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趙小川好奇道。

0

“你還記得你那名叫做沈菲兒的同伴麼?”穆皇后道“她醒過來了!”

“什麼?她醒過來了?”趙小川驚喜道。

上次金字塔戰鬥中,他將劉子豪和沈菲兒帶了回來。

劉子豪已經恢復了過來,而沈菲兒他只帶來了一個頭顱。

不過對此趙小川並不擔心,因爲沈菲兒的身體已經完全機械化,只要頭顱不破碎應該是死不了的。

“是醒過來了,不過出了一些小問題。”穆皇后道。

趙小川臉上的笑容一僵,道:“發生了什麼?”

“你將她帶回來時她只有一顆頭顱,我也檢查過她的身體,本打算給她配一個身體,結果因爲我們在海族,他們這裏並沒有所謂的高科技,所以這件事情耽擱了下來。”

趙小川聽到穆皇后這麼說,長出了一口氣,道:“這沒什麼,去陸地抓幾個科學家過來不就得了?”

“你說的我們也想到了,可是……”穆皇后咬牙道:“可是我們捉回來的科學家雖然給沈菲兒配好了身體,但說因爲時間有些耽誤了,在沈菲兒腦中的數據庫遭到了一些破壞,現在她的智力只好十來歲左右!”

“什麼?”趙小川大吃一驚,然後連忙道:“你現在立刻帶我去看看。”

……

房間中,沈菲兒縮在牀上的一個角落中,身體微微顫抖。

康惠、劉子豪、王平、龍三等人皺着眉頭看着沈菲兒,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

一道人影出現在門口,從外面走進來,正是趙小川。

同桌她又A又颯 “沈菲兒在什麼地方?”趙小川一進來便張口問道。

說罷,他便看到了牀上的沈菲兒,而沈菲兒也看到了他。

“沈菲兒,你沒事吧?”趙小川問道。

沈菲兒眼中一亮,指着趙小川叫道:“菲兒認識你,你是趙小川,是菲兒的好朋友!”

說完,沈菲兒從牀上一跳,像是樹袋熊一般掛在了趙小川身上。

衆人看到沈菲兒的舉動,微微一愣。

“這,這……你沒不是說她失憶了麼?”趙小川一頭霧水。

“她確實是失憶了!”劉子豪道:“可是她好像就記得你!”

趙小川皺眉,他知道劉子豪不會騙自己,但還是想要自己覈實一下。

“你叫什麼名字?”

“趙小川你真笨,菲兒叫沈菲兒!”

“額,你認識他們麼?”

“他們是誰?”

“我和你是什麼關係?”

“你是菲兒的好朋友!”

“你今年幾歲了!”

武動諸天 “十歲,再過三天就十一歲了,爸爸說要給菲兒要買禮物的。”

…….

趙小川和沈菲兒一問一答,半刻鐘轉眼即逝,而趙小川也確定沈菲兒確實是失憶了。

“唉~”

衆人看到沈菲兒懵懂的表情,齊齊心中嘆了一口氣。

其中就包括趙小川,畢竟大家層竟都是舊相識,尤其趙小川和沈菲兒之間還有些曖昧的關係。

“請最好的科學家,一定要恢復她的記憶!”

趙小川對穆皇后低聲說道。

穆皇后點點頭,將事情應了下來。

之後趙小川又和沈菲兒聊了一會兒,然後想起了賈志文。

“嗯?賈志文不在了?他離開海族了嗎? 匹夫無罪 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沒有找到賈志文,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不太清楚,似乎沈菲兒醒來後,他過來了一趟,然後就離開了!我以爲他是因爲賈家的事情所以心情不好,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康惠解釋道。

趙小川皺眉,然後又問了沈菲兒有關賈志文的事情。

“唔!你說的是那個胖胖的大哥哥的事情麼?他問了我瑤瑤的事情,我告訴了他!”沈菲兒憨憨地說道:“他還說不讓我告訴你們!”

說到最後沈菲兒似乎反應了過來,用兩隻手捂住了嘴巴,小心翼翼地看着衆人。

“嗯?有關賈靈瑤的事情?你說了什麼?”趙小川急切道。

沈菲兒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最後還是告訴了趙小川。

趙小川聽完沈菲兒的話,如遭雷劈,頓時呆立在了原地。

“瑤瑤其實和菲兒一樣,是六天女!這是有個叫做仙的叔叔告訴我們的,他還是瑤瑤不是瑤瑤,體內有一個靈魂,叫做李若曦!”

