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周岩顯然也不是笨人,有些陰狠的颳了吳俊一眼,旋即便吩咐所有的守軍和武者盡數參加戰鬥,九成在下方守住那幾個空洞,就算是用命填,也要守住,而剩下的一成則在城頭守衛,聯軍一方的攻擊方向顯然不會只有城下的空洞,城頭他們也是要派人留守的,不過城頭所能容納的人數實在有限,只能將大部分的實力都派在下方了。

0

「所有人聽著,都給我守住,本宗主這就催動靈師大人留下的靈陣,定要讓這群傢伙付出代價來!」周岩見士氣低迷的可憐,只能將最大的底牌亮出來了,這六品靈陣是他敢於留守青霄城的關鍵所在,他知道反叛軍的實力定然不如帝國聯軍,如果一定要守城的話,定然是全滅的結局,可靈神谷的人竟然留下了一座六品靈陣,這讓守住城池的希望大大增加,所以他才願意留守這裡的,六品靈陣,足以改寫一場戰局!

果然,反叛軍一方聽到有六品靈陣的存在,都是士氣大振,一個個不要命的死守在缺口,只要能夠撐住這一時,勝利就是他們的!

你這傢伙,我這就讓你嘗嘗六品靈陣的厲害!

本意是要等到吳俊也進入靈陣範圍內才催動的周岩,在這等壓力之下,無奈只得提前催動靈陣,不過只要將這些進入了範圍的數萬軍隊和武者斬殺殆盡,剩下的人也不過是他的盤中餐而已,陰狠的眼神死死的盯住吳俊,冷笑一聲,他這便要讓吳俊付出代價來!

「喝!」

……

「怎麼回事,喝!」

周岩急的滿頭大汗,這可不是開玩笑啊,這時候如果靈陣出了問題,那他們簡直就是必敗的結局啊,不要說什麼守城了,就連能活下去多少人都是問題!可是無論他怎麼催動,靈陣都是沒有一絲反應,這不應該啊,當初他還專門實驗過,可以成功催動的啊,不然他也不會留在這裡了。

「可惡!」

就在他毫無辦法之時,無意中將目光瞥向了吳俊,卻發現,其竟然一臉古怪的笑意,那嘴角揚起的幅度,竟然有一種諷刺的意味存在,這一刻,他終於醒悟過來了!

「吳俊,你竟然如此卑鄙!」周岩險些氣的一口血噴出來,一隻手顫抖的指向坐鎮中軍的吳俊,他剛剛的那一瞬間,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靈陣會催動不了,一定是這傢伙搞得鬼,再聯想到之前兩日這個少年每天都待在城門前的古怪行跡,終於醒悟過來,這靈陣之所以催動不了,一定是他搞的鬼,可到底是為什麼,他怎麼可能辦得到!

「笨蛋!」吳俊輕笑道,搖了搖頭,到現在才發現靈陣被做了手腳,這傢伙實在是太愚笨了,這種人是怎麼當上青霄宗的宗主的?不管了,反正青霄宗和吳家的事情,今天以後,就徹底的了結了!

「宗主怎麼了?」岳明等候了一會,並沒有發現靈陣的波動,不禁出聲問道,就是這一會,因為死守的命令,下面和城頭加起來已經損失了數百人,且傷亡速度還在不斷的加快,重甲槍兵的防禦實在太強,必須要玄尊境的強者才可以攻破,可這種強者反叛軍之中也不算很多,再加上聯軍武者的凌厲攻擊,傷亡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完了…一切都完了。靈陣…用不了了!」周岩終於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都晃了兩下,有些站不住腳,一臉絕望的遙望天際,而岳明此時的反應也不比他好多少,二人都是明白,這靈陣是他們能夠成功守住青霄城甚至反殺的唯一辦法,現在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聽到靈陣用不了的消息,他也是極為清楚接下來他們的下場,沒想到,數十年歷史的青霄宗,竟然會就這樣毀了!


