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看到這裏,心中根本不相信這老頭真有那本事只看別人的手相便能看出一個人的經歷,莫說是他,就算是孫起名或者張流觴這些人都沒這個能耐,所以現在這個事情很顯然是一個騙局,或者是一個‘陰’謀!

0

“小姑娘?怎麼樣?老頭我說得對是不對?”那個老頭一臉自信的看着朱桂允問道。

“這……我……”朱桂允現在雖然還是不太相信,但是事實就是擺在面前,由不得她不相信,她此刻說不出話來,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我。“老先生,不如你看看我的手相怎麼樣?你若是看對了,我給你十萬塊錢。”我說着走到朱桂允身旁,笑着對那個老頭說道。 ?

根據我對這個老頭的觀察,他絕對不是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的大師,因爲他的雙眼‘混’散、渾濁,沒有‘精’氣神,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從這老頭的眼神中看到一種‘奸’詐的神‘色’,所以我才走過去,讓他幫我也看看手相。.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那個老頭見我對他伸手走了過去,臉上的表情一僵,沒有好氣的對我說道:

“小夥子,你什麼意思?”

“沒別的意思,就是感覺老先生你看相看的準,不知能不能幫我也看看?”我笑着說道。

“這個姑娘承諾我的事情還沒做呢,你找什麼急?這位姑娘,如果老頭我沒記錯的話,你曾經說過若是算準了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對不?”老頭撇開我,看着朱桂允問道。

“我……行,你說要我幹什麼?”朱桂允咬牙考慮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履行承諾。

“嫁給我!”這時在人羣外面有一個青年男子喊道。

我聽到後,回頭看去,只見一個長相秀氣的青年男子看着朱桂允走了過來。

朱桂允聽到這個男子的話後,也看了過去,當她看清楚來人後,臉上便立刻出現一種厭惡的表情,毫不掩飾,看來他們之前便認識。

“你這變態怎麼在這裏?”朱桂允看着那個秀氣的男子問道。

“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裏了?話說朱桂允你班不上,你來這裏做什麼?還有你旁邊的那個男人是誰?你跟他什麼關係?怎麼坐在一個車裏?”那個那人瞅了我一眼後,對朱桂允問道。

“牧祝,我拜託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上不上班,去哪裏跟你有關係嗎?他是誰跟你更沒有關係。”朱桂允語氣中帶有一股濃濃的火‘藥’味。

“行了,我來這裏不是跟你說這些的,你現在得答應嫁給我。”那個叫牧祝的青年對朱桂允說道。

“憑什麼答應嫁給你?!我看見你就噁心!我就算嫁給一頭豬一隻狗都不會嫁給你!別做白日夢了!”朱桂允語氣十分果斷,絲毫沒有顧忌那個叫牧祝的男人面子。

“你剛纔不是答應那個老先生,他算準了他讓你做什麼你都答應嗎?他現在讓你嫁給我。”牧祝一臉壞笑的說道。

“對,我的要求就是這個。”那個算命的老頭忙在一旁補充。

“你……你們串通好算計我!不要臉!牧祝,你是不是跟蹤我?”朱桂允聽到後,氣得說不出話來,現在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這是一場戲,而安排這場戲的人就是這個叫牧祝的男子。

“怎麼?你要出爾反爾?街上這麼多人都看到了,你身爲一個警察,不能說話不算數吧,大家說對不對?”牧祝說着對圍在四周看熱鬧的人問道。

“對,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就是,我們都聽到了。”

“我也聽到了,我都用手機錄下來了。”

……

四周圍觀的人聽到牧祝的話後,都開始附和,我估計這些看熱鬧的人,多半都是那個叫牧祝的男子僱來的,否則誰會連黑白都不分,就開始跟着‘亂’起鬨?

朱桂允聽到四周人的話後,氣得說不出話來,臉上早已通紅一片,我估計現在有個地縫,她能馬上鑽進去,看到這裏,我心想不幫忙不行了,‘女’孩子總歸是‘女’孩子,臉皮太薄了,我這臉皮厚的上吧。

“我說那個叫母豬的,追‘女’孩要懂得要臉,你用這些下三濫的招數來追‘女’孩,只會適得其反,人家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拉倒,何必強求?”我上前一步,看着牧祝說道。

