看向秦守的時候,那目光已經不是敵視和警惕了,而是變得熱情無比,用打量着絕世珍寶的目光在秦守的渾身上下掃動,看的秦守渾身都有些發毛了,

“之前是我們招待不週,既然能夠通過考驗,那麼現在您就是風族的貴客了,自然上得風族的鑾駕,可以自由的在此船上隨意行動的。”冷月立刻熱情的說道,前後變化幾乎讓同行的兩名聖域高手同時傻眼了,不過族長都給她們打眼色,她們當然不會忤逆,同樣表示歡迎。

“立刻準備茗茶和美酒!”冷月立刻囑咐道,幾名機靈的明眸皓齒的風族少女脆生生的應聲,隨後嫋嫋婷婷的擺動着紗裙準備接待貴賓。

這前後的待遇簡直就是天差地別,讓秦守差點兒有些不適應了,不過他倒是聽過風族的名聲在外,只要得到他們的認可成爲貴客,那麼就能享受到皇帝的熱情待遇,讓人樂不思蜀,爲此秦守只是有些受寵若驚罷了,到並沒有多少牴觸的情緒,心安理得的享受,本着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抱歉…今天又緊急出差…大概是沒法更新了,之後一定會補回來的! “哇……好香的酒啊!”小豆丁不安分的從秦守的肩膀上爬了下來,小鼻子敏銳的一抖一抖的,隨後萌態十足的大眼睛頓時一亮,興奮的呲着牙齒,興沖沖的湊到風族少女端上來的酒壺前,口水直流的抱着酒壺不撒手,口水嘩啦啦的流了一桌子。

不得不說,小傢伙的出場每次都是萌翻所有少女,她們一個個眼睛放光的看着小豆丁,這小傢伙渾身泛着聖光,憨態可愛,親近自然,渾身上下散發着溫暖而柔和的氣質,一上來就征服了所有少女的心,風族的那位明珠離音更是兩眼放光的歡天喜地的抱着小豆丁,愛不釋手的摩挲着小豆丁光滑的脊背。

“聖獸玉麒麟!”

冷月吃驚之色更重,作爲青鸞族的族長,眼力自然非常人,一眼就看穿了小豆丁的真實身份,普通的僞裝在同爲獸身,傳承神血的青鸞一族面前毫無作用,她與兩位青鸞族的長老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之色,對秦守的來歷更加的好奇了,身具空間魔法不說,竟然還有聖獸追隨,聖獸區別於聖域魔獸,聖獸可是得天獨厚的存在,每一隻論潛力和血脈的純淨統統都高於聖域魔獸,是上天的寵兒,它們會自動的感應和追隨強者,心甘情願追隨的人無一不是大陸鳳毛麟角般存在的奇才。

這個人到底什麼來歷?!

冷月越發的好奇,同樣的代表風族交好的心思更是強烈起來,個人的心底的小九九飛快的轉了起來,秦守有這樣的潛力,已經初步的表明了自己的價值,同樣冷月也明白,想要拉攏這樣的奇才,恐怕非嫡親風族血脈不配與之聯姻,空間魔法師出世的消息一旦公開,恐怕各方勢力都會集體活躍起來,千方百計的拉攏秦守,到時候,恐怕風族也不見得能在競爭上佔到半點兒便宜。

“這是風族招待貴客特地釀製的百歲香,大陸十大美酒中排名第六,僅次於精靈族取自生命泉水的佳釀生命之源。採用三千一百種不同口味的花蜜和藥材,集鍾靈毓秀靈地的露珠釀製百年所產的美酒,唯有風族認可的貴賓才能享受這種殊榮,尋常的人是不會品嚐到的。”離音歡喜不已的梳理着小豆丁的毛髮,現出本尊之後的小豆丁通體都是森森的麒麟甲,也就只有小腦袋上一圈白絨絨的毛髮,但是離音還是愛不釋手,看着小豆丁似乎對這美酒非常感興趣,莞爾一笑露出臉頰上的小酒窩,細心的對秦守介紹道。

大陸十大美酒,分別爲火族的烈焰醇、風族的百歲香、精靈族的生命之源、海皇殿的海問香、龍族的龍涎甘露、北海的癸水精露、洛家的汁玄青、劍聖葉流雲的魅皇花蜜、獸人國的月下美人、帝都皇族的九龍尊。

