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此時此刻剛剛坐到木屋床上的鸞峰等人聽了李山的話,會不會皺下眉頭,因為他們的敵人已是悄然形成。 天文台的工作室外,是寬敞的休息室。

0

此刻張恆遠和阿sa博士正站在通透的玻璃窗前。

玻璃窗外面的景緻,被穿透力很強的白光照亮,他們能夠看到外面那些鬱鬱蔥蔥的林木。

那些林木上面不時因為燈光的晃動,而驚起飛鳥。

飛鳥在白光之中一晃,就消失在了天際,不知道飛向何方。

「要來杯咖啡嗎?」

阿sa博士雙手杵在靠近玻璃窗前的管子上面,沉著語氣,緩聲說道。。

「不用了,有什麼話想說的,你就說吧。」

張恆遠歪了歪腦袋看了看阿sa博士,之後,又正過身體望向前方,若有所思地道,「沒必要避開他們的!」

在張恆遠說出「沒必要避開他們」這話的時候,阿sa博士一愣神,但隨即笑著道,「我不是避開他們,也沒必要避開他們。

我只是想找個相對安靜的地方和你聊聊而已。在工作室之中,他們太過狂熱了。」

阿sa博士其實更多的時候更偏好於安靜的氛圍之中。

他覺得安靜能夠給他帶來更好的思考,他是個外國人,也不太習慣華夏國的種種規矩。

「今天他們是有點興奮過頭了,待會兒,我會提醒他們的。」

張恆遠生聲音一如平常,仿似不具起承轉合。

阿sa博士也並不在意,笑著道,「你們華夏國不是有句俗話叫『樂極生悲』嗎?其實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

我總覺得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要知道,這種電磁波多半是外面的星球發射過來的。而我們有幸接收到,或許也不是偶然。

你們總覺得發現外星文明是件偉大的事情。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要是真的有外星文明並且他們強於我們,我們該怎麼辦?是被他們所奴役,還是說和他們對壘。

要知道,星外空間之中即便是有生命體的存在也不可能就是人類,還可能是別的生命體,想和他們和平相處,還是極其難辦的。」

張恆遠面露沉色,也不接阿sa博士的言語,站在一旁,端著下巴,皺眉思考。

「我知道,張台長和很多社首山天文台的人的想法是極具類似的,可能覺得我就是學習考古學的,並沒有什麼觀察星象軌跡以及電磁波動之類的經驗。

但是,我想說,現在的問題不僅僅是你們社首山天文台,接收到了電磁波這件事情這麼簡單,而是說,我們如何面對那於我們而言充滿的未知的世界。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阿sa博士一直注目著張恆遠的表情。

看到張恆遠眼皮在顫動,阿sa博士就知道張恆遠對這件事也是很在意的。

「阿sa博士,你想表達些什麼,你就直說吧?!」

張恆遠其實明白阿sa博士的意思,他知道,阿sa博士是想讓他將他們社首山天文台所接收到的這段電磁波的波動圖,拿出去,讓全世界上所有的天文科研所進行共同研究。

可是,他也是知道,這種建議要是和其他同事說,他們也一定不會同意的。要知道他們在這個社首山天文台已駐守幾十年了,期間,始終也是沒有什麼太大的發現。


而現在,他們有所收穫,卻又要被告知將所觀察到的電磁bobo動圖傳播出去,那是不是就代表他們的發現成了所有人的發現。

這對於他們這類天文工作者來說還是很難接受的。

「我想為了地球的安全和人類的安寧,我們應該將這段電磁波的波動圖交出去。」

阿sa博士也不隱晦自己的意思,就直接闡明自己的觀點,張恆遠站在一邊洗耳傾聽,面露赧色。

阿sa博士分析道:

「首先,這樣的成果你們社首山天文台自行研究是很費力的,而且就算是研究成功了,也不見得能夠得到你們華夏國乃至世界的認可。

其次,你們手中的資料給各個天文台發過去,也能夠試探出他們有沒有接收到同樣的電磁波訊息。

要是有,證明這種電磁波是普遍性的,而不是僅僅局限於你們社首山天文台。

最後,你要知道,現在的地球,儘管還是國與國的關係,但是,將來有那麼一天,我相信,這個地球會是一個大家庭,而我們所面對的可能是更強悍的敵人,而不是我們人類自己。因此,我們必須時刻做好準備。」

