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他明明知道自己應該放棄,可是他無法放棄,有一種愛,明知無前路,可是他的心卻早已經收不回來了。

0

“你要想得到蘇紫陌,唯有和我合作。”

猛的,像是看穿了君臨天的心思一樣,姬芮趁機提議。

君臨天看了看她。

過了半響才問道:“怎麼一個合作法。”

“哼!今天不是慶國典嗎?我要你想盡辦法讓蘇紫陌難看,只要能給蘇紫陌添堵,我的心裏就順暢。”

姬芮每一次一提到蘇紫陌,全身上下充滿了恨意。

“你想都別想,你最好馬上把溪兒交出來,否則就別怪本王不客氣。”

君臨天想都沒有想就拒絕姬芮的提議。

“王爺,你最好還是想清楚了在拒絕我,今天的事情,沐雲軒早就已經發現了,現在說不一定和蘇紫陌躲在那做宮殿裏風流快活了,王爺要想抱得美人歸,那也要有命在才行,同時王爺也別忘了,王爺你動的是沐雲軒的女了。”

看到姬芮說得這麼明顯,君臨天自然也瞭解沐雲軒的脾氣,一但蘇紫陌安全了,回頭,他自然會開始瘋狂的報復。

“王爺可要想好了,天下漂亮的女人多的是,王爺何必專注在蘇紫陌身上呢?”姬芮繼續引誘,她瞭解君臨天的脾氣,事情關乎生死,他自然衡量得出來該這麼做。

“說吧!你想怎麼做?”過了半響,君臨天才冷冷的出聲應道。

“王爺,都說能戰勝敵人的是英雄,能戰勝自己的就是聖人,英雄戰勝敵人,可是聖人是沒有敵人的,王爺的決定,我佩服。”

姬芮心情大好的拍馬屁道。

“廢話少說,你有什麼計謀,儘管說出來。”

君臨天冷冷的視着窗外,

口氣相當不好!

腦海裏卻不斷的劃過蘇紫陌今天對自己所做的一切。

君臨天臉上的厲色一閃而逝,也許,是該做決斷的時候了。

“王爺彆着急,離慶國典沒有多長時間了,王爺要做的就是等一會幫我就可以,王爺在宴會上可見機行事,具體的計劃,我會用密音傳話給你。”

“那麼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本王先行一步。”君臨天冷冷瞪了姬芮一眼,快步離開。

“王爺放心,交給我吧。”姬芮一臉信心十足的道,看着君臨天的背影,笑得一臉燦爛。

猛的,姬芮停下笑容,想到這次計劃的結果,她臉色霎時陰沉得可怕。

“蘇紫陌,不殺了你,我姬芮誓不罷休。”一句不甘心的自言自語,瞬間出賣了她。

“這一對渣男賤女,還不死心。”

蘇紫陌看着君瑤溪那得意的嘴臉,恨得牙癢癢。

“陌兒,放心,一會我幫你把他們全部收拾了。”

沐雲軒也陰沉着臉,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真不是君瑤溪,還真的是姬芮。

“別高興得太早,你不是說已經讓青楓把人往這邊引嗎?你看看,多久了,他們兩人在這裏不算,還一起合謀整我,由此可推斷,青楓剛剛帶人過來,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

蘇紫陌從來不輕敵,她可不認爲姬芮好對付。

“那我們先揭穿姬芮冒充君瑤溪這件事,這件事情足以讓她死好幾次了。”

蘇紫陌思索了一會,說道:“爲了等一下不在宴會上惹事,這不失爲一個好辦法,要想揭穿姬芮,重要的是找到君瑤溪在什麼地方?”

“陌兒你認爲君瑤溪還活着?”