沈菲兒說道:“他說那是在貴族學校的事情,那個叫做李若曦的靈體奪去了遙遙的身體,所以現在的瑤瑤不是瑤瑤了!”

“你說什麼?若曦,你說賈靈瑤其實是若曦?”趙小川雙手抓着沈菲兒的肩膀,雙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菲兒。

“啊!痛!”沈菲兒皺眉叫道:“不是菲兒說的,是仙,是仙說些,不管菲兒的事情。”

“該死的,趙小川,快點鬆手,你想要殺了沈菲兒麼?”康惠看到沈菲兒的鋼鐵組成的機械肩膀瞬間凹陷了下去,上面出現一道道電火花,大聲叫道。

龍三臉色一變,連忙出手分開了兩人。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若曦,若曦她還活着!”趙小川臉上又哭又笑,說不出的詭異。

康惠等人檢查了一下沈菲兒的身體,發現她只是肩膀被趙小川捏碎了,不禁鬆了口氣。

不過當他們看到趙小川的表情時,頓時又皺起了眉頭。

其中穆皇后臉色陰沉地看着趙小川,眼中神光閃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忽然,趙小川猛然擡頭,視線剛好和穆皇后對上。

穆皇后臉色一變,連忙轉頭躲避趙小川的目光,但趙小川卻爆喝一聲,身影瞬間到達她的身邊,將她一把提了起來。

“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關若曦的事情?”

趙小川渾身鬼氣繚繞,眼中赤紅一片,殺氣瀰漫,怒聲說道。

原本被趙小川舉動嚇了一跳,想要阻止他的衆人立刻定在了原地,皺眉看着在趙小川手中臉色漲紅,不斷掙扎的穆皇后。

“沒錯,我早就知道!”穆皇后沙啞的聲音,怨毒地說道:“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但我就是沒有告訴你,那又怎麼樣?” 待客廳內,秦穆然沒有理會傑爾夫,徑直坐下,並朝傑爾夫投來冷冷目光。

傑爾夫眉頭一皺,滿心不爽。

「冥王大人,難道你們冥王殿就是這麼接待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傑爾夫冷聲問道。

聽到傑爾夫的話,秦穆然神情一愣,嘴角揚起一絲冰冷的笑意。

「啊呦,客人?你算客人嗎?」

「兩大神殿現在還處於交戰階段,嚴格的來講,咱們現在是敵人,對付敵人,你想讓我有多客氣?」

秦穆然淡淡地笑道。

現在,兩大神殿依舊處於交戰狀態,這種情況下,秦穆然沒有直接殺掉他,已經算是夠客氣了。

傑爾夫一時語塞,無從反駁。

隨即,秦穆然悠然點上一根香煙,抽了幾口后,朝吉傑爾夫投來一個眼神。

「說吧,阿波羅派你來這裡,到底想做什麼?」

秦穆然問道。

傑爾夫無奈,只能站在一旁,神情不滿回道:「我們太陽神大人讓我來,是讓我來談判的,希望我們兩大神殿可以暫停交火,用和談的方式解決我們之間的矛盾。」

秦穆然不禁冷冷一笑。

「和談?」

「當初挑起戰爭的人是太陽神,如今想要和談的又是他,怎麼?玩不起了嗎?」

秦穆然笑道。

「冥王大人,我們兩大神殿繼續打下去,恐怕只會讓別人坐收漁翁之利,對我們都沒有好處,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

傑爾夫說道。

「別說的這麼好聽,直接說,阿波羅打算割讓多少地盤兒給我們冥王殿?」

秦穆然笑道。

「這一點太陽神大人沒說,太陽神大人讓我通知您,明天我們召集五大神殿在巴比亞城進行五殿會談,重新達成一份新的協議,希望您能夠允許。」

傑爾夫說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太陽宮搞五殿會談,這是又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嗎?

憑藉自己對太陽神阿波羅的了解,他絕對不是一個這麼甘心就割地求和的人,在他的背後,一定還有別的小心思。

沉默片刻,秦穆然說道:「五殿會談?有這個必要嗎?現在是咱們兩大神殿之間的事情,讓另外三大神殿也來參與會談,我感覺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很顯然,秦穆然並不願意接受五殿會談的想法。

此刻,阿波羅的心思,秦穆然大概已經猜出一二,阿波羅這麼做,無非是想將另外三大神殿也牽扯進來,從而離間另外四大神殿,這點兒小心思,豈能瞞過秦穆然的眼睛。

「冥王大人,我們太陽神大人說了,召開五殿會談,一來是為了和談我們兩大神殿之間的事情,二來也是為了讓另外三大神殿做一個見證,希望您能夠同意……」

傑爾夫說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微微一笑,點頭回道:「好,告訴阿波羅,明天上午九點鐘,我在巴比亞城等候你們的到來。」