此時每時每刻都有著數百人死去,聯軍一方已經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可讓反叛軍一方疑惑的是,明明早就應該出現的靈陣卻遲遲沒有蹤跡,在堅守了一刻鐘后,終於有人發現了城頭上周岩等人的異樣,心思活絡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禁開始恐懼起來,絕望感在整個反叛軍中蔓延,戰意全無的他們,在聯軍一方猛烈的攻勢下,終於是守不住缺口了,被聯軍攻入了城內。

幾名眼疾手快的士兵極速將城門從裡面打開,露出數十米寬的大道。

見狀,整個聯軍一方的士氣都是大漲,吳俊大喝一聲,終於命令全軍衝鋒,騎上戰馬,帶領著數萬騎兵率先向城門衝去,身後則是剩下的重甲槍兵和普通士兵以及一些零散的武者,數萬人同時衝殺的那驚天動地的氣勢,讓本就沒有了戰意的反叛軍更加恐懼,有些人甚至已經開始棄兵器而逃了,更多的則是自殺,或是發獃的站在原地,被聯軍所斬殺,聯軍一方不接受任何俘虜,這是自斬靈行動開始後趙匡親自下的命令,他要讓所有人知道,敢於對抗皇室的人,都是什麼下場。

這種情況下,整個青霄城猶如一處人間地獄,青霄城,真的完了! 豪門狼寵,生擒落跑嬌妻 殺!」

騎兵和重甲槍兵不斷沖入城內,兩者互相配合起來,造成的傷害簡直令人難以想象,慘嚎聲不斷的響起,漸漸的,隨著第一個逃兵的出現,越來越多的反叛軍開始後退,全都用盡全力的逃跑起來,戰意全無。

不過即使是這樣,在騎兵和眾多武者的協助下,成功逃脫的人就只有一萬多人而已,至於剩下的八萬多反叛軍,在聯軍持續了數個時辰的屠殺下,數量急劇的減少,最終只剩下了數千位修為還算不錯的武者,普通士兵一個都沒有活下來,儘管如此,這幾千人被剿滅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鄂啊!」

周岩不甘的大吼一聲,渾身浴血的他,已經數不清自己究竟殺了多少聯軍,但,就算是他再怎麼的殺,那洶湧的人潮卻如流水般將他生的希望死死掐滅,雙目赤紅的凝望著已經的登上城頭的吳俊,他現在恨透了這個少年,如果不是他,青霄宗怎麼會吃那麼大的虧,如果不是他,現在的他怎麼會落得如此田地,周岩現在連生吃活剝了吳俊的心思都有了,只可惜,他已經沒有了那個能力了!

剩下的數千名武者最差的也是玄尊境的存在,能夠活到現在的人,沒有一個是庸手,只可惜,他們遇到的卻是更加精銳的聯軍!

周岩和岳明與數十名玄宗境半步玄宗境的武者聚集在人群中央,絕望的看著四周的人潮將他們死死的包圍起來,這些包圍他們的人可不是之前的那些重甲槍兵所能比的,他們是真正的聯軍武者精銳,每個人同樣有著玄尊境的實力,甚至是玄宗境的也不在少數,按理來說,反叛軍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只可惜,戰鬥到現在的他們,已經損耗了九成的力氣,面對這些根本沒有什麼消耗的聯軍武者,他們沒有一絲勝算,甚至連同歸於盡的把握都沒有。

岳明捂著胸口站在周岩身後,經過了這一番大戰,就連他那恐怖的防禦力都抵擋不住聯軍的猛烈攻勢,不但沒有因為強大的防禦力而倖免,反而是受到了重點照顧的被擊成了重傷,作為青霄宗的老底子,他現在的心情不比周岩好多少,今日過後,不論聯軍和反叛軍那一方獲得了最後的勝利,但,青霄宗是一定會在帝國除名的,這已經成為了一個事實!

「各位,反正今日我們遲早都是一死,不如大家一起協力將那指揮的小子先幹掉,也算是回點本了,怎麼樣?」周岩在絕望之下,狠性也是被激發了出來,咬牙對著其餘的數十位玄宗級彆強者問道,聞言,大家都是一愣,不過在斟酌一二后,都是眼神一定,同意了周岩的決定,畢竟,能夠修鍊到他們這個層次的沒有庸人,雖然每個人都怕死,可如果一定要死,誰不想撈回點本來!

旋即,周岩嘴角一揚,他要讓吳俊知道,青霄宗不是好惹的!就算是死,他也要讓這個毀了他一切的傢伙陪葬!

「喝!」

大喝一聲,整個人如迴光返照一般的氣勢大盛,連帶著周圍數十人都是如此,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都拿出了最強的狀態,來給敵人造成最大的損失!

