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導演大人雖然死了,但是我們在編劇大人的帶領下,一定能夠更上一層樓。”

0

“什麼狗比玩意,幾個演戲的也敢在我們二四帝國面前叫囂,活膩了。”王虎身上雖然被砍了好幾刀,但是都不致命,但是猙獰的血肉讓他看起來格外駭人。

張小凡朝王虎他們看去,詢問說:“你們都沒事吧。”

“放心吧,小凡哥,這傢伙要想對付我們還沒那麼容易。”王虎說道。

“小凡,我們……我中了毒,幸好遇到王虎救了我們。”蘇倩倩氣弱遊虛的說道。

想起之前的那一幕,蘇倩倩和林柔就心有餘悸,實在是太危險了,這些人突然出現,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身體就已經癱軟無力。

“咯咯,身爲電影中的主角,我現在已經擁有着主宰劇情發展的能力,只要我願意,就能輕易殺死任何我指認的反派,所以,你們這些人馬上就會死。”

趙天冷笑的說着。

“這傢伙,氣勢突然變得這麼強大了麼?”張小凡眉頭皺起,這時候他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棋盤,剛剛他可是記得,那傢伙正是因爲接觸了這個棋盤,所以才獲得了強大的能力,也就是說,這一切的根源都是在那股棋盤之上,是棋盤賦予他實力的。

張小凡暗暗猜測,這個棋盤應該是類似於趙樑龍袍那種強大的法器,一旦發揮,能夠賦予人強大力量,這一刻,張小凡心中有些着急,眼前的局面,怎麼破。

“看你這麼強,就先從你開始吧。”

趙天說着,猛然發揮出了他速度的優勢,快速衝擊而來,速度之快,讓張小凡面色一變,如今張小凡自己的速度也不慢,但是和對方比起來,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快速後退,但是趙天已經來到面前,他一拳搗出,張小凡精神力快速催動,與此同時七星寶刀橫在身前,兩人的攻擊狠狠撞在一起。

“砰”的一聲,張小凡向後翻飛,踉蹌幾步之後,險些都要摔倒在地。

反觀趙天要輕鬆許多了,他身子弓起,目光冰冷的直視着張小凡,還沒等張小凡站直,他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隨即死死抓住張小凡,用力一甩,張小凡被凌空甩飛了出去,撞到一顆樹上才摔倒下來。

這一下子,張小凡明顯受傷不輕,對方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呈現出了爆發式的增長,要想勝他,很難。

“哈哈,小子不要掙扎了,我說了,我現在就是電影中的主角,你見過哪部電影的主角會死的?哈哈哈……”

趙天很得意,他修煉的乃是演算法術,能夠通過法器棋盤,來進行劇情的發展,所以一直以來,他靠着這一招,殺死了不少高手。

“哼,廢話真多,你不會以爲,我們真的是在演戲吧?就算你是主角,我也要殺了你。”

張小凡雖然遲了不少的虧,但是他沒有失去戰鬥意志。

對方這麼厲害,一定不是因爲他是主角的緣故,說到底,還是棋盤給予他的力量太強了,以至於變得這麼強大,既然這樣……

張小凡突然看向了棋盤,心中暗暗想着:破壞棋盤不就好了?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沒想到一聲槍響出現,密林之中,眼見張小凡落於小凡心中無比焦急的白素終於開槍了。

連續兩槍射出,她的準頭很好,都瞄準了棋盤之上。

棋盤很堅固,但是不可避免的移動了兩下,這一下子,趙天悶哼一聲,森冷道:“敢動我的棋盤,我看你們找死!”

他隨手撿起一塊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密林中子彈發射的地方甩出。

“啊……”

白素傳來一聲慘叫,張小凡大驚失色,正欲救援,沒想到趙天已經橫在了他的面前,他臉色無比陰鷺,沒錯,他的弱點正是那個棋盤,棋盤給予了他作爲主角的力量,所以一旦棋盤被毀,他就會被打回原形!