“你叫誰母豬呢?!你纔是母豬!我追她礙着你什麼事了?你是不是嫉妒了?”牧祝聽了我的話後,就對着我發飆。

“你不是就叫母豬嗎?”我顯出一副非常無奈的樣子。

“我叫母豬!不叫牧祝!不對!我叫牧祝!不叫母豬!我特麼讓你給‘弄’‘亂’了!”牧祝對看着我強調道,聲音特別大,估計是從小讓人這麼叫,一直有這方面的‘陰’影。

四周的人聽到牧祝這話後,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就連那算命的老頭,都把臉別了過去,唯獨朱桂允還是一臉怒氣,看來她的確是讓這頭母豬給氣得不輕。

“你自己瞧瞧你那智商,你連自己是不是母豬都分不清,我看你趕緊先去‘精’神病醫院!張野哥,我們走,別理這個神經病!”朱桂允說着就要拉着我走人。

“哎,等等!朱桂允!你說話算不算話?!”牧祝見我們要走,忙跑到朱桂允面前擋住問道。

“我對人說話算數,對豬不算數!滾開!”朱桂允對牧祝吼道。

“我不走!朱桂允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地不好,我告訴你,你看看你身旁的那個男人,穿得多土?就特麼跟個企鵝似的,你跟他走在一塊不掉價嗎?你看看我,上身是阿迪打死,‘褲’子是敲蛋,特別是鞋子聯想的!我陪你逛街,你絕對有面子!讓這個土包子滾回火星去吧!”牧祝一臉鄙視的看着我對朱桂允說道。

我聽到牧祝的這些話後,強忍着沒笑出來,我今天是長見識了,這鞋子還有聯想品牌的?我在心裏暗暗嘆息,朱桂允果然說的沒錯,他的確應該去‘精’神病院看看。

“我願意,別說我跟他一起逛街,我就是跟一條狗,也比你強!”朱桂允不知道爲什麼,一見到這個叫牧祝的男人就異常的‘激’動。

“你現在的品位果然越來越低了,我這樣的美男子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排隊等着我?”牧祝說着甩了一下他那一頭長髮。

我當時聽到就一臉黑線,我有那麼差勁嗎?這躺着也中槍,這倆人吵架,老是扯我幹什麼?看來以後得買幾件新衣服,自己得有幾年沒買過衣服了,這風格……呃……的確是跟不上了,唉……

“你知不知道,人的穿着並代表不了什麼,難道非得全一身名牌就是個人了?我這輩子不算不嫁,都不會找一個個像你一樣沒有用的廢物!”朱桂允越說越生氣。

“我怎麼就是廢物了?啊!我怎麼廢物?我家裏沒錢還是怎麼了?”牧祝更氣。

“你家裏有錢是你的嗎?那你是的嗎?”朱桂允吼道。

“不是我的是誰的?我獨生子!不是我的是誰的?”牧祝說道。

“我跟你沒法溝通,我看到你胃就疼,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去!”朱桂允說着就要繞開他走人。誰知道那個叫牧祝的男人再次擋在朱桂允的面前說道:“朱桂允,本少爺就看上你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

看到這裏,我也沒了辦法,雖然這個叫牧祝的人看起來的確是有點不要臉,跟塊橡皮糖一樣,但是心眼倒也不壞,又沒有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我總不能上去給人家一拳吧?再說我這身份也不合適。。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牧祝!你讓開!”朱桂允吼道。

“我讓開可以!你得讓我跟着你們,我以後得娶你,所以得看着你,誰知道你會不會跟這個土包子去幹那啥!”牧祝說到。

朱桂允一聽這話,立馬就火了,二話不說,對着牧祝的下身就是狠狠的一腳!

“啊!!”

隨着朱桂允的這一腳後,牧祝雙手捂着自己襠,半蹲着身子一個勁的慘嚎,眼淚都疼出來了,他今天‘褲’子還真選對了,這下可真是敲蛋了。

“記住,你下次再跟着我,我就報警告你‘騷’擾!”朱桂允對牧祝吼了一聲吼,便帶着我離去。

在車上,我對朱桂允問道:

“那個叫牧祝的男子喜歡你多久了?”

