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箭射成什麼樣子對我來說無所謂。只是,我在想夏紗你爲什麼要訓練呢?”埃朗說,“我說過的,你不用去戰鬥了,我會保護你的。”

0

“我知道,如果遇到了危險,埃朗你一定會擋在我前面的。只是,有的時候,一個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正如埃朗不願意看到我受傷一樣,我也不願意看到埃朗你受傷。所以,我也要訓練自己。當埃朗有危險的時候,我也要有能擋在前面的能力。”

埃朗沒有回答,似乎是爲了逃避什麼。他看着迪艾,迪艾也看着他。

“我想,如果我前面射到迪艾的話,她現在一定會更討厭我了。”

“會嗎?或許會吧。”

“對了,夏紗在聖佐諾雷修道院學習了很久吧。”

“是啊,怎麼了?”

兩人在草地上坐下。迪艾或許是因爲來到了戶外,顯得很興奮,獨自在空中飛舞。

“不知道夏紗認不認識米利安和莉麗娜兄妹。”

“是他們啊,有見過面。莉麗娜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子,不過米利安的脾氣有點古怪。而且,後來因爲米利安的關係,他們被趕出了修道院。”

“是因爲他學了禁斷的黑魔法。”埃朗說。

“你也認識他們?”

“嗯,和他們相處過幾天。”埃朗告訴了夏紗有關他和米利安兄妹的事。

“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擔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還好不好,”埃朗說,“不過現在這樣的感覺漸漸消失了。”

“我見過米利安的黑魔法,很厲害的。而且,我也有聽說,他們並不是親生的兄妹。這一點,米利安知道,但莉麗娜好像不知道。”

“怪不得,我一直覺得米利安怪怪的,尤其是當他說起莉麗娜的時候。”

“回去吧。訓練的事情我再想辦法好了。”夏紗把迪艾叫了回來。

回到村子,已經快傍晚了,村民們都從農田往家趕,整個村子顯得很熱鬧。

突然,埃朗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影。

“那是,”埃朗的目光指向了一個地方。

“那是一個麪包作坊,”夏紗說,“那裏的麪包做的很好吃。”

那裏站着一個人,一手拿着劍,一手拿着個大的袋子,袋子裏放滿面包。那個人付了錢,匆匆離開了。

“修。”埃朗輕輕地叫了一聲。

“那個人是修?”

“嗯,我不會認錯的。”

“叫他啊,你怎麼不叫他?”夏紗說。

“不了,不用叫他了。看見他,知道他平安無事,我就安心了。”

等修離開了,埃朗走過去問作坊老闆。


“那個男人,一直來這裏嗎?”

“是啊,這幾天,一直過來,買很多食物。好像,是給一羣人來購買食物啊。”

“是嗎?謝謝了。”

“前面,爲什麼不去見修?起碼打個招呼啊。”回到家後,夏紗問埃朗。

“如果,我前面上去打招呼了,我就不知道我自己還能不能安心地回到這裏。經歷了那次大戰,修和索爾他們一定損失很慘,看他的身影那麼匆忙,他現在一定還生活在危險中。帝國軍說不定還在追捕他。如果,他要我回去幫他,我想,我一定會很爲難的。而且,就算他不那麼說,真的見了面之後,我也不知道我會怎樣處理我的感情。說不定,我仍會拿起劍,去戰鬥。那樣,就要離開你,或是把你一起拖入戰爭。我不願意這樣。”埃朗說,“修有很大的志向,這我知道。但我沒有,我現在只希望能有一個平靜的地方,能和夏紗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以前,這樣的生活我想也不敢想。但現在,這樣的生活已經在我的身邊了,我不願意再放棄這樣的生活。”

“人家,會說你不夠朋友哦,”夏紗說,“不過,你這樣的話,卻讓我覺得好開心,真的。”

埃朗看到的,確實是修。此刻,他正在往一個隱祕的地方趕去。索爾正等在那裏。

突然,一個人擋在了修的面前。

“好久不見了,修。”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修停下腳步,看着那個人。

“克麗斯?”修猶豫了很久,才喊出了那個人的名字。因爲,眼前的克麗斯,和那時被自己刺傷的克麗斯相差太多了。那頭長髮已經剪掉了,現在是一頭齊肩的短髮。穿着一套白色的套裝。樣子,像是一個剛從舞會回來的大小姐。

“真好,你還認識我,那麼,你一定還認識明茨大人了?”