數十位玄宗境武者同時爆發的威力是極其可怕的,就算是玄皇境強者,都得避其鋒芒,畢竟人家是不要命的,面對這種瘋子,一個就足夠人頭疼的了,更何況是這麼多一群!

各種玄力光華驟然爆發,連帶著數十道妖獸真身也是釋放出來,一時間,竟然將數萬聯軍的氣勢都壓了下去,聯軍一方的武者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同樣是一群玄宗境的武者一躍而出,迎身對上了反叛軍的這群亡命之徒,不過很快,儘管有著人數上和質量上的優勢,可在其不要命的打法下,雖然殲滅了十多人,可己方也損失極大,甚至達到了對方的兩倍,這種情形讓人驚嘆,不過聯軍一方也是發現了他們的目的,越來越多的武者守在了城頭前,拚命的阻攔著他們接近城頭。

吳俊發現這一點后,也是有些詫異,不過旋即就變得1有趣起來,這群傢伙竟然天真的以為可以拉自己同歸於盡嗎?可笑!

猶如一柄鋼槍,佇立城頭,靜靜的等待著越來越近的數十名反叛軍武者,這群傢伙倒是有趣,這樣一來,倒是可以讓自己立威了!少年的眼神極為凌厲,這場仗,他打的極為漂亮,相信以後的話語權一定是有些的,至少,保住吳家的問題是不大的,可這群傢伙竟然送上門來讓他繼續提高威望,那如果不收下來的話,似乎是有些暴殄天物啊。

「老夫今日就要你陪葬!」

周岩率領著一眾反叛軍的高深武者,竟然硬是在不要命的打法下,一路衝到了城頭下,雖然原來的四五十人已經僅僅剩下了十多人,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夠來到城下,他就有辦法要了吳俊的命,以這小子玄魂中期的實力,一定可以一擊必殺,臨死之前,能夠拉他作為陪葬,也不錯了!

巨蜥妖魂猛然釋放,那碧綠的爪子緊緊的勾住了城牆,猛力一躍之下,竟然在城牆上攀爬起來,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因為只有玄皇境的強者才可以御空而行,所以沒有人想到他會直接攀牆而上,大部分的守衛力量都是堵在了通往城頭的架橋處,這下子,吳俊就將面對周岩的全力一擊了,雖然對這位元帥的戰略極為佩服,可其實力確實很差,玄魂中期的實力,在玄宗境的武者手下,恐怕會一擊斃命吧。

周岩一爪帶著碧綠色光華攻向吳俊,速度之快,力量之強,都是讓人嘆為觀止,許多人都已經閉上了眼睛,腦海里浮現出吳俊被其一爪轟成碎片的畫面,不過,事實卻不像是這樣的!

「終於來了嗎?」吳俊喃喃道,眼神凌厲起來,猶如一隻洪荒猛獸,疾靈決全速催動,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那一爪,一記銀雷珠在手,狠狠向著周岩化身為的巨蜥眼睛轟去,雖然威勢極猛,可對於玄宗境的周岩來說,可能連眼皮都打不破,這種程度的攻擊完全可以忽視,可就在這時,正準備繼續攻擊的周岩,卻感到一股極致的心悸感,巨大的雙目急轉,朦朧中,他似乎看到了,向他攻來的少年手上,似乎有著一隻巴掌大的蝙蝠盤旋於銀雷珠中……

「轟!」

紫色的粘稠液體灑遍城頭,一股騷腥氣味緩緩傳出,只見本該被周岩一擊必殺的吳俊,竟然毫髮無損的站在原地,右手還保持著揮出銀雷珠的樣子,甚至連一絲絲焦黑的煙氣還在其手上沒有來得及消散,而其面前的那頭十多米的巨蜥,那顆一米多直徑的頭顱卻了無蹤跡,只剩下一具沒有了頭的巨蜥身體掛在城牆上,慢慢的恢復為一個無頭男子的樣子,掉落城下,周岩,終究是沒有成功!

這場青霄城的攻防戰,至此,終於落幕。 「天昊,謝了。」

吳俊感受著四周不可置信的目光,輕輕一笑,他知道,今天的計劃完美的成功了,從今以後,他在聯軍之中也算是有了一份話語權,至少,以後作為犧牲的那部分部隊中,絕對不會有吳家了!

