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法力雄渾濤濤,匯煉成流。

0

肉身頓時提升了一個明顯的檔次。

「哈哈,我感覺肉身明顯變化,法力比以前更加的雄厚了。」

秦墨浩蕩體中法力,頓時感覺法力充沛。

「這是自然,【蠻體訣】可不是一般的大路貨。」『殘魂』得意說道。

秦墨摸出斧盒,此時體中法力朝著斧盒中涌去。

小斧源源不斷的吸收法力。

「起!」

秦墨爆吼一聲,小斧立即被提起。

此時提起小斧,再沒有先前那般吃力。

妻子的寵愛 不過小斧在手裡依然重有千噸。 「去!」

秦墨握著小斧,一斧子揮斬出去。

轟!

小斧之中衝出一道洪峰巨力。

摧枯拉朽般將前頭五十丈遠處的一座巨石轟碎。

這次揮動小斧,明顯比上次更輕鬆。

五指能夠將小斧之中的法力輕鬆掌控,如擒在手。

「不過即使現在【蠻體訣】達到第二層,這小斧吸收的法力也依然恐怖。先前小斧竟只吸了七層,如果一次性將小斧之中法力注滿,我餘下的法力也不多。還是只能祭用此斧一次。」

秦墨吞了吞口水。

此斧雖然非常消耗法力,但威力卻足夠恐怖,即使是築基修士,也很難擋得下小斧如此野蠻霸道的一擊。

「身上還有靈髓,繼續修鍊。」

秦墨將小斧收起,一刻也不浪費時間,立即繼續埋頭修鍊。

接下來幾日,秦墨都在安靜的修鍊中度過。

林雨樓也非常安靜的築基,到現在也沒一點反應。

不過秦墨倒不擔心,事實上他擔心也無用,築基全靠自身修鍊,他先前已經將自己築基時的感悟一私不藏的全都傳授給林雨樓了,但到底築基能不能成功,卻全憑林雨自己,秦墨對此毫無辦法。

三日後,秦墨本是苦煉之餘,忽的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稍疑片刻,秦墨忽的起身,站在原地左看右看,像是在觀察什麼?

遽爾,他立即跳到旁邊遠處一處隱蔽處。

這個時候,秦墨小心翼翼從『納虛袋』中又取出一隻袋子。

這袋子正是『御獸袋』。

『御獸袋』里正裝著處於『蟄伏』狀態的『金翅牛螳』。

這個時候,『金翅牛螳』外表的金色殼繭已經明顯淡化成了一層白濛濛的淺黃,更像是一隻放大的雞蛋殼。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這傢伙怎麼了?」

自從進入這顆廢星戰場后,此地靈氣稀薄無比,也沒辦法借有助『金翅牛學』修鍊,因此秦墨有一段時間沒見『金翅牛螳』,此時見『金翅牛螳』這般變化,不禁擔心起來。

「看來此獸經過這幾個月的蟄伏,已經快修鍊圓滿了。」『殘魂』說道。

「你是說,『金翅牛螳』要破階了?」秦墨驚訝之餘,臉上頓喜。

「應該不出幾日了。」『殘魂』回道。

「四階妖獸?」秦墨嘿嘿直樂。

「極有可能。」『殘魂』回道。

不過就在這時。

秦墨眉頭頓時一皺,目光敏銳向遠處眺去。

只見一道藍色劍光在遠處半空左右飛行,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不好,應該是端木家族的人尋過來了。」

「看來他們還真是不死心,竟然尋了這麼遠。」

「林雨樓現在恐怕也到了關鍵時候,千萬不能被打斷。」

秦墨眉頭忽疑之下,眼中卻閃過几絲邪冷笑意:「正好這幾日我將小斧煉得熟練,就用他來祭一祭小斧威力。」

跟著,秦墨立即賊溜溜的潛過去,靠近此人約四十丈距離停下。

悄悄摸出斧盒,同時,再摸出【刀盒】。

這幾日,秦墨不僅將小斧完全祭煉了一翻,七星小刀他也完全熟練。

眼下他的法力祭用一次小斧,最多能夠祭動七星小刀一次,法力就會耗盡。

【烈焰拳套】的法力消耗雖是不多,但是攻擊威力太弱,殺傷性不強,也不鋒芒。

這端木家族之人正附近搜索,只怕其他端木家族的人也離得不會太遠。

且上次斬殺端木清時,秦墨已有心裡準備,知道他們身上肯定也都帶有求救信符。

因此斬殺此人必須要快,千萬托不得,免得引來其他端木家族之人。

準備就緒。

秦墨立即駢指點向斧盒。

法力洶湧注入斧盒之中。

小斧如同一張巨口瘋狂吞噬法力。

斧中法力注滿。

秦墨伸手捉住小斧。

二話不說,提手一劈。

小斧之中頓時轟出一道兇狠斧光。

斧光在空氣里一衝即到四十丈外。

四十丈外的端木家族之人完全沒有料想到暗中有人偷襲。

且此斧的攻擊威力如此恐怖。

斧光與此人相接,此人只是臉色驟變,與之同時,此人倒是第一時間祭凝出一個光球護在身外。

此光球與端木清當時所捏碎的光球一般,應該是端木家族人人必備的一顆保命之物。

斧光後續即斬在光球之上。

光球看似乎牢固,卻與斧光一觸間便立即如同脆皮有雞蛋殼般被擊碎。

不過借著這稍疑片刻時機,此人忽的竟在半空之中橫移出數步距離。

不過縱使避開斧頭的全力一擊,此人也被餘力擊中,立即在空氣中倒飛出去。

潛藏在暗處的秦墨見此,眼睛一急。

哪裡還顧得了去看斧光擊空后的兇猛後果。

立即眯起眼睛,早已暗中被祭起的七星飛刀頓時悉數飛出。

「去!」

撲!

