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們的確和他們交火了。”麥克說道。

0

“那你們最後……”約書亞緊張地問道。

“開始的時候,和剛纔一樣,德國人人數佔優。”麥克說道,“可是我們的武器精良。”

曹滄聽到這裏,心裏盤算,是的,三十多年的時間差距,美國人研發的武器當然要比“二戰”前的先進很多。

“那兩架戰鬥機……”約書亞說道,“看來是要有所準備。”

“我們一開始在海上交戰,最後打到了這裏。”麥克說道,“戰爭無法再繼續下去了,再繼續下去,不僅是他們,還有我們,所有人員都會損失殆盡。”

“所以你們達成了共識,和平相處?”約書亞緊追着問。

“當然。”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麥克說道,“因爲我們發現了懷錶的祕密。”

約書亞的臉色慘白,沒有再說話了。

“約書亞。”麥克說道,“對不起,我們已經知道你的背景了。現在,我要把你關起來。”

約書亞一言不發。

這個變化突如其來,曹滄完全懵了。

“還有一塊懷錶在哪裏?”約書亞大聲喊道,“德國人的那塊懷錶在哪裏?”

“被米勒帶走了。”麥克說道,“是的,我們和德國人發現了他的身份,達成了協議,但是他逃出了我們的控制。他拿着那塊懷錶,不停地在異海上尋找海眼,擾亂異海和地球之間的空間平衡。”

“這些偶入者。”曹滄敏銳地說道,“都是因爲空間的紊亂進入異海來的。”

“至少有一部分和米勒脫不了關係。”麥克說道,“他不惜一切代價,想奪回這座小島。”

“爲什麼他不利用那塊懷錶回去?”曹滄問道,“這座小島,到底還有什麼利害之處?”

“懷錶只能讓我們從這座小島回到地球。 軍長老公別亂來 這座海島是異海的磁極所在。”麥克解釋道。

“那你們爲什麼不回到地球?”曹滄問道,“你們爲什麼要滯留在這座小島上?”

“這個問題。”麥克指着約書亞說道,“你要問他了。”

約書亞激動起來:“這個世界本來就不該由你們這些人來控制。只有上帝的選民,纔有資格在這裏生存下去!”

“果然不錯。”麥克笑道,“你和米勒,果然是他們的人。”

“難道還有某個國家要控制這項實驗?”曹滄問道,“還有哪個國家比‘二戰’前的德國、現在的美國和蘇聯更具備這個實力?”

“那個勢力,並不是國家。”麥克對曹滄說道,“中國人,你們知道的並不多。你們國家沒有針對這項實驗進行歷史研究是錯誤的。”

曹滄完全不懂麥克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用意,但是他認爲約書亞是個歷史學家是毋庸置疑的。

“現在,對不起了……”麥克說道,“你們必須要隔離起來。”

曹滄等人只能接受這個事實,被關押到一個木房間裏。

麥克給他們留下了足夠的活動空間。白天的時候,他們可以在木屋四周活動,但是範圍只有幾十平方米。這個地方四周有柵欄圍着,並且有手持步槍的人員看守。

每日都是簡博士負責送飯。

曹滄等人被隔離後,都沉默不言。

約書亞更是不說話,他一直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旁人。

簡博士對中國人很好奇,送飯的時候,就和細妹交談。細妹的英語僅僅能夠說一些基本的生活用語。簡博士問她,中國方面是如何跟美國達成協議,共同進入異海的。

曹滄忍不住插嘴:“和你們跟印度合作一樣,我有那塊懷錶。”

簡說道:“卡林是我們祕密從印度找到的,沒有通過印度政府。”

“我們不一樣。”曹滄答道,“我們曹家要聽從國家的安排。”

“你一定不是曹家的人。”簡博士一針見血地說道。

曹滄冷笑了一下。不過,他心裏有些混亂,不知道什麼地方讓簡博士看出了端倪。

“擁有這個儀器的家族,都不會忠誠於任何國家,他們只忠誠於某個勢力。”

“你說的勢力……”曹滄問道,“就是麥克所說的那個勢力嗎?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勢力?”