“沒幾個月,有一次他來我們局裏報案,是我和同事幫他處理的,所以從那之後他便開始追我了。”朱桂允說道。

“哦,他還‘挺’癡情。”我說了一句。

“他癡情個屁!上個月我在醫院還看到他在追一個護士,給人家送‘花’,他就是一個‘花’‘花’公子!仗着自己家裏有幾個錢,又長得帥,到處沾‘花’惹草。”朱桂允一聽到我說牧祝癡情,立刻就罵。

“這樣啊,我還真沒看出來。”我說着發動起車子,便根據朱桂允給我指的路,朝着龜山開去。

開了不到半個小時,我便發現後面有一輛黑‘色’的越野車一直跟在我們後面,我把車速提快,它也跟着提快,我把車速放緩,它也跟着慢了下來。

“朱警官,你看看跟在我們身後的那輛黑‘色’的越野車是不是那個牧祝的。”我對坐在一旁快睡着的朱桂允問道。

朱桂允聽了我的話後,忙朝着反光鏡往後看去,看了一會兒後對我說道:“我看不清他的車牌號碼,不能確定。”“魯g10xx”我說道。

“就是他,這變態真是‘陰’魂不散,看來他是一路跟蹤我們來的。”朱桂允憤憤地說道。

“對了,張野哥,你視力怎麼那麼好?我雙眼都是1。5的,我都看不清,你一眼就看清了。”朱桂允想起來對我問道。

“我天生視力就好,對了,你把你手機給我。”我對朱桂允說道。

“怎麼了?”朱桂允把她的手機遞給我問道。我接過朱桂允的手機後,檢查了一會兒後,對朱桂允說道:“我估計是你的手機被牧祝用g***跟蹤系統跟蹤了。”

“那怎麼辦?可不能讓那個變態整天跟着我,要不把卡拿出來,把手機扔了。”朱桂允聽了我的話後,慌了神。

“手機多貴?扔了幹嘛?再說就算你把手機扔掉也沒用,除非你把手機卡也一起換了。”我說道。“那怎麼辦?報警行不行?”朱桂允現在全然沒了辦法。我沒有說話,而是在朱桂允的iphone手機上,打開設定—**—定位服務,分別關閉每個應用程序的追蹤選項。然後把數據連接也關掉,才把手機還給了朱桂允。

“我給你設定好了,以後應該不會被他跟蹤了。”

非婚勿擾 朱桂允接過手機後,把手機從新放回了自己的包裏,然後一臉氣氛的對我說道:

“張野哥,他要是再來纏着我,你就幫我揍他。”

我聽了朱桂允的話後,有些苦笑不得,便對她問道:

“對了,你沒有男朋友?”

“沒有,有的話,他就不會纏着我了。”朱桂允說道。

“那我給你介紹一個怎麼樣?別的都好,就是有點壯實。”我說道。

“不要,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朱桂允一口回絕。

我聽到後,也不便多說,只好說道:

“你想談戀愛了再給我打電話,優先考慮我給你介紹的。”

“行,張野哥,你把後面的那個牧祝甩掉,別讓他跟着我們,我看都他就煩!”朱桂允看了一眼跟在我們後面的牧祝說道。

我聽了朱桂允的話後,看了看人家的牧馬人,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大衆,只能一聲嘆息……我愛莫能助啊……

無奈甩不掉人家,只能任他一路跟着,其實我心裏倒也不在意,等到了龜山腳下的靠山村後,牧祝見到李隊長的哥哥李遠中後,不用我們趕,保證他立馬給嚇跑。

“對了,朱警官,你知不知道你們李隊長讓你帶我來這龜山做什麼?”我對朱桂允問道。

“不是去李隊長家裏看看嗎?李隊長跟我說他家裏出了點事情,讓我帶你去看看,還有張野哥,你以後叫我名字就行,別一口一個朱警官的,我聽着彆扭。”朱桂允看着我說道,原來李隊長並沒有告訴她真相,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朱桂允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唯物主義,就算李隊長跟她實話說她能信嗎?

“我先給你做個心理準備,到了李隊長家裏後,你可能會看到一些可怕的東西,到時候可別害怕。”我說道。

“張野哥,你這話的意思是?”朱桂允沒有明白我的話中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李隊長的老家裏很可能鬧鬼。”我現在直接對朱桂允明說了,省的去了之後,她沒做好準備,再給嚇壞了。

“張野哥,你逗我開心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你這話現在騙小孩,小孩都不一定相信。”朱桂允明顯對我的話不相信。

“我問你一件事情,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我問道。

“相信啊。”朱桂允出乎我的意外。

“小氣鬼、‘色’鬼、賭鬼、酒鬼、等等等等……這世界上的“鬼”太多了。”朱桂允接着對我說道。

“我意思是,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真的鬼嗎?”我問道。

“不相信。”朱桂允說的很直接。

“那麼,今天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改變你的看法,就像我當初一樣……”車子繼續行駛了將近一個小時後,在我們前面隱約能看到一片山頭,我現在看了看錶,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前面那應該就是龜山了吧?”我指着前面的那一片山頭,對朱桂允問道,這龜山附近,村落很少,大多都是荒地也有少數的農田和梨樹果園。 ?

