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林瀟把手摸向最後一個角落的時候,終於林瀟摸到了什麼東西。林瀟又仔細的摸了兩下,好像是一本書。難道是什麼牛逼的武技,林瀟又開始在心中YY了。

0

林瀟把那本書從石牀裏取出來了,林瀟取出那本書也不急着打開。他又把手摸向了石牀裏面,可是林瀟在石牀裏面再也沒有摸到什麼東西了,林瀟看着手中的一本破書和空空如也的石牀。

那一刻林瀟真有點崩潰了,感情弄得這麼玄乎就只有這一本破書。這到底是哪個老不死設置的密室,林瀟想着這一切然後心中把設置這密室的人罵了無數次。

不過林瀟很快就冷靜下來了,這石室進來的地方應該就有很多機關。這裏又有這個這麼隱蔽的機關,不可能就是爲了藏這一本破書這麼簡單吧!

其實林瀟並沒有好好研究手中的書,只是剛一拿出來看到是一本普普通通的書就斷定這是一本垃圾書。看來一切謎底就在自己手中的書中了,不知道這本書能不能給自己帶來意外的驚喜。

林瀟慢慢的翻開了手中剛到拿到的書,可是就在林瀟剛翻開手中的書的那一刻。突然從書中竄出了一道靈魂體,林瀟畢竟還只是個地球人。對於那些未知生物還是有點恐懼的,特別向這種跟鬼魂一樣的靈魂體。

不過當林瀟知道自己真的穿越了,就對這些事也有點見怪不怪了。雖然見怪不怪,但是一時還是有點害怕的。

林瀟很快的就使自己鎮定了下來,他仔細的觀察着面前突然出現的靈魂體。那本書早已經被林瀟扔掉了,不過此時那本書不是掉到了地上而是懸在了空中。看來是那道靈魂體的所爲了,眼前的靈魂體還是閉着眼睛的。這道靈魂體是一個老人,看來就是建立這座石室的那位前輩了。

林瀟打算靠近點仔細的觀察,可是就在他的臉離那道靈魂體不足半米距離的時候,那道靈魂體在這個時候卻突然睜開了眼睛。這一下可把林瀟嚇了個不輕,林瀟本來就對他帶有恐懼感。現在又來這一下林瀟被嚇退了好幾米,一個沒站穩還摔到了地上。

那道靈魂體慢慢的睜開眼睛看着林瀟,在那滄桑的面孔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林瀟看着面前帶着微笑的臉反而沒有那麼害怕了,不知道爲什麼林瀟確覺得有股親切感。可是親切歸親切林瀟還不知道眼前的靈魂體到底是敵是友,還是先離開爲妙。

不過林瀟還是很禮貌的走了上前:“晚輩不小心闖了進來打擾了前輩的休息,實在對不起晚輩這就走!”

可是當林瀟正打算轉身向來的入口走去的時候,林瀟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動不了。林瀟顯得有點慌張了不過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林瀟知道這是自己面前的這位老前輩的傑作。

看來自己跟老前輩的實力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既然這樣隨意的就能控制住自己的身體,那如果想殺自己不是輕而易舉,想到這些林瀟反而沒有那麼恐懼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不過就是一死,自己又不是沒有死過。林瀟整理了下情緒便直視着老前輩,那道靈魂體看着面前這麼快就鎮定下來的林瀟反而顯得有點驚訝。

如果是一般人不是跪地求饒就是嚇得腿軟了,不過面前的小輩好像一副置生死於度外一樣。看來這位小輩是一個可造之才,靈魂體剛睜開眼睛的時候看着只有五重武徒的實力本來沒有打算留下林瀟的。

靈魂體設置的最後一道機關就是尊敬,如果自己以後找一個想託付的人不尊敬自己那就不好了。面前的小輩不僅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還不是自己想要的人,自己好歹也是一號人物。找一個繼承的小輩天賦不要很高,可是像林瀟這種天賦。

但是林瀟剛剛表現出來的定力拯救了他自己,看着眼前淡定的小輩靈魂體這才認真的打量了林瀟一番。這一打量可把靈魂體驚到了,看來是自己是老了,差點放跑了一個妖怪人選。

靈魂體發現眼前的小輩並不是五重武徒那麼的簡單,這位小輩的靈魂非常的強大。而且在他體內還積累着一股能量,如果把這股能量給完全引導出來。不說突破到武仕,直接突破到八九重武師是有可能的。

