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

0

……..

老龜,扎特他們,聽到了動靜,立馬是迎了過來。 “你們來了呀!”

南天呵呵一笑,修爲突破,心情大好。

“嗯,恭喜主人,修爲再做突破!”

老龜拱手而笑。

重生商女有點甜 “嗯,這一次運氣不錯,連升了二級。對了,我閉關多長時間了?”

南天問道。

老龜屈指一算:“回稟主人,您閉關已經有一個多月了。”

“一個多月?這麼長時間了。”

南天也是暗自咋舌。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也不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南天眉頭一皺。

“罷了,先等我將深淵點,兌換成軍功,提升我的軍部職級!”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點開了銀河軍的官網,進入紫淵衛專區。

南天毫無猶豫地點擊,用十萬深淵點,兌換晉升爲:青印紫淵衛!

“叮咚!”

官方網站上面,立馬是彈出一個對話框。

“請問,是否將十萬深淵點,兌換此項目。(注意,這一兌換項目,需要衛士本身擁有五品機甲戰皇以上的實力。)(一旦進行兌換,軍部官網將在軍部人事後臺,進行預選備案。具體是否授予職銜,需要進行資格後審。由衛士所屬衛所的正職所長,進行考覈登記,然後上報。)”

南天仔細閱覽後,便點擊了紅色的“確定”鍵。

“叮咚!”

“十萬深淵點扣除完畢,軍部官網,將在後臺自動預選備案。請衛士,抽空去正職所長哪裏,進行資格後審。”

官網上面,又彈出了幾條對話框和一些密密麻麻地文字性提示。

南天伸了伸懶腰,心情舒暢。

“呵呵,現在,只要,我去所長哪裏,驗證一下我的修爲,我就是正式的青印紫淵衛了!”

南天喃喃低語。

“走,老龜,我們是時候,出去看看了!”

這一次,南天沒有帶多少人,只帶了老龜,這個聖境高手。

枯山主星上面,依舊是戰火連天,狼煙四起!

不過,枯山城那邊,倒是戒嚴無比。

自從,軍工廠被炸掉後,黑暗郡王抽掉了許多黑暗大軍,入駐枯山城。

枯山城,也被黑暗種族糟-蹋-得-不像樣了。

拓跋緈亮,這個勸降委員會總長的名聲,也是越來越臭!

軍部高層,將誅殺拓跋緈亮的賞金,已經提到了:“一萬深淵點!”

這一個多月來,拓跋緈亮,利用自己以前職務之便,給黑暗種族傳輸了大量的情報,給人族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枯山城內,原本一些不願意投降的豪門大閥,也在拓跋緈亮的糖衣炮彈下給攻克了。

一些不願意投降的則是被紛紛殺戮。

這一上一下,一增一減,更是讓人族損失慘重,喪失了許多忠良之輩。

枯山城內的數億平民,更是被殺得只剩下幾百萬了。

可以說,枯山城的不抵抗,主動拱手讓給黑暗種族,是枯山主戰場上,一個巨大的失敗。

南天從軍事官網上面,看到這些新聞,很是痛心疾首。

“哎呀,當初,我就應該叫你,直接殺了拓跋緈亮,也免得枯山城的黎民百姓無端端地受苦。”

南天嘆了一口氣。

現在,再想要進入枯山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一些大型的防禦工事,已經在枯山城建立齊全。

各路黑暗大軍,駐紮附近,拱衛中心城市。

一旦有任何入侵行動,就會遭受數千萬乃至上億黑暗大軍的攻伐。

饒是聖者,若是硬抗,也免不了受重傷。

南天和老龜,飛到了一個人族控制的城市———雅布城。

在雅布城裏頭,南天也聽到了一些坊間的流言,這些是在軍部官網上面,無法看到的。

龍眥,唐飛達,妙馨,三個巨頭勢力的青年俊傑,各帶着一批人馬,在枯山主戰場上,立下了許多戰功。

殺得一些黑暗種族強者,屁滾尿流。

三人的名聲,也是逐漸,聲名鵲起!

唯獨,出自黑焚煞谷的汪含,一直隱藏在黑焚煞谷駐枯山主星的辦事處裏頭,不願意爲人族征戰。

相比較其它青年,汪含的名聲,並不顯達。

甚至,反而有一些負面性的新聞,頻繁暴-露而出。

類似什麼,黑焚煞谷的弟子,囂張跋扈,欺行霸市,屠殺平民等等。

在人族與黑暗種族,大戰的危難時刻,傳出這樣的負面新聞,的確讓黑焚煞谷的人,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南天聽到這些流言和坊間的傳奇,不禁是有些驚訝。

“龍眥,龍門劍派的傑出青年?號稱:‘一劍龍俠’!”

“唐飛達,唐家的嫡系子弟?號稱:‘飛天手’!”

“妙馨,天音閣的優秀弟子?號稱:‘妙音溫馨’!”

“汪含,黑焚煞谷的潛力種子?號稱:‘黑焚之星’!”

南天唸叨着。

除卻,龍門劍派,比較陌生。

南天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巨頭勢力,暫且不提。

但是,唐家,天音閣。

南天聽到這兩大勢力的名字,無一不是心神震撼!

唐家,大唐帝族!有南天前世摯愛——唐傾城在裏頭呢!

天音閣,宇宙最強女修宗門!有南天今世愛-侶——李樂音在裏頭修煉呢!

“傾城?樂音,不知道,你們可還安好?”