張恆遠仍不說話,他在思索阿sa博士的這番話。

他意識到這件事情可能已經涉及到了政治的問題,而政治的問題卻不是自己能夠單獨決定的,他現在要做的是,上報,等待上面領導的決定。

至於這電磁波動的接收,畢竟還是他們的社首山天文台率先發現的,他還是有一定發言權的。

阿sa博士見張恆遠面露難色,也有點不快,一氣之下,就沒有回工作室,繼續觀察那電磁波的波動,而是回了自己的卧室。

……

天色見亮,張恆遠有些忐忑不安,思來想去后,終於是將社首山天文台所接收到電磁波的事情上報給了天文部。

而幾日後,天文部所下達的批文卻是令他十分驚訝,和阿sa博士的決定居然一模一樣。

沒出五天的時間,這件事情就見了報紙,而且還引發了一時的轟動。

人們在好奇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外星人到底長得什麼模樣,以及外面的星球是否也和我們地球一樣好玩?同時,又懼怕外星生物更太過強大危及到地球。

沒過多久,更大的新聞橫空出世。

原來美國國防部天文台也曾接收過一段電磁波,但那已經是上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他們破譯了那電磁波之中所蘊含的大致含義。

美國天文局先前破譯的那段電磁波的內容也很是詭異,至今讓張恆遠都感到迷惑。

內容是這樣的:

我們為巨龍而來,我們為我們的祖先而來,我們空間正在波動,請你們救救我們……

而張恆遠所在的社首山天文台所接受到的那段電磁波,破譯后,卻是更為詭譎的一段話。

內容是這樣的:

「巨龍,巨龍……我們需要您的幫助,我們虔誠的祈禱……您的子民願意用他們的生命去訃告。」 最前面的是個禿子,看那樣子有三十多歲的年紀,脖子上帶著一條不知是真還是假的大金鏈子。後面的三個人,其中有兩個眼睛不大,穿著很隨意。還有一個,眼睛很大,臉面上紋了一隻噴火的小火龍,看模樣也不是好惹的主。


「怎麼,幾位大哥,你們有事嗎?」鸞峰放下行李,笑著說道。畢竟出門在外,什麼樣的人都有,你不能保證每個人都是好人,但是,你要保證的是盡量不去招惹那些看上去十分無賴的人。


四人輕蔑地笑了笑,為首的禿子說話了,「兄弟,我們也不願意與人廢話,你可能還不知道我是誰吧!?」鸞峰不說話,下意識的示意張靜晨站到自己的後面不要動。

那禿子瞟了一眼張靜晨那修長的玉腿,吞了口口水,目光凝在鸞峰的臉上也不說話。

「看你小子就不知道!這是我們明湖縣的老大,人稱,『二龍湖浩哥』,怎麼樣,怕了吧!?就知道你怕了。」這位禿子浩哥身後的一名小弟看樣子已安奈不住自己喜歡拍馬屁的嘴臉,就開始大包大攬地讚揚起鸞峰面前這位看上去一臉猥瑣相的老大。

鸞峰心中鄙視不已,心想,還二龍湖浩哥,那我就是華夏國的「飛機哥」:只打飛機,彈不虛發,專爆菊花。

看到鸞峰不說話,那浩哥臉上很是不屑,輕蔑地道,「兄弟,我們其實也只是做點小買賣,保一方平安,收點小錢什麼的。你要知道干我們這行的就怕沒買賣可做。今天你們遇上我們哥幾個,也算是你們倒霉。怎麼樣,給點小錢花花吧?!」

聽到這話,站在鸞峰後面的張靜晨一陣氣惱,厲聲道,「你們再站在這裡,我們就報警了。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像你們這樣攔路搶劫是會被判刑的。」


「判刑?」那二龍湖浩哥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瞪著張靜晨,喝道,「小丫頭,法律我們也不是不懂。但是,你告訴我,我們要判刑,我們可就不理解了。為什麼,我們會判刑呢?!首先,你說的話,就是錯的,什麼是攔路搶劫?我根本就沒攔你們的路,再有,我們是搶劫嗎?之前,我不是說了嗎?我們是在做買賣。」

「不要臉。你們這就是搶劫。」張靜晨越聽越生氣,怒罵道。

鸞峰迴了一下頭,示意她不要再說話。畢竟,對於這裡他們只是初來乍到,並不熟悉,有句老話說的好,「強龍不壓地頭蛇」。即便眼前的這幾個人不是強龍,稍稍忍耐一下也不會錯的,以免釀成什麼禍端。抱著這樣的想法,鸞峰客客氣氣的對著那二龍湖浩哥笑著說道,「這位大哥,我知道你們做生意都不容易。這點小錢,是給你們的,拿去讓兄弟們買點好煙吧!」說著,鸞峰從兜里掏出300塊錢,塞到那二龍湖浩哥的手裡,並假意咧嘴笑道,「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