雖然,秦穆然已經猜透了阿波羅的心思,但他並沒有拒絕阿波羅這個要求。

五殿會談。

屆時,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的大佬級人物,也將全部到場。

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祗,同時進行會談,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絕對算是一件大新聞。

傑爾夫走後,雷凱起身,走到秦穆然身旁。

「老大,阿波羅搞這麼一個五殿會談,他到底想幹嘛?」

雷凱驚奇問道。

「管他想幹什麼,反正太陽宮現在對我們已經構不成威脅了,無論阿波羅使什麼手段,我們都沒必要放在心上。」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言罷。

秦穆然立刻安排雷凱提前趕往巴比亞城,在巴比亞城進行提前布置安排,準備迎接明天的五殿會談事宜。

與此同時。

在西方其他各地城市,神王宮、海王殿、智慧殿等另外三大神殿,也接到了同樣的邀請。

而且,這個消息快速在暗網上瘋狂傳播,引起一片軒然大波。

「五殿會談,明天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居然要在巴比亞城召開五殿會面,這簡直太讓人意想不到了!」

「五大神祗人物,居然也會全部蒞臨現場,這簡直太瘋狂了!」

所有人都有些難以置信,站在西方金字塔頂尖的五位大人物要會面,這五人會面,整個西方恐怕都要發生一場大變化。

畢竟,五大神殿幾乎壟斷了整個西方地下世界的勢力,如此有實力的五個大佬會談,對於西方的格局而言,必然會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是重新洗牌。

深夜。

在太陽神的私人別墅內,阿波羅站在窗前,正在靜靜等待著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艾琳莎走了進來,說道:「太陽神大人,哈德斯已經同意了明天的五殿會談,屆時,神王宮的宙斯,智慧殿的雅典娜,海皇殿的波塞冬等人都將到場。」

「嗯!」

阿波羅冷冷地回了一聲,對於太陽宮而言,明天畢竟不是什麼好事兒。

「太陽神大人,您還是早點兒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還得趕往巴比亞城。」

艾琳莎說道。

阿波羅站在窗口,沉默不言,一雙眼睛緊緊盯著窗外的無盡夜色,有些難以入眠。

次日一早。

在巴比亞城的柏林酒店,這裡裝飾一新,鮮紅的紅色地毯,足足從酒店內一直鋪出了幾百米。

天色還沒有亮起來,整座巴比亞城便熱鬧沸無限,彷彿比任何節日都要熱鬧。

因為今天,這裡即將召開五殿會談,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神殿和五大神祗人物,將會全部到場,場面極其隆重。

神通如意傳 此刻。

秦穆然已經站在柏林酒店頂層,俯視著樓下的人山人海,身後站著雷凱和曲天馳等人。

「四大神殿的人,快到了嗎?」

秦穆然淡淡地問道。

雷凱看了一下時間,回道:「老大,按照時間推算,他們應該偶讀快到了。」

話音落下,曲天馳立刻喊了聲:「老大,快看,他們到了!」

眾人透過窗戶看出去,只見在人群簇擁當中,四支車隊,浩浩蕩蕩朝柏林酒店開了過來。

他們是神王宮、海王殿、太陽宮、智慧殿! “我知道李若曦沒有死,她的一縷殘魂從白骨山開始就一直飄蕩在這個世界!”

“我這些年花費了不少功夫,到處在收集她的殘魂,並且通過各種方法嘗試讓她復活就是爲了讓你有一天求我!”

“我變爲人身,你真的以爲是我願意這麼做的?告訴你,我原本是想要融合她的一縷殘魂,將她的身體佔爲己用!”

“可惜我失敗了,但我卻也明白這個世界上李若曦是還活着的,雖然我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但她活着,我並沒有告訴你!”

“當你來找我,我答應用招魂引召喚她的魂魄,最後我失敗了,不過從見到賈靈瑤的一刻我就知道她是李若曦!”

“我沒有告訴你,我不會告訴你,我不想告訴你,我就是喜歡看着你們人鬼殊途,生離死別,哈哈哈!”

穆皇后狀若瘋狂,大聲狂笑道,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淡定。

周圍人聽到穆皇后的話,呆若木雞,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着這樣這般局面。

全世界都知道趙小川對李若曦用情至深,而穆皇后卻在瞞着他,這是爲了什麼?

“爲什麼?爲什麼這麼做?我自認爲我並沒有做對不起你的地方?爲什麼要這般折磨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