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沒有一滴血!!!

0

就好像……

他的頭,真的是一個氣球做的!

「啊~~~~~」

看到這一幕,徐鳳霞嚇得屎尿齊出!

「你……你殺了我爸?!

安好,總裁大人! 我要告你!!!」

徐鳳霞的聲音高亢的如同一隻野雞。

然而。

鹿一凡卻是一臉嘲弄的道:

「好啊,告我去啊!

我剛剛,只是打了個響指。

請問,打響指有罪嗎?」

「這……你……我……」

徐鳳霞被懟的面紅耳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是啊!

從始至終,鹿一凡都在坐著。

連動也沒動!

哪怕是掉監控出來,也看不出任何毛病。

她沒辦法告啊!

「你……你是要下地獄的!!!

下地獄的!!!」

徐鳳霞詞窮了,只能再次嚎叫了起來。

「下地獄?

若我說,下一任的地獄之主,就是我鹿一凡。

你覺得我會怕下地獄嗎?」

說完。

鹿一凡再次打了個響指。

徐鳳霞頓時身軀一顫,趕忙捂住自己的腦袋。

生怕它爆炸了。

然而。

她的頭卻沒有任何事情。

徐鳳霞疑惑的看著鹿一凡。

然後得意道:

「你的妖術失靈了!我……呃……怎麼回事……好疼……」

這時。

徐鳳霞的肚子突然鼓脹了起來!

就好像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嬰兒一般!

讓她直接倒地不起了。

所有人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就看到徐鳳霞如同一個不倒翁一樣。

在地上滾來滾去。

臉蛋如同拉伸的皮筋一樣,青筋都爆出來了。

樣子極其痛苦。

「救命……救命啊!!!」

徐鳳霞痛苦的道:

「我的肚子好疼啊……

救命……

救我……」

鹿一凡擺擺手,淡淡道:

「來人,讓急救人員來。

她的腫瘤不知道為啥膨脹起來了。

快點拉到急救室去吧。」

說完。

鹿一凡蹲到徐鳳霞面前笑著道:

「你不會死。

但是你會保持這個狀態,直到自然壽命結束。

嘖嘖嘖。

想想看。

一直痛到老死為止。

親戚朋友,全都嫌棄你。

護理還虐待你。

甚至連親媽最後都會拋棄你,改嫁。

這,是不是比死還痛苦啊?」

「你……你……

魔鬼!!!你是魔鬼!!!

讓我死,給我個痛快啊!!!」

徐鳳霞顫抖的聲音,卻已經很小了。

朕的皇后誰敢動 因為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叫了。

很快。

急救人員把徐鳳霞給拉走了。

徐田的屍體也被清理走了。

遠處的其他人,都感覺莫名其妙。

這一幕太詭異了。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關彤彤和王帥兩人,卻是早已震撼到了無以加復的地步!

關彤彤還好。

畢竟之前,見識過鹿一凡的神仙手段。

現在也只是震驚。

更多的卻是崇拜與敬畏。

如同敬畏神明一般的敬畏!

而王帥則不同了。

他剛剛……

真的差點嚇尿了!

這……這是什麼手段?

一個響指,徐田頭像是氣球一樣爆了,而且還沒有任何的血?

再一個響指,徐鳳霞腫瘤膨脹到了那種地步,卻怎麼也不死!

而且還會保持那種狀態,直到老死為止……

這……

這比《復仇者聯盟》里的滅霸還恐怖啊!!!

人家滅霸打個響指,讓你死的也沒啥痛苦。

你這一個響指,簡直直接讓人永遠生不如死啊!!!

王帥臉色煞白,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現在想想。

之前他為了救自己父親,還對鹿一凡語氣不敬過。

那是真的可怕啊!

,商s城c中z文網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商城中文網閱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現在。

王帥終於知道為什麼關月山這個中醫世家的家主。

華夏的中醫國手會那麼推崇以及敬畏鹿一凡了。

這種人。

不但有種種神奇的救人手段。

也有很多讓你防不勝防的殺人手段啊!

甚至。

比殺人更可怕的手段!

讓你永遠的活在痛苦之中,想死也死不了!

「王廳,你在愣什麼呢?」

鹿一凡笑著道,似乎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啊?」

王帥這才如夢初醒,急忙顫顫巍巍的道:

「我……啊……那個……

我是來看望鹿專家您的。」

說完。

王帥一邊擦著額頭上的冷汗。

一邊趕忙將水果籃子和錦旗拿了過來,十分恭敬的雙手捧著,微微鞠躬放在鹿一凡的手上:

「家父囑咐我來感謝鹿專家您的救命之恩。

小小禮物……還……還請您不要嫌棄……」

「太客氣了。」

鹿一凡微微點頭,結果錦旗,然後將果籃放在了桌子上。

錯愛:欠你的幸福 算是收下了。

看到這一幕。

王帥身體一顫,然後露出一陣無比驚喜的表情。

就好像得到了什麼天大的恩賜似的。

周圍所有的醫生看到堂堂王帥王廳竟然用這種態度對鹿一凡。

全都震驚的嘴巴快掉地上了!

「我以為鹿一凡的背景是王帥來著,怎麼看著情況……像是反過來了?」

「難怪關院長,那麼照顧鹿一凡。」

「以後咱們碰見鹿一凡了,也一定恭恭敬敬的,可千萬不能有一點讓人家不高興了!」

「那是必須的!人家一個不開心,比關院長發怒了還可怕!」

「太恐怖了!王帥都得恭恭敬敬的在他面前……」

然而關彤彤卻是覺得,王帥理當如此!

在神仙面前!

莫說是你個區區小廳了!

便是米國總統,那也得跪拜啊!

……

……

江海省人民醫院,住房部的走廊上。

看著一直昏迷不醒的老父親,徐婷再一次失望的關上了手機。

他父親雖然活過來了。

但是身體一直很虛弱。

偶爾才醒過來一次。

這走廊上人來人往,時不時的醫生推著快死的病人,往急救室里跑。

實在吵鬧的很!

病人哪裡適合在這種環境呆著啊!

現在,哪怕是六人病房也已經住滿了。

整個下午,徐婷除了焦急的等待著就是焦急的打著電話。 豪門枕邊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