因此,他絕對不允許有人破壞棋盤上的陣型。

“好了,沒時間再陪你玩了。”

趙天已經動了殺機,他不準備再玩下去,快速朝着張小凡衝去,張小凡迅速格擋,與此同時朝着棋盤攻去,不過趙天豈會讓他觸碰自己致命的棋盤,他一直攔在張小凡的面前,囂張的說道:“在我眼裏,你現在只不過是垃圾的反派配角,在我這個主角面前,我分分鐘就能碾壓你。”

“砰!”

趙天雙手死死抓住張小凡,他的力道太強大了,很快的,張小凡發現已經絲毫支撐不住,趙天輕易的將他整個人擡了起來,很是狂傲的說道:“你很強,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不過是徒勞罷了。”

此刻王虎等人很想要去破壞那個棋盤,但是趙天還有很多手下,他們嚴密的防禦着他們的攻擊,讓王虎等人根本沒有機會靠近。

“混蛋!”張小凡咬牙切齒。

王虎大罵道:“曹,小凡你堅持住。”

“砰砰!”沒想到這個時候趙天都有餘力揮出一掌,王虎等人被瞬間擊飛了出去,隨即趙天扭頭朝張小凡看去,喝道:去死吧! 趙天的速度無比迅速,他狠狠的捏住了張小凡的脖子,他的力氣格外的大,臉色猙獰。

不過就在衆人都以爲張小凡有麻煩的時候,張小凡突然露出了冷笑,他沒有一絲臨死之前驚恐的神情,反而是微微笑着。

“爲什麼不害怕?”趙天眉頭一皺,這個時候,他有些不祥的預感。

突然,他身上的力量快速流逝,他臉色大變,驚訝的看着自己手說道:“怎麼回事?我的力量,我應該是主角,我的力量呢。”

此刻他根本沒有力氣提起張小凡了,張小凡輕易地將他推開,嘆氣着說道:“你的弱點既然是那個劇情棋盤,我把劇情棋盤解決掉不就行了。”

“不可能,劇情棋盤有我的人守護着,你們根本沒有觸碰到啊。”趙天不可置信的說道。

“沒什麼不可能的。”張小凡說完,遠處的劇情棋盤突然碎裂。

可以看到的是,在劇情棋盤的上方,一個黑霧緩緩凝聚,隨即快速消散,張小凡腦海傳來了秦小雨的聲音:“那個劇情棋盤好結實啊,我可是用了老大的勁才弄壞了它,回頭你得犒勞犒勞我。”

張小凡當即迴應:“放心吧,這一次麻煩你了。”

隨着劇情棋盤被摧毀,這一次,趙天猶如受到了什麼強大的反噬,他踉蹌着後退,整個人的精氣神彷彿被迅速的抽空一般,他喊道:“不……我是主角,我怎麼可能會死,你居然把我的劇情棋盤給摧毀了,不……”

這一刻,根本不用張小凡他們動手,趙天的皮膚迅速乾癟了下來,很快變成了一個乾瘦老頭,最終,他無力的倒在地上……

“這種劇情棋盤雖然能夠給予人強大的力量,但是這過程中,會大量透支人體的潛能,所以劇情棋盤一旦摧毀,人也會迅速衰老,算是一種邪物吧。”

張小凡說着,他已經不去關注“風燭殘年”中的趙天了,此刻電影學院的人見到兩個老大都被殺,全都慌亂的四散逃跑,張小凡也懶得追殺他們,隨即連忙從草叢中將白素扶出,這一下子,他臉色陰沉了起來。

白素的頭上全是鮮血,鮮血將頭髮和衣物全都染紅,她顯然暈了過去,手臂無力的垂在一邊。

“小凡哥,這個是……”王虎拿着止血的藥粉過來。

“我這裏遇到的一個朋友,之前幫了我很多。”張小凡沒有多說什麼,他着急問道:“唐雪在這裏嗎?”

