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劉姐,不是不夠,而是,而是這位先生的卡里面至少能買得起我們十臺奔馳550,而且還綽綽有餘……”裏面的收銀員急忙打斷銷售員的話,小聲說道。

0

“什麼?”收銀員差點跳起來,轉頭難以置信的看着收銀員,大聲喊道:“這個小子竟然有這麼多錢?你是不是看錯了?”

“絕對不會看錯的,我是學會計的,怎麼可能會把喝點事情看錯呢?”收銀員急忙認真的揮揮手,緊張說道。

銷售員眼珠子瞪得溜圓,難以置信的看着蘇逸,下嘴脣狠狠顫抖了幾下。

能夠買得起十臺奔馳550,那卡里面有多少錢,銷售員都不敢去想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蘇逸的錢絕對超過了銷售員的想象,這一次銷售員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過隨即,銷售員的心中就出現了另外一種情感,後悔,深深的後悔。

如果之前銷售員就好好的伺候蘇逸的話,現在這五十萬的提成是不是就落入她的口袋了,現在就算是有了趙志堂這樣的客戶,和蘇逸相比也絕對小兒科,趙志堂怎麼可能比蘇逸還有錢。

“嘿嘿,怎麼樣,這一次沒有問題了吧?開票吧,小玉,你去給我提成,我要一步完成的,車牌子你們都給我上好了。”蘇逸笑眯眯揮揮手,看都不看銷售員一眼,轉身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那個,對不起,先生,剛纔,剛纔我已經問過庫房了,現在我們店裏面550只有一臺,算是限量款,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們需要給您再進貨,但是至少需要四個月的時間才行。”小玉走到蘇逸身邊,小聲說道。

“四個月的時間?太長了,我可等不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

“等一下!什麼玩意兒就是你的了?你做夢呢?”

蘇逸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一道傲慢的聲音從旁邊傳出來,趙志堂大搖大擺的走到奔馳550旁邊:“這臺車我要了,不就是兩百多萬,我出不起嗎?”

銷售員本來沮喪的臉瞬間亮了起來,她也沒有想到這一次趙志堂竟然這樣大手筆,一出手竟然也買兩百多萬的車,這一次她是要發財了。

“趙大少,您也想要這輛車啊?沒有問題,這輛車我們店裏面只有一臺,您可是我們的鑽石會員,現在只要您買,就有優先選擇權,我現在就給您開票啊!”銷售員急忙答應一聲,轉過身就奔着吧檯走去。

趙志堂得意的仰起頭,不屑的看着蘇逸,臉上滿是傲慢之色。

蘇逸吧唧兩下嘴,看了趙志堂一眼,眼珠子轉了轉,笑眯眯咧開嘴,大步走到車子旁邊:“哎,趙志堂,你要點臉行不行?這車可是我先買的,你還要和我搶是不是?” 趙志堂得意的咧開嘴,不屑的看着蘇逸,雙手環胸:“沒有辦法,我本來這一次也是想買這臺車,誰讓我是鑽石會員呢,真是不好意思,看來你只能等下一次了!”

“這就有點不講理了,明明是我先看上的,竟然讓你買走,那絕對不好使!”蘇逸大手一拍大腿,轉頭看向小玉:“小玉,去把你們的經理叫來!”

“好。”小玉急忙答應一聲,轉過身向着裏面走去。

不一會兒,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快步跑了出來,看見蘇逸和趙志堂,急忙帶着一張笑臉湊過來。

“兩位先生,我是這裏的經理**,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兩位的?”**笑呵呵的看着蘇逸和趙志堂說道。

蘇逸伸手拍了拍面前的車子,仰頭說道:“你是經理是不是?你們的這款車呢,是我先看上的,而且我錢都已經交給你們了,現在你們說車子要賣給別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你們這車之前有預約嗎?”

“絕對沒有,我已經查過,這臺車是我們四個月前到的,但是因爲價格昂貴的原因,一直沒有人選擇過,所以絕對沒有預約!”**急忙揮揮手,果斷說道。

趙志堂臉上的肌肉明顯抽搐兩下,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喂,你怎麼說話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告訴你,我可是你們店裏面的鑽石會員,我是不是有特權?”

