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神情十分凝重:「姜老六就這麼一個兒子,還是老來得子,也難怪他不肯接受事實。天這麼黑,到時候姜老六再出事就不好了,你先回去,我去找找他。」

0

「可是族長,您去也不安全啊!要不我們再召集幾個人?」青年男子道。

「不用,他們都需要休息,黑燈瞎火的,要是你們再出事麻煩。放心,我有分寸。」

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轉過身往山谷外面跑去。

項北飛看了眼消失在黑暗裏的中年男子,又看了看那個青年男子,隨即他一晃身,將這名青年男子捲入到小巷子裏。

「你是……」青年男子剛要驚呼出聲,但是項北飛眼中已經亮起了一道光芒。

青年男子的眼神立即就渙散了下去。

項北飛利用自己的「奉為圭臬」能力,將青年男子給催眠了。

「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項北飛說道。

「好。」青年男子木訥地點頭。

——

一刻鐘后,項北飛離開了村莊,悄無聲息地跟在了中年男子後面。儘管他比中年男子往離開,但要追上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剛才他已經簡單詢問過那名叫做姜大虎的青年人,稍微了解了一些情況。

這裏的人類確實以原始的古老方式生活,他們的食物來源就是靠着平日裏去擊殺荒獸來獲取,和兇殘的荒獸做鬥爭,傷亡是難免的事情。

他們口中的「小猴子」就是早上一支狩獵小隊出去找可食用的肉牛時,不小心撞到了長虹貂,長虹貂有開脈後期的實力,非常強大,把這些人衝散了,小猴子也出事了。

小猴子名叫姜侯,是姜老六的兒子,姜老六原名叫做姜山,因為在家裏排行老六,所以一直被叫做姜老六。在得知兒子沒回來后,就立即跑去找了,從中午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而剛才那個族長,叫做姜峰,實力最高,負責保護所有人族的安危。

……

此時的姜峰正往下午小猴子出事的地方跑去,大概跑了半個時辰才停了下來。可是姜峰很快就皺起了眉頭,因為這裏太暗了,根本就不知道姜老六在什麼地方。

唰!

黑暗裏忽然撲來了一隻黑影,急速朝姜峰撲殺而來,速度非常快,帶起了一股尖銳的呼嘯聲。

但是姜峰的反應也很快,他轉身一拳轟出,砸在了那道黑影上!

砰!

黑暗裏傳來一聲低吼。

姜峰臉色微變:「該死,是長虹貂!他們居然還徘徊在這裏,這下糟糕了,姜老六不知道打不打的過長虹貂。」

唰!

黑暗裏的陰影再次撲來,速度快到了極限,空中帶起幾道寒芒,咻咻抓來。但是姜峰屏息凝視,再次握住拳頭,朝黑暗打了過去,很快與這隻長虹貂戰在了一起。

……

項北飛在黑暗裏悄無聲息地看着這場戰鬥,略微沉思著。

「汪汪?」小黑問要不要去幫忙。

「不用,他打得過長虹貂,只是時間問題。」

姜峰還是有兩下子的,他是個體修,爆發力很強大,對付開脈後期的長虹貂,不會有什麼問題。

「小黑,你在這裏看着點,我去找找。」

項北飛立即轉身朝着另外一側的密林走去,他站在一棵樹邊,眼中閃爍出了黑白兩道微茫,很快一個系統界面就被他強行聚合了出來:

【道主:項北飛】

【道級,時光影跡系統】

【境界:天通中期】

時光影跡系統,是當初兗州大學的陳百聞覺醒的系統,這個系統可以用來重現一個地方的痕迹,甚至是各種攻擊方位。

當初陳百聞在新生大賽的時候,還用這個系統來跟蹤項北飛。

項北飛將時光影跡的能力施展出去,很快前面的樹林里就出現了一大堆有影子,各種荒獸不斷地跑過,一個時辰前還有兩隻畢羅虎在這裏廝殺。

他把時間往後推,按照姜大虎所言,他們出事的時間是在上午,項北飛便將時光影跡的能力倒推到上午去。陳百聞那時候只能倒推三個小時內發生的事情,但這個系統在項北飛手中,倒推一年都沒問題。

很快上午的情景就重現了出來,姜大虎他們正在這片樹林里前進著,突然間一隻長虹貂跑了來,把這些人衝散了。項北飛很快就聽見姜大虎朝着一個年輕的少年喊道:「小猴子,快!這邊!」