而身後的張靜晨看到鸞峰在給那禿子塞錢,就有點不樂意了,用胳膊碰了碰鸞峰的背,細聲道,「你怎麼給他們錢啊?!他們就是一幫無賴。」

「沒什麼,花錢免災。你要知道,大人物或許好惹,而像這群小賊可就不好惹了。我可不想在睡覺的時候,總是被人惦記著,連個踏實都沒有。」

「可是」張靜晨還想在說些什麼,卻是被鸞峰的一個眼神給攔了下來。不說話作罷,張靜晨只好氣惱惱地站在鸞峰的後面。

看到鸞峰給自己塞錢,那二龍湖浩哥咧著嘴,點了點頭。

可當看到鸞峰塞到禿子手裡面只有300塊錢的時候,那位臉上紋有火龍的手下卻是不幹了,竟發起飆來,狠聲道,「媽的,小子,你的意思,這點錢就想打發我們了。這點錢,連頓飯都吃不上。你還想打發我們,簡直是痴心妄想。」

經那紋龍男子一說,那二龍湖浩哥惡狠狠地瞪著鸞峰,卻是緩聲道,「剛才看你還以為你很會做事,但是,你現在做的可就有點不對了。300快錢的確還是少了點。要不然這樣吧,你也不用多給錢了,就讓你的女朋友留下來陪哥幾個樂上一晚上,怎麼樣?!」

「什麼?讓我陪你,我看你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你死德性,長著一雙死魚眼,還想占我的便宜。」聽到讓自己陪他們,張靜晨終於是忍不住了,氣惱惱地喝罵道,「死禿子,你以為你可以無法無天嗎?別做夢了。傻X。」

「你再說一遍。」二龍湖浩哥臉色陰沉的有些駭人。他後面的手下更是虎視眈眈,怒不可遏。

但是,張靜晨也不讓,「怎麼樣,說的就是你,你個死魚眼,死禿子。」


鸞峰本想捂住張靜晨的嘴,但是現在看來已是不可能了。鸞峰倒現在才發現,對於女人你要是單從外表,覺得她是文文靜靜、甜美可人的,其內心深處說不定就是一片火海,就算不是火海,也是巨浪滔天。

「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你個臭**,你給我等著,今天晚上我讓你好看。」說罷這位二龍湖浩哥將那攥在自己手裡面的那300塊錢,揣到了兜裡面,眼中凶光畢露,帶著自己的人,氣呼呼地轉身而去。

望著這夥人離去,鸞峰嘆氣道,「看來踩到蛇尾巴了!」

「怎麼辦?」張靜晨求救一般地望向鸞峰。

鸞峰撅了撅了嘴,一臉的無奈地道,「沒辦法,社會上什麼人都有,有的是看上了你的錢,有的是看上了你的權,還有的人專看你的色相。」說道「色相」二字的時候,鸞峰不由的將聲音加重幾分。

「你說誰呢?」聽出鸞峰對自己的調侃,張靜晨也是憤憤不平地道。

「沒說誰。我看,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個明湖縣吧!等到下一個地方,我們再落腳,再吃東西。」說著,鸞峰提著行李箱,回身向停車處走去。可是走到後備箱,準備放行李的時候,他又轉身走了回來,對著還在原地的張靜晨,沉聲道,「恐怕走不了了,車子的後輪胎已經被扎碎了,沒了氣無法上路。」 木屋中。

坐在椅子上的龍貓似有所思,借著燈光,擺弄著手裡面枕水大師贈予鸞峰的那隻錦囊。

說是錦囊,實際上龍貓知道這並不是一隻簡單的袋子,這在龍星上被稱之為「龍紋絲袋」。

所謂的龍紋絲袋的作用其實是用來儲物的,上面一般存有精神的烙印。等級越高的龍紋絲袋儲物能力就越強,所被加持的精神烙印也就越強烈。

一般情況,這種絲袋都是由御器師製作完成的。

剛才龍貓用自己的精神力試圖探入那龍紋絲袋裡面,但卻是發現,這龍紋絲袋的精神烙印實在是太過強悍。龍貓自知,即便是以前龍氣充足、精神力充沛,想來也極難將其開啟。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坐在一邊一直觀察著龍貓一舉一動的鸞峰開口問道。

