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現在,他們的情況到底是如何了。

0

本章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然而當夏肘來到林帆院子的時候,卻是有些驚訝了。

「河蟹鰲蝦」

只見林帆的院子里,此刻躺著一頭像是圓桌般大小的河蟹,以及一條兩丈長的鰲蝦,好吧,它們看起來就像這個樣子。

不過夏肘感受一下它們的氣息,就發現它們都是有著武丹境修為的海妖。

此刻它們都已經是奄奄一息的樣子,而林帆,則是站在它們的邊上,似乎在搭燒烤架

我去這是打算燒烤嗎

夏肘剛來,林帆便眼前一亮,連忙招手道「少爺來得剛好,我剛剛去獵了兩頭海鮮,正打算嘗嘗海鮮燒烤是什麼味道的,你要不要來一點」

聽到這話,沒說的,夏肘也上前去幫忙搭建燒烤架,而後開始直接架上去就烤。

這看著都有點肚子餓,嘴巴痒痒的了。

滋滋滋

林帆催動著他的玄火,沒過多久,那河蟹和鰲蝦的外殼,都是泛起了赤紅色,一絲絲的鮮汁液濺到了外殼上,都發出了滋滋的響聲。

很快,一抹海鮮的鮮香開始在院子里飄散。

當吃飽之後,夏肘這才咂咂嘴,齒唇留香,道「你這是在哪抓的海鮮味道比起普通的,要好很多啊。」

說起這個,林帆的臉色卻是凝重了起來「就在地底下面」

「自從靈脈出世之後,下面的那些海妖凶獸,都是有了很大的變化」

「最明顯,就莫過於它們的肉質咳,口誤,應該說是它們的體質血脈,都是有了緩慢的蛻變」

「如今那些海妖凶獸的實力,相較於之前,那可都是有了天大的變化」

「以前真元境的大妖海妖都是難得一見」

「可是現在,就是想要找到一頭武丹境的海妖凶獸,那也只是費一點時間的事情」

「在這樣下去,那可就不妙了啊」

林帆說著,那喉嚨卻是不太老實地聳動著,暗自在吞咽著口水。

傲嬌老婆有點萌 這雖然說是一個禍患,但還真別說,現在的海妖凶獸比起以前,那都是要好吃多了,特鮮甜,想想都流口水。

夏肘聽著嘴角一抽,別解釋了,肉質就肉質吧,你特么不都吃過了嘛。

不過林帆說的,這也的確是一個問題。

夏肘沉吟了兩秒鐘,也就有了主意,他的奴役空間里,如今還有著一頭吞海獸呢。

這可是一頭水系凶獸來的。

而且它的祖宗,還是一頭上古戾獸來著。

讓它下去清理一下海妖凶獸,那不過是等閑的事情。

想到這裡,夏肘便揮手放出了吞海獸,縮小成巴掌的大小,看上去就像是一條八爪魚,只是膚色是詭異的血紅之色。

林帆看到夏肘喚出了吞海獸,不由得疑惑,道「這是什麼」

「難道少爺還沒吃飽」

「可這凶獸也太少了一點,都不夠塞牙縫啊。」

林帆說完,夏肘就瞥了他一眼,戲虐道「不夠塞牙縫」

「我可告訴你。」

「這是吞海獸,如今有著蛻凡境六重的修為。」

悍妻囂張,強佔首長 「哦。對了,它還有遺種血脈的。」

名門第一寵 「身軀最大的時候,可以達到六百丈的大小。」

「你要不要吃」

林帆聽著有些傻眼,身體都是一個激靈「哈」

這小東西,蛻凡境六重的修為

身軀有六百丈的大小

那不成一座大山了

林帆有些孤疑地看著吞海獸,向著夏肘道「這是少爺的獸寵嗎」

「你把它喚出來,這是想要」

夏肘把吞海獸放下,腦海里給它下了命令,這才對著林帆道「你把它帶到地底下的暗流去吧,它會把那些海妖凶獸清理的。」

然而夏肘的這一句話,卻是讓林帆蹦了起來,連忙擺手道「別別別,別啊。」

「讓它把武丹境及以上的海妖凶獸清理一些就好,剩下的也不足為患,就放著養吧。」

夏肘嘴角一抽「」吃上癮了

這樣他又重新給吞海獸下令,之後才把吞海給林帆。

說完了海鮮。

夏肘想起了來這裡的主題,便連道「我之前讓你看著的那一批人,現在什麼情況了」

林帆聞言,嘴上露出了一絲的冷笑,道「三萬八千多人,如今已經被我清掉了將近一千人。」

「那都是露出了馬腳,是別的勢力的棋子。」

「派他們進來夏族,估計就是想要看看,我們夏族能夠崛起,到底是有什麼秘密了。」

「至於沒有露出馬腳的,現在還在觀察。」

「我估計裡面至少都還有上百人的,甚至是幾百人,都不是沒有可能。」

「沉得住氣的傢伙,可是並不缺少。」

林帆緩緩說道,把大致的情況,都與夏肘說一說。

