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日不踏入化勁,終究就進入不了秦穆然的眼中。

0

不是誰都能夠像秦穆然那樣妖孽,跨境界殺人,那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不知道攔住了多少的人。

「你就是讓我兩隻手,我也得有心情跟你打才算,都是出來玩的,人腦袋打出狗腦袋真的好嗎?喝酒吧還是!」

「我量你也沒那個膽子!」

正說話的時候,酒店的經理聞訊也是匆忙趕來,好話說了半天,又是贈送又是免費的,矮子這才說:「別他嗎的跟我廢話,這娘們今天跟我出台,把爺我侍候舒坦了,我保你的酒吧日後平安!」

那舞女聽到矮子這話,再看到他那面目猙獰的樣子,明顯心生恐懼,全身顫抖。

可她也沒有膽子說不行啊,地上的血還沒擦乾呢,看著都害怕,這要是他對自己出手,怎麼扛得住?

經理也是個明白人,知道這樣的爺都是得罪不起的,哪怕那舞女不願意,也只能迫使她跟了矮子離開,甚至還帶著他們前往酒吧後方專門的房間給他們空間,順帶還贈送兩瓶紅酒賠罪。

秦穆然看到這裡,低聲對白冰卿說:「你先回酒店等我,我去看看那混蛋到底想幹什麼?」

暗勁大圓滿的古武者,平時都基本很少在京城裡出現,因為這裡是朝廷所在的皇城,危險係數太大了!

而這個矮子居然還在這種場合如此囂張地找女人玩,絕對不是單純地為了他的腎舒坦。

跟著他們,向著酒吧後面的專屬樓房走了過去。

昏暗的路燈下,矮子拉著酒吧里的舞女走進了其中的一間房裡。

秦穆然勁氣一提,就像那夜貓一樣,無聲無息的趴在牆壁之上,如蜘蛛俠般細目而看。

那矮子也不知道憋啥樣了,窗帘都不拉,簡單直接,一進屋就抱著舞女一頓啃,連腳丫子都不放過,他也不怕啃出一嘴腳氣。

起初那酒吧的舞女還有些反抗,到後面眼睛逐漸迷離,矮子見時機差不多了,卻是忽然從口袋裡摸出一把黑色的匕首。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那匕首出現的瞬間,屋子裡的燈光都在閃動。

秦穆然眉頭一皺。

邪氣出,虛空侗,這黑色的匕首竟然是一把邪穢之物。

只見那矮子,把匕首貼進舞女的命處,就要捅入。

秦穆然明白了,這矮子找舞女釋放慾望是假,他是想要用女人的陰氣來鍛造手中的黑色匕首。

古武界的修者,什麼樣的人都有,什麼樣的功法,武器也都有。

命分陰陽,人分好壞,這就是世界的本樣。

秦穆然知道的是,在古武界的確有這麼一門邪術,利用女人的陰氣來鍛造武器。

侵染過陰氣的武器,殺氣更重,見血封喉,就算只是被這種武器挨著點邊,也會精神錯亂,失去戰鬥力,是古武界中,這也是最不齒的武器鍛造方法。

但這種鍛造早在幾十年之前就被古武界的大能們嚴令禁止,沒有想到,在這京城之中,還能看到有人用這種方法。

當年煉製這種魔器的古武門派,在古武界一共有五個,其中以『陰靈門』的規模最大,擁有門徒數千人。

可因為他們糟蹋的無辜之人太多了,引起群憤,古武界才聯手幹掉他們。

可總有漏網之魚逃脫,還偏偏讓秦穆然遇到了。

陰靈門這種古武界的敗類,人人得而誅之!

關鍵這貨在酒吧的時候,還跟他裝幣,不弄他,還留著他等春天到來?

想到這裡,秦穆然運轉勁氣,勁氣破體而出,化成一道光,爆彈而去。

屋裡的那位矮子,反應也是迅速。

功法護體之下,眼觀八方,抽出匕首,回身就是一個橫掃。

猛烈爆發的陰殺之氣,嘯叫而出,擊碎了窗,干倒了牆,宛如那怒浪海潮,橫斬秦穆然。

伏天戒中,破曉刀出,寒芒乍現,震天動地,鬼哭神嚎。

破曉刀,乃是秦穆然淬鍊出的至陽之器,與那陰寒之氣,正好是天敵,相撞之時,天碎地裂,頓時小區周圍的建築,悉數震碎,橫過小區的電線都被震斷,砰砰的冒火星子。

那矮子赤身裸體的跳出屋子,揮舞著黑匕首,大罵一句:「原來是你這不知死活的螻蟻,我在酒吧已經饒你一命,還敢來打擾我的修鍊,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秦穆然冷哼一聲:「話說你能不能穿件衣服,身為男人,個不高就算了,褲襠里還掛半截筷子,你他嗎丟不丟人?」