不過這位小輩的身體還是太弱,不能夠承受住那樣一股能量的突然爆發。看來只有慢慢的幫他把那股能量引導出來了,不過這位小輩在武仕之前靠着這股能量修煉,那修煉速度也會高於普通人很多。

不僅修煉武士的速度會突飛猛進,他的靈魂也是出奇的強大。如果讓他修煉術士,那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可以說眼前的這位小輩繼承自己那是在好不過了,武士和術士的天賦都符合自己的標準,甚至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標準。

不過他現在還是一塊未經過捶打的玉,只要經過自己的一番訓練絕對可以以一副完美的形態呈出。林瀟看着眼前先是顯得不屑後來確又顯得特別興奮的老頭,林瀟在看到面前靈魂體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就打算叫他老頭了。

林瀟還真搞不懂這位老頭爲什麼看着自己有着這一系列的表情,林瀟突然想着地球的那些玻璃兄。這個想法在林瀟的腦中生成的時候,林瀟的身體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待林瀟開口那道靈魂體就先開口的:“不知小友願不願意當我的徒弟?”這時的靈魂體已經收回了剛剛的一系列表情,此時的靈魂體看起來非常的嚴肅。

這一問到把林瀟給問住了,剛剛對自己還是一副不屑的老頭怎麼突然想要收自己爲徒。難道他是爲了以後能經常跟自己搞基,想到這些林瀟就感到害怕。

靈魂體看着面前還在猶豫的小輩,知道他需要的是什麼。在這實力爲尊的天龍大陸,每個人需要的還不是實力。“只要你做了我的徒弟,我保證你以後在整個天龍大陸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林瀟聽到這些就已經不淡定了,雖然自己不知道眼前前輩的全部實力。但是能夠有這樣一個墓地的人實力一定不會弱,況且自己本來就不知道該怎麼修煉,如果有這樣的一位師傅教自己無疑不是一件好事。

靈魂體看着面前又在猶豫的小輩到顯得有點詫異,難道面前的小輩是一個白癡。林瀟只是思考片刻還是答應了,不說以後有什麼好處。就說現在自己的小命還在人家的手上,如果自己一個惹他不高興。他老人家一生氣在一失手,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而且一開始老前輩就沒有傷害自己,況且自己對他的感覺還蠻親切的。林瀟想着其中的利害還是果斷答應了:“我願意,不過前輩還是先放開我吧,這樣有點怪不好受的。”

靈魂體聽到林瀟答應了再度露出了笑容,林瀟剛剛的片刻猶豫不僅沒有給靈魂體留下不好的印象。反而讓眼前的靈魂體更加的欣賞,如果是那種自己一說能夠讓他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就跪下來拜師的,那樣反而還會讓人覺得有點不靠譜。

不過聽到林瀟說不好受的時候靈魂體還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林瀟剛說完這句話靈魂體馬上就放開了林瀟。林瀟活動了下身體又望向了老前輩,這次又是老前輩先開口:“現在也能動了那麼就拜師吧!”


“拜師?還要拜師的嗎?”雖然自己已經答應了老前輩當他的徒弟,但是對於拜師自已還是有點不情願的。

“當然要拜師不然你想我免費教你嗎,而且不拜師你怎麼成爲我的徒弟。”

林瀟想着自己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不懂的,如果有一位經歷豐富的老狐狸帶自己那自己要少吃很多虧。眼前的老前輩就是一位最好的人選,而且自己沒有人教就憑自己根本提升不快實力。林瀟想着自己以後可能還要靠他很多,也就行了拜師之禮。

就這樣林瀟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師傅,儘管自己在地球的種種都是被人教的,但那些都只是自己的教官而已。林瀟看着眼前自己剛拜的師傅,林瀟發現自己就知道他的實力深不可測外其它的就一無所知了。

而且實力還只是深不可測而已,林瀟打算向師傅問一下。可是這次還是靈魂體先開口了:“既然你也拜我爲師了我也不會虧待你,我一定會好好的訓練你的。不過現在你先不要想着訓練的事,你先把着本書拿去看看吧。”