“沒錯,先生,您身爲我們奔馳店的鑽石會員,確實享有特權,但是買車這種事情,確實是先來後到,不過考慮到您是這裏的鑽石會員,所以我們也會給您公平競爭的機會,既然現在出現這樣的問題,我們就價高者得。”**笑呵呵的對着趙志堂說道。

趙志堂臉色大變,這兩百多萬就已經讓他要崩潰了,竟然現在還玩什麼價高者得,這不是明擺着欺負他。

不過都這個時候了,這麼多人看着呢,趙志堂現在就送了的話,以後趙志堂還怎麼混天海市混下去。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都絕對不能被人看扁了纔是。

“好,不就是什麼價高者得嘛,來,我和你們玩兒,現在開始吧。”趙志堂咬了咬牙,對着**大聲說道。

**笑眯眯點點頭,看了一眼蘇逸:“先生,我們這款車的裸車價格是兩百五十六萬,現在我們……”

“三百萬!”蘇逸想也不想,直接伸出三根手指來,歪頭笑眯眯看向趙志堂。

趙志堂雙眼圓睜,臉上滿是詫異之色,蘇逸一下子就太高這麼多的價格,明顯是志在必得。


最主要的是,剛纔蘇逸已經把銀行卡拿出來了,上面可是有幾千萬,蘇逸說出這樣的價格確實也不爲過。

不過趙志堂如果連一下競爭都沒有,就這樣認慫的話,那豈不是更加丟人,以後汽車城他還怎麼來。

想來想去,趙志堂不由咬了咬牙,雙眼緊盯蘇逸,用力的點點頭:“不就是三百萬,你嚇唬誰呢,我出三百五十萬!”

“成交!”蘇逸伸手拍了一下手,轉頭看向**:“看來還是趙大少有錢,我就是比不過趙大少,既然這樣的話,我不買了,你們賣他吧,我去看看別的車。”

“好的先生,那請您慢慢挑選。”**笑呵呵說了一聲,擡頭看向趙志堂。

趙志堂雙眼圓睜,難以置信的看着蘇逸,這就退出了,這不是明擺着玩他嘛。

“等一下,等一下!”趙志堂急忙上前一步,射手攔住**:“這,這就完事兒了?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既然由一方已經棄權了,那就是完事兒了,這事情也沒有什麼好爭議的,不過既然趙先生願意出加價一百萬的高價來購買,我們自然也不會虧待趙先生,我們會給趙先生提供免費換機油兩次的服務,絕對物超所值!”**笑呵呵對着趙志堂說了一聲,轉身想辦公室裏面走去。

趙志堂臉上的肌肉狠狠抽搐兩下,雖然說奔馳確實值錢,保養起來也確實貴,但是兩次機油一百萬,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誰能花一百萬來換兩次機油?

趙志堂雙眼向上翻了翻,差點昏死過去,咬牙切齒的轉過身,盯着蘇逸的方向,眼睛都要瞪出血來。

“趙先生,實在是太感謝您了,您看看您是刷卡還是轉賬?”銷售員快步跑到趙志堂身邊,笑着說道。

趙志堂眨巴兩下眼睛,轉賬刷卡都沒有問題,關鍵是,他沒有錢。

“那個,我是你們的鑽石會員,既然這樣的話,我是不是能分期付款?或者說,我能……”

“當然可以,我們可以爲您申請貸款買車,不過您需要先將加價的一百萬加上首付錢給了,一共是一百九十五萬,謝謝。”銷售員笑呵呵的對着趙志堂說道。

趙志堂眨巴兩下眼睛,雙眼一番,險些昏死過去,蹲在地上臉色蒼白,顫巍巍的拿出手機來。

蘇逸看着趙志堂吃癟的樣子,咧開嘴笑起來,不就是一臺車,蘇逸本身就不在乎,能夠看着種植唐被弄成這樣,蘇逸更加開心。

最後,蘇逸選擇了兩臺差不多的一百七八十萬的吉普車,直接辦理了手續。

“沒看出來,你還很大方,這麼好的車,一般人可不會送出手。”藍靈兒坐在車上,歪頭看着蘇逸。

“嘿嘿,我的保鏢嗎,怎麼可能會掉價呢,是不是?這都是應該的!”蘇逸笑眯眯揮了揮手,毫不在意的靠在車門上:“對了,藍靈兒,晚上我要去天涯會的地盤開會,你和我一起去?”