那個小猴子應該就是姜侯了,姜侯很年輕,就十七八歲的樣子,表情還十分稚嫩,看上去好像是被長虹貂給嚇壞了,悶頭往另一側樹林里沖了過去。

項北飛立即跟上去,姜侯像個無頭蒼蠅一直跑,一路跌跌撞撞,忽然間就掉進了一個地洞裏,然而這個洞裏猛地躥出了一條紫色的大蛇,將他死死咬住,然後吞進了肚子裏……

「可惜了。」

項北飛沉默了片刻,往洞裏看了眼,洞裏有那條紫金蛇正在休息,肚子還鼓鼓的,應該是在消化。他一揮手,將這條紫金蛇殺死。

但是紫金蛇的肚子裏,已經只剩下一團被腐蝕得面目全非的骨骸,項北飛嘆了口氣,便將這具骨骸用返璞歸真給復原了,果然是姜侯的樣子。

只是項北飛沒有辦法復活。

「那就先以小猴子的身份混進這個原始人族部落吧!」

他將姜侯的遺體給收了起來,然後準備偽裝成為另一個姜侯。

只有這樣,才不會引起太大的懷疑,否則人族部落多一個陌生人,肉翅怪肯定是會察覺,到時候事情會很麻煩。

與此同時,項北飛前面的系統界面又開始變化了起來:

【道主:項北飛】

【道級,變形道胚】

【境界:天通中期】

這是傳承之地變形族的能力!怪魚,被花散里提了上來。

而那些船員則是一個個面帶驚容的看着女子。

只是花散里不為所動,安靜的站在閑羽身旁。

血液流淌在船板上,帶着腥味,對於這一切,少年依舊神色平淡。

蹲下身來,兩指併攏,切開魚腹,將手伸入其中。

一陣摸索,閑羽取出一枚眼睛。

《原神之劍主》第一百九十三:深海之主 「那麼,只有打造宇宙飛船帶領人類逃離太陽系了!」

這次,所有專家都沉默了,沒有人出言反對。

目前來看,乘坐宇宙飛船是逃離太陽系,延續人類文明的唯一方法了。

看到專家教授們都默認了這個想法后,國字臉咳嗽了一聲。

「咳……既然大家都一致認同打造宇宙飛船逃離太陽系,那大家都說說有什麼打造宇宙飛船的方案吧!跨星系航行和外太空的空間站可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

「各位,我是誇日空間站的總設計師,我先發表一下個人意見吧,目前我們的火箭用的都是化學燃料,只有在外太空環境中,我們給空間站配備了用來輕微調整姿態的霍爾推進器。跨星系航行的話,使用化學燃料來提供動力十分不現實,而霍爾推進器能提供的動力又非常小,目前最大也只能提供5n的推力,所以,目前的航天方式,在宇宙中,不適用。」

隨着空間站總設計師的一番言論,使用化學燃料作為動力的宇宙飛船方案,還沒來得及生出來,就胎死腹中。

「各位,利用光帆如何?利用光作為動力源。」

「陳老頭兒,老了,腦瓜子也不靈活咯?利用光帆,理論上確實可行,但是遠離太陽后呢?遠離太陽后,飛船的動力就會慢慢消失,到那個時候,人類只會更加絕望!而且打造一個靠光提供動力的宇宙飛船那得要造多大?你告訴我怎麼造?我說句難聽一點的,就算我們不停的利用火箭向太空發送資源,又能送上去多少呢?」

越是談論,氣氛越是壓抑。

似乎,人類已經沒有了出路,只能靜靜的等待死亡!

慢慢地,開始有專家在想或許選擇將這六十年後太陽系將要毀滅的消息隱瞞起來,讓人類繼續無憂無慮的再生活六十年,隨後隨同太陽系一起消失,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國字臉臉色凝重的對着所有專家教授們懇求的說道:

「各位,你們再想想,我們民族之所以能從留存至今,正是因為克服了一個又一個足以滅族的困難。

各位!拜託了!」

國字臉起身對着攝像頭深深鞠了一躬,許久才抬起身。

整個會議沉寂了十多分鐘后,突然,一個年輕一點的學者驚呼道:「我想到了!核彈!我們可以將飛船的頭部和尾部打造成一個巨大倒扣著碗一樣的形狀!在飛船的其它方向上鋪滿霍爾推進器提供轉向動力!如此一來,我們只要不停的在飛船尾部引爆適量當量的核彈,再由大量的霍爾推進器進行方向調整,理論上來說,只要核彈的數量足夠,飛船就能不停的加速,無限接近光速,當然,接近光速肯定不現實,但是至少能推動飛船逃離太陽系!

