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弱仆強,很危險。

0

「放心,他們不傻,只有跟著我,才能讓他們兩族走的更遠!」葉焱沉聲說道,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會選擇背叛。

跟在葉氏身後,他們會得到的更多。

而且,哪怕是他們兩位現在也摸不出葉氏的老底。

甚至,就連葉氏普通之地,也不清楚眼下的葉氏到底有多強,有沒有其他的高手坐鎮。

如此神秘的葉氏,再給他們一個膽子,也不敢造次。

那是找死!

老村長聞言,無奈嘆息了一聲。

「終究還是我們這些老家人不中用,卡在這裡遲遲無法突破啊!」老村長苦笑。

葉氏眼下最強的也就老村長和靈珂葉修三人,元嬰中期。

其他元嬰期雖然誕生了一批,但都是元嬰初期。

這個力量,以前還行。

現在不夠!

「爺爺,不要妄自菲薄,咱們起步晚,不著急,而且那麼多資源,你們儘管使用,不要怕浪費,其他一切有我!」葉焱笑著安慰了一聲。

現在的葉氏,是還差了一些,但也不錯了。

即便是真正的出竅期高手殺來兩三位,也無懼分毫,這就是葉焱的底氣。

更何況,還有大殺器不曾使用過,否則即便是分神期高手也要飲恨其中。

安排完一通,不知不覺半日就這麼過去了。

城主府一座偏院內,葉焱忙到天黑出現在這裡。

這是葉小仙的家,城主府很大,有著不少別院,全部分了下去,葉焱一家因為大都不在,反而沒有,只給葉焱這位城主留了一座小院。

葉焱出現時,除了葉焱其他都到了。

葉焱一走幾個月,還是第一次回家,自然一家人高興。

不單單他們兩家,也包括靈允兒和靈雲飛。

「爹娘,叔叔嬸子,舅舅,表姐!」葉焱一個個的開口叫了出來。

「還有我呢!」葉小仙開口,有些不滿意。

葉焱毫不客氣的,一把在這小姑娘腦門上敲了一下。

「我當你不存在!」

頓時,葉小仙鼓著嘴,很是不樂意的模樣。

院子里,一群人見狀都笑了。

再見葉焱,最高興的自然是靈雲飛這位舅舅。

被困靈族二十多年,沒想到關鍵時刻被這個大外甥給救了出來,在靈族他是多麼想和這位大外甥說上幾句話。

但他不敢,也不能。

「好,好,好孩子,快來坐下!」靈雲飛激動,雖然依舊沒有修為,但此刻的精神面貌看起來極為不錯。

「坐我邊上!」

葉焱輕笑,這位舅舅當年為自己一家吃盡了苦頭,一家人心中都心存愧疚感。

「好,我就和舅舅坐,順道喝上幾杯。」

聞言,靈雲飛更是大喜而笑。

「哈哈,好,多少年沒有這麼高興了,這二十年的堅持,沒白費!」

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但父女二人一直在堅持。

而今,他們是真的解脫了。

脫離了靈族!

不單單他自己,女兒迎來了新生。

「謝謝你,葉焱!」靈允兒也上前,沉聲道謝。

沒有葉焱的及時出手,她的下場註定極其悲慘。

這次解脫,無異於新生!

「一家人,咱們別說兩家話,以前的都過去了,該討回來的,我會都討回來,咱們的新生活會更好!」葉焱笑著回應,隨即端起桌上的酒水。

「來,一起乾杯!」

眾人一聽,頓時大笑而出,隨即齊齊舉杯。

「乾杯!」 一家人聚在一起,沒什麼比這個更讓人高興。

有著這些家人的陪伴,對於葉焱而言,有時候反而更想念前一世的親人們了。

只可惜眼下葉焱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待著。

飯桌上,一家人熱鬧不已,最開心的莫過於靈珂了。

兒子回來,大哥和侄女也安然歸來,解脫,大喜之事。

酒過三巡,不一會一群人都喝高了,靈珂差點喜極而涕。

心中壓抑了二十多年的擔心愧疚,一次性都爆發出來,這幾日面對這個大哥,他充滿了歉意。

好不容易,這對兄妹才徹底釋放出來。

靈雲飛對這個妹妹的疼愛依舊。

長兄如父,對於靈雲飛而言,差不多。

最後,說著說著,靈珂突然間畫風一變,看向葉焱。

「焱兒,現在到你了,娘現在也快知足了,你什麼時候和仙兒給娘生個孫子抱抱,那就好了。」

一語出,葉焱頓時尷尬了。

葉小仙在一樣早就羞紅了臉,低著頭不說話。

但看的出來,滿臉的甜蜜之色。

這小姑娘,估計一直等待著這件事呢。

「額……」葉焱被震驚了一番,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怎麼說了。

「娘,這件事我不著急的!」葉焱連忙說道。

「廢話,你不著急,但娘想抱孫子了,其他的事情娘也不管你們,愛幹什麼幹什麼。」靈珂這一刻有些醉意了,說話也沒了遮掩。

一改往日的柔和,硬氣了很多。

這番話,讓葉焱苦笑不得,這算什麼啊。

「娘……」

「你小子,少廢話,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我和你娘都等著呢。」葉修也沉聲開口。

一旁,葉榮夫妻也連忙插話。

「焱兒,你和仙兒從小青梅竹馬,仙兒的心思你肯定清楚,現在也都長大了,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葉小仙母親開口勸說道。