「哼哼。」天昊冷哼一聲,鑽入他的衣衫之中繼續睡了起來,剛剛的戰鬥實在是有夠驚險的,如果不是那周岩太過於自信,對吳俊一點防禦都沒有,任其攻擊,他也不會這麼得手,不解開封印的情況下,他的實力就只有半步玄宗境而已,與當初的吳璞一樣,正面相抗的話,對付周岩沒有任何機會,辛運的是,周岩本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拉吳俊同歸於盡的,所以根本沒有防備,這樣一來,以他吞天蝠一族妖獸本軀,一舉擊殺周岩的把握還是不小的。


如此一來, 寵你無度:田園小嬌妻

「殺!」

其他的反叛軍武者可沒有周岩那攀爬牆壁的辦法,只能苦苦攻向通往城頭的天梯,本就心乏身疲的他們,見到周岩的下場后,更是沒有了一絲一毫的鬥志,獃滯在原地,任由聯軍武者將他們撕成碎片,吳俊的實力已經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僅僅是秒殺掉周岩這一點來看,就算是他們全力突破到了吳俊身邊,也不一定可以有實力擊殺他,現在他們甚至連同歸於盡都做不到。


聯軍武者則是士氣大盛,不過一個時辰,僅剩的那數千武者也是盡數喪命在了聯軍手上,青霄城上也被插上了聯軍的戰旗,這一戰,他們大獲全勝!

整個青霄城內外的屍體堆積了厚厚的幾層,各種血水,內臟,肢體數不勝數,慘烈至極,不過大部分卻都是反叛軍的,這一戰中,反叛軍十萬守軍迫於沒有了靈陣的協助,戰死八萬餘人,僅有一成的反叛軍成功逃脫,聯軍一方除了重甲槍兵以外,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消耗,作為初始用來攻城和消耗地方軍備的重甲槍兵,儘管防禦力驚人,可這一戰也損失了兩萬多人,對他們來說,就算是不公平,可也沒有人會記得了,這一場攻城戰的輝煌勝利已經將吳俊最初的那股冷血心性掩蓋了下去,這個世界,只有強者才能夠不被他人左右生命,所以,吳俊才要盡他最大的努力來獲得成就,以便擁有更多的話語權,為此,就算是犧牲再多的人也無所謂,為了吳家,他只能犧牲他人,這就是弱肉強食的法則!

「所有人聽令,全軍歇息半個時辰后,急行軍前往古堰城!」

儘管全軍已經大戰了數個時辰之久,可以說是從天亮打到正午,必然疲憊至極,可他只能這麼下令,他有辦法解決掉靈陣,不讓其發揮作用,可其他的兩處戰場卻沒有天昊的協助,此時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聯軍一方吃了虧,對他沒有好處,現在他已經攻破青霄城,只要從敵後饒過,從其餘兩處戰場的後方突襲,裡應外合之下,一定可以攻破城池!

這半個時辰,將士們甚至連滿城的屍體都沒有處理,皆是跪坐在地上喘著粗氣,人的精力畢竟是有限的,大家都需要休息,雖然一會還要經歷一場大戰,可一想到他們已經率先攻破了三座城池之一,力氣就源源不斷的湧上來,這就是軍人的天性吧。

吳俊則一個人坐在城頭上,遙望滿地的屍體,眼中那濃濃的落寂之意極其明顯,蕭瑟的背影讓人猜不出來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一戰,他雖然勝了,也成功取得了不小的威望和戰功,在這等成績下,就算是之後見到了趙洋等人,他們也不會對這兩萬多重甲槍兵的犧牲有所感覺,甚至會覺得值了,可他不這麼認為,儘管這一戰勝得很漂亮,也不會有人對他的冷血行徑指點什麼,可他的良心上過不去,作為一個將領,他盡到了應有的責任,可作為一個戰友,他卻極其不合格,這些都是為了吳家,也由不得他了,就算心中再不舒服,也只能這麼幹了,他所能做的,就是盡量的幫助那些陣亡的士兵多爭取一些撫恤而已了。

半個時辰一晃而過,吳俊終於站了起來,又再次恢復了那副臨危不亂的樣子,那副鎮定的樣子,他的落寂,不能讓任何人看到!