問題是,有這樣的材料能抵擋住核爆帶來的衝擊波嗎?」

大傢伙被年輕人震驚的不要不要的。

卧c!這年輕人!

先不說有沒有能擋住核爆衝擊波的材料,你這想法可真夠大膽的!

大家提及核彈的時候,都是能跑多遠跑多遠,你倒好,直接拿來做動力!

根據力的相互性,拿核彈當做動力……似乎沒毛病啊!

可正如年輕小伙說的,有那樣的材料嗎?

「咳咳,還真有這樣的材料,只不過目前成本很高。」國字臉咳嗽一聲,語氣輕飄飄的說道。

啥?還真有?

就連李舟都被驚訝到了。

誰要是再在自己面前提國內技術不如人,李舟直接一巴掌呼死。

不過李舟很快就想通了,兔子嗎?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兒嗎?

當你以為兔子在研究三代機的時候,保不住兔子已經在研究五代機了。

「各位,既然這個方案可行,那麼大家說說後面該怎麼做吧。」

「我先說幾句吧,接下來,我們必須研究如何提高往外太空運輸大量的各種物品,無論是了回收運輸火箭也好,還是空天運輸機也好,甚至是太空電梯也好,總之,要提高運輸的效率和運輸量!」

「我是研究生物的,別的我不清楚,但是必須要加快人造生態圈的研究,若不然就算宇宙飛船打造成功了,也會因為飛船內的生態失去平衡導致所有人滅亡!」

「我就不介紹自己了,大家都知道我是研究武器的,跨星際航行,武器也必不可少,飛船總不能因為躲避隕石就進行一次轉向吧?」

……

在國字臉眼前的大屏幕上,可以看到每個人的視頻。

看着專家教授們的爭吵,國字臉忽然發現一個沉默不語的年輕人在視頻上尤為顯眼。

討論了一個多小時后,大家才漸漸安靜下來。

在所有人安靜下來后,國字臉開口問道:「李舟,你作為非官方的科學家代表,你有什麼好的意見嗎?」

李舟的名字,連線的所有專家教授們都有所耳聞,只是沒有見過本人,對於李舟的意見,大家也好奇。

李舟愣了一下,這是被點名了?

李舟思索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和別的國家不同,我們國人在災難面前,大部分人會暫時放下個人恩怨更加的團結,在我們的骨子裏,都有造福後代的觀念,有時候,為了親人,甚至可以自願放棄自己。」

「如此,我們可以先從全球採購各種原材料或者成品,在國外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能運回來多少算多少,可能大家覺得這次是全人類的災難,應該共同合作,但是,大家想想疫情的時候,全球都幹了些什麼!

我個人建議,在全球採購后,召回所有國人,實行閉關鎖國,對於那些錯過時間不願意回來的,永遠去除國籍,不再接受回國。

隨後,公開消息,鼓勵群眾研究技術,對於趁亂胡作非為的,直接武力鎮壓!

非常時期,當非常對待!

另外,實行個人行為徵信,計算積分,並作為篩選進入飛船的條件之一,積分近親之間在死亡之後,允許繼承。

這只是我個人非常不成熟的想法,讓大家見笑了。」

對於李舟的提出的意見,大家沉默不語。

國字臉深深看了李舟一眼,說道:「你的意見我會同樣上報,並且會由智囊團進行全方面的考慮分析。」

7017k 「洛家走海上貿易的時候和一艘走私船起了衝突,意外在走私船上找到了她。她是被捕魚的人打撈上來的,高燒不斷,基本上沒活路。他們也沒狠心下丟到海里餵魚,任由她在船上自生自滅。因為是走私的,不敢聲張,所以避開了封晏的耳目。」

「這丫頭也命不該絕,偏巧那晚起了大霧,兩艘船意外相撞,不然她現在真的死了。這麼算來,阿昭,你簽下協議也不虧。」

「她沒死就好,沒死就好。」

陸昭聲音顫抖。

「可……醫生說她沒有求生意志,她自己不想活了。」

「我不准她死!」

陸昭急了。

他突然想到了唐幸,說不定他能喚醒唐柒柒的意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