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約翰看見門口處塞進了一封信。

0

約翰走過去拿起信封拆開讀了起來。

約翰先生:

不知道這也稱呼你對不對,聽說你最近一直在找我,這是我在你的朋友克萊克先生這裏得到的信息。為了避免浪費你的時間,我決定給你寫了這封信,我就在隔壁的蜥蜴酒吧靠窗的位置等你,我想和你談談。

希望約翰先生賞臉到來。

約翰收起信件眉頭皺的厲害,凱恩被抓了。一個不好的開始。

思索了一下約翰直接朝隔壁的酒吧走去。

現在是晚上八點,因為來往的商隊,所以酒吧很熱鬧。

約翰來到就把之後搜索了一下靠窗的位置,約翰一眼就看到靠在倆個傢伙傢伙。他們倆個都帶着一頂有點陳舊的黑色牛仔帽,續著絡腮鬍,大概三十多歲,而且他們都有一股亡命徒的氣息。

約翰直接走了過去,坐到了他們的對面。

「你就是約翰?」看着落座的約翰,其中一個人問道。

「對,是我,我的朋友似乎在你們手裏?」約翰看着肖恩平靜的說到。

絡腮鬍上下打量了約翰一眼,他似乎很好奇為什麼這個年紀不大的年輕人敢來追捕他們。「對,他在我們手裏,雖然他不太好,但還算安全。」

「我能把他贖回嗎?」

「你的意思是,叫我們放了他?」絡腮鬍臉上的笑容逐漸放大。

「對,可以放了他嗎,他並不知道你們是誰,他只是個可憐的傢伙。」

「正好,我們老大想和你談談。」絡腮鬍繼續說到「在這石蘭貿易中的西北方,四英裏外的有一座廢棄牧場,我們會在那等你半個小時,你想救他,那你就來吧,超過半個小時你也不用來了。」之後就站起身拍了拍約翰的肩膀離開了酒吧朝着廢棄牧場的方向而去。

坐在位置的約翰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神色不太好。

約翰看了一下懷錶,現在大概是晚上八點。荒涼的原野上不見絲毫人影,約翰一路北上騎了大概二十分鐘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座牧場但四周破敗的圍欄證明這處牧場已經很久沒人打理了。馬廄內的門是關着的,牧場外圍還有一座大房子,裏面還有着火光,而約翰並未看見有人的身影。

約翰還是在三百米外下馬潛行前進,一路無驚無險來到的廢棄房子門外。

思索了一番后約翰還算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蹬!」的一聲房子亮起了幾盞燈。

「歡迎你,約翰先生。」一道人影從二樓的樓道內響起。

「聽說你在找我,約翰先生。」那傢伙半倚在二樓處問道。

「也不一定是找你,你是誰?」約翰看着四周的六七個槍手問道,他們嚴陣以待的用手中的槍瞄準約翰。

「我叫肖恩,五天前我洗劫了一處牧場在這往南四英里左右。我還殺了一家三口,準確的說他有四口人,但我只找到了三個,還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我並未找到她,老實說其實那座牧場最值錢的可能就是她,她肯定能賣個好價錢。哦,對了,還有她母親也能賣個好價錢,但她母親性子太烈,我失手殺了她,導致我損失了一大筆錢。」肖恩在樓道上來回走到動的訴說着自己五天前的罪狀。

「現在,約翰先生,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嗎?」肖恩雙手倚在欄桿上對着樓下的約翰問道。

「對,沒錯就是你,介意我問一下我的朋友在哪嗎?」約翰打量著約翰脖子和手背上的骷髏標記,還有站在一樓有三個拿着手槍的人,分佈在三個方向,樓上有倆個拿着連發步槍,居高臨下的瞄準約翰。

「是的,你還有個幫你調查我去向的朋友,他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好,我們為了問清楚你的情況對他用了一些手段。」肖恩在不急不慢的戲虐說到。

「介意我見見他嗎?」約翰盯着一臉享受的肖恩問道。

「當然,把那個白痴帶上來。」肖恩對着身後喊了一句。

而後一個被打的渾身是血的男子就被倆個手下拖了出來。

「滋滋,他看起來很難受。」肖恩低下頭,捏着他的下巴對着約翰說到。

「約翰,我很好奇,我帶走了那座牧場的所有東西,她身無分文,最值錢的可能就是她自己,她答應了給你什麼,讓你這麼勇敢的一個人跑來送死?」肖恩好奇的對約翰問道。

「對,你帶走了所有東西,但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她告訴我她知道一個寶藏位置。」約翰誠懇的說到。

「哦~寶藏~真是迷人的東西。哈哈哈~」肖恩放肆的笑了起來,四周的幾個槍手也露出了鄙夷的笑聲。

「蠢貨,她是不是還告訴你寶藏里還有一座可以滿足三個願望的神燈?哈哈哈~~」一樓其中一個人嘲笑着,屋子裏七個人都在肆無忌憚嘲笑着約翰的愚蠢。

「約翰,我很久沒有笑得那麼開心,你讓我想起了我還在當警察時候認識的一個蠢貨朋友,他也是時不時用他的愚蠢逗我笑,雖然我最後殺了他。所以我決定滿足你最後一個願望,說說你臨終前的遺願,千萬不要跟我客氣。」肖恩在二樓笑着對樓下的約翰說到。