「全軍聽令,目標古堰城,急行軍!」

吳俊一馬當先的率領著所有騎兵和武者疾馳而去,早一分趕到其他的戰場就能少死數百人,那副拚命的模樣真讓人懷疑要是到了古堰城后他們沒有力氣再戰鬥該怎麼辦,而重甲槍兵這些擁有極強力量的士兵,速度上實在是有所不及,只能遠遠地跟在後面,距離一點一點的被拉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防禦力驚人的他們身上所穿戴的戰甲也不是什麼普通貨色,數十斤的重量讓人望塵莫及,恐怕等到騎兵們到達了古堰城后至少一兩個時辰,他們才能夠趕到。

古堰城

「這群混蛋靈師!」

趙洋渾身上下都是有著血跡存在,乾坤鎮妖鼎被他狠狠揮舞,將敵人一個個砸成肉泥,他已經分不清哪些是敵人的鮮血,哪些是自己的鮮血,這邊的戰況實在是慘烈至極,古堰城前的那座六品初期的靈陣給他們帶來的打擊簡直是毀滅性的,至少有著三萬以上的精銳都是死在了那靈陣的一擊之下,雖然一擊之後靈陣也是緩緩消散,可損失過大的他們面對古堰城的守軍已經沒有了兵力的優勢,僅靠質量上的優勢也只能寡不敵眾的勢均力敵,如果不是那座靈陣,恐怕不需要一天,他們就能攻破這座城池,可現在卻打得這麼膠著,實在讓人火大。

三天來,古堰城的六品靈陣的一擊,加上各種守城器械,還有人數的優勢,已經殲滅了聯軍五萬多人,而且傷亡數字還在不斷增加,反叛軍一方卻只損失了兩萬多人而已,這樣下去,不但攻城不行,甚至還有著被其剿滅的危險。

古堰城一方已經越來越囂張了,甚至是時常會帶著一隊隊重騎兵和武者沖入城外,將他們廝殺一番,再極速撤回,煩不勝煩,再這樣下去,局勢將會變得極為不妙! 「兄弟們,就快要到了,跟我殺啊!」吳俊銀雷槍前指,戰意沸騰,身旁跟隨的數萬騎兵和武者也是摩擦手掌,準備大幹一場,之前在青霄城攻城戰中,損耗的基本都是重甲槍兵和普通士兵,而他們的損耗卻少的可以忽略不計,甚至連體力都沒有耗費多少。

而看到就在數裡外的古堰城後門,這支雄壯之師戰意更加沸騰,速度再次加快,疾馳而上,由於古堰城的守城軍根本想不到後方會有人襲擊,城門完全大開,僅有的幾個士兵看到那數萬的騎兵奔涌而來后,甚至連城門都來不及關上就嚇得跑路了。

吳俊等人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的就進入了古堰城內,這座城池和青霄城一樣由於已經成為戰場,百姓早已搬移到其他的城市,現在剩下的就只有古堰城的守軍而已了,所以他們也沒有了顧忌,只要見人就殺,根本不由分說,漸漸地,騎兵們終於發現到了一處守軍的聚集點,約莫有數千人的樣子,可在正規帝國騎兵的衝鋒下,這些守軍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化為一地的屍體,吳俊一槍將最後一個守軍挑死,甩了甩銀雷槍上的血跡,帶著騎兵們又沖向了其餘的守軍聚集點。

一時間,整個古堰城內部大亂起來,在騎兵的衝鋒下,城內沒有了守城器械協助的守軍,驚慌失措之下,甚至連抵抗之力都沒有。

「敵襲!」

越來越多的守軍開始聚集起來向著吳俊等人發起了進攻,他們終於反應了過來,開始組織起了反攻。

「可惡,青霄城的那些傢伙,真是群廢物,一點都靠不住。」一名中年男子在古堰城頭一拳將一張石桌打碎,咬牙切齒道,他是古堰城的守城官,古河,玄宗境巔峰的修為,在整個反叛軍中都算是修為最深厚的幾人了,此時他卻失去了以往的那股鎮定勁頭,一臉的焦急惱怒。

古堰城的戰場形勢極為明確,靠著當初的靈陣將聯軍陰了一次后,就處處佔據上風,再過幾天,他甚至有信心帶領所有守軍出兵與剩下的聯軍一決高下,將其殲滅,可現在卻傳出了後方有數萬騎兵在肆虐的消息,如何讓他不怒,這下子,他的計劃全被打亂了。

