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的意識在黑暗中好似發現了一絲光亮,頓時,他順著光亮行走出了這無邊的黑暗之中……

0

傲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映入他視線里是一片漆黑狹窄的石洞,

視線緩緩轉移,頓時,兩張熟悉但卻憔悴的面孔映入了他的眼帘,

這兩張面孔的主人正是牛耿和孫精,

只是此刻兩人都是一臉的蒼白,衣服上布滿了血跡,兩人打起所有的注意力,警戒的望著石洞之外,

似乎是因為兩人太過注意洞外的緣故,因此,當傲天睜開雙眼望著他們之時,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

「牛耿,」

頓時,傲天叫出了聲,聲音中雖然還有些虛弱,但是比未昏迷前無疑是顯得精神了許多,

牛耿聽到有人突然叫他的名字之時頓時嚇了一跳,不過當他反應過來叫他名字的是自己老大之時,頓時面露狂喜之色,道:

「老大,你醒了,」

傲天蒼白的臉上浮現起了一抹微笑,輕輕的點了點頭,而後疑惑的問道:

「牛耿,這是哪裡,你們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幹什麼,」

牛耿聽到傲天的問話后,原本臉上的喜色頓時褪去,換上的是一副愁眉苦臉,道:

「老大,事情是這樣的……」

石洞中,牛耿開始闡述至傲天昏迷后所發生的事情,而在一旁靜靜注視著洞外動靜的孫精也是時不時的補充了一兩句……

(月底了,淚求鮮花,貴賓,蓋章,月票,,,) 原來.就在傲天斬殺了范連之後.范連身死的消息就傳回了青雲門.

[沖田總悟bg]離你最近的地方 .畢竟.范連是奉了大長老陳不仁之命去殺孫精的.


而現在孫精沒死.范連反而死了.這隻要是個人都明白.范連的死絕對是孫精直接或間接造成的.


這也就直接導致了孫精在青雲門的勢力範圍中舉步維艱.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面臨著來自青雲門的追兵.

而牛耿一直都在孫精身旁.這也就直接被青雲門划入了黑名單.更何況.在斬殺青雲門大護法陳僑之時.牛耿的容貌在青雲門中已是人盡皆知.

這也就直接導致孫精和牛耿幾乎每時每刻都處在九死一生的境地中.

而在傲天昏迷期間.牛耿便是背著前者往寧城方向而去.但卻又要時時防備著青雲門的圍剿.

而這次也不例外.牛耿和孫精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從前不久的圍剿中跑出來.躲到了這個山洞中.

而這也就直接導致傲天醒來后.便是身在這個偏僻的山洞裡.

當傲天聽完牛耿的述說后.頓時.眼神冰冷了下來.尤其是看到牛耿身上那七橫八豎的傷痕時.眼裡的怒火幾乎就要將迸發而出了.

「這次圍剿我們的人.實力大致在什麼範圍.」傲天淡淡的問道.只是語氣中有著濃濃的冰寒.

「十幾個半步人靈的武者和三個人靈境前期的武者.」孫精一口答道.

傲天聽后眉頭不禁微微皺了起來.三個人靈境前期的武者就不好對付了.更何況還有十幾個半步人靈境的武者.

難怪在自己昏迷期間.牛耿和孫精會被青雲門碾的如同喪家之犬一般.

同時.傲天又再次見識到了青雲門那深厚的底蘊.一口氣便派出如此多的高級武者.其能量不可謂不大.

無盡吞噬進化 .」

對於傲天來說.半步人靈的武者雖然不凡.但是給自己帶來的威脅卻並不大.而那三個人靈境的武者則不同.因此.對於那三個人靈境的武者.傲天還是給予了很大的重視.

「那三個人靈境武者乃是青雲門所請的供奉.如果不是什麼特殊情況.一般是不會出手的.」

對於青雲門.孫精無疑是了解很多的.於是他便為傲天解釋道.

孫精話里的意思.傲天又怎會不明白.既然青雲門供奉不到特殊情況不會出手.但現在卻向自己等人出手了.那無疑是說明範連身死.已經讓的青雲門這尊龐然大物無比暴怒.因此.才會出動青雲門供奉對自己等人進行圍剿.

傲天正想說話之時.一道威嚴的聲音突然從石洞外傳了進來:

「那三個罪犯一定就藏在這附近.你們給我一寸寸的餿過去.要是發現他們的行蹤不可硬敵.立刻喊出聲.由我親自對付.」

「是.大供奉.」

隨後.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便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開始了「地毯式」的搜查.

「老大.怎麼辦.」

石洞中.牛耿向傲天問道.

一旁的孫精也是將目光定格向傲天.似乎在這個關鍵時刻.傲天已經成了他們的主心骨一般.

傲天沉吟了一會.咬牙說道:

「一直在這等著也不是個辦法.這樣下去早晚會被他們搜查到.走.我們出去直面那些人.」

「對.出去和青雲門那些雜種拼個你死我活.」

1984之狂潮 .頓時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興奮的低吼道.

牛耿可以說是一個戰鬥狂人了.只是這些日子因為要護著昏迷不醒的傲天.所以他一直都沒能完全展開自己的身手.

而現在.聽到傲天要和對方硬碰.這無疑是讓的這位憋屈許久的戰鬥狂人喜出望外.

而在一旁的孫精心裡卻是猛的一驚.似乎是被傲天的提議給嚇到了.

