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的動作太晚了些!他所習慣的那些日本戰機的速度在這裏根本不是一回事!對方驟然撲下的身姿一晃就變的老大等他看清楚不是自己的戰機並喊出警告的聲音時。十架敵機的機腹下面掛各自掛栽的兩枚20公斤航彈已經尖叫着落了下來!

0

“敵襲!敵襲!”大吼隨着電話機和傳聲管道震撼着每一個人的耳朵。下一刻淒厲的防空警報在船上拉響。數百個身影慌忙從各處竄出來。奔赴各防空炮火的置。準備對來襲的狂妄膽大敵人進行徹底打擊!

惡劣天氣的雲層爲襲擊者提供了最佳的掩護。他們從高空俯衝下來的時候速度超過六百公里早都出於有日本人的預。當他們發現航彈落到甲板上的時候。敵機已經從航母上空一掠而過。留下一片肆無忌憚的背影!

“轟轟轟!”清一色的250公斤重磅炸彈在戰艦上和兩側海水中猛然間爆發起來!“加賀號”長247米的龐大身軀敵人提供了足夠大的靶子!其中八枚航彈散佈在甲板和司令塔上面。兩枚從側面丟進下層甲板。三枚打在側。其餘五枚在兩側海水中。但無論那一個都沒有偏離開戰艦一百米的距離!

“轟!”沖天而起的爆炸聲和火焰頓時將大半個艦體吞了進去。司令塔上面中了兩枚航彈,頓時被炸的一片狼藉!大半個上層建築頓時被撕開兩個十幾米的大窟無數的鋼鐵結構和人員從中心位置合着紅色的焰火拋出來半截望塔沒了蹤影。艦橋指室裏面數十人全都變成怎麼也分辨不出的渣!

甲板上躲閃不及的加油車和拖車如同玩具一般被炸粉碎。零部件飛起一百多米落在海中。被引燃的熊熊大火順着油蔓延開來。沒多就將半個甲板變成火海!

直接命中甲板的航彈穿透薄弱的上層裝甲打入第二層。爆炸的時候不但將二層的戰機和結構扭曲攪碎成無數噸垃圾。順着中間夾層肆虐橫掃。更是引發猛烈的大火。火苗子甚至順着甲板上砸出來的大洞噴射出老高!

“加賀號”的側裝甲雖然沒有航彈擊穿。但猛烈的爆炸卻硬生生拔掉五米的一片表層鋼板。扯出一個扭曲變形的裂縫。飛濺的海水甚至可以灌進去!

幾秒鐘內。“加賀號”陷入癱瘓!

加油車流淌的火焰|着甲板裂縫窟窿深入下去。在下方咆哮的航彈炸開的窟窿和通道到處亂竄。到之處全都是一火海!

“加賀號”上兩千船員被當場炸死炸傷一百多人。主要集中在司令塔和尾部的防空火力部分糟到沉重打擊後。終於有一半的人投入到戰鬥中。127毫米高平兩用炮25毫米高射炮立打出一片瀰漫天空的彈幕。但是相對於來襲戰機的速度。他們的射速太慢。眼瞅着瀰漫的大火就要吞噬整條戰艦。心慌意亂之下更無從瞄準。那些肇事者丟下炸彈之後在空中散成個體分別從不同的角,亂衝亂撞。混亂的甲板上沒人形成統一指揮。打擊效果極差!

就在此時。另一偷襲者出現了!

他們故意的壓低了行高度。幾乎貼着海面幾十米的距離平飛。在戰艦上防守人員被吸引住了的時候。他們陡然間從海上一躍而起。依樣葫蘆的將航彈朝着已經岌岌可危的“加賀號”丟過去同時已經摺返過來的那些傢伙。則放肆的噴吐着頭3火神炮。0毫米的殺傷彈彙集成一條條爆炸鞭子肆意打那些在炮位上徒勞射擊的阻擊者!

127毫米防空炮緩慢的射速和超過0米的設定防禦高度。對於這些低空盤旋的殺手毫無用處。那25毫米高射炮儘管是最合適屏障。卻因爲沒有足夠的數量和統一的指揮而打的亂七八糟。即使偶爾打中了一架。在對方機體上甚至穿出一個個的窟窿。但那些可惡的傢伙卻好像完全沒事一樣。搖搖擺擺的已經可以圍着“加賀號”不停的打擊掠食!