林瀟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師傅手中的書,想着反正自己以後還有很長的時間。還是先按師傅的話把這本書看了吧,以後在問師傅其他的事。林瀟從師傅手中接過了自己找到的那本書,林瀟翻開了書的第一頁上面赫然是四個大字“靈術雙修”。

林瀟很快就進入了看書的狀態,在地球爲了能夠和更好的做一些任務每個特種兵都是要學習很多的,而且學習能力都是很快的。這看書林瀟已經是練出來啦,林瀟在津津有味的看着手中《靈術雙修》。

靈魂體看着林瀟很快的進入狀態,只是點了點頭就在一邊閉着眼睛修煉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雖然林瀟的看書速度非常的快,但是林瀟知道自己現在還只是瞭解了這本書的一點皮毛。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靈魂體卻從修煉中睜開了眼睛,他剛睜開眼睛就讓林瀟停止了閱讀。林瀟不解的看了看靈魂體,自己明明看的還只是點皮毛而已,師傅爲什麼要讓自己停止閱讀。

靈魂體看着林瀟露出不解的表情道:“現在的你只需要瞭解那麼多就行了,後面的還不是現在的你可以觸及的。既然我們現在都已經是師徒了,下面我還是說說我自己。”

林瀟也知道現在的自己還有很多是自己還不能觸及的,不過他對自己剛剛認的師傅很感興趣。


“我的名字叫做'苑青',我存在於離現在有幾千年時間的上古時期,我本身屬於那時候一方大勢力苑家的一份子。至於有些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到了該告訴你的時候我自然會跟你說的。”

林瀟聽到苑青是上古時期的人對此便感興趣,林瀟從原林瀟的記憶中也瞭解一點上古的歷史。林瀟問道:“在上古的時候不是有多強者存在的嗎?爲什麼現在的強者確那麼少?”

“這件事還要從那場上古大戰說起,就在我那個時代天龍大陸的靈氣非常的旺盛,那時候的強者真的是不計其數。而且那個時候神階強者也有着很多,並且傳說在更久的時候還有着一個突破神階的存在,不過那畢竟只是傳說而已。

在那個時候天龍大陸的人們非常安詳的居住在天龍大陸,可是就在有一天突然天龍大陸來了一批外侵者。這批外侵者顯然就是來者不善,他們剛一到天龍大陸就到處侵略着天龍大陸的地盤。本來對於這批外侵者天龍大陸的人就很牴觸,他們無情的侵佔着天龍大陸的地盤,而且還屠殺着天龍大陸的居民。

就在外侵者剛有這樣的暴行時天龍大陸的人們行動了。天龍大陸的人們組織了一個對抗這批外侵者的一個聯盟,這個聯盟有着所有天龍大陸的人們參加。不過這批外侵者的實力實在是恐怖,他們在人類的聯盟下竟然還是壓着人類打。人們不知道這批外侵者是從哪裏來,就在人類顯得有點支架不住的時候,所有的靈獸這個時候也參加進了戰鬥。


顯然靈獸也在牴觸着外侵者,雖然我們人類和靈獸也是敵人但是這關係着自己的家園存亡的問題,雙方這個時候都只有放下了以前的恩怨一起對抗外敵。有了靈獸的加入這場戰鬥才得以挽回,不過雖然有了靈獸的加入但是雙方還是打平手,可見這批外侵者的實力是多麼的恐怖。

在無數場小的戰鬥後終於迎來了決戰,這次決戰雙方都派出了所有的力量。這場戰鬥雙方還是打了個平手,不過就因爲這場戰鬥雙方的強者已經消耗光了。這批外侵者在損失了N多強者的情況下才顯得有點落敗,不過還是不能夠徹底扼殺他們。

這次戰鬥不僅使雙方的強者都基本隕落,而且還直接影響了天龍大陸的修煉環境。從這場戰鬥後天龍大陸的靈氣急劇下降,最後就成了現在的樣子。那次人類的頂級強者都隕落了,剩下的都差不多進行了閉關。

由於靈氣的下降,現在的修煉變得很慢,這幾千年來不知道會不會有幾個人升到神階。而且那時候的神階強者現在存活下來的沒幾個了,一些九重武、術聖都在閉關衝擊神階,真正突破到神階的成功率很小。這還是在上古靈氣茂盛的前提下,在現在的天龍大陸要想突破到神階那就是一個字“難”。

這樣算來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千年但是神階強者也沒有留下多少,那些高級聖者也沒有剩下多少。他們一部分衝擊神階失敗隕落,一部分在上古大戰中犧牲了。所以現在天龍大陸的強者當然不會剩下多少,而且剩下的強者基本都在閉關又不出來,你說你們還能夠看到多少強者”

“那師傅有沒有參加那次戰鬥?”

