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除了董悠然和塗秀蓮,其他常執均不知道這份絕密玉簡的精華是工業體系的構建。

0

開玩笑,如果關勝棠真把柯蕭的策論全部拿出來,顧安童夫婦的生產線創意豈不是不打自招?

但是新政卻提出了大的戰略方向,主張全宗上下爲宗門建設建言獻策。

這樣一來,如果某一天顧安童夫婦提出生產線,反而顯得更加順理成章。

……

從遞交玉簡,直至新政頒佈期間,柯蕭並沒有馬上出征剿匪。

一來是董悠然爲他打造的三百套速射炮至少還得兩個月纔有希望完成。

二來則是他要完成對關勝棠的承諾。

於是整整一個月下來,白天他不停地書寫手稿,晚上則通過口述的方式,讓邱桐製作成玉簡,遞交給關勝棠。

期間藍夢月趁着邱桐公辦的空檔期,隔三差五地跑到主科府來,以慰相思之苦。

她知道柯蕭正在進行一場偉大的事業,自然也是非常懂事地安靜地陪着柯蕭,看他書寫手稿。

愛情並非成天摟摟抱抱在一起,對藍夢月而言,能陪在柯蕭身邊,便是幸福之極的一件事。

與此同時,藍夢月也通過自己的渠道,蒐集着元載宗境內所有有劫匪存在的地方。

她又不蠢,同樣想到了橫石嶺的劫匪不是會傻乎乎地蹲在原地等着柯蕭去一網打盡。

一番蒐集下來,她才發現元載宗的劫匪之多。

哪怕不算流竄作案的,漏統計的,劫匪窩點竟然高達三千多處!

“原來,號稱安居樂業、歌舞昇平的元載宗,依然是人間煉獄……”藍夢月提及此事,禁不住落淚。

她是修二代,資質也逆天。

哪怕她利用關勝棠給她安排的幾個身份在弟子中輾轉,卻依然只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一種狀態。

對於人間疾苦的認知,缺乏切實感受。

直到今天,她才意識到爲什麼弟子別院的這些廢物中的大多數,連山門都不敢踏出一步。

不僅僅是因爲害怕荒野的妖魔精怪,人禍恐怕纔是主因。

柯蕭吻幹她的淚水,柔聲道:“其實這些劫匪多是散修,本是苦命出身,說一句被上蒼遺棄,並不爲過。

如果我當初沒能被選入宗門,恐怕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也未可知。

誰不想長生,對吧?

我的想法,只誅首惡。其他的,能詔安儘量詔安。”

任務本來就是剿滅劫匪,並非一定要趕盡殺絕。

不過有一種人,柯蕭一定不會放過。

這世間能踏入修行的人本來就不多,特別是元載宗,基本上只要不是資質爛到家了,宗門便會網開一面。

然而荒郊野外中,依然有高達數十萬的散修聚集成匪。

這當中要是沒有宗門內部人員參與,打死柯蕭都不信。

甚至柯蕭根據前世經驗,官匪不勾結的情況下,這些劫匪幾乎不可能能長期在一個據點盤踞下去。

“可惡!任由宗門腐爛,劫匪猖獗,居然還有臉說自己悲天憫人!”藍夢月氣得便要立即跑去天淵牢找她爹理論。

柯蕭連忙抱住她:“不是你爹的問題好吧。不僅僅是資源無法惠及所有人的問題,更有貪念作祟,禁不完,也殺不絕的。而且他老人家不是也讓我搞定這事兒了麼?別擔心,我有辦法的。”

“什麼辦法?”藍夢月眼裏又開始冒星星。

她已經知道柯蕭是擁有前世宿慧之人。

雖然免不了非要將柯蕭坦白感情經歷,順便吃點飛醋。

然而卻並沒有讓她產生柯蕭只是佔了兩世便宜才顯得睿智的感覺,反而越發覺得自己的老公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試想如果沒有足夠的自信,柯蕭會將自己的底牌打出來嗎?

而且這需要多麼偉大的胸襟,才能做到這種程度!

柯蕭拗不過藍夢月,只好將自己的計劃一五一十地講給了藍夢月聽。

結果藍夢月被柯蕭的智商給徹底折服,又差點失控,若不是邱桐公辦回來,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邱桐見得柯蕭一臉心虛地從藍夢月的閨房裏出來,問他今天的手稿,結果就只寫了幾頁,心裏一陣煩躁。

“你們倆在搞什麼!我問過小藍月,你來我府上這十來天,僅僅回去過一次。明天起,我將收回阿玄的入府憑證。你搬回小藍月的店裏去住!”