又是十幾枚航彈準命中“加賀號”的甲板沖天而起的爆炸和大火完全吞噬了這艘日本第一的中型航母的上層結構。穿下去的航彈和汽油引發了裏面儲存的油料。產生的大夥已經吞噬的大部分的人。

襲擊成功的大隊長柳河並不貪功。他高呼一聲:“戰艦要爆炸了!兄弟們。扯呼!”

猛然拉起戰機朝着天空竄起。其戰機絕不緊隨其後化作數十條極快的身影竄上雲層。幾分鐘後加賀號”的大火完全失去控制。彈藥艙被引爆。“轟”的一聲驚天動的的大爆炸將牢固艦體上方全部掀出去。細長的艦身從間裂開一道大口子。無數的海水順着裂縫“呼呼”的灌入。戰艦慢慢的朝着海面下沉去!

高空中。柳河盤旋迴來親眼目睹着這一幕面無表情的朝着仍舊在火海和水面上徒勞掙扎的日軍敬了個軍禮。掉轉頭疾飛而去。

日本海軍自大成狂慣了。他們屢次欺負亞洲各國沒有足夠威脅的能力。而將航空母艦這些防空力量薄弱的大型武器單獨放出來。自以爲沒事。今天。卻被突然冒出來的山東空軍狠狠的上了一課。

柳河帶着人馬飛回杭州灣的時候。高志航他們已經結束戰鬥2日軍

個都沒跑掉全部被殲滅中央航空四大隊方面四三”戰機被日軍擊傷墜落。一名飛行員跳傘不及時被爆炸波及身亡。

本次出擊的15“天鵠-2”仍舊絲毫無損!

同時。從上海周圍機場出發的其他中央航空大隊的戰機對停在黃浦江中的日軍戰艦以及日軍海軍司令部各大陣的展開猛烈轟炸。因爲前期的轟炸工作效果不佳始終沒能徹底破壞這裏的“公大機場”。加上傷而不死的“出雲號”上面升空的戰機。以至於日軍仍舊可以作出抵抗動作。

但是這種抵抗在不之後就被打破!上午七點三十分。從廣德機場起飛的山東空一師四|三十餘架戰機加入戰團。半個小時之內徹底瓦解日軍空軍抵抗力量。順勢投下的航彈將公大紗廠和公大機場完全吞噬炸燬。至此日軍除了仍在上海東部的三艘航母之外-無空軍可用!

上午八點整。從南起飛的轟一團飛抵上海戰區上空。在偵察機的指揮下。他們連續投彈將楊樹浦之軍重炮陣的炸的稀里嘩啦。一百多門大炮被掀翻大半。別是受到重點照顧的幾門150毫米重榴炮更是一個跑。日軍支炮火頓時一落千丈!

此時的長谷川清怎麼都掩飾不住內心的焦慮和驚慌。當他的知空軍全軍覆沒。主炮陣的被轟炸。公大機場被摧毀。最強大的“加賀號”被徹底炸沉之後。幾乎當場就崩潰了!

日本海軍爲了這樣一戰事。自以爲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他們計算中的中國軍隊是不可做到這個程,的!在大本營戰部的精心計劃中。他們擺開決戰華北的陣勢。連續向華北戰區派出總28的精銳部隊。拖去了幾乎日本一多半的重型炮兵和裝甲車坦克部隊。目的就是爲了在那裏形成一個全打擊中國核心部隊的大戰場。同時拖住中央軍和最令他們忌憚的山東的手腳。

趁此機會他們精銳的部隊迅佔領上海。擁有一個穩固的灘頭陣的。然後就此切斷整個中國的外援。不論是江南的區的進出口物資。還是江北山東的鐵礦石煤炭以及石和銅的進口。而達到困死中國。乃至徹底戰勝吞併中國的計劃!

而這計劃的重要一環。便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上海的控制權他心目中的以一萬人抵十萬中國軍。然後憑藉戰艦和空軍優勢徹底打中國軍隊的算計徹底落空了!