“看她的表情和君臨天的就範,不用想也知道君瑤溪還活着,要是沒有君瑤溪那張王牌在手,她是不敢在君臨天面前這樣猖狂的。”

蘇紫陌低頭,凝思着,她必須在那個女人整她之前,先讓她現出原形來。

“陌兒,你看這樣可好!慶國典的時間快要到了,不如我們先過去,讓子默他們在宮裏找,既然那個女人敢在宮裏下手,那君瑤溪一定也在宮裏。”

“不錯,我們先過去。”

慶國典開始之前,他們必須出現在慶國殿裏。

慶國殿內,此時已經有很多大臣和各府公子就坐,各國的使臣已經到齊。

蘇紫陌和沐雲軒進去之後,找到了沐家的位置,兩人一進殿,就引起衆人的注意。

看到蘇紫陌平安無事,納蘭文昊他們這邊,也放下心來。

在蘇紫陌坐下後,蘇紫陌感到有兩道視線在注視她。循着那兩道視線望去,是斜對面星月國坐席上依舊一身白色錦袍的慕容邵峯,正用一雙深不見底的黝黑眸子擔憂的看着她。

而另外一道視線來自慕容澤禹,只見慕容澤禹一身黑色錦袍,玩味又不懷好意的看着她。

蘇紫陌掃視他們一眼收回眼眸,給君子兮和沐鈺楓行禮。

蘇紫陌剛進入慶國典時君臨天就注意到了她,她和剛剛穿的衣服有些不一樣,方纔,她穿的是紫色衣裙,而現在的她一身玫紅裝扮,身姿卓越,不想其她的千金小姐,經常得有丫鬟隨時扶着,一雙熟悉的鳳目依然神采飛揚。

君臨天也心裏也不知爲什麼,他明明斷絕了心裏的想法,可是蘇紫陌一進來就把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

君臨天盯着蘇紫陌看,讓沐雲軒極爲不爽,凌厲的看了君臨天一樣,君臨天才收回了視線。

“雲寒,齊兒和櫟兒呢?”蘇紫陌四處找了找,並沒有發現兩個兒子的身影。

“大嫂,齊兒和櫟兒在皇上那邊,等一會會和皇上一起過來。”

“怎麼回事?”蘇紫陌知道,肯定是她出事以後,齊兒和櫟兒也出事了。

正在蘇紫陌想問原因時,皓月皇,皇后攜皇子貴妃進了慶國典。衆人紛紛行禮叩拜。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慶國殿裏,嘹亮的迴音恭恭敬敬的。

皓月皇攜皇后走到主位上,坐定之後,犀利的眼眸四處看了看,想起了溫和又不失威嚴的聲音:“多謝各過使臣不顧路程遙遠,不辭辛苦來參加這象徵着和平的慶國典,朕以杯中美酒祝皓月國和各貴國世代交好,願四國國泰民安,朕先乾爲敬。”

聽聞皓月國此言,在座衆人又都站起身來端起酒杯。

蘇紫陌一邊起身一邊腹誹這萬惡的皇權制度,猛的將杯中的酒一飲而下。

“衆位使臣和各位愛卿都就坐吧,今天歡聚一堂,那些虛禮就免了吧。”皓月皇笑着道。

此時,蘇櫟和蘇齊才往蘇紫陌身邊走。

“孃親。”

“孃親,你沒事吧。”

蘇櫟一臉擔心的問道。

“櫟兒,孃親沒事,坐。”

蘇紫陌挪了挪身體,讓兩個兒子坐在她身邊。

“爺爺,奶奶,二叔,三叔,小姨。”

蘇櫟和蘇齊很有禮貌的給沐家人行禮。

“櫟兒,齊兒,快到爺爺奶奶這邊來。”君子兮一看到蘇櫟和蘇齊,笑得嘴都合不攏。

沐鈺楓就更不用說了。

蘇紫陌朝他們使了使眼色,讓他們過去。

兄弟兩人這纔不情不願的往君子兮身邊走。

這時慕容邵峯起身走到殿中向皓月皇拱手道:“本宮代表星月國恭祝皓月國和星月國世代和平,永享太平盛世。”

說完從袖中拿出一本紅色小冊子雙手舉起。“皓月皇,這是我星月皇爲了代表我星月的誠意,爲皓月國送上一份禮物,作爲連接兩國的情誼永恆。”

秦公公在皓月皇示意下走下御階接過禮單,回到御座前呈給皓月皇。

皓月皇接過掃了一眼道:“星月國誠意可嘉,殿下和二位王爺今天一定要多喝幾杯。”