矮子還低頭看看,跟著說了句:「那你等會,我回去穿個褲衩子!」

「穿你嗎個頭啊,你給我看招!」

你死我活的戰場,還想回去穿衣服?秦穆然就想知道他是咋想的?疑問化作那漫天的刀光,當頭劈下。

沒有多餘的招術,一刀而下劈天地,殺氣漫天驚長虹,刀不刃血斬混沌,勁為至陽碎乾坤。

那矮子揮起匕首,古武心法的運轉下,勁氣在體內流轉,悍然爆發,陰殺之氣,漫天而起,宛如那齜口之魔,吞噬天地一般。

高手過招,沒有那麼多猶豫的時間,更不可能在沒出手之前,就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

可當秦穆然這招力劈天地斬出的瞬間,矮子也是驚閃雙目,被著極其強勁的爆發力,弄的心內一驚。

眼前這男子居然能打出如此彪悍的力量,絲毫不次於他這暗勁大圓滿的實力,真是奇怪!

不過不能多想,也只能是硬著頭皮接下秦穆然這招。

漆黑的破曉刀與那黑匕相撞,驚耳震心的嘯鳴,瀰漫虛空,更是震的倆人的雙臂都是一陣顫抖,各腿數步。

矮子立刻壓住翻騰的氣血,順便還要在裝個幣,說:「很不錯的實力,能接的住我南不七一刀的人,你還是第一個,我是愛財之人,不如你拜我為師,我保你快活一生!」

「弄死你,我下輩子都快活,也不看看自己那老比臉,就他嗎像斷底的拖鞋似的,拜你為師?你夠格嗎?就你這實力,當我徒弟我都嫌丟人!」

秦穆然見過自戀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碧蓮的! 黃色光膜掠過輪迴碎片的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隱隱察覺到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了。

與此同時,在趙小川這邊..

就在趙小川額頭天眼打開的一剎那,龍骨和鬼璽齊齊一震。

龍骨上形成巨大龍頭和鬼璽上的怪物齊齊轉頭看向趙小川。

胡籽被龍頭和怪物的餘光掃到,頓時感到心頭一沉,感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向着他的身體壓來。

“吼~”

“唔~”

龍頭和怪物眼中寒光閃過,緊接着齊齊仰天咆哮一聲。

原本化爲黑洞的空間猛然的震顫起來!

鬼璽處雷霆乍現,如驚濤駭浪般不斷地翻滾起來,將破碎的空間照的通亮,讓鬼璽上顯現的怪物越發的猙獰可怖。

龍骨則發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一顆小型太陽在黑洞中升起,而從龍頭以下開始,龍的身體,龍的爪子,鱗片慢慢地在空中聚集起來。

“這兩者都在蓄力?從它們的威勢來看,這兩者下一次的碰撞必定石破天驚!”

胡籽心中暗道,並且做好了防禦兩者之間碰撞時產生氣浪的準備。

然而讓胡籽感到錯愕的事情發生了,因爲空中的龍骨並沒有和怪物撞擊在一起,而是咆哮之後,齊齊向着趙小川飛去。

“該死的,這是什麼情況?”胡籽嚇了一跳,有些不明白在一旁什麼都沒有做的趙小川怎麼會變成兩者攻擊的目標。

不過當他的眼睛掃過趙小川的臉龐,看到趙小川額頭的暗色漩渦和他嘴角掛起的一絲詭異笑容時,他似乎隱隱瞭解了些什麼。

“傳說天眼石不僅可以幫助御鬼士開啓天眼,而且本身也是煉製鬼器的極品材料!鬼器自身通過吸收天眼石可以恢復自身,也難怪這第十世會吸引鬼璽和龍骨了!”

胡籽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後,卻有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等等,天眼石雖然確實對其他已經有了靈體的鬼器有着致命的誘惑,不過它本身就帶有隱匿氣息的功能!”

“如果擁有者不將天眼石的氣息散發出去,根本是不可能引起靈體的注意。難道說這是第十世故意引誘鬼璽和龍骨的?”