不過這也正常.現在完全就是一副敵眾我寡的局面.與青雲門的弟子硬拼實屬不智.但如今雙方完全可以說是不死不休了.除了硬拼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無奈之下.孫精也只得同意.

傲天見牛耿和孫精都同意之後.便是將目光定格向石洞外.眼神也是逐漸凌厲了起來……

石洞之外.十幾個青雲門的成員不斷地來回搜索著.看他們那仔細謹慎的模樣.估計就算是一隻蒼蠅也很難逃出他們的掌心.

「怎麼樣.有沒有找到那幾個人.」

突然.一位中年男子對著周邊的青雲門弟子喊道.

「稟告大供奉.這裡沒有.」

「稟告大供奉.這裡也沒有.」

「大供奉.我這裡也沒有.」

「大供奉.沒有發現他們的身影……」

聽著那些青雲門弟子對自己彙報后.大供奉的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

「稟告大供奉.這裡有一個山洞.」

突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讓臉色難堪的大供奉精神陡然一振.

「走.都跟我過去看看.」

大供奉呼喝了一聲.頓時青雲門的弟子們便是向著傲天所在的山洞圍攏而去.

「哧哧哧」

就在這時.數十道小石子突然從那山洞裡面飛射而出.帶著撕裂空氣所發出的聲響射向眾青雲門弟子.

大供奉望著那向自己這邊飛射而來的小石子.眼中閃過一抹冷笑.旋即.一股熾熱之氣便是從其體內暴涌而出.彷彿岩漿一般.

而那些但凡飛射向他所在的方向的小石子.到了途中便是直接消融而去.

他就宛如是降臨世間的火神.眾青雲門弟子站在他的身後竟是一點也沒有受傷.

「孫精.出來吧.我知道你在裡面了.」望著那沒有了動靜的山洞.大供奉頓時淡淡的說道.

「咚咚咚」

頓時.一陣腳步聲從石洞內傳出.隨後傲天便是當先從裡面走了出來.


而牛耿和孫精好似是傲天的左右護法一般.竟是緊緊的跟在他左右.

傲天剛走出山洞.十幾道人影便是映入在他的視線中.

當先一人乃是一位中年.穿著一身火紅色的衣袍.一股熾熱之氣不斷地從其體內散發開來.

因為孫精在山洞中為傲天介紹過青雲門供奉.所以傲天一眼便認出此人便是青雲門大供奉火武田.

而站在火武田身後的兩位中年男子想來便是青雲門的二供奉和三供奉.

而這三人.便是此次圍剿傲天的三位人靈境武者.

在三位供奉背後站的乃是清一色的提煉了一層玄力的半步人靈境武者.想來這些都是青雲門的傑出弟子.

傲天的視線在他們身上轉悠了一圈后.便是停在了他們領頭者火武田身上.

因為陳僑被斬殺的緣故.所以傲天的容貌在青雲門中也算是人盡皆知了.所以.傲天一出來.便是被那些青雲門眾成員認了出來.

「你總算醒來了.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來了呢.」火武田見到傲天.嘴角浮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傲天聽到火武田的話后.並未感到奇怪.畢竟.之前自己就一直處在昏迷當中.由牛耿背著自己到處逃竄.火武田知道自己昏迷的事那也實屬正常.

「早便聽聞青雲門大供奉的名聲.只是之前本人受傷昏迷.無緣與大供奉見面.實在慚愧.如今見到大供奉.當真是見面不如聞名啊.」傲天拱了拱手.一臉「謙虛」的模樣.

而火武田在聽到傲天的話后.臉色不禁變得跟黑炭一樣.作為青雲門大供奉.他當然聽的出傲天語氣中的嘲諷.這傢伙分明是在罵自己不要臉.在他昏迷期間對他同伴下手.

尤其是最後一句「見面不如聞名」.更是直接在打這位青雲門大供奉的臉了.

頓時.火武田冷聲說道:

「小子.你死到臨頭還敢耍嘴皮子.信不信本座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傲天聽后頓時一驚一乍的叫道:


「唉呀呀.我好害怕呀.大供奉啊.饒了小子我吧.小子下次一定不敢了.」

說著.傲天右手還捂著自己的心口.裝出一副極為害怕的模樣.只是那臉上的嘲諷和語氣中的不屑.怎麼也掩藏不住.

火武田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了.又哪裡會聽不出傲天說的是反語.再加上傲天的表情和語氣.頓時讓的這位大供奉心中的怒火節節攀升.

「小、子、我、一、定、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火武田一字一頓的說道.語氣中有著濃濃的怨氣透露出.

不過他也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了.狠狠的吸了兩口氣.便將心中的怒火給平定了下來.隨後視線轉向傲天身旁的孫精.道:

「孫精.雖然你比我年長是我長者.但是在龍神世界中一向是靠拳頭說話的.今天我就把話挑明了.你只要跟我回青雲門接受處罰.門主也許會看在你是孫家成員的份上饒你一條死.但是你要敢拒捕的話.那也別怪我不給孫家顏面.將你這老傢伙就地斬殺了.」

孫精哈哈大笑道:

「火武田.老夫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想一句話勸降我.那你也太小看我孫精了吧..」

火武田聽后雙眼不禁緩緩的眯了起來.一股狂暴熾熱的能量波動突然從其體內擴散開來.

「既然你們都想找死.那我成全你們.」 火武田話音剛落,站在他身後的青雲門成員頓時個個面帶殺氣的望著傲天三人,一股緊張的氛圍悄然瀰漫而開,

牛耿見狀頓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臉霸氣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