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軟體生物時完整的意識,加上對世界的適應。

0

再到現在對過去的淡忘,和對未來的憧憬。

豬頭,爺要嫁人了 “或許,當文明出現之時,人類,這個詞將完全成爲我的過去吧!無論是來到這個世界時就已經失去的身體,還是現在開始變得模糊的記憶。”

沒有恐懼。

人類的記憶什麼的,只是過去。

是吧,淡忘的記憶。

“人類,漸漸變得遙遠了啊!”

一絲電流劃過,嗅着海水與沙灘的香味,獨角晃了晃流線型的身軀,轉身望向身後幾十只的同族。

它們,是隨同自己登陸的同伴。

“現在,開始正式爲登陸作準備。”

忘掉之前遭遇食人魚的不快和懊惱,獨角再次振作起來,不能侷限在過去。

“首先。”

擺動着寬大的魚尾,藉助着海浪的衝力,獨角獨自衝上反射着陽光的沙灘。陽光迎着獨角晶瑩的鱗甲和獨角,綻放着五彩的光華,絢麗奪目。

可惜,這裏並沒有欣賞者,就連獨角自己都算不上。

“額,不行,好難受。”

剛剛從上沙灘,一陣窒息的感覺就驟然襲來,隨之而來的是對陸地乾燥的不滿。

“果然……還……忍受不了……陸地……肺”迅速全身發力,借用不弱的彈跳力,獨角晃動着魚鰭一蹦一跳的轉身返回身後不遠處的海洋。

“咳咳……看來……先得解決……陸地呼吸的問題。”

全力吞下幾口海水,感受着海洋中淡淡的清香,獨角漸漸從對陸地乾燥的不滿中恢復過來。

“嗯……還是海水舒服啊……”

“而且,還要有腿。”

一馬當先,獨角擺動寬大的魚尾,配合着鰭,猶如離弦之箭般射出。身後,幾十只獨角魚緊隨其後,開始沿着漫長的海岸線搜索目標。

……

海岸邊有許多甲殼生物,它們是第一批登陸陸地的動物。

“如果,當初我選擇的是外骨骼,也許也會是第一批登陸的吧。”

或許有些感慨,空幻淡淡的想着這些。但它並沒有後悔,因爲相對於甲殼生物,自己更熟悉現在的生物,也更喜歡現在的生物。

事實上,只是簡單的喜歡而已。

但如果作爲主意識,連簡單的喜歡自己進化出的生物都做不到,還如何全心全意的去進化它了,結局肯定是傳說中的badend吧,無論對主意識,還是這種生物而言。

※※※

平靜的河面,一絲波瀾蕩起,一根尖角由小到大逐漸顯露出其外貌,即便被寬大的樹葉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瑩白的尖角仍舊散發着淡淡的光輝。不過這並不會引起河邊那隻正懶洋洋的張着大嘴曬太陽的兩棲生物的注意就是了。

“還真是悠閒啊,陸地上的生物。”

緊隨獨角之後冒出水面的是一顆頂着蔓藤的小腦袋,和一雙警惕的眼睛。一隻膽大的甲殼蟲飛到獨角尖乘涼,但有在獨角的晃動之下迅速離開。

“小子,敢在我尖角上乘涼,不想活啦?”

其實看見瑩白的尖角時,大家就知道是誰了。

這就是咱們從深海到淺海,從淺海到內陸湖,結果現在都還沒有登陸的獨角童鞋啦。(撒花……)

到內陸湖的旅途沒有花上什麼時間,因爲就在獨角到達的海岸不遠處就有一個不小的入海口,期間除了與鯊魚之類的生物遊戲了一段時間外,倒是適應淡水耗掉了不少功夫。

於是,獨角魚們很快便游到了這到小河,並發現了第一隻帶腳的生物(甲殼蟲們除外,外骨骼對獨角無用)。同時幸運的發現,雖然集中的電石礦沒找到,但泥沙中的電石含量卻比之前海中時要高上不少。

“就它了。”

獨角在浮出水面確認之後,將目標定位在了這隻貌似兩棲生物中的鱷魚的四腳生物,就叫它們遠古鱷吧。

“可是,怎麼將它引到水裏來呢?看這傢伙曬太陽曬得挺歡,也不知道得多久才下水的說。”

本來獨角打算如果再沒發現兩棲生物就先進行一次繁殖,補充因爲食人魚遭遇戰而銳減的族羣數量,不過很快它便發現了這隻遠古鱷。而且就體型而言,普通獨角魚也有其三分之二大小。

“十幾只打你一隻,剩下的警戒,這樣應該木有問題吧。”

河水中的灌木水草爲獨角魚們提供了很好的隱蔽場所,獨角魚們就這樣悄悄的在目標遠古鱷不遠處的水中設伏,就連偶爾遊過的龍魚都沒發現隱藏的獨角魚。

嗯?龍魚。

“對了,該不會是有這隻龍魚在水裏,所以那傢伙纔不下來吧。”