“對,前面就是龜山,我們現在離靠山村不遠了,你一直往前開,便會在路左邊看到一塊石碑,上面寫着靠山村,你就左拐,然後繼續直走看到的第一個村落便是靠山村了,我先睡一會兒,到了張野哥你再叫起我來。.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朱桂允說道。

“行,你睡吧。”我說着把車裏的音樂關掉。

繼續往前開了不到半個小時,瀝青路便到頭了,隨即迎來的便是一段土路,雖然沒有瀝青路好走,但是也算平坦。繼續開了十多分鐘後,我在路邊看到了寫着“靠山村”這三個大字的石碑,雖然不大,但是也能看到。

我按照朱桂允對我說的話,左拐直走,又開了一段時間,我便遙遙望見了一個村子,村子不大,能有百十來戶,靠近村子的時候,我叫醒了朱桂允。

“馬上就到了,起來吧。”

朱桂允這才睜開睡‘蒙’‘蒙’的雙眼,她起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車的反光鏡,當他看到牧祝的越野車還如影隨形的跟在我們後面的時候,苦着臉對我說道:

“那個變態怎麼還跟着我們。”

“讓他跟着吧,我估計過了今晚,我們不趕走他,他自己也就跑了。”

“真的?”朱桂允對我的話持懷疑態度。

“他要是還能留下來的話,那就證明他真愛你愛到骨子裏了。”我說道。

“可別證明了,前面的第三個衚衕右拐,第二個‘門’便是李隊長家裏。”朱桂允對我指揮道。

我開車拐過去後,在第二個鐵‘門’前把車停了下來。

我和朱桂允剛下車,牧祝便開車跟了上來,他把車停在附近,也從車裏走了下來。

朱桂允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帶着我走進了李隊長的家裏,然後馬上把‘門’關上,正好把想要進來的牧祝關在了‘門’外。

“朱桂允外面這麼冷,你忍心把我關在‘門’外嗎?我要凍死怎麼辦?”牧祝在大‘門’外喊道。

朱桂允連理他都沒理他,和我一起走進了進去。

還沒進屋子裏的時候,我便聚氣於雙眼,觀瞧這李隊長家裏的屋子,看到這屋子四周圍着一層談談的黑氣,果然有問題。

剛想進屋,我卻在李隊長家裏的院子裏看到了一棵高大的杏樹,看那樣子好像是剛種上不久,我看到這裏後,腦海中的‘陰’陽術法錄突然蹦了出來。

“這院子裏種杏樹,必會散氣,對一家人的氣運都不好。”‘陰’陽術法錄上面的意思,讓我對這棵杏樹留了心。

“張野哥,你看什麼呢?趕緊進屋。”朱桂允看到我愣在原地不動,對我說道。

就在這時,從屋子裏出來一個‘婦’人,當她看到我和朱桂允後,忙迎了出來:

“哎呀,桂允你們來了,快,快進屋暖和暖和。”

“嫂子,我們剛到,李隊長讓我跟你說一聲,他最近有案子纏着,實在脫不開身,等過幾天便回來。”朱桂允對眼前的那個‘婦’人說道,這個應該就是李隊長的嫂子,也就是李遠中的老婆。

“沒事,沒事,你們趕緊進屋,外面冷吧?”李遠中的老婆忙招呼我們。

“進屋倒先不急,嫂子你這院子裏的杏樹什麼時候栽種上的?”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我看着院子裏的那棵杏樹問道。

“剛種上沒幾天,怎麼了?”李遠中的老婆看着我問道。

“誰讓你們種的?”我問道。

“前幾天來了一個老頭,他對我說在院子裏種上一棵杏樹,能讓遠中的病快些好起來,我當時也就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就去買了一棵大杏樹,種在了院子裏。”李遠中的老婆對我說道。

“李遠中大哥的病應該沒有好轉,反而更重了,對吧?”我問道。

大總裁惡寵冒牌甜妻 李遠中的老婆聽了我的話後,驚得張開了嘴,半天都合不上:

“對,你怎麼知道的?這院子裏種杏樹難道不好?”李遠中的老婆忙問道。

在一旁的朱桂允聽了李遠中老婆的話後,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我,雙眼中不停的閃動,似乎對我沒有進屋便知道李遠中病情的預知能力,很是佩服。

“這杏樹不喜陽光,屬‘陰’,若是我猜的沒錯,這棵杏樹所種的位置,就是靠在那扇窗戶下的位置,也是那個老頭跟你‘交’代吧?”我問道。

“對,是他跟我說的,你的意思是那個老頭故意害我們?”李遠中的老婆看着那棵杏樹問道。

“應該是,現在嫂子你趕緊出去找幾個人來幫忙,馬上把這棵杏樹給挖出來。”我對李遠中的老婆說道。

我之所以這麼着急,完全是因爲‘陰’陽術法錄上面的記載,這棵杏樹所在的位置,正好是臥室的窗戶邊,在風水上就是聚‘陰’氣,破氣運,這人一旦被破了氣運,那還能有個好?

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一個就是磁場問題,這杏樹屬‘陰’,種在這臥室的窗外,很容易擾‘亂’附近的磁場,人睡覺的時候對磁場有一定的要求,有很多人在換了一個新地方後,當天晚上很難睡着,這就是磁場問題,磁場改變,人不容易入睡。再一個就是,大樹會遮擋住窗邊的陽光,使宅內‘陰’暗無光,並會影響屋內的通風,還容易招致雷擊。此外,大樹的樹‘陰’很容易滋生蚊蠅,從而影響宅內主人的健康。

因而“前不栽桑,後不種柳,庭院不可植柏枸、槐、柳、杏”;“蘭草翠竹助文昌,家有讀書好兒郎”。這些古語並不是完全沒有依據。

綜合以上種種原因,種上這棵杏樹絕對會對李遠中的病情雪上加霜,沒有任何的幫助。

李遠中的老婆聽到我的話後,急匆匆的出‘門’叫人去了,我看着她出去,想到還在‘門’外的牧祝,便對她喊道:

“嫂子,你順便把‘門’外的那個人也叫進來。”牧祝既然跟來了,咱也不能讓他閒着不是?

牧祝進來後,我忙遞給他一把從院子找來的鎬頭:

“看到那棵杏樹沒有?把它給刨出來。”這杏樹不能從中砍倒,必須連根挖出來。

“我這又不是狗,我不刨。”牧祝一臉不願意。

“不刨就出去。”朱桂允本來就不高興牧祝進來,所以見牧祝這個樣子後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牧祝聽了朱桂允的話後,忙滿臉堆笑的說道:“我刨,我刨,我馬上刨……”就在我準備也找個工具挖杏樹的時候,屋裏突然傳出來了一個男人的慘叫聲,還有一個小男孩的大哭聲,我聽到後,忙和朱桂允一起朝着屋子裏跑了進去…… ?

等我衝進屋子裏的時候,順着聲音跑進臥室裏,眼前的這一幕便嚇了我一跳,在我身後的朱桂允更是嚇得失聲尖叫。。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此時李遠中躺在‘牀’上一個勁的慘叫,他的嘴裏一直再往外吐出一些黑‘色’的黏稠液體,難聞的要命!而且李遠中全身的皮膚也開始慢慢的變得透明起來,甚至連他皮膚下面的血管肌‘肉’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在李遠中‘牀’邊有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男孩,看到自己父親的樣子後,也嚇得哭了出來。

“朱桂允,你先帶着孩子出去。”我對在一旁嚇傻的朱桂允說道。

朱桂允聽了我的話後,這才緩過神來,忙抱着那個小男孩走出了屋子。

見朱桂允帶着孩子走出屋子後,我來到李遠中的‘牀’邊,看着一直在痛苦掙扎的他,我聚氣看了過去,讓我感覺奇怪的是,這李遠中的身體雖然出現這種異樣,但是我並沒有從他的身上感覺到絲毫的‘陰’氣,也就是說,現在的李遠中並沒有被什麼髒東西給纏身。

但是,現在他身上所發生的狀況讓我有些看不出頭緒來,這絕對不是什麼病症,我不由向前走了幾步,一把拉住李遠中的手臂後,開始認真的觀察了起來,此刻李遠中身上的皮膚越來越透明,簡直和塑料布一樣,我握着他的手也不敢用力,生怕這力氣一大,把李遠中手臂上那透明的皮膚給扯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