“還沒遇到。”

蘇倩倩和林柔雖然氣弱遊虛,但是走路還是沒問題的,蘇倩倩連忙拿出了繃帶,說道:“這荒郊野外的,千萬不能感染。”

說着兩人連忙給白素包紮起來,白素始終昏迷着,帶着她的話很不方便,但是讓張小凡把白素就扔在這裏,這也是他絕對做不到的。

沒辦法,他親自背起白素,沉聲說道:“目前來看,我們先到達目的地,那裏似乎離城鎮比較近,到時候送白素出去。”

“嗯,只能這樣了。”王虎環視四周,和幾個小弟一起打頭陣,視察周圍環境。

這時候,天空傳來一陣直升機的轟鳴聲,還不是一架,足足有數十架在四周擴散而去。

這些直升機上都裝備火炮機槍,一看就是威力十足。

“居然有這麼多武裝部隊,到底怎麼回事?”蘇倩倩擡頭看着天空說道。

“一定不簡單,大家儘量躲在樹底下行走,爭取天黑前抵擋目的地。”

……

大海上,屬於伯爵的船隻已經被另一夥武裝勢力給佔領,船上的人都被包圍,一個個雙手抱頭,不敢多言一句。

這時候,一個拄着柺杖,穿着白衣的老者緩步從船頭走出,有神的目光掃視所有人,開口說道:“一個小小的海盜首領,居然自稱伯爵,我打了大半輩子仗,也沒見過這麼狂妄的傢伙,居然還抓了我的孫女,不知死活!”

“白老,剛剛我們審問了好幾個人,白素小姐似乎是自己要求被抓上船的,後來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殺害了伯爵,並且從後窗口逃了出去。”一個黑衣人走過來輕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白老看着大海,望着遠處小島,呢喃道:“素素啊,你若是不喜歡那個男的,那就說一下嘛,爲什麼爲了逃婚離家出走這麼長時間呢?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你。”

“吩咐下去,素素她在軍隊裏多年,身手不錯,一定通過游泳前往了最近的島嶼,馬上派遣部隊登陸,找到我孫女。”

“是,白老。”

身爲軍部高官,他本身有着調遣一部分軍隊的權利,再加上白家勢力大,因此哪怕所有人都知道這樣做不合規矩,但是都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

張小凡渾然不知道,白素的身份會是這麼重要,在他心目中,白素只是一個小毛賊。

此刻衆人已經到達了半山腰,翻過去之後就是到達終點了,一路上,張小凡他們遇到了好多熟人,而由於隊伍的擴大,此刻已經沒有多少人膽敢招惹他們。

唐雪和徐秀麗兩人也終於傷痕累累的在一片草叢中出現,據她們所說,她們這一路上也是危險重重,遇到好幾個壞人,不過這些人看到是兩個美女之後,都想要對她們動手動腳,沒想到徐秀麗早就購買了毒粉,因此靠着毒粉兩人安然度過數次難關。

唐雪走了過來,查看了一下白素的傷勢,她皺眉搖頭說道:“我雖然能夠止血和簡單的治療一下,但是她傷的是大腦位置,有些麻煩。”

“有辦法嗎?”張小凡皺眉問。

“能保住性命,但是她頭顱受到過重創,不知道會不會有後遺症。”

“麻煩你了,務必治好。”

正說着,山下出現數支隊伍,不過大家都沒有動手,畢竟在他們看來,能夠到達山頂的都不是弱者,犯不着爲了搶劫大打出手。

讓張小凡沒想到的是,趙樑和昌偉他們也來了,這些人也拉攏到了不少自己的隊伍,浩浩蕩蕩而來。 “小凡首領,你果然厲害,這麼早就來到這裏了。”趙樑冷冷的說着,這裏離目的地不過是幾公里了。

說着,他注意到地上躺着昏迷過去的白素,微笑道:“想不到啊,你還有如此閒情,任務期間綁架了其她女子,嘖嘖。”

“你屁話怎麼這麼多?”林柔嬌罵道。

“林柔,少說兩句。”張小凡勸說了一句,隨即看着趙樑說道:“你還是管好自己吧,別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

正說着,蔣介偉扶着胡小天也過來了,如今胡小天的眼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雖然不如以前看的遠,但是至少已經能夠模模糊糊走路了。

“小凡哥,這姑娘醒了。”王虎突然喊道。

張小凡連忙走了過去,扶起白素說道:“白素,你沒事吧?”