自己怎麼沒注意到了,獨角對自己的領導戰鬥能力產生懷疑,好多次都是這樣,忽略了很多地方,遭遇大型獵食者是這樣,遭遇食人魚也是這樣。

鬱悶的望向身形巨大的龍魚,獨角認爲自己也許在進化出文明之後,就應多培養培養手下的戰鬥指揮能力,不可能每次都自己親自帶隊了。當然,自己的能力也不能放下。

龍魚是一種魚,嘛,廢話。

體型遠大於獨角,差不多身長都有獨角的五六倍吧。或許這片水域是它的領地,所以每隔一會兒,這隻可惡的龍魚就會從獨角魚們的伏擊地點上方遊過,吞掉所有比它牙齒大的生物(昆蟲太小,它完全無視,也是不夠塞牙縫的原因)。

“爲了滿足巨大身體的消耗,而捕殺一切食物的貪婪的巨型獵食者。”

這就是獨角在觀察了龍魚一會兒之後的結論。

那麼,要先幹掉這隻龍魚麼?

“能行麼?”突然冒出的想法讓獨角有些無語,先不說幾十條獨角魚能否幹掉對方的問題,就算幹掉對方,動靜也肯定不會小。

那麼,如此大的動靜之下,就算河邊那隻憊懶的遠古鱷再遲鈍,也會發現這裏的問題,還會不會在這兒下水就可想而知了。

於是,消滅龍魚=獵物遠古鱷跑掉=無法捕殺對方;不消滅龍魚=獵物遠古鱷不會下水=仍然無法捕殺對方。

我糾結。

獨角無力的吐槽。

“該怎麼辦呢?”看着那隻悠閒地曬太陽中,張着大嘴就連有隻小昆蟲跑到嘴裏遊覽都沒發覺的遠古鱷,獨角憤憤的想就這樣衝上去咬死它。“鱷魚腿,鱷魚肺,還有全身的鱷魚肉。啊,好像要。”

“你們倆該不會是情侶吧,守的那麼緊……”

轉頭望望遊蕩中的龍魚,再轉頭望望曬太陽中的遠古鱷,然後再轉頭看向龍魚,再……

一層層蕩起的波紋以獨角爲中心散發,也驚起了不遠處浮木上的甲殼蟲,然後反饋到不斷搖頭中的獨角處。

“額,又不小心了。”趕緊停下搖頭的動作,獨角注意到龍魚並沒有發現,這才鬆了口氣。

“等等,又不是隻有這麼一隻遠古鱷,或者說是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隻兩棲生物,我守在這兒這麼久到底是在幹嘛啊。”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對咱無語啦。”

“絕望啦。”

不住的埋怨,獨角緩緩沉入水下的雜物之中,聯繫上潛伏中的獨角魚們,魚羣開始小心翼翼的離開龍魚的巡邏範圍,沿河岸向上遊游去。

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貪念一枝花啊。

“話說,這句話用的很不正常啦……” 不少人都提前恭喜。

秦家四爺聲音謙虛且謹慎,「雲光財團還沒下結論,一切尚早。」

惡魔的女僕 不遠處,秦苒正慢悠悠的從兜里拿出耳機,不知聽到了什麼,她朝那邊看了一眼。

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的笑了笑。

「怎麼了?」程溫如很關心她的狀態。

秦苒把耳機塞到耳朵里,開著音樂,往椅背上一靠,「就聽了個笑話。」

九點半。

雲光財團的負責招標的經理拿著一份合同出來。

他站在最前方,稍稍側身,手一劃,背後就出現了四維投影,他轉身,微微彎腰,聲音自信且有力度:「我是IT總編部楊……」

說話的時候,他目光下意識的掃了一下十幾位投標的企業管理人,目光掃到第一排第五個位置的時候,他的聲音忽然有些卡殼。

「……??!!」

對著那張臉……

他要怎麼說下去……??