什麼時候。中國的空軍居然強大成這個樣子!他們的數量不但不少質量居然比日本還高。他們甚至可以提前知道戰機的襲來時間和方向。他們甚至可以偷的手炸沉“加賀號”。這是多麼龐大的力量。加上那些跟自己對抗的炮。加上那些15冒出的。可以摧堡壘的力量。難道說這是山東的那個傢伙拿出來的實力嗎?

那麼。他就不管北方的戰爭了麼?

現在。光憑自己的力量已經不可能戰勝他們了。他們可以炸沉最強大的航空母艦。那麼上海東部的三艘航母也不安全。長江口的這些戰艦也不安全。他的司令部同樣也不安全!如果再不想辦法的話這個灘頭陣的就可能被擊破!

求援!對國內求援!

長谷川清當機立斷。上給國內海軍中央部發出求援信號:“我陸戰隊數日來全體堅守戰1,。雖士氣極爲旺盛。但以寡敵衆。連續激戰。蒙受慘重損失。持續一週實感極爲困難。因此一日不能等待動員。雖誓死維持戰線。然而根據敵之兵力集中。空軍之強大。預料今後每日將有激戰。由於疲憊及兵力損耗。很再維持6日。如果急派國內兵力有困難。請考慮先將旅順待機的特別陸戰隊速派至該方面。”

日本國內一片譁然!“加賀號”被炸沉!兩千多忠勇海軍集體玉碎!空軍連續作戰失敗!上海第三艦危在旦夕!

如果沒有“加賀號”的事情。日本方面或許還會慢騰騰的調撥其他部分的部隊來增援上海的。但是現在就不同了!日本第一的航空母艦被搞掉海軍部四十年來從所未有的大損失大失敗這簡直就是奇大辱!這樣的事情決不許再次發生!既然中國人已有了這麼強大的空軍力量。那麼就一定要把他們徹底消滅!這樣的情況不能持續下去!如果傷害陣的被吞掉中國軍隊徹底佈置起完整海防。再想打開就難了!

“報仇!爲兩千勇士復仇!懲罰懲罰驕狂的支那軍隊!”一聲聲狂熱的呼喚響徹日本。原本正在謀劃擊青島和旅順|陸的四個大隊日軍第一時間掉轉頭南下增援上海。同時日軍決定派出鬆井石根爲首的兩個師團滿員日軍。迅速增援上海!

同時。長谷川清電木更津大隊立刻暫緩轟炸上海和南京。在不能對這裏的空軍形成完全,制前。這樣的零星打擊只會中國人增加戰功。幾十架戰機的單薄出擊已經不成了!

不僅如此。他還下其餘三艘航母立刻向東面海域後撤。同時將所有上海的戰艦集中起來。憑藉密集防空火力抗住對方的空軍襲擊。希望可以等到援軍的到來。

在海軍陸戰隊被節節摧毀防禦堡壘的情況下。他不的不讓出幾個相對薄弱的陣的龜縮防守。將剩餘的戰車集中在幾個路口。將大炮拖上司令部樓頂。負隅頑抗!

中國空軍的空前勝|震驚了整個世界!在這個時代。以貌似單薄的戰機炸沉數萬噸的龐然大物。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一般的成績!原來空軍還能做到這樣的的步!|麼。他們能不能幹掉更加強大的戰列艦!

這個問題。無數人在思索着。各大強國的軍事觀察員紛紛撲到南京上海。對中國空軍創造奇蹟的底細展開明裏暗裏的挖空心思的調查!

而大喜過望的蔣委員長豪氣勃發!儘管收拾掉“加賀號”的仍舊不是他的嫡系。但是高志航他們再一次以擊2架戰機於杭州灣。另外幾個大隊拼下16架戰機於南京東。上海戰區其餘大隊也多有斬。這樣的戰功赫赫。全面打壓日本的成果。大大的出了一口鳥氣!

15下午。當所有戰報拿過來的時候。他興高采烈的下令;“明日。空軍繼續出擊。爭取炸沉“出雲號”。給侵華之日軍以沉重打擊!”

同一時刻。的知陸軍也取的突破的中央海軍陳紹寬司令再也坐不住了!他下令長江艦隊立刻出擊。無論如何也要取的戰績。不負國人之望!