“有什麼事嗎?你的傷好了?”

“嗯,還有點疼,你那劍刺得那麼深,可能,這疼痛會跟我一輩子了。”克麗斯說,“不過,我不是來找你報仇的。我這樣子也沒法打,我也打不過你,只是,明茨大人一直想見你。今天剛好遇到你,所以就像請你跟我去見見明茨大人。我們沒有敵意的,我保證。”

“我相信你們沒有敵意,”修說,“不過,我現在還有事要辦。”

“那麼,明天,明天我在這裏等你。”

“好的,明天見。”

第二天,修如約來到了昨天見到克麗斯的地方。克麗斯也正在那裏等他。

“明茨大人住在黃金鎮,有一段距離,我爲你帶來了一匹馬。”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黃金鎮,明茨的住所。

明茨正在書房等他們。

看到修,明茨顯得很高興。

“很高興再見到你,而且,不是在戰場上。”明茨說,“我還擔心今天你不會來。”

“你找我來有什麼事馬?”

明茨坐在書桌旁,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交給了修。

“戰鬥報告書?”

“是的。”明茨說,“綠龍16年,火之月32日,在黃金鎮附近發生了一場目的爲徹底鎮壓叛亂者的戰鬥。在這場戰鬥中,叛亂者的主力被消滅,但由於個別人的活躍表現,使得主犯索爾與小部分叛軍脫逃。敵軍中有幾個危險人物。一個是叛軍首領索爾,此外還有兩個不知名的劍士,尤其是其中一人,正是由於該人的表現,才使得本次戰鬥不能全殲叛軍。特此,在報告書中強調提出。”

明茨一字不差地將報告書中的一段背了下來。

“這份報告書我研究了很久。我猜,裏面提到的那兩個劍士,應該就是你和你的同伴了。”

“是的。”

“在這份報告書的最後,有對你們三人做全島通緝的請求。現在,這份報告書在我手裏,我還沒有把它交上去。”

“你想做什麼?”修問明茨。

“我要你幫我,”明茨說,“我要你幫助我一起去打到這座島的統治者。”

“你,你說什麼?”修顯得有些吃驚,明茨的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記得我們上次見面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之間是朋友還是敵人還很難說。不過我一直堅信我們會成爲朋友。”

明茨從書桌旁站了起來,走到修的身邊,接着說:“我知道,你很不滿目前的時代,而且想有一番作爲,只是,你不覺得只靠你一個人的力量,太過弱小了嗎?我來這座島,並不是爲了加強帝國對島的統治,並不是來鎮壓你們的。”

“我還是,不太明白。”

“你知道這座島的統治者是誰嗎?”

“反正你你們帝國的人。”


“這座島的統治者是帝國的第一騎士,黑騎士凱因,而我來這座島的目的就是爲了打倒他。但我,我的能力還不夠,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需要我的幫助?”

щшш✿TTκan✿¢ 〇

“嗯。現在,說實話,我的祖國現在正面臨着危機。”明茨重新坐回書桌旁,克麗斯走了進來。她幫兩人都泡了杯茶。

“帝國現在正被東線的戰事拖着。在邊境的那場戰爭已經打了很久了。我們一直沒有佔到優勢,損失很大,就連國王大人,都去前線親自作戰了。而西面,在海依娜。凱因的野心也越來越大。我曾經也向國王提議過,把凱因留在帝國,不要放他去海依娜。一是這個人並不是一個好人,二是當時我國和東邊的一些國家的關係已經是十分緊張了,如果開戰的話,凱因是一個強大的戰鬥力。不過,最後這個人還是來了海依娜。”

“我覺得,你們當初就不應該來海依娜。”修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品嚐起了克麗斯泡的茶,“爲什麼來佔領這座漂浮在茫茫大海上的孤島呢?爲了黃金嗎?”