「給我殺,集中兵力殺,注意動靜不要太大,絕對不能讓外面的聯軍知道古堰城內的消息!」古河陰沉的道,雙眼微眯,看著正被他派出去的兵力騷擾的聯軍閃過了一絲擔憂,要是讓外面的這些聯軍知道了內部已經有騎兵在進攻的話,一定會發起最激烈的衝鋒,到時候裡應外合之下,被包了餃子的他,也沒有把握可以守住古堰城了,要是再有一座六品靈陣他還有些把握,可現在他只能儘力的不要走漏消息了,畢竟六品靈陣也不是一般東西,要耗費的心力極大,能夠給每座城池配上一座已經是靈神谷最大的努力了。

「喝!」

趙洋又是一鼎將數人砸成肉泥,喘了口氣,望向古堰城的方向,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今天的古堰城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同,至於說哪裡不同,他就不知道了……

「青霄流雲箭!」

一支彩色巨箭在天龍弓上凝結,對著街道對面的反叛軍猛然飛去,帶走了數百人的性命,旋即又是搭上天龍弓,一支又一支的玄力箭支不斷飛出,帶走了無數敵軍的生命。

就在剛剛,他所率領的數萬騎兵和武者終於遇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無數的反叛軍武者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不過片刻就幹掉了數千的騎兵,騎兵的威力在於衝鋒,雖然古堰城的街道上也頗為適合,可一旦被敵人困住,就沒有平原上脫身那麼簡單了。

吳俊等人被圍在了一條極長的街道上,筆直的長街上密密麻麻的反叛軍從前後兩個方向堵住了他們撤退的希望,雖然吳俊為了以防萬一剛剛進入古堰城時就把後方的城門毀掉了,可以隨意進出,可他們現在被圍在的是一處長街,距離前後城門都有著一段不近的距離,騎兵在這裡雖然可以隨意衝鋒,但對手是武者,想要取得之前對普通反叛軍的成績是不太可能了,這一定是一場血戰。

為了取得最大的殺傷效果,他已經將銀雷槍收了起來,換上了在街道上群戰頗為合適的天龍弓,但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就算他再怎麼極速射箭,也阻止不了前後兩個方向的反叛軍衝鋒,眼看著就要衝到面前了,吳俊卻極為鎮定,他沒有忘記來這裡的目的是做什麼,只要能夠取得外面趙洋的聯繫,裡應外合之下,顧此失彼的古堰城一定會被攻破,機會只有一次!

天龍弓上璀璨的雷光閃爍,一道道胳膊大小的電光雷芒飛舞在其身旁,咔嚓的雷電交接聲不斷發出,前後兩面衝來的反叛軍都被這一幕弄得停下了腳步,戒備的看著吳俊,剛剛的那一擊青霄流雲箭已經帶走了數百人的生命,這一招看起來威力更強,沒有人想死,所有人都是催動了妖魂和全身玄力防禦著,不過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

那將吳俊臉色都弄得蒼白了幾分的雷芒里,猛然出現了一條十多米的巨大銀色雷龍,化為一支雷龍箭支,疾馳而出,不過,方向上,似乎有些不對……

天龍弓版銀龍十七殺帶著璀璨的雷光沖向天際,根本就沒有攻擊反叛軍的意思,這傢伙,竟然是打算以此作為信號來通知外界的帝國聯軍!

經過了數個時辰的趕路后,現在已經是傍晚了,天色雖然沒有完全變黑,但也是灰濛濛的一片,而那條十多米的銀色雷龍帶起無數電光的直衝天際,一直到了數百米的高空上才驟然爆發,化為一片巨大的雷芒電光,雷鳴電閃的樣子如同天威,在這黑夜裡顯得極為耀眼,就算是數裡外,也能夠看的清清楚楚,這片雷芒一直持續了十多秒才消散於空中,天際重歸平靜,不過所有人都明白,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罷了,這片雷芒,已經引發了血戰的開端!

「混蛋!所有人全力守城,絕對不能讓他們突破!」古河看到那片雷芒后就明白,這一定是城內作祟的那些騎兵的暗號,這下子,城外的這群聯軍恐怕要發瘋了!