胡籽轉頭又看向趙小川,發現趙小川看到龍骨上的巨龍和鬼璽上的怪物向着他撲來,臉上不僅沒有一點害怕的模樣,反而臉上露出一絲躍躍欲試的神情。

胡籽心頭一跳,那種不安的情緒越加的濃重,思考片刻,再次拉開了自己和趙小川之間的距離。

直到他退到百丈的時候,這才讓他心中稍稍有些安全感,而在這個過程中,巨龍和怪獸也齊齊的飛到了趙小川的身邊。

怪獸昂首一吐,籠罩着它身體表面的那些閃電化作無數的電網向着趙小川籠罩而去,而巨龍也不敢示弱,口中猛然噴出一道巨大的光柱,向着趙小川兜頭罩去。

一瞬間,趙小川身邊電閃雷鳴,光芒四射!

胡籽伸手在空中劃出一道黑色的光膜,避免自己靈體被強烈的光芒灼燒。

同時胡籽的眼睛目不轉睛地望着外面,觀察着外面的一切。

白光中,趙小川看到無數的閃電夾雜着白光向着自己衝來,臉上的獰笑越加的濃重。

同時血紅的瞳孔中光芒一閃,面前的漩渦團越轉越快!

天眼本身就具有強烈的吸力,如今隨着血色漩渦的速率越來拉越大,那股吸力也越來越強。

周圍的空間似乎也受不了那股強大的吸力,慢慢地開始震顫起來,而射向趙小川的閃電和光芒在空中也被扭曲了方向,進入了血色漩渦之中。

衝向趙小川的鬼璽和龍骨似乎察覺了不妥,瞬間頓在空中,然後連忙想要和趙小川拉開距離。

然而兩者的掙扎卻似乎並沒有什麼用處,空中的身體慢慢向着血色漩渦中移去。

“吼~”

“唔~”

兩者再次發出咆哮聲,身上再次顯現出驚人的異象,然而在血色漩渦面前,一切卻顯得徒勞無功。

“啊~”

趙小川大吼一聲,聲音竟然遮住了兩隻巨獸的咆哮聲,而同時那旋轉的血色漩渦瞬間擴張開來,面積瞬間變成方圓百丈,將兩隻巨獸全部籠罩了起來。

“天啊!這,這怎麼可能?這麼強大的吸力比起空間破裂形成的黑洞也不差半分啊!”

身在百丈之外的胡籽縱使身上有着一層厚厚的烏光,卻依然感到了一陣強大的吸力,不由驚呼出聲。

三者在空中僵持不下,時間就彷彿在這一刻靜止!

正當胡籽猜測這種僵局還有多久被打破的時候,猛然間一道黑影掠過他的身邊向着趙小川飛去。

雖然只有一瞬間的功夫,但胡籽卻依然還是看清了那道黑影是之前刺殺趙小川的那個黑影殺手。

這不由讓他大驚失色,同時心中充滿了疑惑。

“怎麼會是他?他想要做什麼?刺殺第十世麼?可是現在刺殺第十世不是自尋死路麼?”

胡籽並沒有危言聳聽,而是感受到了三者間的能量碰撞,知道現在如果邁入他們三人的一定範圍內一定會被其中的氣勢所迫,受到很嚴重的傷害。

這也是爲什麼胡籽看到黑影殺手後並沒有立刻阻止,而且在原地猶豫了起來。

黑影殺手本身就快,再加上漩渦本身帶着強大的吸力,所以幾乎眨眼間他已經衝到了離趙小川的兩米開外。

可是讓胡籽感到驚訝的是,那黑影殺手並沒有攻擊趙小川,而是衝到龍骨和鬼璽的後面。

一拳打在鬼璽雕刻成的怪物後背上,一腳踢在龍骨化作的龍頭上!

“吼!”

幾乎同時鬼璽上的怪物和龍骨化作的龍頭齊齊發出一聲慘嚎聲,隨即巨大的身形直直的飛機了血色漩渦中,而黑影殺手則身體一扭,改變了身體在空中的方向,藉助巨大的反衝力向着地下快速的墜落了下去。

“轟~”

黑影殺手狠狠地墜在地面上激起一陣濃厚的煙塵。

胡籽目不轉睛地望着地上的煙塵,片刻後,煙塵散盡。

然而胡籽在地面上打量了半天,卻並沒有發現黑影殺手的蹤跡。

“這黑影殺手到底是敵是友?剛纔還要刺殺趙小川,現在卻又在幫助他?他到底是何居心?”

胡籽皺眉思考片刻,沒有找到答案,嘆息一聲,轉頭向着趙小川望去,卻發現被吞噬的龍骨和鬼璽逐漸縮小,並且慢慢的消失在趙小川的咽喉中。 南不七看上去是暗勁大圓滿的境界,可真當動了手,秦穆然才發現,他的境界只不過比暗勁後期多了一絲罷了!