“我當然參加了,不過還是因爲家族的原因我才得以參加,最後我還存活下來了。”林瀟聽到苑青說自己參加過那次戰鬥,在根據苑青出來的那本書林瀟大致瞭解了苑青的實力,不過林瀟還是想知道確切的答案。

“既然師傅有幸參加那場戰鬥最後還存活了下來,不是說到了神階壽命不就是不可估量的嗎?爲什麼師傅會以靈魂狀態出現在這,那時候神不是說存活下來的不多嗎?而且師傅還是一個超級家族的,爲什麼你會死。”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已經到了神級了,我的家族在那個時候還沒有人敢動我。我不是被別人殺的,而是自己爲了衝擊神階才隕落的。”

這讓林瀟更加不解啦,既然是衝擊神階爲什麼來這個小地方突破。“師傅爲什麼你要來這個小地方衝擊神階?”

“因爲那次上古大戰而導致靈氣急劇下降,而這裏因爲離上古戰場遠的原因所以這裏的靈氣反而要濃一些。那場大戰後可不止我一個人來到這裏進行突破,還有很多的九重武、術聖來這裏進行突破。”

“那按師傅的意思是這裏還有很多上古遺址,可是這裏根本就沒有人來啊,如果真的像師傅說的那樣應該有多人來這裏尋寶啊!”

“按理說應該是跟你說的那樣,可是如果你知道這些上古遺址什麼都沒有,而且每處上古遺址都有一些高階靈獸守着,你還會來這裏來尋寶嗎?”

“爲什麼那些上古遺址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那時候大家來衝擊神境時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的武技保存留下來,而隨身攜帶的東西大部分都放在了空間戒指裏。有一點你大概還不知道吧,像空間戒指這樣的空間儲物器它們都有着一個限定。那就是隔很長的時間就要依靠使用者來充滿維持空間的能量,如果等裏面維持空間的能量耗完的話,你存在裏面的東西會隨着空間的消失而消失。

你說那些強者大部分都是幾千年前開始修煉的,從隕落到現在空間戒指裏還會有能量維持空間嗎?就因爲這樣很多空間儲蓄器都已經沒用,裏面的東西也什麼都沒。不過還是有很多空間儲物器是有用的,不過這些上古遺址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找到的。”

“既然這些沒有了那麼應該還有像師傅這樣的靈魂吧,隨便請一尊回家就是一個強力的幫手。”

“你以爲保存着靈魂就那麼容易嗎,如果不是爲師在之前就做了十足的準備,在藉助着靈術雙修的力量才能夠保存靈魂幾千年。真正能夠以靈魂體存活幾千年的只有踏進那神階,不過即使踏進了神階如果是被擊殺的也很難以靈魂狀態存活下來。

而且即使以靈魂的狀態存活下來,之前的力量也會全部消失,當然不是真正的消失只是會被壓入體內。只有經過長時間的修煉實力會慢慢恢復,如果在用一些丹藥的話那樣會恢復得更快。不過不管怎麼恢復,如果沒有一具肉體實力是恢復不到自己生前的巔峯狀態的。”

林瀟現在知道了苑青的實力,看來苑青是一名雙修九重聖者。靈術雙修林瀟已經在《靈術雙修》裏知道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苑青好像說變成靈魂體實力會全部壓制,也不知道苑青現在恢復到了什麼境界。

“既然師傅已經告訴了我那麼多,難道師傅不想知道徒弟的情況嗎?”