“比地球上任何國家都強大的勢力。”簡博士回答,“這個勢力,甚至可以控制地球上的一些國家。”

“比如……”曹滄知道簡博士要說到關鍵了。

“比如美國、德國、蘇聯,還有英國。”簡博士說道,“我們不能肯定,但是他們一定有勢力滲透進這些大國的政府高層。”

“影子政府!”卡林不知道什麼時候靠了過來,激動地說道,“真的有影子政府?”

“這就是你們不願意回去的原因吧?”曹滄說道,“異海這項實驗,一定另有目的!”

簡說道:“我們在進入異海之前,根本不相信有這個勢力,可是在異海里,我們不得不承認,那個影子政府,是真實存在的。因爲,進入異海的實驗,根本就是他們操縱的計劃。”

“到底是什麼樣的計劃?”曹滄追問道。

“這個計劃一直存在。”簡說道,“可是所有的人類都不在意。”

“你們現在能證實這個計劃的真實性了?”曹滄心裏忐忑不安,他想起了真正的曹滄臨死前的場景——真正的曹家後人,是突然****而死。這種死法太怪異。曹滄把曹家後人****的場面和簡博士所說的那個勢力聯想起來,不寒而慄。

人類進入異海的嘗試,一定有更深層次的陰謀。

“到底是個什麼計劃?”曹滄又問了一遍。

“末日黎明計劃!”簡博士說道,“一個流傳了千年的計劃。”

約書亞突然從屋內衝了出來,他也在聽曹滄和簡博士的交談。約書亞衝到簡博士身前,一邊揮舞着手要去抓簡博士,一邊罵着:“你們也配說這個計劃嗎?你們都是被拋棄的對象……”

約書亞的手差點抓住簡博士的頭髮。曹滄扭住了約書亞的胳膊,把他們隔開。

約書亞被曹滄推倒在地,他還在不停地說話,但是說的語言大家都聽不懂。約書亞滿臉兇狠,估計嘴裏說的話,不是什麼好聽的詞兒。

簡博士說道:“末日黎明計劃的倡導者就是共濟會。”

“你們寧願守着這個異海的小島,也不願意回到地球,就是因爲那個所謂的末日黎明計劃?”曹滄問道。

“是的。”簡博士答道。

“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計劃?”曹滄接着問道。

“他們一直在通過各種努力進入異海。”簡博士說道,“當人類把異海的環境探索清楚,他們就會動用所有資源,進入異海。但是進入的人,只能是和他們相關的人員。”

“他們有這個實力?”

“當然有!”簡博士說道,“進入異海需要大量的黃金,這些黃金從哪裏來?一定是有財團支持的。”

“巨量黃金的動用,會影響到一個國家的經濟基石。德國人吃了這個虧。”簡博士說道,“約書亞作爲一個歷史學家能參與到這個實驗中來,是因爲一個財團的支持。”

“什麼財團能有這個能力?”

“約書亞所在的那個大學是一個富有家族投資興建的大學。”簡博士說道,“當時我們並沒在意,進入異海之後才明白,他作爲一個非技術性人員,能夠參與到這個實驗,當然是這個家族的一個小小要求而已。”

“這個家族提供了進行實驗的黃金?”曹滄問道,“他們富可敵國?”

卡林在一旁說道:“富可敵國這個比喻,實在是太貶低他們了。”

“歷史可查,這個家族從中世紀就掌握了歐洲各國的財政。”簡博士說道,“歐洲的銀行系統雛形,就是他們建立的。”

卡林看見曹滄一臉的茫然,連忙補充說道:“這個家族的幕後背景,就是共濟會。”

曹滄現在能理順簡博士和卡林所說的信息了,慢慢說道:“這麼看來,原來三次進入異海的實驗,都是共濟會影響到國家層面的操作。而他們的目的是,讓自己的勢力進入異海。當實驗人員回到地球之後,一旦他們掌握了地球和異海之間的通道,就會馬上放棄地球的一切,拋棄地球,進入異海……”