“不去,天涯會那邊不會有事,我去不去都沒有必要,我今天晚上有別的事情要做,你自己去吧!”藍靈兒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你有事兒?”蘇逸挑了挑眉毛,好奇的看着藍靈兒:“不對呀,平時我不帶着你的時候,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和我一起去的嘛,怎麼今天你又突然不去了?不會是晚上要約會去吧?” “我做什麼不用你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總之,我晚上不會過去。”藍靈兒淡淡說了一聲,一腳油門,直接離開了4S店。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這情況確實有點不對勁,平時藍靈兒絕對不會這樣做,不管蘇逸做什麼,藍靈兒有已經會在蘇逸身邊纔是。

這一次藍靈兒竟然這樣決絕的離開,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蘇逸想不出來,不過直覺告訴蘇逸,事情絕對不簡單。

聳了聳肩,反正蘇逸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乾脆也就沒有多想,開車直接離開了4S店。

看了看時間,折騰了一陣,現在已經是晚上五點多鐘,蘇逸乾脆隨便吃了一口飯,剛剛吃完飯,蘇逸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美女姐姐,你的電話打來的挺早啊!”蘇逸笑眯眯接通電話說道。

“我是害怕你會放我鴿子,突然就跑了,誰知道你這個傢伙會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康潔嫵媚的聲音從電話裏面傳出來:“還有一個多小時就是約定好開會的時間了,你緊不緊張?”

“這句話應該你說纔對吧,你纔是天涯會的會長,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爲什麼要緊張?”蘇逸撇了撇嘴,笑眯眯說道。

“不會,我現在根本就不緊張,反正一會兒我就不是天涯會的會長了,我一定想好了,等到開會的時候,我就將天涯會會長的位置交給你,以後你想要怎麼做就是你的事情,只要你能抱住天涯會就行。”康潔笑着說了一聲,毫不在意的說道。

蘇逸心中一動,不由挑了挑眉毛。

之前康潔還和蘇逸說,這是單立新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地方,絕對不能丟棄,更加不能輕易放棄。

可是這才一下午的時間,怎麼康潔就突然改變想法,竟然願意將天涯會拱手相讓了。

就算是康潔心中清楚她一個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將天涯會統領好,但是讓她就這樣隨隨便便交出來,也應該是不太現實的事情。

爲什麼這一次康潔這樣爽快,願意將天涯會交出來,這情況明顯有點不對勁。

想來想去,蘇逸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乾脆笑眯眯咧開嘴:“行啊,那我求之不得呢,你放心吧,天涯會在我的手中一定會非常好,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

說完,蘇逸直接掛斷了電話,站起身開車直接奔着李鴻天的地方趕去。

“哦?這還真是一個有趣的新聞啊,康潔竟然願意將天涯會會長的位置交給你,這事情我確實沒有想到,我還以爲康潔只是會讓你做個什麼臨時的職位而已。”李鴻天靠在椅子上,歪頭笑眯眯看着蘇逸。

“所以我現在纔來找你,你一直都在地下勢力待着,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多,你也不希望到時候天涯會的地盤你會得不到吧?”蘇逸靠在沙發上,笑眯眯卡着李鴻天說道。

李鴻天抽了一口雪茄,低着頭想了想:“雖然你和我說的很清楚,但是現在你問我,我確實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你,畢竟現在這事情就擺在這裏,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康潔將天涯會的會長無緣無故交給你是絕對不可能的,要麼就是對你的考驗,要麼就是將你當成了擋箭牌,你的存在,只有這兩種可能。”

“擋箭牌?這話是什麼意思?”蘇逸好奇的看着李鴻天,好奇道。

“哈哈,很簡單,你想想,下載天涯會三大長老虎視眈眈,但是康潔一個人手底下最多隻有幾十個心腹而已,和天涯會三大長老手裏面的幾百人比起來根本就是玩笑,如果到時候三大長老真的強行奪權的話,你覺得三大長老勝算有多大?”李鴻天大笑一聲,轉頭看向蘇逸說道。

蘇逸低着頭想了想,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幾百人面對幾十人,大家都是相差不多,最後的結果是一定的。

“也就是說,康潔現在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三大長老的對手,那麼她就一定要找一個能夠和三大長老對抗的人,只有這樣,三大長老真的要是早飯的話,至少有一個人能夠削弱對方的力量,等到鷸蚌相爭差不多的時候,到時候就可以……”

“漁翁得利了!”蘇逸伸手打了一個響指,咧開嘴笑起來:“如果康潔真的是這樣的想法的話,那看來這個康潔果然足夠狠辣啊!”