“多謝皓月皇的盛情款待。”慕容邵峯寒暄幾句後,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來,其他三國依次上殿,祝賀慶國典。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紫桑國來的居然是太子和公主,看來,各國都很重視這慶國典。

正在蘇紫陌凝視之時,大殿中走上來一個女子。 女子一身大紅色衣裙,樣貌出衆,行至殿中後盈盈一禮道:“本公主願爲皓月皇獻上一支舞,祝各國永享太平盛世。”

“吾皇,看來今天我們有眼福了。”坐在皓月皇身邊的皇后欣喜的道。

“公主願意助興,那就辛苦公主了。”皓月皇笑道。

蘇紫陌微微看了一眼,是紫桑國的公主顏昭雪。

底下的一些小姐們看着紫桑國的公主上臺,也個個抱着想上去一展風采的心思。

紫桑國位於四國北部,民風相對皓月國還要開放一些。

紫桑國和黎夏國的女子大多能歌善舞、熱情主動。

顏昭雪換好舞服回到正殿,她穿的不是那種飄逸的紗裙,而是一身大紅色類似於騎服的改良舞服,襯得她絕美得五官略顯英氣。

隨着鏗鏘有力的樂聲起,輾轉騰挪,袖中紅紗飛出,時而躍起時而旋轉。女子線條的柔美和她自身骨子裏的英氣這兩種矛盾氣質完美地結合。

蘇紫陌一看,瞬間覺得津津有味,並在心中爲顏昭雪讚了一聲好,這顏昭雪果然是一個跳舞的好苗子。

“公主好舞姿。”

一曲結束,皓月皇帶頭鼓掌稱讚。

“謝皓月皇誇讚。”顏昭雪回到大殿中央皓月皇福了福身。

“皓月皇,父皇命本公主攜帶和親文書,願與皓月國永世修好。”顏昭雪說完把隨性宮女遞過來的托盤呈上,上面是一封紅色的文書。”

皓月皇聞言,有些意外,秦公公會意,把文書呈了上來,皓月皇打開文書看了一會,笑着點頭道:“不知道公主鐘意朕的哪一位兒子呢?”

聽到和親,君臨天瞬間豎直了耳朵。

眼眸不經意的飄向顏昭雪。

“皓月皇,自是皓月國太子殿下。”

顏昭雪話一出口,現場的人瞬間議論紛紛。

蘇紫念眼眸沉了沉,眼眸不自覺的看向君少辰。

蘇紫陌心知姐姐的心思,眼眸也不自覺的瞟向蘇紫念。

“太好了,公主殿下,這是辰兒的福氣。”

最高興的莫過於皇后。

“我不同意。”誰知,君少辰突然出聲反對。

“辰兒,閉嘴。”一聽,皇后瞬間震怒。

聽到君少辰的話,君臨天原本陰沉的臉色瞬間緩和了很多。

而在做的人卻對君少辰的做法甚是不解。

這個是難得的好機會,和紫桑國和親以後,他這個太子以後上位,沒有誰在敢生異心。

君少辰看了一眼蘇紫唸的位置,眼眸裏隱隱約約流動着一些他不知名的情緒。

“父皇,這件事情可否容兒臣考慮一下。”

君少辰上前,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這……!”皓月皇知道自己兒子心裏有疑慮,原本和親,他心裏有些不願意,畢竟皓月國是泱泱大國,現在又是太平盛世,和不和親根本就沒有關係。

“皓月國太子,不知道太子對本宮的妹妹可有什麼不滿?”

紫桑國的太子,顏平安問道。

顏平安一身白色華麗衣袍,長得英姿颯爽,皮膚有些黑,卻另有一番風味。

“那請問貴國公主看上本宮那一點好!”