曹滄想了很久,才勉強地接受這個事實,對簡博士說道:“我知道爲什麼你們不回去了,你們就是想讓這項實驗失敗。”

“你想通了。”簡博士微笑着說道,“你比我想象的聰明得多。”

這時,曹滄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很關鍵的事情。這個事情實在是事關重大。

曹滄想到的問題就是,進入異海的過程中,會引發空間的震盪,僅僅是小質量的物體(相對地球而言),就會引發地球上的“自然災害”。如果共濟會的勢力,大規模進入異海,他們會攜帶很多物資、人員以及機械設備。他們這麼做,會給地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當然他們不會在乎這點了,因爲那個時候,他們已經進入了異海。

半個世紀以來,他們所做的三次進入異海的實驗,都只有一個目的,不僅僅是考察異海的地理氣候環境,最重要的是,他們在尋找一個平衡點。如果進入異海的人數過多或物資的質量太大,不僅地球,甚至異海,都會同時毀滅。他們在讓異海不受影響的最大閾值下,攜帶最大的資源和人口。至於地球,他們已經放棄。

老龐是懂得這點的,他的泡沫理論是正確的,小量的物質在相鄰的兩個泡沫隔膜之間穿透,只會引起細微的震盪。如果質量加大,其中較爲脆弱的泡沫會破滅。但是很明顯,異海是相對堅固的那個泡沫。

這就是末日黎明計劃!

曹滄對這個祕密的揭露,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參加這個任務之初,曹滄只能想到這個行動,跟國家的戰略有着莫大的關聯。可是現在的情形,完全超出了這個層面。

簡博士離開後,約書亞也冷靜了,他回到屋內,坐在自己的牀上。

曹滄對卡林使了個眼色。卡林明白曹滄的意思,故意避着細妹和伊萬,和曹滄一起陪同約書亞。

伊萬看在眼裏,故意向細妹討教異海的海洋水路問題,和細妹走到門外。

約書亞坐在牀上,看着曹滄和卡林。

卡林和曹滄,遲疑很久。

曹滄先開口了:“我們,到底是什麼人?”

“你,還有你。”約書亞用手指了指曹滄和卡林,“我們保留着一樣的基因。”

曹滄不急了,約書亞現在一定會把這些事情都說出來,他需要有人支持他。

“我們沒機會了,曹!”約書亞突然站起來,握住曹滄的手,“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你是說懷錶嗎?”曹滄問道,“我是最後一個擁有懷錶的人?”

“當然不是!”約書亞激動地說道,“懷錶還能繼續找出來,可是我們進入異海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卡林說道。

“從我們進入異海開始,我們就在保護你,服從你。”約書亞說道,“你失蹤後,我帶領剩餘的人,冒着生命危險脫離潛艇,尋找你……你自己還不明白你身份的重要性嗎? 緋聞進行時 因爲我們已經考慮到第一批和第二批的實驗人員已經變節,所以我們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能說明原因嗎?”曹滄的語氣都開始顫抖了。

“地球撐不住了。類似的實驗,不會無限制地繼續下去。”約書亞說道,“我們浪費了太多的黃金,我們能把握的黃金已經不足以支持下一個實驗了。現在西方世界的黃金儲備,賬面上的數字距離真實的數量已經相差了百分之七。”

歐美世界的黃金儲備,已經損耗了這麼多!這個數字已經很龐大了,如果再這樣下去,西方的金融體系一定會崩潰,崩潰的後果……曹滄不寒而慄,共濟會當然不想看到這個局面,他們需要一個穩定的金融環境,才能按照他們的設想,調動黃金,進行他們進入異海的計劃。

“所以,曹,”約書亞說道,“我們和你的祖國合作,是一個交換。”

“我就是交換的籌碼!”曹滄笑道,這個不是祕密了。

“我們需要和你們國家合作。”約書亞繼續說道,“合作的條件就是給你們國家一張船票。”

“船票?”曹滄懵了,“什麼船票?”