“師傅不用知道你的情況,有了師傅在加上你的天賦這裏根本不是你的戰場,師傅只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就行了。”

林瀟也知道苑青有說這些的資本,他也期待着以後的自己會怎樣。“徒弟叫做'林瀟'。”

“好了小瀟子現在一切都明朗了,既然這樣就先離開這裏吧,出去後我就會對你進行訓練。”

林瀟正打算拿起《靈術雙修》往外走,可是他剛走兩步就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門口還有一隻高階靈獸在外面守着,自己就這樣出去還不直接被它拍死。這時他把目光投向了苑青,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託在苑青身上了。不知道苑青現在的實力足不足以對付門口的那隻高級靈獸,也不知道苑青現在恢復到了什麼實力。

可是苑青只是回了一個你放心的眼神,看來苑青知道門口的情況,林瀟定了定心抱着對苑青的期望往門口走去。 來的路有着很多機關,不過這些機關已經被林瀟來的時候破壞掉了。可是林瀟仔細的觀察了機關的附近,林瀟發現還有着很多不是很明顯的痕跡。這些痕跡顯然和自己觸發機關的痕跡一樣的,不過那些痕跡已經很模糊了。

這些痕跡明顯代表着有人在林瀟之間來過這裏,可是爲什麼別人沒有發現苑青這道靈魂體。這點讓林瀟非常的迷惑,林瀟便問苑青到:“這兩面牆有着很多不明顯的痕跡,是不是在我之前就有人來過?”

苑青白了白林瀟道:“你以爲這個明顯的上古遺址別人發現不了嗎?在很久以前他們就發現了這個上古遺址。只不過他們歷經艱辛後只發現一具骨頭,他們以爲這又和先前發現的遺址一樣什麼都沒有。所以他們只是停留了一會就離開了,如果不是他們犧牲了很多人把我設得機關都破壞了,不然你會這麼容易就闖進來。”

林瀟想想也是,剛剛自己進來的時候雖然有着很多的機關,不過這些機關都是一些簡單的機關而已。不過讓林瀟不明白的是苑青明顯有着九重武、術聖的實力,爲什麼別人還侵入了他的遺址。如果不是那些老妖怪出手的話,根本就破不開苑青佈置的結界阿。

林瀟又把疑惑的眼神指向了苑青:“師傅明明有九重聖者的實力,而且還是靈術雙修的九星聖者。如果不是有神階高手出手的話,應該破不開師傅所佈置的結界阿。可是從師傅到這裏突破在到現在,沒有什麼神級強者來過這裏吧,可是爲什麼師傅的結界被破了。”

苑青知道林瀟會問這些,所以他不緊不慢的答到:“誰說我佈置的結界只有神階強者可以破開了,我佈置的結界只要普通聖階強者就可以破開。”

“普通聖者就可以破開,這怎麼可能。”林瀟在心中對苑青的實力產生了疑問。

看着林瀟顯然感到驚訝的表情,苑青只是笑了笑道:“佈置這道結界我並沒有用了全部的力量,所以普通聖者就可以破開。”

“沒有用全部的力量,難怪普通聖者就可以破開。可是師傅你老人家是不是閒得慌,讓別人那麼容易進你墓地陪你聊天嗎?”

苑青依然面帶微笑裝作很深沉,其實他也夠深沉了。好歹他也是活了幾千年的人了,雖然現在不是人。

“這一切都是我有意佈置的,在衝擊神階的前面我就做好了十足的打算。正如保留這道靈魂體存活下來,我設置這道結界確實是讓人能夠輕易進來的。只有總是有人進來才能讓我更快的找到徒弟,其實我真正佈置的結界是在那石牀處。因爲有我佈置的結界在那,所以才一直沒有人能夠發現我。正如你說的需要神階強者才能破開,而且還不包括普通的神階強者。

破開這結界的方法不止只有神階強者才能破開,另一個方法就是你知道的。我設置這個結界破開的方法,就是爲了能夠找到一個尊敬我的徒弟。不管他的天賦如何,只有尊敬我纔不會輕易背叛。從你因爲打擾了我的清閒而向我賠禮道歉,可以看出來你的人品。”苑青一下說了一大堆,這下林瀟可是知道爲什麼只有自己碰到苑青了。

不過林瀟甩了兩個衛生眼給苑青,敢情這個自戀的傢伙只有讓別人跪拜他結界纔會破開。不過始終讓林瀟不明白的是苑青爲什麼要收自己爲徒,自已的修煉天賦自己很清楚。難道真的就是因爲自己足夠尊敬他嗎?