對於這個從小就認定的女婿,他們沒有半點意見。

和靈珂一樣,恨不得立刻抱上孫子才好。

「我……」

葉焱數次想說話,但都被擋了回去。

到最後,連靈雲飛都在邊上開口,支持這件事。

正常十六七歲的男女是到了成婚的年紀了。

到最後,眼看葉焱無力反駁,靈珂這才看向葉小仙。

「仙兒,娘給你做決定了,行不行?」

葉小仙紅著臉,微微點頭。

「全聽爹娘的!」

頓時,靈珂幾人都大笑起來,就連靈允兒也一臉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

唯獨葉焱,臉上很複雜。

「你小子,哭喪個什麼臉,難道你還看不上咱仙兒?」看到葉焱如此,葉榮不樂意了。

一聽這話,葉小仙臉色微微一變,頓時委屈之色就要展露而出。

葉焱可不敢如此,連忙擺手。

「不不不,我只是覺得還太小了,以後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沒有那麼多時間兒女情長啊!」葉焱解釋道。

不能陷太深!

葉焱不斷對自己暗示著這句話。

虛界,終究只是一個虛擬的世界,哪怕是此刻看上去如此的相似,但終有一天,自己是會離去的。

真的到那個時候,葉焱擔心自己會斬不斷這虛界的一切。

就眼下這種,真讓他突然間離開,他都有些不舍,不願意。

「小什麼小,沒看到村裡不少和你大小差不多的,娃都出生了嗎?」靈珂不滿的說道。

「不錯,其他的都壓后,現在你就給娘一個話,聽不聽?」

葉焱犯難,沒想到剛一回來就面臨著這件事。

現在結婚,葉焱真沒有這個打算。

但被逼到這個份上,真若是直接拒絕,估計葉小仙這丫頭能恨自己一輩子。

她什麼性格,葉焱再清楚不過。

「這樣,等我打下屬於我葉氏的國度,這件事再說,即便是要成婚,也是隆重大婚!」葉焱沉聲說道。

聽到這話,靈珂依舊不滿。

不過其他人也都看出來了葉焱此刻的態度,確實不情願。

還未等靈珂開口,葉榮依舊率先開口了。

葉焱是要做大事的人,這一點他們都清楚。

「焱兒,我們也不是特別著急,這次我們不勉強你,仙兒只要願意,她會繼續等待下去,但你要記住你的話。」葉榮沉聲說道。

氣氛,一下子顯得不怎麼好了,靈珂不怎麼高興,葉修臉色也是有些不悅。

葉小仙更是如此,早就把小臉轉到一旁,很是委屈。

她都這麼回答了,沒想到葉焱還是拒絕了。

這話,是拒絕的意思。

至少,沒有應允下來。

見狀,葉焱心中無奈嘆息了一聲。

「仙兒別生氣,你放心,我心中都明白,這幾年我也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他日我若成皇,你必然是母儀天下!」葉焱沉聲開口,語氣中帶著濃重之意。

這個小姑娘,葉焱真的無法辜負下去。

從小到大,早就認定了葉焱一人。

這些年,也早已成為葉焱最親近之人。

聽到葉焱這話,葉小仙這才微微好上一些,將頭扭轉了過來,果不其然很是委屈,雙眼有些微紅。

「真的?」

葉焱重重點頭。

伸手,在葉小仙的秀髮上愛撫一番。

「你現在還小,我現在也還有重要事情要做,所以我不想浪費太多的精力在感情上,但毫無疑問,你現在是我最親之人!」葉焱柔聲說道。

「也是真的?」葉小仙再度問道。

「那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葉焱回復。

頓時,原本委屈的差點哭泣的臉上終於再度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好,那我等著,也會一直黏著你!」

如此,飯桌上也再度熱鬧了一些,葉焱都這麼說了,也就沒什麼可多說了,不勉強就行,這種事也勉強不來。

一頓飯,一大家人還算是吃的愉悅,葉焱的事情,也只能算是一個小插曲。

酒足飯飽,葉焱帶著靈珂靈雲飛一群人直接來到城主府深處的一間地牢內。

兩位葉氏金丹期高手親自守護在此。

這裡,囚禁的赫然正是那位被葉焱帶回來的元嬰後期高手靈雲展。

當看到靈珂靈雲飛靈允兒后,可想而知他的表情。

此刻被廢了修為,但卻沒有被殺。

意識也完全清醒。

「靈雲飛!!!」靈雲展恨的不行,之前在靈族,他隨時可以踩死的人,此刻竟然再度翻身了,自己竟然成了這個鬼樣子。

所以,他不甘心! 地牢內,靈雲展很慘。

但這一刻沒人同情。

當年若非靈允兒展露天賦,再加上特殊天賦被靈族選中,他們父女的下場更為凄慘。

經常欺辱他們的,有靈雲龍,同樣也有這靈雲展。

年輕時,靈雲飛微微壓制他們一頭,比他們更優秀,結下了仇怨。

自然,趁著靈雲飛落難之際,他們毫不猶豫的落井下石。

「靈雲展,道出靈韻的消息,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這些年嘗過的痛苦和屈辱,你會重新嘗過一遍!」靈雲飛沉聲說道。

相比第一次葉焱相見時的老頭模樣,這一刻的靈雲飛恢復了一些。

在這裡,就是擔憂不缺,雖然還無法一次性讓他重回巔峰,但他的傷可治。

「呵……靈雲飛,你休想!」靈雲展冷笑一聲,到了這個份上,他也絕望了,不在意了。

「靈珂你當年犯下的錯,自然有人來承擔,靈韻確實沒死,但這些年估計也是生不如死,所以這一生你們都要有著極大的負罪感。」靈雲展狂笑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