坐下時,秦苒就把鴨舌帽放到一邊椅子上,這會兒又面無表情的把鴨舌帽重新戴上。

手指搭在一邊的扶手上,微微敲著,五指骨節分明,白得晃眼。

程溫如看了秦苒一眼,她聽程木說過,秦苒脾氣不太好,最怕吵,雖然兩個多月,程溫如也沒有發現秦苒脾氣不好在哪。

看秦苒這樣,她壓低聲音,安撫著,「再等一會兒我們就走,你看看他們公司的的四維投影,很逼真,其他地方看不到。」

她覺得秦苒可能是時間待得太長了,有些耐不下性子。

程溫如今天帶秦苒過來,也有是帶秦苒看這四維投影的意思。

這東西程溫如第一次看到都很驚艷。

秦苒小聲的回:「謝謝。」

她稍微抬頭看了看,楊紹琦正划著新聞,似乎是感覺到了目光,他手指有些僵硬,划著投影屏幕的時候,手非常明顯的抖了一下。

「楊、楊紹琦。」楊紹琦終於介紹完了自己,沒敢再看第一排。

他伸手又在虛空划著,一條條新聞滑過,然後停在了產品頁面。

板正著一張臉,介紹的既官方、又嚴謹,一絲不苟。

像是在跟領導彙報工作。

一番介紹后,楊紹琦才翻開文件,略微鬆氣:「經過總部決定,這次加投的人選是——」

座位上,秦家四爺不動聲色的理理衣服,嘴角盡量往下壓,但眸底卻是很明顯笑意。

程溫如已經拿好手邊的挎包,準備離開。

「程溫如程總。」楊紹琦宣布完,朝程溫如那個方向看過去,稍稍鬆了一口氣。

秦家四爺臉上的笑容微滯。

「恭喜大小姐啊。」場上其他人投資者也反應過來,雖然說秦家四爺在領域上遠勝於其他人,但云光財團選擇程溫如也不難理解。

畢竟程溫如是程家人。

程溫如只愣了三秒,就迅速整理好表情,端著大小姐的態度,氣場全開。

抬手,官方跟人道謝。

楊紹琦跟其他投資人打完招呼,才朝這邊走,禮貌又小心,「程總,請到這邊來,我們需要重新簽合同。」

程溫如跟楊紹琦握了手,然後看向秦苒:「苒苒,你先回車上,我十分鐘后出來。」

雲光財團對進入的人控制嚴格,程溫如有了解。

楊紹琦微微笑了一下,他溫和的到:「程總,雲光財團今天對所有人開放,這位小姐完全可以跟您一起進去。」

是嗎?

程溫如微愣,上次來的時候,都需要打卡才能進去,今天怎麼規則又變了?

不過現在程溫如也想不了那麼多,她跟著楊紹琦往電梯方向走。

楊紹琦刷了卡,進了28樓。

程溫如看著樓層,微微眯眼,上次大部分進的好像是二樓……

28樓很安靜,楊紹琦直接拿出了合同,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程溫如掃了一眼,跟之前的列的條件沒什麼兩樣,雙方都簽的很利落。

整個過程不過10分鐘。

「快午餐時間了,」楊紹琦起身,跟程溫如合作愉快的握了手,紳士的邀請,「程總賞個臉吃飯嗎?」

這種機會難得,若是以往程溫如不會拒絕。

「抱歉,楊總監,我得帶孩子去逛京城風景,早上已經說好的。」程溫如收回手,表示歉意,「下次有機會,我請楊總監。」

楊總監連忙開口,「無妨,您的事重要。」

他說著,還把程溫如送到了樓下車上。

程溫如不動聲色的跟楊紹琦告別,心底卻詫異。

今天的楊紹琦……

熱情得似乎有些過頭了。

雲光財團大門不遠處,等程溫如的車子開走了,楊紹琦才擦了擦額頭十分細密的汗。

「總監?」身側的助理詢問,「您沒事吧?」

「沒事。」楊紹琦搖頭,他鬆了一口氣。

敢叫秦小姐「孩子」的人……楊紹琦覺得都是大佬。

這邊,車上。

程溫如翻了翻合同,丹鳳眼微挑著,「楊總監竟然沒有選秦家……」

開車的李秘書也覺得奇怪,「程總,我們走狗、屎運了?」

「秦家四爺跟歐陽家結盟,我以為不管從哪個方面,他們都佔便宜。」程溫如合上合同。

秦苒翹著二郎腿,打開手機在玩遊戲,只稍微側了側頭,挑眉。

程溫如想起來秦苒是學物理的,應該不喜歡聽這類事情,估計也不是特別懂,她就立馬止住了話頭,換了話題。

詢問弟弟喜不喜歡遊戲機。

秦苒手碰了一下額頭,「很喜歡,就是遊戲簡單了一點。」

十分鐘就通關了。

「這樣?」程溫如估計秦陵跟秦苒一樣,也喜歡遊戲,決定下次去找更加有難度的遊戲機。

**

秦家總部。

秦四爺回來。

他面色顯然不事特別好,眉頭微微擰著。

尹秘書踩著高跟鞋迅速跟上去,「秦總,秦管家等人還在會議室等您。」

秦家四爺腳步一頓,他拿出一根煙來,叼在嘴裡,「還沒走?」

耐心夠大。

「從八點到現在,等了三個小時。」尹秘書一一彙報。

「行,讓技術部的人準備一下,我們去會會秦管家,這一次他要讓多少分成。」秦家四爺腳步一轉,拿著煙往會議室的方向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