約書亞把頭靠近曹滄,緩慢又沉穩地說道:“諾亞方舟的船票。” 第3749章

「你怎麼知道沒有的?說不定不止一千斤酒在裡面的,這樣吧,你就把酒壺的酒倒出來再說,如果真的不能裝滿,我就要一罈子,另一罈子你再裝回去就是了……」催老想了想看著藥王尊者道。

「你說真的?不能賴皮?」藥王尊者看向崔老懷疑的說道。

「真的,我發誓,如果你的酒壺內只有兩罈子酒的量,我們一人一半!」崔老道。

「好,我信你一次……」藥王尊者說著開始打開酒壺往罈子裡面繼續倒酒。

他覺得自己酒壺裡面的酒,應該無法裝滿眼前崔老的兩個酒罈子的,這兩個酒罈子,一個就能裝五百斤的酒,兩個加在一起能裝一千斤的酒,自己這個酒壺裡面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多的!

雖然分給崔老很肉疼,但是藥王尊者也想看看墨九狸送給自己的酒壺裡面,到底能裝多少酒!

於是,在藥王尊者和崔老詫異的目光下,五百斤容量的酒罈子被裝滿了一個又一個!

看著酒壺裡面還能繼續倒出酒,藥王尊者抽搐了下嘴角說道:「這丫頭難道是個酒蒙子不成,竟然一個酒壺也煉製出這麼大的空間啊!」

趁著藥王尊者說話之際,崔老已經把兩個酒罈子封口,收了起來,心裡對藥王尊者口中的丫頭,也有了幾分好奇!

如此愛酒的女子,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於是崔老看向藥王尊者問道:「谷主,你說的這個翡翠樓的丫頭,到底是什麼人?」

藥王尊者聞言,開始把墨九狸的事情給崔老說了一遍,也直接把崔老收起酒罈子的事情給忘記了!

崔老越聽越好奇,最後忍不住震驚的問道:「你是說她能煉製出地品丹藥,而且和你水平差不多,煉製的速度還比你快上半個時辰?」

「沒錯,她的丹劫結束了,我才剛引來丹劫,你也知道地品丹藥是三十六道丹劫的,所以她最少比我看半個時辰!」藥王尊者說道。

「可是對方畢竟是翡翠樓的人,谷主帶著她回藥王谷,難道是……」崔老看著藥王尊者皺眉道。

「我要是說,我打算把藥王谷交給她,崔老覺得如何?」藥王尊者看著崔老試探的問道。

「什麼?谷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崔老看著藥王尊者震驚的問道。

「就是你想的哪個意思啊!你們都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也好,你們幾個老傢伙也好,沒有一個能收到自己覺得好的弟子的,雖然現在藥王穀人不少,但是天賦好的有幾個咱們心裡都清楚……」

「這個丫頭雖然是翡翠樓的,可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她的真實身份,據說她是忽然出現在翡翠樓的,如果不是雲家那小子不知道為什麼,盯上了她,非要挑戰她,可能雲城根本沒有人知道這丫頭是翡翠樓的人……」

「不過也正是雲族那小子挑戰她,才讓我見識她恐怖的天賦,剛才我也和你說了,她煉丹和煉器的水平,」 “諾亞方舟?”曹滄忍不住重複了約書亞所說的話。

約書亞面無表情地看着曹滄,看樣子,他是不屑於解釋這個名詞。

曹滄一臉迷茫地回頭向卡林看去。

“諾亞方舟是個傳說。”卡林替約書亞解釋,“《舊約》記載,人類打着原罪的烙印,並且有着墮落的本性,人的怨恨與惡念與日俱增。人們無休止地相互廝殺、爭鬥、掠奪,人世間的暴力和罪惡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上帝對人類犯下的罪孽感到十分憂傷,並決定將世界毀滅。上帝於是選中了虔誠的諾亞和他的家族,決定讓他們作爲新一代人類的種子保存下來。上帝要他們造一艘方舟,帶上飛禽走獸各一公一母。然後洪水來臨,諾亞方舟載着上帝的厚望漂泊在無邊無際的海洋上,一直等到洪水退去。於是諾亞全家和方舟裏的其他生物都得以繼續在地球上生存繁衍……這就是諾亞方舟的傳說。”

約書亞笑起來。

“你笑什麼?”卡林問道,“你是共濟會的人,難道不是基督徒?”