他明知道柳玄和藍夢月本是同一人,還是忍不住對柯蕭的人品報以鄙視。

“也好,謝謝邱師叔提醒。”柯蕭不敢爭辯,低頭認錯。

邱桐想了想,又否定了自己的決定:“算了,你不用回去,我就怕你和小藍月黏在一起的時候心存愧疚,做出不理智的行爲,毀了自身前程。走!”

說完便提着柯蕭,遁入自己的書房。

然而今晚註定不是一個平凡之夜。

前十日,柯蕭主要貢獻的還是儒家經典。

按他的規劃,接下來這十日,則是佛家主要經典,最後十日則主要講道家經典。

在新政頒佈後,柯蕭還打算陸續將政治經濟學的相關理論整理出來交給關勝棠。

今天是佛經起始,柯蕭決定先從以度人度己爲特徵的大乘佛法入手。

哪知他連唐三藏編譯的《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一卷都還沒口述完,就無奈地退出了書房。

邱桐居然也頓悟了!

果然兩個不同體系的文明碰撞,產生的效應是立竿見影的。

期間邱桐頓悟了足足兩天,幾乎就突破元嬰,成就出竅期,正式踏入高階修士行列了。


從頓悟中醒來的邱桐,忍不住就想毀掉了柯蕭的心血。

“絕對不能讓悠然看到這些,你明白嗎?”邱桐痛苦地道。

柯蕭非常理解邱桐的感受。

邱桐本是數千年的神魂,如何不知道飛昇的未知性和風險性。

萬一董悠然看到這些全新的思想,也產生頓悟,直接飛昇了怎麼辦?

理解歸理解,柯蕭卻並不認同邱桐的想法:“邱師叔,您見證了我要傾吐的一切。

說實話,這些思想,再輔以這些施政措施,您還覺得您只能再活幾百年麼?”

“我可以放棄修行!”邱桐斬釘截鐵地道。

“您徵求過董師姑的意見嗎?"

“不用徵求!我們早就約定好了。”

柯蕭搖頭道:“那是因爲你們都沒預料到我這個變數的出現。

我不相信,明明您可以活得更久遠,董師姑卻依然還會堅持讓您與她同生共死。

包括您也是,萬一仙界確實存在呢?

您真的忍心董師姑就這樣斷送自己的前程?

重重跡象表明,仙界存在的機率是極大的。

爲什麼不換個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

董師姑只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在等您而已。

短暫的分別,不過是爲了將來更久遠的相聚!”

邱桐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明明你可以直接將這些新思想告訴七師兄,卻非要由我來中轉一次。是不是你和七師兄商量好的,等的就是我出現頓悟!”


“是!”

柯蕭毫不怯懦地與他對視着,“邱師叔,您本不是一個活得自我的人。

不會想不到你的生命中,除了董師姑,還有你的七師兄,你的後輩,還有整個元載宗!

我掏盡前世記憶,如果僅僅是要奉獻給宗主一人,而不是爲了惠及蒼生,除非有病才這麼做!”

既然是惠及蒼生,也就意味着根本不可能瞞得住董悠然。

邱桐沉默了。

他並不是被柯蕭說服,而是因爲這是關勝棠的決定。

柯蕭又道:“邱師叔,我知道這件事對您和董師姑的愛情觀會形成巨大沖擊。

其實人生在世,來過,愛過,活過,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比起凡人區區百年,您和董師姑相守了至少數百載,已是人間幸事了。

更何況未來變數,誰又能預料?

宗主大人讓我轉告您,董師姑想要一次頓悟便能飛昇的概率極低。

就算她感應到飛昇,他老人家也有豐富的壓制飛昇的經驗。

另外就是,或許您覺得這些思想,對於早就抵達人類修行天花板的他而言,已經沒什麼用了。

其實不然!

凡界九境,也不是人類出現就已經有的,而是前人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

誰知道會不會有第十境,從而使得我們並不需要去冒飛昇的風險?

宗主大人無疑是最有資格去探索第十境的那一位,而且他已經有些眉目了。

這纔是他要退隱專心修行的主要原因!”


柯蕭無疑又一次盜用了關勝棠的名義瞎扯了一通。

不過他並不覺得撒謊就不對,只要目的是充滿善意的。

而邱桐顯然也確實被柯蕭說動,再次陷入沉思。

還好這次沒有再頓悟。畢竟他不是藍夢月這種超級天才。

……

新政頒佈後的第二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