「能不能讓他先離開?」約翰用下巴指了指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凱恩問道。

「這個傢伙嗎?當然可以。你確定嗎?」

「他不該在這。」約翰看着凱恩說到。「你還能走出房子嗎?我的馬就在牧場南邊三百米外的樹下。騎上它,離開這。」

聽到約翰的說的話,凱恩點點頭艱難的爬了起來,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四周的幾個人並未阻止,就好像真的滿足了約翰最後的願望。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其中一個傢伙抬槍瞄準了凱恩,

「嘿!讓他走。我說話算話。」二樓的肖恩制止了他。

走到門口的凱恩回頭看了約翰一眼約翰對着他點點頭之後他就走了出去。

牛仔聽到後點了點頭,放下了瞄準凱恩的槍口。

看着凱恩離開房子約翰鬆了口氣。

「約翰,你看,我是個信守承諾的傢伙。」肖恩繼續戲虐約翰。

「對的,出乎我的意料。」約翰點點頭「我也是,所以我答應了那個姑娘的事情我肯定會做到。」約翰對着二樓的肖恩說到。

「那麼你告訴我,你答應了她什麼。」肖恩問道。

「我答應了她會幹掉你們九個,但現在我改變注意了。」

「那你準備怎麼做,放我們一馬?嗯?哈哈。」

「不,我要帶你回黑水鎮執行絞刑。」約翰認真的對二樓的肖恩說到。

「嗯,他要帶我回去執行絞刑。哦~天哪,哈哈哈。」肖恩對着身邊的小弟說到,聲音古怪搞笑。

『砰!砰!』但就在七人再次大笑的時候,約翰瞬間開啟死眼打出倆槍,一槍打在肖恩的肩膀處,一槍打向房子的最大的一盞燈,房子變得有些昏暗。

肖恩瞬間捂住左肩倒地。

接着約翰又朝着樓下近處的三人開槍,但他們也在約翰開出第三槍的時候朝着約翰射擊。

大腿,左肩,腹部,約翰連中三槍,但五級的生命力讓約翰不至於在一瞬間失去反擊能力。

約翰右手拿着僅剩的手槍抽朝着樓上倆個傢伙打去,壓制了一下他們的火力接着連滾帶爬的躲進了樓梯底下。

「給我殺了他。打爛他!」二樓處肖恩痛苦的聲音伴隨着暴怒。

之後就是一陣掃射,慶幸的是約翰在爬到樓梯底的時候就打碎了窗戶,爬了出去躲過這次步槍的掃射,避免了成為一堆爛肉的可能。

爬出房子的約翰,連忙拿出藥劑吞下,之後拿起左輪瞄準在窗口處探出腦袋的土匪。

『砰!』約翰一槍打中了他的胸口,他搖晃了倆下就摔倒了下來。

「他在外面!去幹掉他!千萬不要讓他跑了!」接着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約翰把這具屍體提了起來,走到了房子凹凸的一處掩體,把屍體側擋向房子轉角的一面,用大腿頂住而後計算時間從屍體肩膀處舉槍瞄準房子的轉角處,不出所料,倆個拿着連發步槍的人走出了轉角。

「砰,砰。」約翰連開兩槍但只擊殺了一個人,對面也舉槍射擊,但屍體幫忙擋住了對方的倆槍。

另外一個不知是約翰受傷狀態不好還是開的太快,或者他本人警覺了一下。約翰並未打中他而是打在了牆體上,嚇得此人連忙躲避。

「他在中間!,幹掉他!」躲避后的傢伙大聲告訴隊友約翰的位置,但他自家卻並未探出腦袋,而是警覺的蜷縮在了轉彎處。等待另外一邊轉角的隊友支援。

趁著敵人不敢出來約翰連忙吞下藥劑,還有喝下死神之眼的補給。

在剛喝完藥劑的時候另外一邊也出現敵人,但因為約翰在先前的表現過於驚人他並未衝出而是對着約翰的牆體持續的盲射。

藉著屍體的阻擋這次盲射並未對約翰造成什麼傷害。

約翰打碎了左上角的窗戶,踩在被打的稀爛的屍體上爬進了房子裏。

爬進屋子的約翰連忙更換子彈。剛換好子彈約翰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於是約翰一瘸一拐的走向房間門口往外瞄在看見樓上倆人往樓下趕,約翰沒有猶豫的即刻開啟死神之眼射擊。

「砰,砰!」

一個人被擊中腹部,一人被擊中大腿。倆人慘叫一聲滾下了一樓,約翰毫不猶豫的對他們進行了處決。

其他人立刻反應過來道「該死的,他又爬回了屋子!」接着又是一陣掃射。屋子裏的約翰連忙開槍打爆了房子僅剩的倆盞小燈。

房子一下子陷入了一片昏暗。

連中三槍的疼痛讓約翰的腦子有點暈乎乎的,反應也開始變得有些慢,約翰連忙又灌下了三瓶葯,頭暈的癥狀得到了一絲緩解,接着換好子彈,躲在柱子後面靜靜的等待着他們進入屋子搜索的時機。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僅剩的四人小心翼翼的搜索著這個房子,他們似乎也知道約翰的狀態爬不上二樓。