當晚8許。藉着夜幕掩護。“史可法10”魚|艇上面覆蓋了僞裝。悄悄駛出董家渡封鎖線。直撲停於黃浦江外灘碼頭的“出雲號”。

——————————————————————————————— 當龍攆穿過傳送門,王鈞便看到一座固若金湯,又好似長滿尖刺的軍營,一面「黃」字大旗立於大營中間迎風飄揚。

左側是一條寬闊平坦的大道,又側是一條波瀾不驚的大河,遠處青山挺拔,大河猶如一條玉帶環繞在青山。

「皇上,大營之中除了留守的後備軍,其他人已經向景國腹地開動了。」蘇賢以為王鈞在看下方的大營,趕忙小聲提醒道。

王鈞不經意間瞥眼蘇賢,幽幽的道:「朕知道,朕不過是在看窗外風景而已」

蘇賢聽到這話不由的訕訕的笑笑,這一次真是找錯了話茬,嘿嘿一笑道:「臣有罪。」

王鈞一擺手,道:「行了,還有多久能到城鎮。」

「回皇上,大概還需要一個時辰就能到濟縣。」蘇賢恭敬的回道。

王鈞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地道:「朕小眯一會兒,到了濟縣再叫朕。」

「臣明白了。」蘇賢躬身道。

一個時辰后,龍攆懸浮在濟縣上方,龐大的車攆有如一座城市,龍攆的投射下的影子完全掩蓋了下方濟縣的陽光,讓濟縣處在一片陰影中。

蘇賢輕手輕腳地走進偏殿,望著酣睡的王鈞,小聲的呼喚道:「皇上,皇上。」

「嗯………」王鈞睜開朦朧的雙眼,一眼就看到了蘇賢那張慈眉善目的面容,伸了個懶腰,問道:「出什麼事了?」

蘇賢面露微笑,彎下身子,道:「啟稟皇上,無事。」

頓了頓,又道:「這不是到了濟縣了,您在小憩之前,讓臣喊你起來的嘛!」

剛睡醒還有些迷糊的王鈞,一聽這話回過神來,輕輕一拍額頭,道:「你不說朕都忘了,這一小會朕的誰迷糊了。」

蘇賢笑笑沒有說什麼,回過頭沖著門外喊了一聲,道:「來人,伺候皇上洗漱。」

十來名宮女聞聲走了進來,為王鈞洗臉,漱口,梳理頭髮,又伺候王鈞換上一件便服。

王鈞低頭看了一眼衣服,不禁感嘆道:「還是你這個老傢伙懂朕,一天天不是待在皇宮,就是蹲在龍攆,遲早會把朕悶死了。」

「嘿嘿,聖上誇獎了,這是臣應該做的。」蘇賢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嘴裡謙虛道。

「好了,這裡沒有外人,你的謙虛就裝回肚子里吧!」王鈞張開的雙臂,沖著桌子上的摺扇一招,摺扇倒飛進王鈞掌心。

「啪。」王鈞右手一甩,摺扇立即攤開,一幅月夜垂釣圖瞬間出現,道:「招呼上典韋和許諸去濟縣走走。」

「老奴遵命。」蘇賢微微點下頭道。

四人站在濟縣城門外,濟縣城牆不高,不過五丈左右,一桿「乾」字大旗迎風搖曳,百來名士卒抬頭挺胸,目視遠方一絲不苟的站在城頭放哨。

只見城牆上依稀記載著戰爭的慘烈,拇指粗細的箭頭明晃晃的插在城牆上,刀槍劍戟留下的印痕還未曾修補,牆根底下一塊塊煙熏火燒的煙氣,還有灑滿城頭染成一片漆黑色的血跡。

四人抬腿進了城,就見城中百姓臉上露著一絲絲驚慌和麻木,一看到巡邏而來的軍隊,立即閃到路邊,生怕被抓進大牢。

緊挨在城牆的房舍全部成為了戰爭的犧牲品,還有不少百姓流落在此間成為難民,尋找著食物果腹,或是沿街乞討。

王鈞揚起下巴,思考了一會,手裡的摺扇在肩頭一搭,道:「典韋,傳令此方縣令開倉放糧賑濟災民,正好濟縣城牆還未曾修繕,就讓這些難民去幹活,省的他們無事生非,惹出殺人放火的事情。」