君少辰回頭,看了一眼顏平安。

“本公主聽說皓月過太子殿下宅心仁厚,不驕不躁,我紫桑國皇上纔會提出這樣的條件,而本公主今天看到太子殿下,也是對太子殿下一見傾心。”紫桑國的人豪情開放,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也用於表達。

“如果就是因爲這些就想要嫁給本宮,那本宮拒絕這樣的和親,本宮會找一個和本宮情投意合的女人做太子妃。”

君少辰本就對感情這方便的事情比較遲鈍,對於紫桑國的女人,太過於豪邁,他並不喜歡,他比較喜歡含蓄矜持的女人,就比如說,比如蘇紫念那樣的女人。

心裏想着,君少辰也回頭看了一眼蘇紫念。

卻看到蘇紫念咬着脣,用複雜的眼光看着他。

君少辰一看,有些心痛,心裏升起了一抹強力的保護欲。

姬芮坐在君臨天身邊,身爲女人,她不會看不出君少辰看着蘇紫唸的眼神代表着什麼?

辰兒和蘇紫念,絕對不行,絕對不行,蘇家和他們姬家永遠勢不兩立。

重生醫妃:王爺有喜了 “太子殿下,和親於我們兩國都有好處,本公主勸太子在考慮一下。”

顏昭雪又趁機說道,被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拒絕,顏昭雪的臉上瞬間陰沉,一身紅色的勁裝讓她看起來更加的冷眼。

“辰兒……。”

“好了。”皓月皇快速打斷皇后的話。

皇后保養得宜的臉沉了一瞬,隨即恢復常態。

咬着脣,不敢在多嘴,只能恨鐵不成鋼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公主,既然太子心裏有遲疑,不如在緩一緩,就如公主說的,容太子在考慮考慮,畢竟強扭的瓜不甜。”

對於君少辰,皓月皇非常的看中,雖然是太子,卻沒有被染上皇室裏的通病,對於兒子說的,想在一個情投意合的女人做太子妃,這句話他愛聽,對於一個有能力的皇帝,根本就不屑通過聯姻或是和親的方式來壯大自己的實力,通過自己的能力得來的一起,永遠都不會受別人的牽制。

“那就給太子三天的時間,三天以後,本公主要一個滿意的答案。”

顏昭雪冷聲說完,款款走向自己的位置,只是那美麗的容顏上,越發的冷冽。

“吾皇,老臣覺得,紫桑國此提議甚好,可以增進兩國關係,還望太子殿下三思。”

姬耀天起身,跪下提議,這是多好的機會啊!辰兒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鎮國公請起,朕也覺得是一件好事,但是還是要看辰兒的誠意了,看辰兒有沒有那個福氣抱得美人歸。”

皓月皇委婉的回答,這件事情不管別人說什麼,他永遠不會干涉辰兒的決定。

姬耀天眼裏閃過一絲疑惑,吾皇這是什麼話,只要他一聲令下,辰兒根本就不會抗旨,可是現在重要的是皓月皇根本就沒有那和氣的意思,姬耀天心裏也猜測着皓月皇的心思,可是他們這個皇上做事,往往讓人難以捉摸。

蘇紫陌眯眼看着皓月皇,這皇帝在搞什麼鬼,那麼好的事情他居然不幹,還是君少辰,和紫桑國和親以後,他上位的路可是直了很多。

私心裏,蘇紫陌並不想蘇紫念嫁入皇宮,就是不嫁入皇宮,憑姐姐的才華和樣貌,也能嫁給一些世家很好的人,畢竟宮裏太多的爾虞我詐,她擔心姐姐心地太善良,不是那些心機重的女人的對手。

皇后保養得宜的臉沉了一瞬,隨即恢復常態。

“皓月皇,聽聞在座各位小姐皆多才藝,不如讓她們也表演幾個節目助助興。”皇后收斂好神色笑着向皓月皇道。

“也好。”

皓月皇點了點頭同意,他正想讓此事快點回去。

君臨天輕輕咬着脣,在父皇的眼中,永遠只有君少辰,父皇根本就看不到他,他不是還有其他兒子嗎?君少辰不願意,和親的對象也可以是王爺,可是父皇卻閉口不談。

聽聞此言下面的小姐紛紛躍躍欲試,這種機會可是並不多見。沒準自己被哪位貴人和公子看中,就從此飛上枝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