「這是…吳俊那傢伙的武技!」趙洋驚愕的看著遠方天際上的雷芒,喃喃自語道,


「可是,這傢伙不是在青霄城那邊嗎?難道……」不過數秒,趙洋似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大變,急聲喝道:「所有人聽令,不惜一切代價,全力攻城!」

作為大趙的皇子,自然是聰明人,看到了那條雷龍飛向天際后,還沒有等到其消散,他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樣的話,這下子,古堰城恐怕要完了! 「殺!」

聯軍像三日之前的應付著來騷擾他們的反叛軍,可趙洋卻突然下達了這樣的命令,似乎還極為緊急,讓一眾聯軍都是極為不解,但戰場上軍令如山,既然趙洋下達了命令,那這些軍人就只能全力去做,不管這命令有多荒唐。

由於是來進行騷擾,所以反叛軍一方並沒有派出多少人馬,僅僅是五千人而已,平常這五千人自然是足夠了,可今日,在那不惜一切代價幾個字面前,聯軍一方不要命的與這五千人衝突起來,往日里一擊即退的這五千人的騷擾兵團,這次卻無論如何都退不出去了!

這五千人連一刻鐘都沒有撐到,就被聯軍一方斬殺殆盡了,但其似乎並不打算就此罷休,趙洋大喝一聲,竟然身先士卒的帶著數萬聯軍將士對著古堰城發起了衝鋒,投石車在後方掩護,將所有的巨石一投而空,攻城車也被推了上來,撞向城門,雲梯也源源不斷的搭在了城頭,儘管每時每刻都有著無數將士身死,可沒有一人後退,這一刻,整個聯軍都在趙洋的身先士卒下瘋狂起來,採取了滴血戰術。

「沖啊!」

趙洋在城頭下盤膝而坐,乾坤鎮妖鼎在其面前化為一座數十米的巨鼎,其鼎身簡直與城頭齊平,暗紫色的光華流轉,這皇室的仙品靈器終於要展露它的凶威了!

乾坤鎮妖鼎在趙洋頭上旋轉起來,將其附近數十米的範圍內所有攻來的反叛軍箭支和巨石盡數彈回,猶如一陣風暴,而趙洋則在風暴的中心處,臉色有些蒼白,以玄尊境的修為催動這仙品靈器還是太勉強了,如果不是他到了玄尊境後進行了滴血認主,恐怕連動用的力氣都沒有,所有的靈器都可以進行滴血認主,吳俊的銀雷槍也是,只可惜他還沒有到達玄尊境,唯有到了玄尊境才可以進行滴血認主,那時,靈器的威力才算是被真正的開發出來,現在他對銀雷槍的威力甚至連十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畢竟,皇品靈器,既然能夠成為靈器,必然有著不同之處!

「乾坤鎮妖!」

趙洋的臉色猛然變得刷白起來,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頭上青筋暴起,極為恐怖,這位大趙帝國的皇子終於要展現出他的真正實力了!

一個八角形的暗紫色隱晦陣圖出現在巨鼎上空,慢慢的融為一體,化為一個巨大的「鎮」字,帶起一道紫色光華,向著城門轟去,見狀,許多玄宗強者都是各施手段,無數玄力光束擊在那道紫光上,但卻無論如何都撼動不了它,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紫光狠狠的轟在了城門上。

就連攻城車都只撞出了幾道細小裂縫的巨大城門,在此一擊之下,竟然化為無數塊精鐵碎片,古堰城的城頭都劇烈的搖晃了數下,只見原本的城門處只剩下了一個大大的空洞,甚至連附近的一些城牆都被掏空了,古河驚駭的看著收回了乾坤鎮妖鼎的趙洋,他萬萬沒想到,這位大趙帝國的皇子竟然有如此實力,雖然看起來短時間之內是沒有力氣再戰了,可僅僅是這一擊,他就沒有把握擋住,這種層次的攻擊,至少也是半步玄皇境的強者全力一擊之下才有可能辦到吧!

仙品靈器,不愧是仙品靈器!

「守住城門!」

事到如今,指揮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現場已經徹底的混亂起來,無數弓箭手和巨弩被搬到了城門前,數千嚴陣以待的精銳武者在城門處等待著聯軍的到來,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讓聯軍進入,只要能夠撐到內部的騎兵被消滅,就能有足夠的人手前來支援,到時候聯軍一方就該撤退了。

「放箭!」

古河站在城門前,凝望著黑壓壓的人群來到,大喝一聲,無數箭支在這黑夜裡飛速射出,夜色的籠罩下,這些箭支的威懾力大大加強,人潮只能從城門進入,只要有足夠的箭支,就一定可以守住,可惜這三天來的消耗也是不小,剩下的箭支不知道還能夠堅持多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