主刀在空氣里一串,便化作一條鋒芒光影,迅速劃破數十丈距離,一下斬向端木家族之人。

端木家族之人此時根本沒時間反應,只慘叫一聲,便被主刀一刀斬中。

與之同時,另外六把小刀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食人魚,分分從四面八方也瞬間聚斬向那人。

撲撲撲撲撲撲!

由於受主刀磁引的原故,六把小刀飛行的速度更快。

被秦墨法力一引,六把小刀便如星光閃礫般,一下全都落在了那端木家族之人身上。

那人竟連慘叫聲都沒發出,便自半空直接栽落,不知是不是死了?

同時,秦墨身影已如過田春燕般,在此人落下之際,便已經快步搶先出現在此處。

待此人落在地上時,他手裡一把劍已第一時間落至此人咽喉。

不過看到落在地上之人,秦墨大鬆了一口氣。

此人身上被主刀斬斷了右臂,另外六把小刀也完全斬在此人身上。

或許是受到斧光的衝擊,此人半邊肩膀的衣服都已經破碎,肩頭上的皮膚也寸寸裂開,顯然是沒有完全避開斧光的攻擊。

此刻,此人倒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即將死亡。

見秦墨是站劍指著自己,更是嚇得臉如寒霜。

「放心,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不殺你。」秦墨並沒有第一時間下殺手,而是饒有閑情的把手時冷劍一收,面帶人畜無害的笑容。

「什麼問題。」此人弱聲回道。

「我問,你答。」秦墨臉色頓冷。 「當初那場星空暴流是不是你們端木家族搞的鬼?」

「此事具體詳細我並不清楚,但家主確實曾經說過,這場『高校聯戰』會發生意外。到時候,我們家族的人必須清理掉其他一些對端木家族並不友善家族的年輕子弟。」

「看來端木家族的確是早有預謀。你們端木家族共有幾人築基成功?」

「八人。」

「靠,這麼多。」

「不過先前與歐陽家族爭鬥時,被歐陽家族擊殺一人,擊傷一人,後來端木清發生意外,又損失一人。」說到此,此人眼神閃礫,似乎猜測歐陽清的死與秦墨有關。

「歐陽家族?你們將歐陽家族的人怎麼樣了?殺了他們了?」

「沒有,他們現在只是被我們困住。」

「噢?那歐陽寶還有歐陽倩倩怎麼樣?」

「只有歐陽倩倩受了傷,歐陽寶並無事。」

「這麼算來,你們家族只剩下四個築基修士了。」

「是五個。」

「你不算。」

撲噗!

秦墨毫不客氣手指一引,主刀落下,斬殺此人。

此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已經毫不保留的回答秦墨,為何還被此人狠下殺手。

端木家族的人,殺一個就得罪了全部,也不在乎多殺一個。

秦墨冷漠將此人身上的『納虛袋』摸走,然後將此人的屍體扔至數十里之外,免得被端木家族其他人發現。

做完這一切后,秦墨再回到林雨樓身邊,林雨樓依然安靜的在築基中。

此刻,秦墨並沒有第一時間翻找『納儲袋』,倒是向微皺著眉頭坐在那。

「歐陽家族的人被困?我到底要不要去營救?」

秦墨心中思忖著此事。

「此事也不必過急,那人不是說歐陽家族的人只是被困並沒有被殺?想必端木家族的人現在一時半會也拿歐陽家族的人沒辦法。」

「你現在暫時先等林雨樓築基,林雨樓一旦築基成功,成為築基修士,再加上歐陽家族的兩人,對付端木家族的四位築基修士,也不吃虧。」

「另外,你大可多等幾日時間,待『金翅牛螳』破階成功,成為四階妖獸。嘿嘿,屆時端木家族的四人面對一頭四階妖獸都會大吃苦頭。」

「此人在此處搜尋你,說明端木家族的人其他們也大有可能在四周搜尋,一時半會應該也不會向歐陽家族發難。」

『殘魂』細細分析。

「你說的倒是有道理。」

「好!那就再讓歐陽寶他們再等等。」

「我先等雨樓築基,再等『金翅牛螳』破階,然後,再去營救歐陽寶他們。」

秦墨心思即定。

屆時,他臉上凝色一散,便立即賊賊的笑了起來,一雙眼睛賊溜溜的盯在手裡的『納儲袋』。

二話不說,秦墨立即埋頭開始清點『納儲袋』中的寶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