“如果不是宗教的依託,這些記憶片段早就消失了。”約書亞說道。

“你是個基督徒,怎麼能夠這麼說話?!”卡林吃驚地說道,“難道你質疑《聖經》?”

“這世上哪有什麼上帝?”曹滄問道,“你說的方舟,到底是什麼船?”

“好吧。”約書亞說道,“我們不說這些,我來說方舟的事情。”

曹滄和卡林等着約書亞往下說。

“方舟不是船,方舟只是個計劃——人類在空間遷徙的計劃,也就是末日黎明計劃的核心。末日黎明計劃所有的一切,就是爲了方舟計劃的實施。只有極少部分人才能離開地球,來到異海。我們已經準備了很多年了。”

“多少年?”曹滄追問道。

“從人類有記憶開始。”約書亞答道。

約書亞說到這裏,曹滄心裏感到非常疑惑,難道人類,從文明的伊始,就有離開地球的意識嗎?想到美國和蘇聯的空間爭霸以及人類不停地向宇宙的探索……曹滄想,離開地球也許真的是人類的基因本能。

“能說仔細點嗎?”曹滄希望約書亞能幫他解開疑問。

可是約書亞對此並沒有再作解釋,他好像也不在意這個,也許他根本就沒想過這個問題。約書亞繼續說道:“人類從非洲大裂谷走出來,在現在的中東地區開始萌生文明,然後走向地球的各個角落。但是人類其中的一支沒走遠,而是留在了中東。這就是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源頭。在這羣人中,更是有一個家族,受到上帝的垂青。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承擔着一個使命,這個使命就是離開地球,去往異海。他們幾千年來,一直默默地努力收集黃金,並且將一個意識傳播到世界各個地方。”

“什麼意識?”曹滄問道。

“收集黃金的意識。”約書亞說道,“這個家族的後裔漸漸開枝散葉,成員的使命只有兩個,一個是利用宗教宣傳對自己有利的普世價值,另一個就是讓人類接受黃金本位的價值。他們利用經商的便利,努力讓人類接受黃金。人類貪婪的本性,讓他們在兩千年中慢慢做到了這點。其實黃金這東西,遠遠沒有青銅和鐵有價值。”

曹滄冷靜地想了一會兒,說道:“我明白了,他們幾千年來,先是讓人類產生對黃金的渴望,讓人類努力收集黃金,然後再利用金融秩序,輕而易舉地把這些黃金掠爲己有。原因只有一個,進入異海的過程,必須需要大量的黃金作爲介質。”

“就是這樣。”約書亞說道,“黃金這種金屬,並沒有普遍的工業價值,但是對空間遷徙非常重要。”

“我們手上的懷錶,其材質就是黃金的某種同位素。它的功能,比普通的黃金更加強大。”曹滄說道。

約書亞連忙點頭。

“那這塊懷錶和那些家族有什麼關係?”曹滄問道。

“這些懷錶,一共有幾十塊。”約書亞說道,“這個家族的後代,在共同立下約定之後,分散到世界上不同的區域。幾千年的時間,會讓很多記憶丟失,包括懷錶的用途。當時機成熟後,其中一支保留記憶的後裔,會找到持有懷錶家族的後代,用這塊懷錶進入異海。現在找到了三塊。”

卡林和曹滄相互對望,面面相覷。

“還不明白嗎?”約書亞誠摯地說道,“我們纔是兄弟。我們都是那個家族的後裔,只有我們纔有資格在異海生存下去。”

約書亞說的每一個字,曹滄都聽清楚了,雖然其中幾個詞語很生僻,但是曹滄也能聯繫上下文,理解明白。曹滄在約書亞的敘述中,就已經隱隱知道約書亞最終的意思,曹家、卡林、不知所蹤的米勒,還有約書亞都是來自那個古老的家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