光憑這點恐怕還是有點說不通把,找一個徒弟當然是爲了能夠繼承他的所學。可是就憑自己的天賦還怕有點辦不到,自己還能夠給他什麼幫助。

難道要自己幫助他找什麼丹藥來恢復他的實力,那樣的話恐怕自己根本就辦不到。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林瀟瞭解到了術士是多麼的珍貴,自己生活的青雲鎮是不存在術士,自己連術士都沒有見過怎麼幫他尋找那些高級丹藥。

“我的天賦恐怕師傅你也知道吧,可是爲什麼你還要收我爲徒。貌似我什麼都幫不上你吧,你老人家還是換徒弟吧!”林瀟知道自己的天賦是多麼的垃圾,他可不想耽誤了人家傳授他的所學。其實林瀟知道苑青在剛一看到自己的時候是想殺了自己的,不過最後反而要收自己爲徒。這一點林瀟始終不明白,不過他也沒有提起。

“你小子還在那裏給我謙虛,你的天賦絕對算得上是妖怪級別的人物。至於幫助我吧,以後等你的實力上去了自然會讓你幫助我。”

“師傅你就別逗我了,我自己的天賦我自己會不知道。”說自己的天賦高這不是在逗自己嗎,自己都十五歲了才五重五徒,這是所謂的天賦高嗎!

“看來你自己還沒有發現你自己的天賦,也是在這個小鎮應該沒有人能夠看出來。小子所幸你碰到了我,不然你一生就要這樣被埋沒了。小子你願不願意當一名術士?”

當聽到苑青說自己的天賦一般人看不出來的時候林瀟就有點相信苑青的話了,畢竟人家的實力放在那裏。不過當苑青問自己願不願意當術士的時候林瀟還是驚呆了,林瀟可知道術士在天龍大陸是多麼的稀奇。

可是又一想自己已經是一名武士了,還怎麼去修煉術士。林瀟又認爲這一切都只是苑青在逗自己而已,想到苑青可能一直是在逗自己的。林瀟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向了苑青,看來這個時候的林瀟早已經把“靈術雙修”給忘到背後了。

苑青看着林瀟向自己望來那幽怨的眼神,苑青知道林瀟不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還可能以爲自己是在逗他玩。“你的確能夠成爲一名術士,別忘了你剛剛看到的那本書。還有你的天賦絕對很出色,以後你會被自己驚呆的。”苑青解釋道。

聽到苑青的解釋林瀟才恍然大悟,而且擺在自己面前的還是一位靈術雙修的行家。不過對於說自己的天賦高林瀟對此還是充滿疑惑的,不過可能自己的天賦是由於自己穿越的原因。不然以前林瀟的天賦那叫一個差,基本就是一個廢材了。

林瀟現在最關注的還是自己能不能夠成爲一名術士,成爲一名術士了那就算自己在天龍大陸邁開了第一步。

“那現在能不能讓我成爲術士?”剛剛還充滿幽怨的眼神立馬消失了,這時望向苑青的眼神充滿了期望。

不過苑青只是淡然了笑了笑,“你現在還不能夠成爲一名術士,等到以後我自然會教你。”林瀟也知道現在的自己還非常的弱,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什麼時候教自己了。

就這樣說着說着林瀟就來到了洞口,林瀟向洞口外看了看發現那隻靈獸還在外面守着。這次林瀟可是看清了它的全貌,外面明明是一隻黑熊。還好自己剛剛沒我選擇硬拼,就算是在地球對付這樣一隻黑熊也要花費自己一番力氣。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隻熊要死守着林瀟,它是不是知道這裏面沒有其它的出路。看着外面的黑熊林瀟又把目光轉向了苑青,不過苑青只是笑到示意林瀟往前走。雖然林瀟害怕外面的熊,但是苑青在後面給了他足夠的勇氣,而且林瀟本來就夠膽。

雖然從苑青的表情中得到了一絲安慰,但是畢竟自己還是有點恐懼感的。如果自己不幸被那隻黑熊拍死了,那樣就有點划不來了。林瀟還是向洞外邁出了腳步,就在林瀟已經離黑熊不遠的時候。他知道這時自己在擔心也是沒用的,林瀟便加快向前邁進的步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