「臣明白了。」典韋點頭應聲。

對於王鈞的安排一點都不感到奇怪,大乾本來就有一套完善的接受城池的方法,只不過黃忠這一次發動突襲,還沒有來得及處理而已。

王鈞手裡的摺扇輕輕拍打著掌心,突然道:「找個酒樓坐坐,聽聽這方世界有什麼趣事?」

許諸一聽走到路邊,攔住一個準備離開濟縣的書生,聲若驚雷的問道:「小子去哪?」

望著滿臉贅肉的許諸,書生還以為遇到了什麼強人,下意識退了一步,一把將身後的包裹取下,死死的抱在懷裡,滿臉警惕盯著許諸,道:「你…你…想幹什麼?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還想明搶?」

許諸打量了一眼一身粗麻布衣,上面還打了幾處補丁,腳下一雙百衲鞋的書生,沒好氣的道:「蠢貨,大白天還是在城池裡還搶個屁的東西,我就算要搶劫,也不會搶你這個窮酸。」

書生一聽頓時鬆了口氣,不過還是一臉的戒備,他怎麼看都不覺得許諸像好人,特別是許諸在背後背了一把堪比門板的大刀,不管怎麼說還是小心為上,擠出一絲笑容,道:「請問壯士有什麼事情嗎?學生還需要趕路呢!」

「我家公子需要找一間酒樓休息一下,讓我過來打聽一下,你小子知道哪裡有酒樓嗎?」許諸為了表達出善意露出微笑,卻看起來卻更加猙獰。

「壯士說笑了,學生家境清寒,稱得上兩袖清風,哪裡有什麼閑錢去上酒樓。」書生不知道王鈞四人的來歷,可看他們身上的氣勢,就知道不是好相處的。

不過他連童生都還沒有考上,現在可以算是四體不勤,不要說反抗許諸,就連一般的農夫都打不過。

許諸一聽虎目怒瞪,摘下斷岳刀架在書生的脖子上,微怒道:「你這個白痴哪來那麼多廢話,老子就是問個路,你唧唧歪歪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將頭往前一拱,鼻子冒著粗氣,質問道:「你吃不起酒樓,難不成想讓老子請你吃嗎?」

書生頓時腿一軟,跪在了地上,高舉起雙手,一臉驚慌的求饒道:「壯士熄怒,壯士熄怒,小的不是這個意思。」

隨即一直街道盡頭,道:「從這裡往前走,一直走到盡頭右轉,有一家吉祥酒樓,別的酒樓開沒有開張小人不知道,但吉祥酒樓的掌柜是個貪財如命,欺軟怕硬的小人,要是他都沒有開張,濟縣只怕沒有一家酒樓敢於開業。」

「哼,早說不就完事了,說那麼多廢話幹嘛。」許諸聽到自己想聽的內容。收起了斷岳刀,沒好氣的道。「真是個賤骨頭。」

書生頓時感覺手軟腳軟,不由的癱倒在地上,一陣清風吹來,這時他才察覺到後背居然讓冷汗打濕了。

「公子,屬下剛剛打聽到,這條路的盡頭右轉就有一家吉祥酒樓,剛才那個書生說了,這吉祥酒樓要是不開業,全城就沒有敢營業的地方,我們是不是需要去瞧瞧?」許諸神手指著道路,笑道。

「走吧!去看看。」王鈞歉意的看眼書生,也沒有為許諸道歉,抬腿就走。

四人站在門口,望著大門緊鎖的吉祥酒樓,一陣涼風撲面而來,頓時有種淡淡的憂傷,王鈞聳聳肩道:「看來是我們運氣不好,沒想到人家還沒有開門營業。」

「公子稍後,看我將這破門砸開。」許諸捲起衣袖,就要上前砸門。

王鈞見狀伸手一攔,轉頭瞪眼有些上頭的許諸,沒好氣的道:「我又不是真的餓了,只是想找個地方打聽一些消息,你這麼莽撞幹嘛?」

「既然這些酒樓不開業,我們找一間茶樓也行,最好是路邊茶攤,有的地方可以打聽消息。」

許諸聞言一愣,他真的以為王鈞是餓了,打聽消息才是次要的,畢竟大乾四大情報網的能力不是蓋的,不過一聽王鈞的話,只能按下暴脾氣,道:「公子,你在這裡等等,我這就去打聽一下哪裡有茶攤。」