歷經今天的事情,鸞峰越來越對龍星充滿興趣了,就像今天晚上所得的護龍石還有這龍紋絲袋都是讓他覺得特別的新奇。

「這袋子裡面的精神力實在是太霸道,以我現在的修為打不開。」龍貓越是這樣說,心裡就越為忐忑,其實它認為自己根本沒有打開這龍絲袋的任何機會。打個比喻,他現在的精神力就相當於一滴水,而龍紋絲袋裡面的烙印則是整片海洋,試想一滴水想要在整片海洋裡面泛起巨大的漣漪顯然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龍貓也做了估計,就算是護龍族族長梵天渡估計也很難開啟這龍紋絲袋。

「打不開嗎,為什麼呢?我看其材料也沒什麼啊。」鸞峰自然是覺得這龍紋袋沒什麼,因為他的精神力還是太過薄弱了。

「你懂什麼,這龍紋絲袋可是極其高明的御器師製作的,而且擁有這龍紋絲袋的御龍師其精神力可以用浩瀚如海來形容,以我們現在這點淺薄的力量想要開啟這龍紋絲袋顯然是不可能的。」

「哦,我知道了。」鸞峰點了點頭。后又問,「那御器師在你們龍星上又是做什麼的呢?」鸞峰疑惑不解。

龍貓也知道他不明白,就解釋起來,「這御器師,其實,和祭祀是差不多的。在龍星上有很多種職業。但是大致上要分為四種職業,一種就是御龍師,而御龍師就是我們常說的修士,以修鍊龍力、龍氣、精神力、功法技能為主,等級我先前已經和你說過了;而我要說的另外三種分別是龍祭祀(也叫祭祀)、御器師、御丹師。其實他們也是修士的一種,只不過所主修的方向有所不同。

龍祭祀顧名思義就是掌管祭祀,預言生死,窺視陰陽,分級有四種,分別是人祭祀、地祭祀、天祭祀、輪迴祭祀;至於,御器師卻要更為實用一些,他的作用主要是凝練寶物,龍星上的寶物我們稱之為法器,分級有八種,這個比較繁瑣,從低到高分別是凝器師、形器師、靈器師、人器師、地器師、天器師、輪迴器師;而最後一個就是御丹師,自然和丹藥有關,作用嘛,主要就是煉丹。在龍星上丹藥所帶來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御丹師分級也有五種,分別是藥師、丹師、大丹師、形丹師、靈丹師。而這三種職業的共同點是每一級別都分為上、中、下三個小級。而且每一級別差距也都是巨大的。」

鸞峰聽得有些出神,他沒有想到,在龍星上面還有這麼多的職業,這倒是有點出乎他的意料,而且聽龍貓說每一級別的差別巨大,那就意味著,從凝器師到輪迴器師之間相隔著巨大的鴻溝。

「這麼說,我們很難打開這龍紋絲袋了?」鸞峰問道。

「沒錯,但據我估計,製作這龍紋絲袋的那位御器師最起碼達到了地器師的資格,甚至於有可能達到天器師的資格。鸞峰你要知道在我們龍星上就算是人器師都已經很少出現了,而地器師簡直是絕無僅有的存在。」龍貓解釋道,「而且那龍紋絲袋的主人恐怕也不是一名簡單之輩。那精神力浩如煙海,估計至少也是龍天師或龍尊級別的御龍師。」

聽到這裡,鸞峰臉上的驚訝之色溢於言表。

「那就是說,這龍紋絲袋是絕世的寶貝了?!」鸞峰驚嘆道,現在,他越來越想知道這龍紋絲袋之中到底是什麼東西了。試想而知,用來儲物的法器都已經達到了地器師級別,那這法器之中的寶貝很可能已經超越這龍紋絲袋的價值了。況且,這裡面的寶貝似乎還能壓制住護龍石的封印。

「沒錯,不過,即便是我們知道這龍紋絲袋裡面有寶貝,以我們目前的能力也是絕對打不開的。除非我們抵達龍星找上一名龍尊境界的御龍師幫忙破開精神烙印,倒是有可能打開。

但是,這樣的寶貝保不好就有高階御龍師會貪婪,所以無論是在地球還是在龍星,這寶貝你都要妥善保管,不到萬不得已不得輕易示人,以免惹來殺身之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