「這麼多」

夏肘聽著都是咂舌,這踏馬得有多少個勢力在盯著夏族啊。

這還是他父親母親篩選了一遍的。

如果是不篩選,那探子的數目,豈不是能夠把整個夏府給監視起來

夏肘想起了夏母的擔憂,想要讓夏父再次篩選一遍,看來並不是沒有必要啊。

他夏族為什麼能夠崛起

這個問題,估計除了夏族之外,其餘的勢力都想要知道吧

「嘖嘖嘖真有意思」

夏肘眼睛微眯,道道厲芒閃耀,你往我夏族派棋子,這是對我夏族的挑釁嗎

他看著林帆「你可查到,這些棋子都有哪些勢力的」

林帆連道「其中最多的,便是東夏王國的棋子。」

「之後還有百靈王國、簫戰王國、天雷宗、天荒司徒家將近一百個的勢力棋子。」

說著,林帆似乎想起了什麼,又道「還有一個,他並不是天荒域的人,而是來自於天龍域的龍戰皇國。」

「似乎還是一個皇子來著。」

「說是逃難來到這裡,因為害怕被追殺,所以就選擇加入了我們夏族。」

「他也沒有什麼異動,所以我也沒有殺他。」

林帆說著,就看向了夏肘,道「不過這可是一個麻煩,少爺你說要不要收留他好」

「他叫什麼」夏肘問道。

當初夏肘也看過那一份名單,所以裡面的名字和資料,他還是大致記得的。

本章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林帆道「金牛牛」

「這是他當初寫的名字,真名叫龍戰牛牛來著。」

夏肘聽著嘴角一抽「龍戰牛牛」

他的父母是有多狠的心,才會給他起這個名字。本來龍戰聽著挺霸氣的,你。

還是金牛牛好聽一點。

「金牛牛,三十七歲,真元境六重修為,擅長煉丹,成名丹藥有爆元丹、火星連營丹、跳跳丹」

夏肘想起這一份資料,不由得眼皮子一跳。

這傢伙擅長煉丹是沒錯,可是你為毛擅長的,都是用來砸人的戰鬥丹藥

「他是這一代龍戰皇國皇帝的小皇弟,自小就喜歡煉丹,生性懶散好吃,不屑權勢,也沒有打算爭奪皇位。」

「不過在幾年前龍戰皇國的奪嫡大戰中,他依然是被牽連了進去。」

「所以如今的龍戰皇國皇帝,依然是不肯放過他。」

林帆似乎是頗為熟悉地為夏肘介紹著,一條條的說上來,就差龍戰牛牛的內褲是什麼顏色沒說了。

夏肘聽著臉色古怪,看著林帆道「你跟他很熟」

「咳」林帆輕咳了幾聲,「那小胖子弄燒烤有一手,我們也就一起吃過幾次燒烤。」

好吧,原來都是吃貨

夏肘擺擺手,也不在意道「這個你自己看著辦吧。」

「既然他加入了我們夏族,只要忠心於夏族,沒有歹意,那麼他就是我夏族的人。」

「至於龍戰皇國」

夏肘說著一頓,因為他也不知道龍戰皇國是什麼東東,什麼來頭,所以他看向了林帆。

林帆連道「天龍域三分天下,其中就有龍戰皇國的一分。」

「根據龍戰牛牛的所說,龍戰皇國皇族最強大的老祖宗,似乎是王者境的超級強者。」

「不過也不用擔心,那老祖宗幾百年沒有出世了。」

「至於其他的,前來追殺他的人,也就是一名蛻凡境而已。」

「王者境」夏肘眼睛微眯,這龍戰皇國也不弱啊,王者境那可是凌駕於天的人物存在了。

夏肘擺手,隨意道「你看著辦吧。」

了解了一番之後,夏肘便離開了林帆的院子,在夏府里逛了起來。

自從從九幽世界回來之後,他都未曾有時間,好好地看一眼這個新的夏府。

也就是現在,吃完了燒烤,做完了正經事情,這才有點空閑的時光。

不過逛著逛著,夏肘的眉頭便皺起,微微抬頭,目光看向了一個方向,那裡,正有兩人御空而來。

「枷鎖境」夏肘呢喃道。

也在這個時候,一道喝聲在整個夏府夏府。

「我乃裂天劍宗紫衣令弟子,綦克」

「現奉宗門之令,前來調查東夏王國夏族修行魔道功法一事」

「還不快快出來迎接」

夏肘聽著,臉上就冒出了黑線「」

這踏馬哪裡來的傻缺,能夠活到現在,那還真的是一個奇迹。

你丫的調查魔道功法的事情。

不應該低調一點嗎

如果咱夏族真的修行了魔道功法,看到你這個正道的傢伙前來調查,那是不是得要把你咔嚓咔嚓掉

「哎,腦子啊。」

「真是一個好東西。」

說著,夏肘也沒有管他們,一道聲音在夏府響起「不用管,兩個閑得慌的傢伙,讓他們自個玩去。」

夏府中,本來聽著聲音,還有點蠢蠢欲動的夏神衛,頓時就安分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