南天眼神迷離,思緒萬千。

想到此處,南天不僅攥緊了拳頭。

無論是唐家,還是天音閣,他們的勢力太強大了。

縱然有老龜追隨和效忠。

一兩個聖者,也撼動不了,那等巨頭勢力!

“傾城,樂音,你們等我。我南天,定然不負今世,不負卿!”南天喃喃低語。

還有,那個屢屢和南天有瓜葛的黑焚煞谷,也是派遣了潛力種子,來到了枯山主星。

一時間,這裏的局勢,變得特別的複雜。

“雅布城,暫時還是比較和平的。走,我們先去好好地吃一頓。”

南天拉上老龜,去了附近一個飯館。

南天不知道的是,就在南天和老龜,進入飯館的時候。

有幾個身穿黑焚煞谷弟子服侍的人,正在後頭,悄悄地盯着南天和老龜。

最難消受美人恩 “是,怎麼樣,確定是南天嗎?”

一個弟子面色陰沉地問道。

另一個弟子,拿着隨身攜帶的光腦,點開一個圖片,上面赫然是南天的照片。

“沒錯和汪大人,所說的一模一樣!”

幾個黑焚煞谷的弟子,相互對視,露出了冰冷地笑容。 南天和老龜進入飯館裏頭,點了許多菜餚,大吃了一頓。

那幾個黑焚煞谷的人,悄悄地溜進了飯館。

與此同時,另一個弟子,更是聯繫通知了駐守辦事處總部的“汪含”。

汪含一聽,他的人,發現了南天,頓時是釋霍然而起。

“爾等見機行-事,可以利用一切方法,留住那兩個人。但是,不要取他們的性命。我稍後會帶人,親自過去。我弟弟的仇,我要親自報!”

汪含很快就下達了指示。

“諾!”

黑焚煞谷的弟子,應允道。

黑焚煞谷在枯山主星,也控制着一些大勢力。

黑焚煞谷的弟子,出門辦事情,也是非常的方便。

正好,那個飯館,也就是黑焚煞谷的一個暗中地下產業。

幾個弟子,找到飯館老闆,好好地吩咐了一遍。

南天和老龜有說有笑,喝着小酒,吃着菜餚,好不快哉!

“叮叮!”

“鈴鈴!”

“嗚嗚!”

嘈雜的聲音,突然間,在雅布城的大街小巷裏頭,響了起來。

“怎麼回事?”

飯館中有人驚呼。

很快,飯館大廳內置的一個電視屏幕上面,自動切換到了軍事頻道。

頻道中,有一戎裝男子,面色肅穆地宣佈道:“剛纔,我銀河軍內部編制雅布軍團所屬的第三兵團,在城外進行巡邏,發現了大批黑暗種族的軍隊。請城內,公民們,做好自我保護,如果情況不對,可以隨時撤退。”

戎裝男子的話,一說完,立馬是引起了城內許多人的譁然。

這個軍事頻道,是自動切換了,城內所有的信號源。

不僅是電視機,各大手機,光腦,露天屏幕,都是收到這樣的畫面。

“什麼!”

“有大批黑暗種族的軍隊?那可怎麼辦呀?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聽說,駐守我們雅布城的地方軍團雅布軍團,因爲爲了支援前線,抽掉了大部分軍力。現在,只有第三兵團在裏頭。”

“第三兵團的所有軍力,加在一塊只有十萬人呢。而且,第三兵團裏頭,餘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老弱殘將,若是對拼上黑暗種族的大軍,肯定是完敗呀!”

許多人面若鐵灰色,感覺到天都要塌下來了。

飯館老闆,也是神色慌張,向那幾個弟子詢問道:“幾位大人,現在,城外情況那麼的混亂,我還要不要繼續計劃呀!”

幾個弟子面目猙獰。

“汪含大人,都已經下了死命令,只能遵守!不遵守,就殺頭!”

幾個弟子,低沉地說道。

“一切按照計劃行-事,黑暗種族一時半會兒,還打不到城裏。”

弟子們說道。

飯館老闆無奈,只得遵從。

……….

南天端坐在飯桌上,手上夾着鮮美的菜餚,也食之無味,無從下手。

黑暗種族虎視眈眈,枯山主星一片混亂,無數百姓,流離失所,生靈塗炭,哀鴻遍野。

老龜看出了南天的痛苦。

老龜主動請纓。

“主人,您暫且在這裏食用。我過去,會一會那些黑暗種族。”

老龜抱拳而言。

南天也是起身。

“罷了,我們一塊去吧。”

南天說道。

作爲人族強者,黃印紫淵衛,無論於公於私,南天都不能夠置身事外。

老龜搖了搖頭,指了指滿桌的菜餚和美酒。

“不了,主人,老龜我可以撕裂空間,進行空間穿梭,個人行動,方便自在。那些黑暗種族,也不過是烏合之衆,想來連公爵級高手,都少的可憐。我一個人就夠了。您剛剛修爲突破,心情大好,點了一桌子菜餚,可不能夠浪費呀。”

老龜執意說道。

南天一笑:“算了,不吃也罷。我還是得過去一趟!“

現在情況,南天無論如何是不下去的。

突然間,情況異變。

事端再起!

飯館外頭,有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欺負着一個柔弱的小女孩。

小女孩手上拿着一根棒棒糖,雙眸帶水,楚楚可憐。

“操!小丫頭,剛纔,是你踩到我的腳吧!”

大漢惡狠狠地罵道。

“對不起,叔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