“這個也是我現在的猜測而已,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另外一種,就是對你的考驗了!”李鴻天揮了揮手,站起身繼續說道。

“考驗?什麼考驗?”蘇逸好奇的看着李鴻天問道。

“考驗,更加簡單,天涯會在康潔的手中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康潔就算是現在還能夠利用單立新老婆的名號站住腳,可是時間一長,可能很多人都不會記得單立新是誰,誰還會記得康潔是單立新老婆的事情?沒有足夠的能力,卻坐在會長的位置上,你覺得時間長了,不會有人有怨言?”李鴻天大步走到蘇逸面前,平靜說道。

“確實。”蘇逸點了點頭,沒有否認李鴻天的話。

“既然這樣的話,就一定會有人造反,一旦造反,那康潔的下場絕對不會好,康潔在單立新身邊這麼長時間,早就已經知道在地下勢力是什麼樣的結果,所以她真的爲自己想好了後路,急昂天涯會交給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在此之前,她知道要知道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能力掌管好天涯會。”李鴻天一邊說着,一邊轉頭看向蘇逸。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說的不會就是我吧?”

“除了你還能有誰?現在康潔身邊唯一有資格得到天涯會的人就只有你,所以她只能選擇你,但是隻有我知道,你不可能會因爲一個小小的天涯會而停留你的腳步,我說的沒錯吧,蘇家大少爺?”李鴻天笑了笑,伸手指着蘇逸說道。 “什麼玩意兒是蘇家大少爺?”蘇逸挑了一下眉毛,擡頭看向李鴻天,眼珠轉了轉,笑眯眯說道:“李先生,你說的我完全不明白啊!”

“哈哈,行了,在我面前就不用裝了,蘇家大少爺來到天海市,這件事情對於很多人來說不是祕密,只不過究竟誰纔是蘇家大少爺,這纔是讓所有人都迷茫的事情,畢竟天海市之內,姓蘇的人可不計其數。”李鴻天轉身坐在沙發上,大笑着說道。

“那你怎麼肯定就是我呢?”蘇逸好奇的問道。

李鴻天咧開嘴笑了起來,慢悠悠的抽着雪茄:“原因非常簡單,當初我收到的消息,是蘇家大少爺會來天海市上大學,但是因爲當初天海市的幾所大學,錄取的人裏面至少有幾千個姓蘇的,就算是除掉那些女學生,男學生至少也有三千人,三千個人選擇一個是蘇家大少爺,這個概率,非常困難,也非常低。”

“那你就選擇我了?這事兒有點說不過去啊!”蘇逸鬱悶的吧唧兩下嘴,聳了聳肩靠在沙發上。

李鴻天笑的更加燦爛,輕輕搖了搖頭:“不,不是我選擇了你,是你自己冒出來的,就現在的大學生來說,有幾個真正沒有一點背景,就可以脫穎而出的?而且偏偏不管在什麼場合都那麼厲害?之前的大宅門,加上李雲樂的事情,如果你沒有點本事,你不可能做得到,最主要的是,偏偏什麼地方都攔不住你,如果你不是蘇家大少爺,你有這樣的本事,就真的有點說不過去了!”

蘇逸吧唧兩下嘴,其實這一段時間,蘇逸也覺得自己有點顯露的太明顯了,只要是明眼人想要發現他的身份確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是當時的情況蘇逸根本就沒有辦法退縮,不然的話,很多事情蘇逸都沒有辦法完成,這一點絕對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而此時發生這樣的情況,蘇逸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無奈的搖搖頭,現在李鴻天已經這樣說了,蘇逸繼續隱瞞下去確實有點不太現實了。

“行吧,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也不想瞞着你,不過我的身份,和我現在坐在這裏,沒有一點關係……”

“不,有很大的關係!”李鴻天猛地打斷蘇逸的話,騰地站起身來,大步走到蘇逸面前:“蘇逸,我現在要告訴你,如果你不是蘇家的大少爺,我絕對不會考慮和你合作,因爲和你合作,對於我本身沒有什麼好處,而張鈞紹給我的條件,比你給我的要高很多!”

蘇逸心中一動,張鈞紹也來找李鴻天,這有點太扯了吧。

先不說別的,李雲樂就是死在張鈞紹的手上,雖然說殺死李雲樂的是王皓,但是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就是張鈞紹。


李鴻天能夠在地下勢力成爲一方霸主,呼風喚雨,不可能不知道這點事情纔是。

張鈞紹竟然能來找李鴻天,就不怕李鴻天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幹掉張鈞紹?


這一點蘇逸還真有點想不通,蘇逸也想不出來,到底李鴻天的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

直到現在,蘇逸總算是看出來一件事情,整件事情和他想想的完全不同,李鴻天也好,康潔也罷,張鈞紹也算,這幾個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看來想要見牆拆牆,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