“你……你是誰?”白素茫然的看着張小凡。

“怎麼回事?爲什麼她突然不認識我了?”張小凡奇怪的看向爲白素治療的唐雪。

“大腦受到損傷,她失憶了。”

“什麼?”

張小凡緊張的要扶起白素,他很想告訴白素他們之間的事情,但是沒想到,白素一巴掌把張小凡手打開,一臉厭惡的說道:“你誰啊,告訴你,休想碰老孃,否則我殺了你。”

她說着,從腰間拿出了一把匕首,警惕的看着四周。

張小凡心中滿是苦澀,他此刻很後悔,爲什麼要帶白素來到這裏呢?這下好了,白素失憶了,還傷成了這個樣子,這一切都是因爲他的緣故。

女人都是敏感的,林柔和蘇倩倩都看出了張小凡和白素之間似乎產生了別樣的感情,蘇倩倩走了過去,溫柔的說道:“白素姑娘,別緊張,之前我們被恐龍追殺,你不小心碰了一下頭,所以失憶了,我們其實是朋友,來,把刀給我。”

蘇倩倩的聲音天生有一種讓人信任的感覺,再加上同是女生,白素卸下了防備,不過還是警惕的看着張小凡,蘇倩倩和林柔拉着白素走到一邊,似乎要和白素聊些什麼。

“嘟嘟嘟……”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騷亂,緊接着張小凡便發現,天空中之前出現的直升機大隊再次出現,這一刻顯然注意到了他們這麼多人,迅速飛了過來。

“前面的人聽着,馬上交出白素小姐,否則我們將馬上開火。”直升機放出高音喇叭說道。

“特麼的什麼情況?”

“難道是紅包羣弄出新遊戲了?”

“這些直升機不簡單,你們看,這些直升機上都有武器,最好跑。”

有專業的人認出這是武裝直升機,幾乎頭也不回就朝目的地跑去,人都是有從衆心理的,一個人跑了,後面的人也跟着跑,反正這裏離目的地不遠了,所有人都想着跑。

這一下子,惹惱了直升機上的人,很明顯,這些人是故意逃跑嘛,於是乎,直升機開始了瘋狂的掃射。

“噠噠噠……”

“嗖嗖嗖……”

數枚火箭彈在人羣中爆炸,不過讓直升機上的人驚訝的是,下面的這些人一個個變成奇形怪狀的模樣,有人速度很快,有人外表升起防禦的罩子,更有人居然長出翅膀,快速逃離。

“報告白老,我們可能遇到的都是特異功能人羣,這些人擁有普通人沒有的實力。”直升機隊長彙報喊道。

“首要任務尋找白素小姐,其次儘量殺傷擁有特異功能人羣。”

“是!”

張小凡他們一羣人也連忙逃跑,在他看來,這些人應該就是那個伯爵的手下,目的就是要抓拿白素。

不過他剛剛要背起白素的時候,白素卻是推開張小凡,一臉驚喜的看着直升機大隊說道:“是爺爺,爺爺來接我了?”

“你認識?”張小凡臉色怪異的問。

“當然了,你不知道嗎?我其實是白家的人,不是什麼盜賊,我爺爺一定是知道我在這裏,所以過來找我來了。”

張小凡臉色怪異的看了白素一眼,這時候他讓其他人先走,而他留在原地,拿着衣服朝直升機大隊招手。

樹林中有人揮舞着衣服的話還是很顯眼的,直升機大隊很快發現了張小凡,大隊長立刻命令降落。

很快,爲首的一架直升機飛了下來,一個身穿軍裝的男子朝白素說道:“白素小姐,白老已經等的很急了。”

“嗯,我馬上走。”白素說完,她朝張小凡看了一眼,不屑的說道:“真是浪費本小姐的時間,害的本小姐居然都受傷了,哼,我走了,不見!”