聽到許諸的話,王鈞不由的翻起白眼,沒好氣的道:「你省省吧!再讓你去打聽茶樓的事情,估計待會又有一個人要跪下了。」

許諸一聽不由的訕訕笑笑,心裡不禁腹俳道:「爹娘給了我這副長相,也不能怪我啊!」

注意到許諸不懷好意的眼神,王鈞下意識問道:「你在想什麼呢?」

「屬下沒有想什麼。」許諸心裡頓時一慌,連忙擺手道。「我看還是老蘇去合適,他長得一副慈眉善目的臉,去打聽茶樓最合適。」

「老蘇?」聽到許諸叫蘇賢老蘇,王鈞差點笑出來,道:「行了,蘇賢聽到了嗎?許褚點你的名了。」

「老奴這就去。」蘇賢把許諸的話當作耳旁風,全當沒有聽到。

儘管他是王鈞的貼身宦官,看似比典韋和許褚,王濤三人更加靠近王鈞,實際上他心裡明白王鈞最信任還是典韋他們三人人。

王鈞身邊的宦官和護衛大部分都有過輪換,包括他自己也是輪換過的,唯有典韋,許諸和王濤三人的統領位置不曾有一絲動搖。

過了沒多久,蘇賢小跑了回來,拱手道:「公子,打聽到了,再往前走兩條街,街頭有一間臨街茶攤,是一個姓周的青年開的。」

「走,去瞧瞧。」王鈞手裡的摺扇一指,道。「再沒有什麼茶攤或者酒樓,我們就回去。」

「是。」三人點頭道。

其實典韋和許諸二人更願意王鈞待在龍攆,畢竟這些地方才剛攻打下來不久,不過他們也明白王鈞的作風,只要他們兩人敢提出來,王鈞就敢不帶他們出門。

四人漫步在有些凄涼的街頭,路上的行人沒有一個放慢腳步,全都是儘快趕回家,生怕被當成地痞流氓被抓走。

茶攤只是用幾根竹竿支撐著一塊粗油布做頂,用於遮陽避雨,四張桌子前後隨隨便便擺了幾條長凳,

此刻店內只有一名青年正招呼著兩三個客人,一瞧王鈞四人上門,青年立即迎了上來,道:「四位大爺裡面請,小的周黑子,你們要喝一些什麼?」

蘇賢搶先一步走到桌邊,拿出手帕將桌椅全部重新擦拭了一遍,隨即站在一旁道:「公子,你坐。」

王鈞朝凳子上一坐,轉頭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是周黑子,問道:「你這裡有什麼好茶啊?」

周黑子一瞧王鈞的架勢,心中暗暗猜到不會是哪一個世家的出來的公子,聽見王鈞的聲音回過神,道:「公子,看你就不是平常人,小的這裡全都是那些茶葉恐怕你喝不慣,唯有一些銀針茶的高沫你才能勉強入口。」

「行吧!來一些,再來幾屜饅頭,其他的東西看著上!」王鈞掃了一眼另一頭的灶台上蒸的饅頭,隨意的道。

「好勒。」周黑子小心翼翼的從抽屜里取出一包茶葉碎末,倒進茶壺裡,又兌了一些開水,拎著茶壺在桌上一放。

又端了幾屜饅頭和一些肉食,鹹菜擺在桌上,躬身道:「幾位請用。」

王鈞隨手拿起一塊饅頭,將饅頭一撕兩半,放了幾片牛肉和鹹菜進去,吃了一口,道:「還行。」

「公子滿意就好。」周黑子長舒一口氣,他就怕這些世家公子無事找事,他一個平頭百姓還不敢反抗,道。

王鈞裝作一副不經意的樣子,隨口問道:「你們濟縣出了什麼事啊?怎麼有這麼多的士卒啊?」

周黑子小心的四處瞧瞧,生怕引來大乾的巡邏隊,小聲的道:「公子是外地人吧?」

王鈞不著痕迹的點下頭,道:「我們是武國人,趕往景國上京,一不小心的在野外遇到了一些麻煩,迷迷糊糊的來到了濟縣。」

「唉,我們景國這兩年真的不景氣啊!原來外邊就有衛國和蠻人虎視眈眈,前些天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個大乾攻打我們景國,一出手就奪了我們幾座大城。」周黑子一聽臉色有些黯然,道。