“黃金……確實,這座島上有很多黃金。不過,我們當初來這裏的時候,並不知道這座島上有黃金的。我們只是想擴大帝國的領土。而且,告訴你,帝國直到現在,都沒有收到來自海依娜的黃金,一個金粒都沒有見到過。”

“怎麼可能?”

“凱因一直說,海依娜島上雖然有很多黃金,但開採起來都很困難。所以他並沒有在島上開採黃金的想法。請帝國諒解。而且,上一任執政官也證實了那些黃金確實十分難以開採。”

“胡說,就是因爲那些金子,那個凱因把海依娜弄成這個樣子。”修顯得很氣憤。

“對了,修,你似乎不是海依娜人吧。”明茨問。

“嗯,我不是。”

“身爲一個外族的人,你能氣憤成這樣,”明茨笑着說,“當初,我就是感覺到了你的這種優秀的氣質,所以我相信你會幫助我的。”


“不過,凱因要那麼多黃金幹嗎啊。”

“我推測是用來擴軍,購買軍備。我一直說的,凱因這個人有很大的野心。現在,他的機會來了。我相信,在帝國與東面的戰爭結束後,無論帝國是輸是贏,他都會立刻向帝國開戰——如果我們放任他不管的話。”

“他有那麼大的能力嗎?”

“他有一支多少人的軍隊我不知道。不過,黃金鎮一仗,儘管他損失了那麼多人,但他似乎並不在意。而且,更可怕的是,他還擁有一個祕密的組織,組織裏都是一些非常可怕的人,像劍士,魔法師,戰士等等。而且,這些人都對凱因惟命是從,忠心不二。這個組織裏的人儘管不多,但戰鬥力卻非常可怕。”

“不用再說了,我都害怕了。”修說,“在那次戰鬥中,我遇到了一個劍士,真是一個不簡單的對手啊。如果不是因爲一些意外的話,今天你也許就見不到我了。”修隱瞞了一些關於埃朗的事情。

“打不過他嗎?”明茨顯得有些吃驚。因爲他知道,以修的實力都難以應付的人,那是多麼可怕。

“打仗和決鬥是兩回事啊,一對一他還不是我的對手。”修說。

“確實,戰爭和決鬥是兩回事,所以,我們更需要你這樣可以成爲將領的人,而你,也需要一支軍隊來幫助你。”明茨說,“我們合作吧。”

“讓我想想吧。”修說,“對了,你有多少人?”

“我的騎兵隊有500人,再加上我,克麗斯,一共502人。還有3個隨從,不過他們沒有戰鬥能力的。我相信我的祖國會在東線的戰鬥中取勝。流藍是一個偉大的國王。儘管有時會犯些錯。”

“像是放任凱因來海依娜。”克麗斯又走了進來,她看了修一眼,可是修的目光卻一直落在克麗斯的身上。

“我已經跟國王說過了。就算不能消滅凱因的勢力,我也一定能拖住他,不讓他來進攻帝國。直到東線戰鬥結束,然後,帝國自然會往這裏增兵的。關鍵就是我們一定要堅持到那個時候。”

“只有那麼點人嗎?”

“目前是這樣吧。”明茨說,“不過,你那裏應該還有些人吧。如果你能說服他們的話,我們的戰鬥力就會更強一些了。”

“那次戰鬥,除了我之外,索爾和他的十幾個同伴活了下來。”

“你那個小同伴呢?”

“埃朗嗎?我和他在戰鬥中失散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或許,已經死了吧。”

“是嗎,那太可惜了。他還只是個孩子啊。”明茨說,“對了,你有沒有信心說服索爾呢?”

“沒有吧,我本來只是想回去和他們道下別的。”修說。

“你和他不是朋友嗎?”明茨有些驚訝,“在那場戰鬥中,你冒了那麼大的風險去救他,我還以爲你們是生死之交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