簡單點說,是個假的暗勁大圓滿。

而且在秦穆然這,南不七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本來還指望著手裡的匕首,給他挽回點面子,還未等他甩出第二刀的時候,卻聽見那匕首傳來『咔嚓』一聲脆響。

在看那黑匕首,已經是寸寸開裂,頃刻間,落地成渣。

「啊?我的刀,怎麼會這樣?」

此時此刻,南不七驚駭的表情,已經完全的超越了恐懼。

在秦穆然看來,這貨那睚眥欲裂的模樣,就像拉屎紙沒帶夠似的,那大嘴唇子都咧到後腦勺了。

這個時候再刺激他一句,估計效果會更好,誰讓秦穆然是出了名的腹黑呢!

秦穆然冷聲悠語的說:「你覺得你淬鍊出來的的傢伙,能硬到哪兒去?你還跟我這裝幣,給老子去死吧!」

話音落下,秦穆然手起刀落,破曉刀寒芒一閃,虛空炸裂,宛如那衝破蒼穹的驚雷之閃,層層怒嘯,暴烈滾滾天地。

喪失鬥志的南不七,更是驚懼駭然。

他還想橫身躲避,可哪裡知道,破曉刀的霸氣就在於,刀波擴散,以氣帶刃,要不是秦穆然壓制了修為,那殺裂之氣,可以無限擴散,將他轟成飛灰。

即便如此,還是齊著南不七的膀子,斷了他整隻手臂,鮮血竄濺而出。

南不七一聲慘叫,轉著圈的重摔在地,氣血翻滾,哀怒齊聚,沖著喉嚨,壓著鼻子,一口鮮血更是噴出嘴外。

秦穆然還瀟洒的做了個一刀在前的造型,故作深沉的問南不七,道:「你看我著姿勢好看不?」

這話氣的南不七把心臟都差點吐出來,立刻用勁氣閉住命脈,一腳踏在地面,飛沙走石漫天而起。

還未等秦穆然的刀刃再次的斬下,南不七已經消失不見。

這南不七戰力不行,這逃跑保命的本事倒是有些有趣。

收刀入伏天,秦穆然臉色黯然,南不七命不該絕,這個仇也算是打下了,這次廢掉他的一隻胳膊,下次在遇到就是要他的命。

回到酒店,白冰卿還在等他,女人的柔情,永遠都是在愛慕之上,即便秦穆然就要離開,留下的只是孤獨,寂寞,思念,可白冰卿無怨無悔,這就叫愛的追隨。

哪怕他是自己好閨蜜的老公!

可秦穆然要的不僅是兒女情長,還有龍鱗,還有他追求的高度,以及自己父母失蹤的真相。

「這就是我的命,改變不了的軌跡!」

前往中海之前,秦穆然的深沉話語,始終在白冰卿的耳邊縈繞,直到秦穆然的身影消失,眼淚已經濕了眼眶。

中海,依然如此繁榮,霓虹閃爍,每個人都在這座不夜城中,尋找著自己的歡樂。

格林大酒店,中海的地標建築之一,繁華之中的詩意之地,宛如那都市中的煙雨村落,靜宜而又浪漫。

回到中海,秦穆然並沒有急著回瀧江別墅與陸傾城曖昧,畢竟這幾天自己可都是跟白冰卿膩歪在一起,若是讓陸傾城覺察出什麼來了,那就真的尷尬了。

秦穆然就好像做賊心虛,只能夠跑到紀凌風這邊來躲災。

今天的格林酒店還挺熱鬧,看門口晃動的幾個熱氣球,上面寫著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看來是有人在這裡舉辦婚禮。

能在中海的格林酒店舉辦婚禮,那也得是中海里數一數二的人物。

秦穆然走到熱氣球下面一看上面的名頭,原來是程家二當家的兒子程子然今天結婚。

程家,在秦穆然的印象中,應該是中海市幾流家族之中的一個。

不過現在連一流家族都已經入不了秦穆然的法眼了,更何況是什麼程家。

前台的小姑娘,小馬尾辮一甩,紫色的嘴唇一抿:「先生,今天我們這裡不對外開放,整座酒店已經被程家包下,如果您想休息,我可以幫你介紹別的酒店!」

秦穆然眉頭微微一皺,她竟然都不認識自己?

細細打量,秦穆然卻是感覺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她,應該是新來的,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