王鈞可不想聽這些事情,對於大乾的動向他比周黑子清楚多了,道:「掌柜的,你們這裡有什麼翰林?或者大儒?」

周黑子好似想到了什麼,接著又搖搖頭道:「本來…沒有了。」

「對了,你們濟縣有沒有什麼大才啊?我看濟縣也是一方大縣,不會連什麼大才都沒有吧?」王鈞裝作好奇的問道。

「唉…我們這裡有一個柳家,不過他們現在…這些混蛋吃景國的,喝景國的,最後居然投靠了大乾。」

說著,周黑子好似想起了什麼,道:「其實我們濟縣有一個大才,不過他現在只是童子,什麼都做不了。」

「是啊!方運可惜了,要是沒有大乾,就憑他聖前童子色身份,一定會收到大王重用的。」另一名客人不禁感嘆道。

「是嗎?」王鈞擺出一副懷疑的態度,道。

「你還別不信,就在童子科的時候,方運就寫出了一篇出縣的詩。」另一個客人,瞧見王鈞臉上的懷疑,憤憤不平地道。

「不好意思,畢竟聖前童子實在太過驚人,在下還需要親自去看看。」王鈞故作驚訝的道。

「方運就住在城外,公子大可以去看看,我們有沒有騙你。」周黑子有些不滿的道。

「哈哈,掌柜的別生氣,想必你們也知道聖前二字的意思,以及他的重要性。」王鈞哈哈大笑,打岔著道。

「公子所言極是。」周黑子思考了片刻,點頭道。 比起中國其他部隊。中國的海軍是寒酸而卑微的。他||人是世界上前三名的強大日本聯合艦隊。全部的艦船加在一起幾乎都趕不上人家的一艘戰列艦的打擊能力。

然而即便如此。中國海軍仍舊在這樣的時刻做出無畏的戰鬥。儘管所有人都很清楚。哪怕他們的船被對擊中一發炮彈。都免不了船毀人亡。他們的任務行動也會隨之而失敗。但是。從上到下。沒有誰在這個時候會退縮。哪怕他們明明知道自己可能一去不回頭。

“史10”魚雷艇被委以重責。趁着夜色。們利用熟悉環境的優勢。將輕巧的小艇靈活的穿梭在黃浦江水道中間。小心避過停靠在這裏的各國船隻。尋找他們心中的目標。

對於這次出擊。10的安其邦胡敬瑞做了周密的準備工作。前甚至還曾拜託英國人幫。對“出雲號”的具體停靠地和防護做了一番仔細的偵查。

“出雲號”不僅僅是日本第三艦隊的旗艦。它本身也是日本海軍在華力量的代表。更是長谷川清和他的幕僚們長期駐在的地方。可謂是真正的上海日軍的核心要地。

因此。本身“出雲號”的防空力量就全部打開時刻警惕戰艦周圍還佈置了大量防雷網。更有其他的十幾條小艦衛護着。想要直接命中並不容易。

白天的時候。空軍對其進行過拼死轟炸。但因爲中央空軍的轟炸機航速極慢且數量太。搖搖擺擺衝上來被人當靶子打的機會更多。因而即便僥倖丟下一枚磅炸彈在附近也不可能直接命中。

“加賀號”的事情把日本人嚇的不輕。長谷川清馬上意識到自己面臨的危險。對於越戰越勇的中國空軍他半點都不幹掉以輕心。不管白天晚上。第三艦隊地警惕性提的足足的時刻防止來自空中的打擊。

至於中國海軍。日壓根就沒放在眼裏。據他們所知。中國人並沒有潛艇。陳曉奇軍閥的那個還算不錯地艦隊也都遠遠的躲在了蘭芳共和國海,不出來中國海軍就剩下那麼小噸位的小船。都不夠“出雲號”一炮轟的。

再者說。那麼多的日本艦艇密密匝匝停在一起一般人根本都難以認出來。擊中別的船的機會甚至更高。

也只有像魚雷艇這樣不過十來噸幾十噸的小船才能不引起敵人地警惕。這是安其邦胡敬瑞周密考察後的出的結論。並且根據上面的指示。爲了儘量減小目標。原來的兩艇出擊。變成他們獨自作戰!他們的身上。卻揹負着海軍萬餘將士的重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