說完,白素頭也不回離開,張小凡捏了捏拳,他心中有些不捨,但是他明白,以他現在的能力,只能面對現實。

“白素,我會回來。”張小凡輕聲說着,白素卻彷彿沒聽到一般,她跑的很快,上了直升機之後,大隊長面色古怪的走了過來。

“能不能說說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素小姐爲什麼會和你在一起?”他的口氣十分的不客氣,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身爲特殊部隊,他們有過對付特異功能人的經驗,所以都有些傲氣。

“這個你問她好了,我馬上就要離開。”

“好,看在你救助白素小姐的份上,我不會抓你,但是你最好以後不要在她面前出現,否則的話,你知道我們軍部的手段。”

威脅的話語根本沒讓張小凡放在心上,他直接詢問:“能不能給點白素小姐的資料。”

“嗯,這個你上網查一下吧,反正白素小姐的公開資料網絡上有很多。”說完,他直接離開了這裏,直升機再次升起,白素彷彿很討厭張小凡一般,至始至終沒有朝張小凡這邊看一眼。

但是張小凡知道,白素是爲了不讓自己傷心,她之前說我其實是白家的人,不是什麼盜賊,試問,若是失憶了,怎麼會記得她剛剛認識自己的時候,說她是一個盜賊呢?

但是張小凡也沒說,因爲他知道,若是說出來的話,白素會更加傷心。

一頓奇妙的旅程,沒想到會爲兩人帶來這麼一段緣分,張小凡昂首挺立,毅然回頭,喃喃說:“放心吧,這個世界,我還會再次回來,一定……” 到達目的地之後,同學們都發現手機已經有了信號,但是邊緣處有一處光罩,人們只能進入不能出去。

張小凡索性無事,他連上了當地的網絡,上網查了一下有關於白素的資料。

白素身爲白家長女,網絡上對於白素的資料非常全面,從學生時代,到後面的參軍,之後進入家族企業,可以說是一個極其優秀的女子。

只不過,這一切在一年前戛然而止,原因是白家準備讓白素和另外一個高官的兒子結婚,但是根據小道消息,白素似乎不喜歡這種聯姻的舉動,因此做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舉動,逃婚!

在外一年多,白素來到了這裏,在途徑一個小村莊的過程中,意外遭遇到了海盜伯爵,於是就有了之前遇到張小凡的那一幕。

看到這些,張小凡雖然爲白素能夠回家而鬆了一口氣,但是同時,對於白素要和別人聯姻這件事,心中不爽。

他連忙給包蕾發去了信息:包蕾,我挺喜歡這裏的,以後能不能再過來。

包蕾:哦?若是這樣的話,可有不少代價哦。

張小凡:什麼代價?

家歡 包蕾:失去力量的代價。

“什麼?”

張小凡失聲叫了一聲,讓他失去力量麼,這……怎麼可能?

擁有了如今的力量之後,張小凡已經越發迷戀如今擁有的力量了,所以,讓他突然失去如今擁有的力量,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

包蕾:呵呵,怎麼?不捨得了?

張小凡突然冷笑了一下,輸入信息:話說,你們辛辛苦苦培養我,會讓我失去力量麼?

張小凡只是簡單的想一下就想到,紅包羣培養他們成長,事實上這和培養特種兵是一個道理,優勝劣汰,把弱者全都淘汰掉,剩餘的都是強者。

雖然說這其中運氣的概率很好,但是一個偉人也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果然,張小凡信息發出去之後,包蕾很是不屑的迴應:算你聰明,不過真的有可能失去力量,因爲私自穿越的話,得不到很大的支持,恐怕會出事,到時候就算穿越成功,也會有麻煩。

看到包蕾好像不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張小凡心中一凜,這時候包蕾又發來信息:不過麼,你放心吧,有機會我會幫你看着這裏,白素有什麼事我會和你說。

張小凡:太謝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