而排名第一的便是劍聖葉流雲的魅皇花蜜,據傳這並不是劍聖本人釀製,而是從魔界帶出來的,僅僅只有三壺,可謂是極爲稀有,而其味道,則是讓幻神學院的老頑童,號稱酒中癲的老傢伙讚不絕口,親口承認比起洛家的美酒更加別具特色,美味醇正,傳聞除了酒中癲和北海的老龜從他那裏拿到兩壺之外,再沒有人能從劍聖手上品嚐到半口魅皇花蜜,即便是風祖親自前去,卻是憤憤而歸,憋了一肚子火回來,一通怒火幾乎掀翻了半個風族海島域。

秦守端起了盛滿紅色酒漿的酒杯,緩緩的端到了面前,一瞬間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吸引過來了,死死的盯着秦守,想看看這傢伙到底長什麼樣子,風族的這些明眸皓齒,正值芳齡的少女更是目不轉睛的偷偷的用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畢竟貴客可是有跟風族聯姻的權利,只要貴客開口,她們就只能聽從族內的安排許身,只要不是風族嫡系,那麼都只是作爲侍妾的存在,這可是關係到她們的未來幸福和命運,哪能不用心。

一個個膚色白皙,明眸靚麗的少女好奇而緊張的盯着秦守,聽秦守說話的聲音就很年輕,想必人也老不到哪裏去,但是爲什麼非要戴着見不得人的面具呢?很有可能此人是個醜八怪,或者說臉部有着嚴重的傷勢,極爲駭人之類的,她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秦守摘下面具,一個個緊張的嬌嫩的手心都有些冒汗了。

如果秦守長得只要不是對不起觀衆,這些美貌少女自然能心甘情願的許身做侍妾侍奉一生,爲風族貢獻一切交好一位俊傑,但是如果長相兇惡醜陋,相當對不起觀衆,那麼她們也只能任命,這些非嫡系的少女生來的最大意義便是奉獻一切爲了族羣,現在看上一眼,不過是想要早早的有個心理準備而已。

秦守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一羣人眼睛灼灼的幾乎要聚焦成鈦合金狗眼似的看着自己,相反的非常淡然輕鬆的擡起酒杯,手掌竟然毫無阻礙的穿透了白骨面具,面具彷彿虛化的一層幕布似的除了遮擋什麼作用都沒有,秦守就這麼輕鬆的喝下了一杯酒,但是面具卻並沒有摘下來,風族的少女們一個個目瞪口呆,齊齊的石化當場,不由得一陣失落和苦笑。

“好酒!”面具後面的秦守只覺混身材暢快無比,通體舒泰,一股火辣的熱流一直衝刷到小腹,隨之而來的則是沁香的千百種花香流淌在脣齒之間,讓人留戀沉醉不已,更難得的還是這美酒中帶着淡淡的藥力,化解疲憊,滋補身體,可以起到延年益壽的效果,不得不稱讚不已。

“空間魔法果然神奇!”

秦守小露一手,再一次讓冷月眼眸中綻放出奪目的光彩,拉攏秦守入風族的心思更是熾熱,之前她已經用傳音石將此番出行遇上一位空間魔法師的重要情報傳回了族羣中,由各位風族長老定奪,想來足以引起相當大的重視,很快就應該會有迴音,她只需要靜靜的等待即可。

“那麼零葬先生,是第一次離開家族出來歷練麼?”冷月有意無意的說道,似是漫不經心的打探秦守的底細。

這點兒小心思又怎麼瞞得過來自地球的秦守,他看過的豬跑牽起豬蹄都能圍繞地球三圈了,自然明白冷月拉攏的意向,他自然樂得交好,爲此開口道:“的確是第一次來到東極海域。”

秦守這文字遊戲可是巧妙很多,答非所問,但是卻側面的迴應了冷月,起到了足夠暗示的效果,哥們只是說第一次來東極海域,的確是第一次來,不過出世已經很久了,而且還是人精。

冷月心頭一喜,心道果然是初出茅廬的後生,丁點兒警惕心都沒有,就這麼容易的被翹出話來了,冷月接下來更是關心的問道:“那敢問您的家族是名爲宇智波的對吧,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孤陋寡聞,爲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家族,想來掌握空間魔法的族羣定然在大陸上赫赫有名纔對……”

秦守端起來的酒杯忽然一滯,不由得幽幽的嘆了口氣,彷彿想到了什麼傷心事似的,冷月心頭一動,不由得細細聆聽接下來秦守的話,只聽秦守無比惆悵的說道:“從此除了我之外,世間恐怕再無宇智波一族的人了,恐怕能掌握空間魔法的,只有我一人了……”

說到這裏,似乎真的說到了傷心處,又是一杯酒灌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