呼~呼~約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盡量不發出太大的聲音。

「卡克,你去那邊,韋恩,你去那邊,帕克你看好,一旦他出來直接開槍。」一陣稀疏的商量聲在屋內響起。

接着三人步步為營的想着整個房子前進,身後還有一位控制着整個房子內部的傢伙。

就算現在出去約翰也沒有把握殺死全部,最後面的傢伙肯定會把約翰打成刷子,約翰感到了一絲後悔,對自己太自信還有救人心切,自己或許不該就這樣進來。

「汪汪汪。」突然一陣狗叫聲從屋外響起,四人立刻朝着那個方向看去,約翰抓住機會在這一剎那間閃身出來,瞬間開啟死神之眼。

「砰!砰!砰!砰!」

連開四槍後到地,前面三個傢伙應聲而到,但最後一個已經轉過身來,約翰也把槍口瞄準了他先一步扣動了扳機。

『砰!』

那傢伙被瞬間擊中胸口,而後無力的倒下。

「~呼~」約翰看到倒下的最後一個人深深的鬆了口氣。

「不對!還有一個。」約翰立刻抬起左輪對着二樓拿起手槍瞄準約翰的肖恩。

「砰!砰!」空曠的房間內響起了最後倆聲槍響。

肖恩還是打中約翰,雖然只打中了肩膀但這也導致約翰倆只手都拿不太穩手槍,約翰艱難的爬起半躺在房子的柱子上,喝下藥劑的約翰拿出了一根香煙而後拿着火柴點燃它。

「呼~~」享受着煙草帶來的辛辣,緩解著身上槍傷帶來的疼痛。

看着窗戶外的月光,約翰突然有種活着真好的感覺。接着約翰視線內倆匹馬出現,約翰又開始兌換了倆瓶藥劑,還有一瓶威士忌,當即灌了下去,而後用受傷不太嚴重的右手拿起了左輪開始換彈。

「來,看看老子最後的一槍能不能把你們一起拖下地獄。」約翰吐掉了口中的煙頭,臉上的兇狠一閃而過。

但隨着倆匹馬的靠近,約翰發現其中一匹是埃德溫先生送給自己的那匹,而馬上的拿着步槍的人影也清晰了起來,是凱恩。

呼~~約翰深呼了一口氣接着呼喊起來。

「嘿!凱恩!我在這!」 緊接著,一陣馬蹄聲傳來。

眾人抬眼看去,只見一旁,一隊揮舞著大齊的戰旗的人馬踏雪而來!

其中最前面的那人,一身銀白色的鎧甲,髮絲髙挽,容顏絕美。

不過揮手之間,數十枚骨釘應聲而出,將那暗處的弓箭手全部射倒。

雪舞漫天,美得如夢如幻。可是都敵不過少女的那傾世容顏,看著雪地之中痴痴的望著自己的那人,女子的容顏之上,染著滔天的怒意。

翻身下馬,少女雙眸噴火,心痛到無以復加。

「君無紀,你連我都認不清楚了嗎?竟然敢就這樣衝進去——」

馮昭的話戛然而止,瞬間便被拉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這個讓她朝思暮想的懷抱。

「阿昭,你還在這裡,真好!」

君無紀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少女。

她知不知道,剛剛自己在看到火苗爬上那個女子的身上的時候,自己有多害怕?

有多後悔,自己沒有早一點過去,救她下來!

馮昭感覺心口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千言萬語,都被哽在了喉嚨。

正在說什麼,空中卻已經傳來了莫雲軒氣急敗壞的聲音,「蕭昭寧,沒想到你還敢回來!」

馮昭冷冷的一笑,「我當然要來,我說過,我會取你的項上人頭,就一定會說到做到!」

「來人,將他們給我拿下!」

莫雲軒的話落,身後的士兵便立刻就拔起了刀劍,準備迎敵。

君無紀看一下身後趕到的援兵,唇角勾起了一抹淡笑。

「不用擔心,有我在。」

君無紀側首,那雙狹長的桃花眼此時閃爍著嗜血的光芒,就像是瞬間換了個人一樣,將馮昭護在射后,衣袖輕輕的一揮,巨大的罡風射出,瞬間便將最前面的那幾個士兵瞬間擊飛,空中散發出一陣血腥味。

君無紀的眉眼凌厲,渾身度散發著鋪天蓋地的肅殺之氣,「敢動本皇子的阿昭的人,殺無赦!」

「好大的口氣!看招!」莫雲軒將手中的彎刀亮出,

漫天的飛雪之中,戰鼓擂擂作響,角聲四起,扎旗鼓動,三千甲士出擊。

一瞬間的功夫,殺戮便開始了,猶如在這天地之間點燃了一把火,頃刻之間便燎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